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娘娘每天被迫当宠〕〔诸天大道宗〕〔烈血狂枭范建明〕〔锦堂玉华〕〔将军他怀了龙种〕〔穹顶之上〕〔大秦之我是子婴〕〔提前登陆武侠世界〕〔冠冕唐皇〕〔烈血狂枭范建明李〕〔璃王楚玄辰云若月〕〔万古战神〕〔我真没想当皇帝啊〕〔《无敌神婿》主角〕〔入赘神婿张玄〕〔王者至尊张玄张昊〕〔魔王不必被打倒〕〔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四十四章 祸斗
    “南方有异兽,名为祸斗,其状如黑犬而二尾,喷(和谐)火作殃,见之不祥。”

    ——

    吓!

    “这一对公婆怎么都是妖怪!”

    室内一番波折起伏的大戏,瞧得门外的捕快们是目不暇接。

    要说这帮孙子也真有意思,因着胆小惜命,不敢上前,偏偏为了看热闹,又都不肯离开。一个个都缩在门口探头探脑、叽叽歪歪。

    殊不知,要是门里三人顶不住,倒霉的就该是他们了。

    “糟了!完了!”

    一个瘦脸捕快哀声叫唤。

    “我踹过这顾老三的屁(和谐)股哩!”

    “这有啥?”

    旁边一胖头衙役哭丧着脸。

    “我还睡过他婆娘嘞!”

    后边又冷不丁来了句:“别说,他婆娘真润。”

    接着你一言我一语,哄哄闹闹,话题不知不觉就歪到了奇怪的地方。

    听得薄子瑜一张烟熏火燎过的面皮黑上加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怕个鸟。”

    破口大骂。

    “肉山般的妖婆都被镇服了,这瘦狗一般的妖公又能如何?毛多肉少的东西,还不够乃公打个牙祭!”

    薄子瑜这话倒也没差。

    顾老三化身的犬妖,虽身形暴涨了近乎一倍,却是只长骨头不长肉,凌乱枯槁的皮毛裹在骨头上,像是饿了一个冬天的野兽。

    但薄子瑜也说岔了一点。

    野兽什么时候最危险?

    当然是饥肠辘辘的时候。

    而在场的,又有哪儿个猎物,比薄子瑜和张少楠两个汉子更皮肉紧实、膘肥体壮,且近在咫尺呢?

    犬妖浊黄色的眸子眨也不眨盯着两人,丝丝涎水从错落的齿间滑落,落地砸出朵朵火花。

    待到张少楠杵着哨棍艰难起身,犬妖便再也忍耐不住,长嚎着,猛扑上来。

    这犬妖虽身形枯槁,但动作却极快。

    行进间。

    宛如一道黑风,携带丝丝焰火,狂飙而来。

    好在两人早有准备,当即左右分散滚开。

    犬妖一击不中,立时扭转细长的腰(和谐)身,朝着薄子瑜扑咬而去。

    张少楠也不敢心存侥幸,奋力挥动长棍,横扫妖怪膝盖。

    可那犬妖仿若背后长眼,那条尖部分叉的尾巴,只是一甩再一卷,便将扫来的哨棍牢牢缠住,作势扑杀的身子瞬息收回。

    张少楠只觉肩上一沉。

    犬妖一对利爪已然扣入双肩,齿间火星缭绕的巨吻裂开到了极致。

    便要一口要掉他的脑袋!

    砰!

    一只筋肉坚实的拳头重重印在犬妖下颚。

    却是张少楠在关键时刻舍了哨棍,奋力挥出了一记勾拳。

    这一拳,张少楠只觉砸到了石头上。

    他听见了自己的指骨在“嘎吱”哀鸣,听见了犬妖“呜咽”低嚎。

    看到点点涎水滴落在身,细火灼烧衣物;看到犬妖蓦然胀大、隐隐透出红光的脖子;看到一道寒光自眼前暴起,挑开了犬妖双爪。

    紧接着。

    一席道袍飞掠而过,将他扯出了妖怪怀中。

    下一刻。

    熊熊烈焰自犬妖口中喷薄而出。

    须臾。

    火光熄灭。

    地上只剩几具烧焦的太岁分(和谐)身。

    犬妖长吻里吐出一圈烟气,浑黄的眼珠转过来,迎上了道士凛冽的眸光。少见的,那对尽显疯狂的兽眸里,居然出现了一丝忌惮之色。

    它慢慢将双爪匍匐,瞳孔点点放大,浑身毛发炸起。

    喉咙在“赫赫”的低吼里,隐隐有火光涌动。

    真似一只被激怒的恶犬!

