刚刚更新: 〔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咸鱼吃撑(告诉她,病好了就来掌灯...)
    乌麟轩一脸冷笑看着陆孟,他现在就能发落了她,看她的伪装被戳破之后,是怎样在他面前崩溃求饶,摇尾乞怜的。

    但是乌麟轩压着火气,他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招数?还敢胆大到什么程度,到底怀着怎样的目的!

    陆孟当然不知道乌麟轩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神经病晚期”的东西。

    不过陆孟就算知道了,也不稀奇,毕竟早古男主嘛,脑回路都不正常的,不然那么多显而易见一句话就能解开的误会,却虐个死去活来都哪里来的?

    他就算有七窍玲珑之心,经天纬地之能,也得在关键的时候降智配合剧情。

    因此陆孟哪怕什么也不知道,看到男主双眼微眯,双眼像两把刀子,咻咻咻朝她乱砍的时候,就知道他还不高兴呢,可别是憋着劲要弄死自己……

    于是立刻规规矩矩做好,对婢女说:“快撤下去,都没熟往上端什么!”

    辛雅的笑意也有点挂不住了,红豆粥是她方才取衣服的时候吩咐厨房做的,专门用没泡的生豆子,烧滚了两开就拿过来。

    新婚的夫妇第一次圆房,都要喝一点这生豆粥的,寓意很好理解,就是“生”。

    陆梦之前喝的那个软烂的红豆粥,是因为昨晚上新婚夜,王爷却没留宿,准备了过久,都已经炖过时了。

    辛雅是个人精,这会儿看着建安王面色肃冷,难道是……没尽兴?

    男子第一回确实时间会短些,刚才两个人折腾了一地水,加上洗漱穿衣,时间确实也不久,但这是很寻常的,王爷怕是也不懂。

    辛雅是从建安王十四岁就跟在他身边的,最开始……是他的教引姑姑。

    那时候建安王还没有封王立府,和宫中其他的皇子一样,住在宫内的皇子院。

    皇子到了十四岁,都要有经验的姑姑引着通人事,算是成年礼。

    辛雅在宫中的时候,德才兼备,容貌秀丽又不妖媚,理想是做宫中女官,她并不想年纪到了嫁人。在辛雅看来,这世间的男子都靠不住,连亲人靠不住,唯有靠自己,她少时就是被亲生父母亲给卖到宫中的。

    当时被选中伺候皇子,若是教引得当,得皇子喜欢,就要给三皇子做妾。对那时候想做宫中女官的辛雅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她比三皇子大了太多,做了三皇子的妾,便是被关在后宅等死无疑了。

    只不过她在三皇子屋子住了两天,两个人根本未曾同塌,三皇子说自己不能接受陌生的女人,也知道她不甘心做妾。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合,骗过了宫人,辛雅最开始以妾室身份跟着三皇子出宫。

    现在三皇子封建安王,她也已经是为建安王打理产业的手下了。

    而跟着建安王这么多年,建安王身边一个女人没有……想来男女情爱一事,他也是头一遭。

    辛雅想了想,带着人赶紧退下,准备去差人寻些画册来。

    屋子里很快又剩下陆孟和乌麟轩两个人。

    陆孟不理解。

    为什么男主角还不走?

    两个人思想南辕北辙,各自心怀鬼胎,隔桌而坐,寂静到……直接能去拍寂静岭。

    这不对啊,陆孟隐约记得,书里长孙鹿梦和男主角根本没什么心平气和单独相处的时间。

    那不应该是虐文女主求而不得的东西吗?

    虐文男女主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误会,狗血,误会,狗血,唯一的交流就是虐身啪啪啪啊。

    虽然现在陆孟穿了,剧情有了改变,可她也没和男主角处到能“岁月静好”的程度吧。

    今天男主角被她差点开水给烫成白条鸡,这会儿却屁股沾凳子上一样不肯走。

    怎么现在夺嫡争位都这么清闲?

    果然电视剧里,不管霸道总裁还是早古王爷都可以整天扯犊子不搞业务啊。

    “那个……王爷。”最后还是陆孟扛不住两个人之间上坟一样的肃穆气氛。

    率先开口说:“马上就到晚膳时间了,今晚不如就在臣妾这里用吧?”

    别答应!我不想消化不良!

    好在男主角总算是恢复正常了,他从桌边起身,居高临下看了陆孟一眼,薄唇吐出凉薄的话语,一语双关地说:“你想得美。”

    而后起身拂袖而去。

    陆孟一脸迷茫,反应过来后以为男主角说的是自己邀请他一起吃饭的事儿,没忍住乐了。

    自言自语道:“这哥们还挺傲娇。”

