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咸鱼被亲(谁不喜欢十八.九岁的俊小...)
    !!!

    瓦塔?!

    陆孟着实是被惊着了, 骑坐着乌大狗的大腿上,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陆孟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麻, 乌大狗的舌尖好似那个根本没有章法的机.关枪到了新手的手里, 一顿乱扫。

    陆孟呼吸都被噎得不畅,瞪着俩溜溜圆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放大俊脸。

    只感觉到了乌大狗的薄唇还挺软,但等到乌大狗都暂时放开她了,陆孟也没有想明白,是什么触发了乌大狗突然发.情。

    早古文男主角的洁癖呢?

    厌女呢?

    不喜人近身呢?

    陆孟被他掐得腰疼,又硌得难受, 眨巴着眼睛低头顺着两个人拥抱的身体向胸膛下看了眼。

    整个人都仿佛经历了魔幻, 看见了克鲁苏八爪大章鱼争霸了地球。

    霸道男主角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呢?!

    陆孟挣扎了一下, 腰却被掐得更紧。

    乌大狗微微后仰着头, 看清了陆孟的表情, 嗤笑一声,仿佛在说:“你装什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陆孟按着乌大狗的肩膀, 沉吟了一下,关切地问:“王爷,你是不是被谁给下药了?”

    乌麟轩没回答, 直接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身, 一手托着她娇嫩的后颈,再度侧头吻上她。

    这一次至少没有急的恶狗啃食一样了, 可是陆孟唔唔唔地说话声, 都被他堵在了嘴里。

    乌麟轩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压抑自己。

    无论如何, 这个女人是他的,她是他的侧妃。害得他损失了那么多的东西, 他在她身上找点乐子,天经地义!

    于是乌麟轩越发放肆,他放开了陆孟的唇,埋进她的颈项,压着她的肩膀不让她起身。

    片刻后他觉得这样顶还是无法纾解,直接托着陆孟起身,单臂!就像抱孩子一样,让陆孟挂在他身上。

    这臂力,陆孟只在电视剧里面举重频道看过!

    要知道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男明星,连公主抱都做不到!

    陆孟惊呼了一声,连忙搂住了乌麟轩的脖子,然后乌麟轩便直接抱着陆孟朝着他睡觉的室内走。

    陆孟就算再怎么不明白事情为什么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或者是乌大狗要干什么。

    这狗东西要睡她!

    员工守则里面可不包括这个,这个算潜.规则范围了吧?这得加钱啊!

    而且陆孟转头看了眼,外面阳光一片大亮。

    青天白日的,这是要白日宣.淫啊?

    陆孟被不怎么轻的扔到一个大床上,却并没有磕到的时候,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儿,不是她即将失去对于这个时代女子的“宝贵的贞.操”,而是乌大狗的床比她的软!

    就日了!

    这狗东西,自己住豪宅让她睡村屋就算了,他睡席梦思,让她睡草席这不能忍!

    于是陆孟在乌大狗拉着她的脚腕,把她扯到床边,并且因为找不到她腰封的带扣,直接一把蛮力扯断,连带着把陆孟都扯得腰部腾空的时候,陆孟一口咬在了乌大狗倾身上来的脖子上。

    陆孟这一口咬得十分结实,没人知道,对于一个米虫咸鱼来说,睡觉的地方有多么重要!

    乌大狗要是敢不给她换床,换成和他一样的“席梦思”陆孟就多买几个铺子,把他花成穷光蛋!

    乌麟轩疼得“嘶”了一声,动作一顿,额角的青筋都鼓出来了。

    他双眸晦暗,眼中涌动的怒火和欲,换一个不通人事儿的小姑娘来,直接能吓哭。

    他的眼圈泛着一点红,是激动,也是憋的。

    不过他对于自己这位梦夫人咬人,并不意外,毕竟上次被掐紫腿,也才消了没多久。

    这位梦夫人有“尖牙”,乌麟轩是领教过的。

    在这个时候露出来,不是更来劲儿吗?反正乌麟轩更激动了。

    她不愿意,这样才更有征服感,祸害了他那么多钱,总要付出点代价!