    李长安也没有轻举妄动。

    只是垂剑盯着它,或者说,是看着犬妖身后,正在轻手轻脚靠近的薄子瑜。

    薄子瑜小心翼翼往刀身上贴了一张黄符,也没敢诵咒,生怕惊动了对方。

    他轻轻避开了犬妖扫过的尾巴。

    高举刀刃。

    而后……

    “受死!”

    声如霹雳,刀若雷霆。

    锋刃狠狠砍在犬妖的后臀,却仅仅嵌入了那看似枯槁的毛皮就戛然而止。

    犬妖黑色的皮毛却“嘭”得激出了大片的火星,刀身上的符纸瞬间便被烧成灰烬。

    火星去势不减,又扑了措手不及的薄子瑜满身。

    只一瞬间。

    “轰”的一下。

    薄子瑜整个人都被点燃,成了个巨型火炬。

    “啊……”

    惨叫刚刚响起。

    下一秒。

    但见碧光一闪而逝。

    火焰旋即灭却。

    薄子瑜愣愣摸了摸自个儿。

    欸?

    没事!

    他心有余悸:全赖冯道长赠的符咒,下次一定要去狸儿楼请他喝一杯!

    只是他高兴得太早,一抬眼,迎上了犬妖渐渐变红的眼珠,和兜头拍下的巨爪。

    “砰!”

    一声闷响。

    却不是捕快的脑袋成了烂西瓜,而是李长安再次赶到,一记飞踹,把犬妖踹成了滚地葫芦。

    只是道士自个儿也没落得好,沾上了歹毒的火星,鞋子连带裤腿都被点燃。

    他蹦踏了好几下,都没把身上的火焰熄灭。

    “道士。”旁边响起一声提醒,“酒。”

    李长安闻言扭头一看,藏室靠墙的位置上码放着一排酒坛。

    道士赶紧踹烂一坛。

    酒水倾泻而出。

    浇灭了脚上孽火。

    李长安不觉松了口气。

    还好这火焰只是凡火,要是什么骨火、妖火、真火一类。

    那也不用打了,直接用雷劈吧!

    正思忖间。

    “道长快来援手!”

    薄子瑜的呼救声又急切响起。

    …………

    薄子瑜与张少楠咬紧牙关,在犬妖的蹂(和谐)躏下苦苦支撑。

    非是他不爱面子了。

    而是脑袋掉了,面子这玩意儿也挂不住啊。

    好在道士的援手来得很快。

    就在他险而险之躲过了犬妖的撕咬,咬着牙要硬抗犬妖的爪子时。

    呼啸声里。

    一个小酒坛子斜刺里杀出,砸在了妖怪的后脑勺上,当场粉身碎骨。

    里头的酒水泼洒出来,淋在犬妖的皮毛上。

    立时就有“呲呲”的声响,伴着大量的水汽蒸腾而起。

    犬妖也突然惨嚎一声,倒地翻滚起来。

    不像被砸了一坛酒,倒像被泼了一坛硫酸。

    薄子瑜与张少楠面面相觑。

    这么厉害?

    ……

    这么厉害!

    五行生克,居然真的管用?

    李长安愣愣瞧着手里的配剑。

    这铁片子突然就不香了咧。

    本来砸酒坛只是率性为之,接下来,就打算拎剑上去砍杀。可现在发现这妖怪居然畏水,那还动什么刀子。

    赶紧屁颠颠回身搬起酒坛子,劈头盖脸就冲犬妖一通乱砸。

    直砸得妖怪哀嚎连连,砸得水蒸气四下弥漫。

    大有用酒泼死这妖怪的架势。

    只是这藏室本就是弃置的,里头剩的也大多是不好搬运的物件。存放的酒坛子自然也是以大件的为多,小坛的数目其实很少。

    李长安只管砸得尽兴,可没砸几下,回身一看,小酒坛子都给他砸光了。

    来回扫了一眼。

    干脆抱起了一个大酒缸子。

    曰,好重!

    他晃悠悠把酒缸举起来,好悬没折了老腰。

    然而。

    就这么小小的一耽搁。

    连绵的水雾忽的剧烈涌动,一个巨大的黑影猛地冲了出来。

    道士只来得及把酒缸往前一抛,将长剑护在身前。

    便听得。

    “哐。”

    那是酒缸被撞碎。

    “嗡。”

    那是水火相激,蒸汽爆鸣。

    “锵。”

    这是利齿与长剑交击。

    紧随着。

    巨力袭来。

    道士连人带剑被狠狠撞进了酒缸堆里。

    “哐哐哐!”