    不过他看着应该是谪仙冷感或者鬼畜渣男类型的纸片人,毕竟长得又煞又冷。

    没想到是个小傲娇。

    陆孟晚上自己吃得很爽,一桌子虽然没现代调味料却也味道很是不错的菜肴,她干了两碗饭,吃得肚皮滚瓜溜圆,这才被伺候着洗漱,黑天就躺下了。

    古代背景就是没劲,没手机可玩,点蜡烛看话本子太费眼睛了,而且这些话本子用词有些晦涩,她读着费劲儿。

    于是陆孟就早早睡了。

    然后半夜起来吐了。

    哇哇地吐,快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

    陆孟难受得眼泪汪汪,靠在辛雅的大胸上面蹭了蹭,有点想她妈了。

    生病的时候容易脆弱,不过也就是有点。

    她在现代的家就是个拆分之后又各自重组的家庭,而她就是那爹不疼娘不要的小白菜……夸张了,就是她谁也没跟,拿着两家给的生活费,自立自强辍学卖奶茶去了。

    后来父母各自又有了孩子,她去谁家都相处得还不错,但是哪个也不是她的家,所以她没有穿越过后急着回去的渴望,她在哪活着都挺好的。

    父母知道她不在了,会伤心,但不至于伤心欲绝。

    而这里有人养,简直是天堂。

    陆孟的感伤看了看现在还摆在格栅上的纯金皇冠,顿时烟消云散。

    肚子哕干净了之后,喝了点水,舒服多了。

    辛雅扶着她躺在床上,陆孟心想她这不会是穿越之后水土不服吧?

    然后没多久,府内医师来了,说她是积食不消……

    简而言之就是吃多了撑的。

    府内的医师走了,辛雅又回来,陆孟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有点不好意思,也知道有点崩人设了。但是她暂时想不到什么方式去补救,就缩在被子里。

    太晚了,她懒得去思考那些事,明早上再说。这件事也不算严重……吧。

    “梦夫人,”辛雅声音温柔,给陆孟掖被角的动作也很轻,像陆孟记忆里面她很小时候的妈妈。

    陆孟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看她,因为今晚被触动了一点情肠,她此刻眼中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的防备和警惕也消散了许多,看着辛雅的眼神甚至有点依赖。

    属于是,吃多了撑出了一点真我。

    “快寅时了,今天梦夫人还要去给王爷掌灯吗?”辛雅温声问。

    陆孟现在是“真我”,于是立刻摇头,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

    她疯了?都差点把肠子吐出来,还去给男主角掌灯?

    她用精神支持老板上朝,但带病坚持工作行不通,有句话说得好,死到临头才是第一生产力。

    她现在难受着呢,不到昨天白天被太后召见那种要掉脑袋的程度,她是不会动的。

    辛雅见她这样子,弯了弯唇角。

    建安王看着稳重成熟,其实今年十八岁,这梦夫人比王爷还小一岁,就是个孩子罢了,在辛雅看来,她这是和王爷闹小别扭了。

    毕竟晚饭前王爷离去的时候,瞧着也不开心,两个人都不通□□,怕是今天谁也没痛快。

    “好,那梦夫人休息吧。”辛雅起身,把蜡烛熄灭的只剩下一盏。

    陆孟当然要睡觉,但是她半睡半醒之间,又惊醒了一下。

    她想起来昨早上为了搞清楚府内状况,主动去给男主角掌灯,男主角误会自己非要去,就说了让她以后也去,陆孟是真不想去,但男主角要没看见自己……不会生气吧?

    陆孟越想越心慌,最后在辛雅轻手轻脚要退出去的时候,叫住了她。

    “嬷嬷,你也要休息了吗?”

    辛雅站定转身,又走到床边,回道:“不睡,今夜奴婢守着梦夫人。”

    主子才看过医师,今晚上这院子里面的下人没人会睡觉,这是规矩。

    陆孟一听,眼珠子一转。

    说道:“那你能……”

    陆孟顿了下,差点就求辛雅了,想起了自己现在是“主子”呢,这才又重新组织了下语言,说:“那你去替我给王爷掌灯吧。”

    辛雅闻言立刻道:“是。”

    辛雅出去,陆孟这才放心睡了。

    然后昨天因为在他的侧妃那里浪费了半天,导致晚上伏案到凌晨,刚睡下又要起来上朝的乌麟轩,就发现害他这样的罪魁祸首,今早上没来给他掌灯!

    乌麟轩是个干大事儿的人,素日是真的不会理会王府之中很多小事,例如谁掌灯这件事。

    否则也不会任由乌嬷嬷猖狂到那种程度,才被发现。

    结果新娶个侧妃偏要跑来给他掌灯,不让来就哭,让她来她又不来了!

    乌麟轩看着恭顺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辛雅,一股子邪火儿从昨天他被烫的地方一路窜到天灵盖儿!

    “她人呢?”乌麟轩走到大门口明亮处,心中再三压抑,也还是没能压抑住。

    站定之后冷着脸转身问辛雅:“梦夫人不是哭着喊着要给本王掌灯么,为何不来?”