    乌麟轩哼笑一声,却不带什么笑意,撑着手臂在陆孟身侧,另一手在她的脸上慢慢抚到下巴,然后一把捏住了她的两腮。

    说:“咬我?牙挺尖,我看看是哪一颗牙,我帮你拔掉。”

    这话说得实在阴森,和他现在一副要失控发狂的样子相得益彰。

    还是那句话,换个真奸细,真这个世界的小姑娘,肯定顶不住。

    然后便是早古文剧情之中喜闻乐见的“强.取豪夺”,反反复复虐身虐心。

    啊,我爱他,但是他没有心。

    啊,我不爱他,但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身体。

    怎奈何陆孟在现代是个奶茶店的小老板,死的时候年纪不算大,但也二十大几了,虽然没结婚,但是男朋友确确实实是有过几个的,还都是她甩人。

    她甚至认真考虑过包个乖巧可爱的男孩子,她某个小姐妹包了个,也没花多少钱。

    没错,姐妹们努力赚钱,钱可能买不到爱情,但是能买到喜欢的爱人。

    所以陆孟和乌大狗来比,乌大狗才是那个雏儿。

    她咬解恨了,又想起这个是自己老板,还得指着他吃饭呢。

    乌大狗幼稚了点,可是他是男主角,是这个世界未来的爸爸。

    于是陆孟用被捏成的鸡嘴说:“王爷说什么傻话,咬是夫妻间的床笫情.趣,王爷不是更激动了?”

    陆孟说着还动了下腿,由于两个人抱得很紧,于是乌麟轩的脖筋也蹦出来了,他咽了口口水,喉结滚动。

    陆孟心里啧了一声,乌大狗未免太优秀了,整张脸上完美无缺,唯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唇峰旁边的骚.红色小痣,而这喉结……她能玩一年。

    这要是包,价格可能是陆孟卖了奶茶店也包不起的那种。

    陆孟一点也不抵抗,乌大狗这种表现一看就是处。

    这男主能处。

    好像也没有厌女、洁癖、不喜人近身?

    陆孟看着乌大狗浑身喷薄而出的荷尔蒙,是真的不介意和他来一下,暂时不加钱也不是不行。

    但是……

    但是啊。

    且得容她想想。

    陆孟抬手摸了下乌大狗的喉结,他又下意识咽了下口水,陆孟直接笑了。

    她嘴还被捏着,笑一下笑了乌麟轩一手口水。

    乌麟轩立刻松手。

    陆孟捏了下他的耳朵,说:“王爷,臣妾也很喜欢和王爷这样呢。”

    乌麟轩把手上的口水悄悄抹在了陆孟的衣服上。

    陆孟余光看到了,心说,啧,还是洁癖?

    可刚才吃她的口水也吃了有一斤了。

    陆孟说:“可是王爷,今天不太凑巧。”

    陆梦勾着乌大狗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臣妾月事未过,今天不方便呢……”

