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老爸被迫营业〕〔巫女的时空旅行〕〔平凡末世路〕〔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我是小妖精〕〔独步成仙〕〔异世界还要搞学习〕〔九星霸体诀〕〔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江峰奇情〕〔我的混沌城〕〔从冒牌大学开始〕〔我在东京创造都市〕〔最强赘婿〕〔神器大道〕〔六宫凤华:掌执天〕〔踏星〕〔山河相制〕〔无敌从被女神暴揍〕〔重回九零她靠科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尸佛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洞窟深处而来的诵咏声依旧折磨着众人的神经。

    窟中的恶臭愈加刺鼻,身前的阴暗愈加幽深。

    兴许是残尸太多,以至于脚下腐积的血浆又厚了几分,已然没过脚面。

    到了此时此刻,可谓是前路愈加险恶。

    而反观除魔的队伍,能继续前行的却只区区三十六人。

    敌众我寡,概莫如是。

    但是。

    既然能顶着贯脑的魔音,杀透群尸,抵达此处。

    这仅剩的三十六人,哪个又不是本领高绝且心智坚毅之辈?

    所以,既然已下定决心,哪怕前路坎坷,只管奋力向前。

    …………

    刻钟之后。

    李长安站在队伍的最前头,无视脚下堆叠的残尸,只凝望着眼前愈加幽深的洞窟。

    他沉声问道:

    “还有多少人?”

    火光晦暗不定里,有个年轻的声音昂扬应道:

    “二十一人。”

    李长安点头。

    “走。”

    …………

    炷香之后。

    道士割下一截袖袍,擦拭去剑柄上滑腻的血浆,又问道:

    “还剩多少人?”

    一片喘息中,某个浑厚的声音沉声以对:

    “十二人。”

    道士还是那一个字。

    “走。”

    …………

    半个时辰之后。

    李长安简单处理了几处新添的伤口,再问:

    “还余多少人?”

    此刻,身后的回应声疲敝欲死。

    “七人。”

    李长安依旧是那一个字。

    “走。”

    …………

    又是一刻钟,转瞬即过。

    眼前。

    熟悉的洞窟“大厅”,熟悉的透着微光的道口,以及践入血浆的绫罗,染上污浊的床榻……一切都如前日李长安造访时一样,连那日里砍下的头颅也还在血浆里浸泡着。

    这正是化魔窟的尽头,再往前,通过对面那透着微光的甬道,便是曾经供奉三身佛的佛堂,如今尸佛的巢穴了。

    可此时,此处却相较于洞窟前段安静空旷许多。

    没有蜂拥而上的尸群,也没了漫天飘飞的黄符,只有通往佛堂的甬道前,几具静坐不动的“和尚”。

    毗卢帽、锦袈裟,正是千佛寺特产:肉身佛。

    三身佛都已然坠入魔道,它们自然不可幸免。

    但相较于之前斩杀的活尸,它们的异化程度委实要“客气”许多,不过长些红毛,生对獠牙罢了。

    配着阴惨的风声,混着晦暗的火光,跌坐在血浆腐尸之间,倒也有些别样的和谐之感。

    但李长安却丝毫不敢小觑。

    说句俏皮话,这可是关底守卫,也算是小boss了吧。

    他抹了把脸上血沫,习惯发问:

    “还剩……”

    半截戛然而止的话语在空荡荡的洞窟中回荡。

    因为他意识到,此时此刻,哪里还需得着多问。

    只略一回顾。

    左侧,是塌着腰杆、气喘如牛的老水匪黄太湖;右侧,是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龙图道人;身后,则是一直处在众人保护中的“小和尚”空衍。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先前矢志相随的三十六人,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抵不住魔音诵经断续掉队退去了。便是眼下这三人……

    “如何?”

    李长安低声询问,声音沙哑,好似两片砂布磨出来的。

    龙图一路走来,嘴上一刻不停地念诵着: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这是净心神咒,他全靠此咒强撑至此。

    此刻闻言不便回话,可那一对通红的眼睛望过来,只透着两个字:

    惭愧。

    老水匪好似个破风箱,艰难吞吐了好几口浊气,这才抬起头来。

    却见着他一张老脸上,根根血管、经络虬结凸起,青红交错分外渗人。

    “顶不住了,老夫的脑浆子都被这破经给念沸了,要是还年轻个几岁……”他语气全是不甘,恶狠狠刮了几眼前头的肉身佛,又看向李长安。

    “你这道人还能支撑?”

