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平凡的重生者〕〔少年闯花都〕〔网游之王者之途〕〔开局混沌神体〕〔我的爸爸很有钱〕〔系统不正经咋办〕〔横跨两界的大佬〕〔重启白银时代〕〔灵核战纪〕〔仙尊奶爸在都市〕〔武证寰宇〕〔不让江山〕〔柯学验尸官〕〔史莱姆超神记〕〔渡劫之王〕〔我在异界当神棍〕〔重生南非当警察〕〔超神学院之秩序重〕〔我是林加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三十九章 恶少年
    “贱人!”

    “贱人!”

    “贱人!”

    夜色浊沉,室内一灯昏黄。

    灶台前。

    男子瞪着赤红的双眼,牙关锁死,颊上肌肉一束束抖动,将刺耳的字眼一次又一次从齿缝间挤出来。

    手中厚实的屠刀上血锈斑驳,反复扬起又砍下。

    剁。

    剁。

    剁。

    砍得案板震颤,震得灯火晃动,飞起血点四溅,扬起肉末骨屑。

    许久。

    也许是气力耗尽,男人眼中的癫狂之意慢慢削减。他扶着灶台歇息了一阵,又揭下旁边大锅的盖子。

    顿时,便有浓稠水汽蒸腾直上,须臾烟散,便瞧见锅中褐色的卤水正烧得滚烫。

    他默不作声,将刚刚斩好的肉块一股脑儿推入锅中。新鲜的血肉被沸腾的卤汁一撩,便有浓郁的肉味儿混着老卤香气一并滚滚出锅,勾得人喉头大动。

    这时。

    “咚、咚。”

    门外突来传来敲门声。

    “谁?!”

    男人的面皮一瞬间又紧绷起来。

    啪。

    房门被轻拍一记。

    “憨贼。”门外人笑骂了一声,“大半夜的还能有谁?是我哩。”

    “娘子?!”

    男人绷紧的神态眨眼就松弛了下来,眼中迸出狂热的欢喜,向门口走了几步,又赶忙缩回来,脱下围裙,洗去血污,这才又欢欢喜喜奔门口而去。

    而在他身后,在大锅里。

    随着卤水翻滚,一颗人头悄然浮出。

    在昏黄灯火与蒸腾水汽交织中,依稀能瞧出是一个女子模样,五官柔媚,面皮因失血和烫煮愈显白净。

    她在沸水中放恣而娇媚的笑着。

    眼角处,一颗泪痣裹上汤汁儿,愈加惹人垂涎。

    …………

    近日来。

    潇水城里颇不安宁。

    衙役们整日翻街倒巷、挨家挨户查人饭量,还悄悄兜售起一种古怪的药丸。市井间风起传言,说是城中闹了妖怪,还混在人家之中,难以辨识。

    要往前推一段时日,这消息非得掀起轩然大波,闹得人人惊惶不可。可现在么,酒神祭一过,家家酒坊都在忙着赶工酿酒,人人忙得昏天暗地,哪儿有功夫搭理什么妖怪?

    什么?

    你说妖怪要吃人!

    吃人便吃人,耽误了工时,酿不出好酒,发不出工钱,来年挨饿,咱能把妖怪给吃了。

    所以嘛,也只有些长舌的妇人和没家业的浪荡鬼还揪着这事儿不放,还煞有介事传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事儿来。

    譬如,某个衙役向某家强卖了十颗药丸,索走了三两银子,结果那主人家一时激愤,当场吞尽药丸,变成了妖怪,反倒先把那衙役给吃咯。

    再譬如,某家老人虽岁数高但身体棒胃口好,他那不孝子就悄悄禀告了官府,当即就引来了一个道士,第二天,整户人家都没了踪影。

    又譬如,某坊出了个孩童模样的妖怪,专爱钻女人的肚皮。于是某个不良的媒子就打起了主意,把城里一些个皮松肉驰的暗门子用黄花大闺女的价钱介绍给乡下汉,要是问完婚那夜缘何不见血,就推说让妖怪给钻破了。

    如此荒唐不经的传言还有许多,城里的正经人听了,哪个不得啐上一口:

    这清平世道,tui!

    ……

    “花阎罗”张通一口老痰吐出去。

    不巧落在街边路人的鞋面,没待人家发火,他倒是先把一对怪眼瞪过去,吓得路人面皮一颤,狼狈窜走。

    这才志得意满往街面上一扫,“识趣”的行人们纷纷掩面避走。

    他嘿嘿一笑。

    看来即便“歇息”了几天,自个儿仍旧威风不改嘛。

    顿时心情大好,仿佛手里的拐棍都轻了几两。

    “要我说,咱兄弟俩就不该掺和那档子事儿。你瞧瞧,一文钱没捞着不说,我成了瘸子……”

    他恨恨拍了拍手里的拐棍,对着弟弟——旁边吊着胳膊的张少楠抱怨道。

    “你还断了条胳膊。”

    “我也不是赶趟子要给官老爷做狗。”

    张少楠随手在街边摊子里抓了一把桑葚,瞧也不瞧点头哈腰的摊主。

    “实在是妖魔之事流传甚广,听了有些犯嘀咕。”

    “怕个卵?!”张通啐了一口,把一个躲避不及的行人掀了个狗啃泥。“风言风语几个是真?”