    辛雅闻言惊讶的迅速看了乌麟轩一眼,乌麟轩可是从小便被敌对放背后说喜怒不形于色,内心必然扭曲不堪的人物。

    现在他这么情绪外露地质问,辛雅顿了下,连忙回:“梦夫人昨日在王爷离去之后,心情便……晚饭硬是吃了很多东西,一个人吃了两个人的份,昨夜便难以消化呕吐不止。”

    辛雅说:“半个时辰前才喝了汤药,虚弱的起不了身,却还不肯睡,千叮咛万嘱咐奴婢,定要代梦夫人来给王爷掌灯,送王爷上朝呢。”

    说话这东西,真的是一门艺术,辛雅三言两语,就把现在睡得死猪一样的陆孟,给说成了为情所困的小可怜,仿佛陆孟晚饭没能跟乌麟轩吃上饭,就要伤心欲绝糟践自己,不想活了似的。

    要是原身有辛雅这么个宫里出来的,伺候过好几任盛宠娘娘的嬷嬷,倒也不至于被男主角虐那么惨了。

    可惜原主角不会告状,要不来这么厉害的嬷嬷。

    果然乌麟轩听了之后,先是沉默了片刻,脑中想象了一下他的梦夫人因为自己走了,就伤心地非把自己那份儿也吃掉,导致难以消化吐了半夜的样子,天灵盖上的邪火都散了一半。

    辛雅这时候非常有眼色地问:“王爷可有话要奴婢带给梦夫人?”

    “嗤……”乌麟轩因为她不知道抱着什么目的自作聪明丢了差事,现在不下手收拾她已经是仁慈,还带话给她?

    乌麟轩嗤笑过后甩袖便上了马车,对什么“病重”的侧妃不屑一顾。

    十分早古渣男了。

    辛雅却用一种“我懂”的视线,看着乌麟轩趾高气扬钻进了马车里面。

    心想王爷难得如此挂心一个女人,辛雅这些年过得很好,承了王爷的恩惠,自然要报答他,肯定会好好照顾梦夫人,尽力调节他们之间不算矛盾的小矛盾的。

    结果辛雅转身刚要走,乌麟轩就又推开了马车车窗,冷声道:“告诉她,病好了就来掌灯。”他睡不好,她这个害他丢了差事了罪魁祸首,凭什么睡好?

    而且她不是费尽心机地想要朝他身边凑吗?吐成那样了,还非要打发个人来跟他专门卖弄。说不定就是故意把自己弄病,想要他怜惜。

    他乌麟轩什么人没见过,还会怕一个弱质女流?来啊,就不信抓不住她的狐狸尾巴!

    马车走后,辛雅带着乌麟轩的“问候”回来了。

    陆孟不知道自己睡一觉的功夫,就成了心机深沉的狐狸精。

    她这一觉睡的时间着实又不短,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肚子里面空空如也,她年轻,恢复的快,这不又饿的咕噜噜叫了!

    结果准备大吃一顿的时候,就发现今天桌子上都是清粥小菜。

    伙食下降得太明显了,陆孟顿时没了胃口。

    这看在辛雅的眼中,就是她还惦记着王爷呢。

    于是辛雅上前,温声劝说道:“梦夫人就算吃不下,不舒服,也少用一些,王爷十分惦念梦夫人,今早上朝之前特意交代奴婢,要梦夫人赶快恢复身体,好再去陪王爷上朝呢。”

    陆孟闻言瞪大眼,当然不是她信了辛雅说的男主角关心她的鬼话。

    她看过多少?最清楚套路,只有男配才会关心虐文女主的身体好不好。

    她瞪眼不是震惊,是愤怒!

    怎么着?早上起大早这个活儿还推不掉了是吧?

    男主角明显就是阴她!

    陆孟愤而喝了两碗粥,身体是第一本钱,她得把身体养好。

    辛雅一看梦夫人听了她带的话,顿时就吃了东西,心中盘算着她今天就亲自出去一趟,挑些好东西回来,赶着小两口新婚燕尔,正浓情蜜意,说不定能一举怀上。

    然后陆孟吃完饭,听说了辛雅要出去采买日用,顿时羡慕得要死,但她才成婚第二天,还没回门呢,按规矩肯定是不能出王府大门的。

    陆孟不会连这个常识都没有,便也没提,提了更是崩人设。

    但是她到底心痒难耐最后吩咐道:“给我带点街上卖的小吃回来。”

    这不算是崩人设吧?

    辛雅的表情没见异样,温柔地笑了笑,说道:“梦夫人喜欢吃什么?”

    “都……带一点吧。”陆孟心说我现在可有的是钱,小孩子才做选择!

    辛雅应下,就离开了,结果快入夜了辛雅还没回来。陆孟等的十分焦心,晚饭还是清粥小菜,她就等着小吃填肚子呢!

    辛雅其实一刻钟之前就已经回来了,一回王府,便直奔乌麟轩主院。

    今天有个自称是户部侍郎府的婢女,避开辛雅,悄悄拦住了辛雅带着上街的婢女,塞了钱非要那小婢女给陆孟带一封信。

    辛雅是乌麟轩的人,又是宫里出来的,生着七窍玲珑心,见小婢女眼神躲闪,顿时意识到了不对劲。

    连吓唬带哄,很快把信逼问出来了。

    乌麟轩拆开信看过又封上,面色阴冷极了。

    他对辛雅说:“把信给她,她吩咐什么你就照办。”

    狐狸尾巴果然露了,还露的这么快,乌麟轩浑身冒冷气的想:不过如此。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