    道士按剑点头。

    “果然厉害。”

    他嘿笑一声。

    “怪不得少主栽在了你的手上。”

    你家少主人是栽在了判官手上,虽然我也砍了他一剑。

    道士心头暗想,却也懒得反驳,只回过身来,一边默默恢复体力、法力,一边仔细打量这几具肉身佛。

    他晓得,这最后一关,只能由他一人一剑独自来闯了!

    可,忽然间。

    “李玄霄。”

    那黄太湖没由来地郑重唤了一声道士名号。

    “何事?”

    “此番入这窟中,费我许多气力,折我许多弟兄,皆是因你一句:圣女就在窟中。是也不是?”

    李长安虽不解他为何突然说出这番话,但也坦然承认:

    “是。”

    “那好!那你给老夫听清楚了!”他戟指着道士,语气凶狠,“老夫不管它尸佛死不死,也不管这郁州活不活,我只要你把圣女给我带出来!”

    这话未免太蛮横,前路凶险未知,谁人敢打包票?

    但李长安却也不与他争辩,只反问道:

    “若是令教圣女已死?”

    当时还有一口气,现在谁晓得?

    可哪想黄太湖半点纠缠也无,反而当即斩钉截铁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道士沉默熟久,终于应允。

    “然。”

    “好!”

    黄太湖猛地大喝一身,这副老朽残躯好似又注入了新的活力。

    他忽而俯身,将双手摁进地上血浆,口中快速诵咏着些模糊不清的字句,听来颇似闽南土语。

    随即。

    李长安诧异地发现,脚下粘稠的血浆突然好似活水流淌起来。

    而身后,几人来时的方向竟隐隐传来些波涛涌动声。

    “这是……”

    道士还没估摸出味儿,耳边就听得老水匪大笑道:

    “今日就让你们这些腐尸烂肉见识见识。”

    身后的波涛声渐如雷霆涌动。

    “八百里太湖,为何只有老子敢称蛟龙?!”

    话音方落。

    夹杂着残尸、碎木、铁片、砂石的血水汇成波涛汹涌而来。

    几具肉身佛哼也没哼上一声,便被血浪席卷,接而搅入狂乱的水波当中。

    “啊喝!”

    老水匪双手一分,自胸腔里迸出一声断喝。

    顿见塞满眼前洞窟的血浪中,立时裂出一条道路,直通邻接尸佛所在佛堂的甬道道口。

    无需多言。

    李长安拽起空衍便飞掠而去。

    但将要抵达道口,一具肉身佛居然挣脱了血浪,扑咬上来。

    只听得。

    “敕。”

    火光乍现。

    一声轰响里,肉身佛滚回血浪当中。

    李长安回头望去,龙图半跪在地,咧嘴一笑。

    他点点头。

    转身。

    一步跨入甬道。

    而尸佛……

    就在前方!

    …………

    这是李长安第一次亲眼看见这尸佛的模样。

    三头六臂、身形巨大、青面獠牙、容貌狞恶,跌坐在莲台之上,一如佛门护法明王。

    可惜是魔不是佛。

    再细观之,依稀见得,那三张面孔还保留些原本形象,一为悲悯老者,一为严肃中年,一为洒脱青年。

    正同道士图册上一般无二。

    “找到你了!”

    道士眸光冷冽,迈步向前。

    可就是这一步,耳边的诵咏声忽而大盛。

    如果说先前是锉刀,这一下便是重锤铁凿!

    冷不丁的,便让李长安一个趔趄半跪在地,眼耳口鼻析出点点血迹。

    但也就在这时。

    一道湿润清风忽从身后掠出。

    那经声即刻戛然而止。

    但奈何余威犹在,道士恍恍惚惚抬起头,发花泛红的视线里,尸佛那张相对年轻的面孔上神情变幻不定,艰难地吐出了半句:

    “快……”

    空衍成功了!

    李长安心头一喜,却也立刻意识到

    时间紧迫,空衍撑不了多久。

    于是,道士心里一发狠,狠狠咬了口舌尖,一股子剧痛冲散了脑中迷蒙。

    他奋力往地上一撑,跌跌撞撞冲上前去,而后奋力一跃。

    人在半空,长剑锵然有声,青光大涨。

    这一剑。

    便要了断因果。

    可就当剑尖将要临身,空衍那张痛苦挣扎的面孔终于再度开口,说出了之前没说完的半句话。

    只一个字。

    “……逃!”

    什么?!

    一点凉气忽自尾椎炸起,直窜天灵。

    李长安怒目圆睁,却眼睁睁看着……

    那尸佛施施然一转身,露出了掩藏在三颗硕大头颅之后的——第四副面孔。

    发如披墨,肤若凝脂,媚眼如丝。

    白莲圣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玄浑道章〕〔林阳〕〔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