    “这次可不同。”

    张少楠摇了摇头。

    迎面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见了他俩,身子鹌鹑似的一颤,便要逃开,却被他勾了勾手指,哭戚戚挨了近来。

    “非但有冯李两个道士搅在其中,据说连水月观的于真人也牵扯在内。”

    他在小姑娘篮子里挑挑拣拣,选了一朵野花撇在耳上。

    “我探听到一些消息……”

    他又随手把小姑娘撵开,附耳给哥哥张通小声说了一些秘闻。

    “想来确有其事。”

    “管它是真是假。”

    张通却浑不在意,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下脚步,“咚咚”砸起门来。

    “偌大的潇水城,几万口子人,偏偏能吃着咱兄弟俩?”

    张少楠不再言语。

    只退了几步,只顾自活动脚踝。

    没多久。

    “谁?”

    门里响起一声紧促的质问。

    张通嘿然狞笑。

    “你爷爷!”

    话声方落,张少楠已一阵风似地冲上去,一脚蹬在门上。

    “哐!”

    大门洞开。

    张通猛地抢进去。

    门内,小院空空荡荡,只一个滚倒在地的男人吃痛未起,瞧见了闯进来的兄弟俩,慌张间没待说出话。

    张通便抡圆了拐棍,劈头乱砸。

    那拐棍看似是木头,实则又硬又沉,落在人身上,跟铁棍似的。

    男人被砸得在地上乱滚,每想逃跑,便被守在旁边的张少楠一脚踹回去,男人无奈何,只得蜷缩起来,哀声讨饶。

    可这两兄弟偏偏一言不发,只是乱打。

    直到这动静引得邻人纷纷探头查看,张通才高声叫骂:

    “卖卤肉的顾老三,你个好杀贼,肉行的朱行首托我给你捎句话:在咱潇水做生意,就得守咱潇水的规矩!谁借你的胆子,敢私用他人的猪肉?!”

    男人一边挨打一边抽空辩解:“我没用他人的猪肉。”

    “没用?”

    张通狞笑起来。

    “肉行的伙计可是蹲了你好几天,你没进肉行半片猪肉,卤肉的生意倒是兴旺得很,若不是用了他家的猪肉,难不成是刮的路上的人(和谐)肉?!”

    这话说出来,顾老三似是哑口无言,没再辩解,甚至不再讨饶,只抱着脑袋闷声挨揍。

    这下,张通反倒停了手。

    “原以为你这厮只是个龟蛋,没想还是条汉子。”

    “可惜。”

    他又啧啧了两声。

    “那朱行首心眼小,非但要教训你,还要砸了你的家伙事。行业行规,咱兄弟拿了钱,就得办事儿!”

    说罢,舍了顾老三,就往那作坊过去。

    顾老三忽的乱嚎几声,手足并用冲着张通就扑了过去,可惜,仍是被张少楠一脚踹翻。

    ……

    作坊里很是寻常。

    就一个大灶台架起两口大锅;旁边的厚木案板上,褐色深浸,乱布刀痕;再旁边,两条长凳上搭着一个大筲箕,上头摆着几条卖剩的卤肉。

    颜色莹润,肉香诱人。

    张通忍不住捡了一块,塞进嘴里,出乎意料的鲜美,非但没有油腻感,反而隐隐使人胃口大开。

    不知不觉间,手里又捡了一块。

    “当真好手艺,砸了可惜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毫不含糊。

    掀翻案台,砸烂座椅,打碎碗碟。

    门口,顾老三瞪红了眼珠子,发了狂似地要进来阻拦,却被张少楠摁在墙上,眼睁睁看着张通抡起拐棍,又捅烂了铁锅,敲破了土灶,打翻了老卤坛子。

    “哐当。”

    却是张通随手撩倒了架子上一个陶罐。

    罐子落地破碎,里头一坨煮得烂熟的肉块跌出来,颤巍巍滚落泥尘。

    房内顿时一寂。

    顾老三停止了叫骂,张通也不再打砸,张少楠更是不自觉猛吸了一口气。

    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为之牵引。

    概因那是一坨乃子。

    女人的乃子。

    煮熟的乃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玄浑道章〕〔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林阳〕〔第一序列〕〔我在绝地求生捡碎〕〔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