    碎裂声不绝于耳。

    李长安被撞得胸口发闷、喉头发甜。

    但犬妖更没吃着好。

    这一撞,不知撞烂了多少酒缸,倾泻出多少酒水。

    如果说先前犬妖是被泼硫酸,那现在就是主动跳进了硫酸池里。

    它才发出惨叫,酒水就倒灌进了喉咙,腐蚀了声带,叫它呼痛不得。

    它挣扎着要离开,李长安却反过来将它死死缠住。

    没一阵。

    方才还厚实坚韧刀、劈不入的毛皮,在酒水浸泡下,开始冒出血泡,血泡之后,又开始糜烂。

    李长安也终于在它疯狂挣扎下支撑不住,趁机翻身离开。

    也不知是否水毒攻心。

    这妖怪居然踉跄着还来抓咬李长安。

    道士抱住它的脑袋,一口老血喷进它眼珠子里。

    修道之人的舌(和谐)尖血可不是好像与的!

    血箭仿佛利刃刺穿眼珠,搅入大脑,当即使它痛得癫狂,甩开双爪就是一阵胡拍乱打。打烂了更多的酒坛,泼洒了更多的酒水,腐蚀了更多的皮毛。

    而李长安却不退反进。

    一矮身躲过了扫过来的爪子。

    再一步抢入犬妖怀中。

    剑锋上青光缭绕,顺势递出。

    斩妖!

    顿时,长剑穿胸而过。

    旋即。

    青光淹没,鲜血涌出。

    不。

    此刻。

    它的身体里涌出来的不是血,是火焰,是岩浆。

    喷洒到何处,何处就熊熊燃烧起来。

    点燃了藏室,煮沸了酒水,激起水汽四下激荡,热得吓人,几乎要烫熟人的面皮。

    李长安抵挡不住,连剑都顾不得拔,赶忙抽身而退。

    三人一直退到了藏室的另一头。

    只看见雾气越来越浓,火光在其间剧烈翻腾,“哐当”的陶器碎裂声与“呲呲”的水火相激声不断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

    火光渐渐湮灭,室内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只余依旧浓重的水雾盘桓不去。

    “那妖怪……”薄子瑜搓了搓牙花子,“死了?”

    李长安一言不发,只是招来长风,将室内雾气抽去一空。

    雾气既去,视野清晰。

    只见得满地狼藉,酒缸尽数碎裂,地上却只积有一层浅浅的酒水,浑身无有好皮的犬妖胸插利剑仰躺其中。

    没有半点儿声息。

    李长安径直上前,踏着犬妖胸膛,拔出剑来。

    剑身上余温尚在,而尸体已渐渐发冷。

    …………

    任谁都看得出,张通活不成了。

    当他被张少楠从太岁妖巨大的瘤体中刨出来的时候,自凶部以下的血肉全被吸得干瘪了。

    但神奇的是,他居然还活着。

    暂时活着。

    众人没有打扰他们,把这一片小小的地方留给了这对相依为命、恶名昭着的兄弟。

    张少楠端来了半碗酒水。

    酒香浓醇,不比今年的标王差。

    这是他方才拿刀抵着庙祝的脖子才讨要来的。

    张通艰难地啜了许久,才把这浅浅的小半碗饮尽。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拿眼睛定定地看着弟弟。

    张少楠会意,点了点头。

    “大兄。”

    他掏出短刀。

    “好走。”

    …………

    是夜。

    酒神庙。

    夜色浓重。

    李长安三人带着伤痛与疲惫,捕快们带着活的太岁与死的祸斗已然离开。

    大戏谢幕,舞台也本该安寂下来。

    可偏偏“舞台”上突兀响起一声轻笑,迎来了一个隐藏的角色迟来的致辞。

    “原来是祸斗。”

    “却是可惜了。”

    随即,这声音隐没不闻。

    只余酒神庙中,千间藏室,万坛美酒,伴着窑底那一尊看似洒脱的酒神像。

    又过了良久。

    唉~

    一声短叹。

    竟也不知是何人所叹,又所叹为何了。百镀一下“地煞七十二变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大周仙吏〕〔武谪仙〕〔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三寸人间〕〔伏天氏〕〔柯学验尸官〕〔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