    说着还贴着乌大狗的耳朵,嘻嘻笑了两声。

    乌麟轩全身起了一层疙瘩,气息缭乱,听了陆孟的话之后,表情几变。

    猛地起身,还顺便把陆孟拉起来了。

    然后……陆孟就被翻脸无情的乌大狗给推出了屋子。

    站在屋门口听到身后屋子里“砰”地一声,不知道又有什么东西被砸了。

    陆孟腰封在脖子上挂着,一出门正对着太阳,没忍住笑了。

    真就,小屁孩儿一个。

    陆孟脖子上挂着腰封,衣襟大敞,门口的陈远猝不及防看了一眼,恨不得自戳双目。

    跟着陆孟来的婢女们立刻围上来,披衣服的披衣服,给她整理头发的整理头发。

    然后陆孟安心带着人这回丽淑院。

    陆孟没月事,就是找个理由拒绝。

    这古代都视女子月事为不详,反正什么都不详,乌大狗可能会硬来,但一个以当皇帝为理想的古代男人,不会冒着女子月事的不详硬来。

    凭什么乌大狗想怎么样怎么样,她都没个心理准备。

    长得再俊也不行。

    但吃完了中午饭,在床上躺尸的时候,陆孟倒是认真想了一下,和乌大狗发展成炮.友的可行性。

    陆孟记不得这本早古虐文大部分的剧情,但是她看的时候,比较生气的点陆孟还是记得的。

    男主角中途虐女主的时候,是有别的女人的。

    而且身边围着的“苍蝇蚊子”一直不少,有的是女人为男主角抛头颅洒热血,顺带操心他的生理发育和身体健康,还痴心妄想想要给他生孩子。

    虽然后面he前强行洗白了一波,但确实有。

    陆孟本来打算做一个纯纯的二十四孝好员工,负责在男主角争霸的路上做他翅膀上的一根羽毛,不求有用,但求不掉。

    至于什么嫁给一个良人,和男主和离找个人双宿双飞。

    早古文男主不可能放她的女人和别人双宿双飞是其次,陆孟不觉得这世界上有什么良人。

    现代社会主义,都九年义务教育,拥有完整的人格的新时代青年们,还都大部分单身汪汪叫。

    而且涉及什么家庭,婚姻、孩子、金钱、等等等在公平法制社会上都难以平衡的东西,在古代只会更艰难。

    现代杀妻好歹犯法啊,古代随便找个理由就行了,再不济安个罪名就行,谁来查?

    陆孟清醒的仿佛被撬开脑子用高压枪洗过,脑浆都没有残留,别说在这个朝代追求什么“爱情”?

    所以她没打算离开乌大狗,因为乌大狗是世界中心。

    而不离开乌大狗,又不能搞其他男人的前提下,和他搞一下,倒也没什么。

    陆孟心里没有牌坊,但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

    女孩子也是需要直视自己的生理需要的。

    而且乌大狗显然是一血。

    在不生孩子的前提下,何乐而不为?

    等他以后有了其他女人,惹他厌烦简单得很,到时候哭着喊着他都不会看一眼,陆孟不用担心甩不掉他。

    她不会贪图男主角的感情,在男主角也馋她的情况下馋一下他身子,这是你情我愿。

    而乌大狗和她有过了身体亲密,就算不喜欢她,也会把她当成所有物,养在后宅无人问的。

    倒也算是给她的咸鱼人生上了一层保险。

    陆孟花了半个时辰,想通了这件事儿,然后一觉睡到了下午,爬起来就吃晚饭了。

    反观悬崖被迫勒马的乌麟轩,又自我厌恶,又自我鄙夷,甚至还被拒绝了,他整个人和心理都要扭曲成麻花了。

    他一会儿要不管不顾弄死这个梦夫人。

    一会儿又想不管不顾的弄死这个梦夫人。

    只不过两个弄,本质上来说不太一样。

    而陆孟撒谎说月事来了,也不是单纯地想要晾着乌大狗。

    毕竟乌大狗动起情来实在令人难以抵抗。

    陆孟有过的男朋友和他一比……那可真是没法比啊。

    毕竟没有真男人能比得过纸片人。况且谁不喜欢十八九岁的俊小伙子?

    女孩子也是无论多大岁数,都喜欢十八.九岁的小伙子。

    陆孟撒谎拒绝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她这身体的姐姐,长孙纤云要回来了。

    而小处.男开.荤陆孟是领教过的,早古男主没有个一夜七次到天明好意思做男主?

    综上所述,陆孟不想走不动路,毕竟她这具身体,也是个雏儿。

    果然陆孟的预判是对的!

    八月十五当天,几年来屡立战功的镇南大将军封北意,受召回朝过中秋团圆节,延安帝在宫中设宴,大宴群臣,并且特意叮嘱群臣携家属进宫。

    陆孟作为群臣的家属,自然也要跟着进宫去。

    一日未见,陆孟盛装打扮后,被婢女扶着,上了她平时“高不可攀”的乌麟轩的大马车。

    乌麟轩紫袍金冠正襟危坐,端的是好一副凤表龙姿神采英拔。

    陆孟进了马车他根本目不斜视。

    陆孟扫了他今天的打扮一眼,心中给了82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发放。

    乌大狗的感情要不起,但是身子是可以馋的。

    这波可以发展,这样的高质量炮.友,错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于是她稍微犹豫了一下,没坐在乌麟轩侧面的座位上,而是直接笑眯眯娇滴滴叫了一声:“王爷。”

    然后提着裙子,一屁股坐在了乌麟轩身侧。

    贴得非常近,没直接坐乌麟轩怀里,纯粹是因为今天陆孟穿得太隆重了,不方便。

    乌麟轩呼吸一窒,侧头怒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不死夜帝〕〔带九胞胎回归莫晓〕〔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