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妃,你又被翻牌〕〔三分月色七分甜〕〔农家美食日常〕〔超强蜜恋:老婆大〕〔大道浮图〕〔将军,医女大人逃〕〔第一战神〕〔慕少的千亿狂妻〕〔我在古代追男神〕〔这个总裁有点二〕〔都市之六界裁决者〕〔偷爱〕〔超时空评测〕〔隐婚总裁霸道爱〕〔暖婚100分:总裁,〕〔萌宝来袭:总裁爹〕〔看书就能掉装备〕〔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蚀骨宠婚:早安,〕〔若有情爱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帝少独宠不良妻 第三百九十九章真放我走?
    方芃芃真没有想到,丁曼语竟然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干涉了她的人生,不过儿时的事都不值一提,毕竟没有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那你大可以直接拒绝,为什么还要留在我身边?”

    方芃芃痛心,回想曾经的一切,她努力的将泪水逼回,还记得父母去世后,别人都对她冷嘲讽,而那个时候,跟她一般大的丁曼语总是护在她身前,甚至动手打那些侮辱她的孩子,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丁曼语走进了她的心里,成了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我不留在你身边,怎么知道你对我大哥真起了那种心思?不留在你身边怎么破坏,方芃芃你知道吗?换做任何一个人嫁到丁家我都没意见,但唯独你方芃芃不行。”

    丁曼语手指着方芃芃,她现在是绝望,既然都是死,她为什么还要将那些对方芃芃的怨与恨放在心里?既然不能杀了方芃芃,那么死之前也要让她不痛快。

    方芃芃看不到,不表示楚致尧会放任丁曼语侮辱自己的妻子。

    “你手再指着,我不介意先剁了你的手。”若不是芃芃坚持要来,他决不会想见你。

    被楚致尧冰冷的杀气怔住了,丁曼语缩回了手,死是别无选择,但是没有人希望在死前还要缺手断脚还要再承受身体的疼痛。

    方芃芃很想让楚致尧出去,但是现在她这种情况,她也知道楚致尧不放心,因此忍住了,只是握紧了楚致尧的手,让他不要在意。

    “无所谓,反正现在落在你手上,生也好,死也好,已经不重要的,最遗憾的是没能要了方芃芃的命。”丁曼语说着,满是愤慨的双眼看向方芃芃,咬着牙道:“果然,没一个靠得住的。”

    “小语,你错了,并不是你说的靠不住,而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天平,徐芳菲心里有,何荟的心里有,所以,她们迷途知返,何荟更是为了这个错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你醒醒吧,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碍不着你什么,现在我和丁家再没有任何关系了,收手吧。”

    方芃芃痛心道,曾经她以为她和丁曼语会是一辈子的朋友,没想到,结果却走到了这一步。

    “收手?方芃芃不要再扮演圣母了,我已经回不了头了,你我之间不死不休,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要么,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也许我们上辈子就是敌人。”

    丁曼语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方芃芃,嘲讽道,可能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她始终没有发现方芃芃双眼的异常。

    “是啊,你回不去了,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丁曼语了,你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再也回不去了。”

    方芃芃低喃,重得着‘回不去’这三个字,经历过生死她才明白生命的可贵,丁曼语一而再,再而三的换身份,何尝不是想活着,可是她用错了方法,她做错了,错了就是错了,她是成年人,既然错了就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你们滚出去,在我死之前,我不想看到你们,尤其是你方芃芃。”说这话的时候,丁曼语死死地盯着楚致尧。

    这辈子她输给了方芃芃,下辈子,她一定要赢,她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方芃芃,时至今

    日,她依旧认为楚致尧之所以会娶方芃芃,完全是因为方芃芃生的那三个孩子,她很是清楚上流社会的富豪之家,在乎的都是子嗣的传承,也正因为如此,她连带的恨上了王菁菁,在知道王菁菁怀孕后,她果断的下手了。

    “唉,原本有很多话要问你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这辈子,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到身边的美好,我不会脏了自己的手,你所做的一切,自然会有司法机关做出最公正的审判。”

    此时,方芃芃的心非常的平静,在来的时候,她确实想过要将丁曼语加诸在身上的痛苦加倍返还,可是刚才回想起儿时两人在一起的情景,回想那个时候,她不认为丁曼语说的是真的,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感受到的是丁曼语对她的维护,对她的爱,不管那个丁曼语曾经对她做过什么,人已经死了,这个世上再没有了丁曼语,她又何必再让自己陷进去呢。

    “方芃芃,你说什么?”丁曼语以为自己出现的幻听,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方芃芃说不会杀她,是真的吗?怎么感觉自己在做梦?

    “我不会杀你,不管你过去曾经对我做以,从前的一切,到今天为止,一笔勾销,你走吧。”

    方芃芃说完扶着楚致尧起身,她不想再停留在这里,也没那个必要,以后她会加倍小心,不会再给丁曼语任何可乘之机。

    楚致尧并没有说话,他是恨不得杀了丁曼语,但是老婆的决定,他一定会支持的,既然老婆说放了这个女人,必然有她的理由,他没来得及参与老婆儿时的成长,没能在那个时候护着她,但是从刚才老婆的话里,他听得出,在老婆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丁曼语曾经站在她身边,既然这样,他也愿意

    放丁曼语一次,但仅此一次,如果她再敢向芃芃动手,他会亲自动手。

    “方芃芃,你这个神经病,你怎么不杀了我?若不是你命大,你早死在我手上了,你动手啊…”

    对于方芃芃的无视,丁曼语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做了那么多,现在看来,却像是在唱独角戏。

    “你站住,方芃芃,你不恨我吗?这次是我让何荟向你下毒的,你杀了我呀——”方芃芃的身后,丁曼语吼叫着,可是方芃芃却没有回头。

    但是在出去的时候,楚致尧看到了老婆眼角滑落的泪。

    “方芃芃,你这个虚伪的女人,即使你放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

    方芃芃抬首,问道:“老公,你觉得我虚伪吗?”

    “我老婆是天底下最实在的女人,亲爱的,不要放在心上,只要顺应本心便够了。”楚致尧低首,在方芃芃眼上轻轻一吻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网游之生死劫〕〔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元尊〕〔当医生开了外挂〕〔这号有毒〕〔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