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小柒又招财了〕〔史上第一诡修〕〔总有人为我花钱续〕〔讨情债〕〔朱氏江山〕〔亡灵猎魔人〕〔地煞神君〕〔还是四时事〕〔我有百倍升级速度〕〔女总裁的豪门女婿〕〔自盘龙开始的聊天〕〔重生八零:团宠小〕〔明观〕〔乘龙佳婿〕〔乱世书童〕〔对不起,我摊牌了〕〔扶汉季〕〔明末试锋〕〔大唐第一狂士〕〔农夫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四十五章 入伙
    水月观。

    后院石室。

    灯烛高照。

    案台之上。

    祸斗尸身冷硬,毛皮下的血肉再不复生前的炙热,种种妖异都付生命一起流逝一空。

    当冯翀剖开它的肚子时,就如同剖开了一只寻常的路边死狗。

    可下刀大半,冯翀的动作却突然僵住,冷不丁扭头就问。

    “这只祸斗真是那顾老三所变?”

    旁边薄子瑜莫名其妙,大咧咧一摆手。

    “咱还会虚言逛你不成?”

    他指着自个儿的黑眼圈。

    “就在眼皮子底下。”

    “这厮变化之前,还好端端是个人样,冷不丁嘴里开始喊‘饿’,眼珠子突然就冒起了火,‘轰’的一下,转眼就成了妖怪……”

    他这张嘴巴是越说越细嗦,李长安哪儿有闲情听他废话,直接就问。

    “可是有所发现?”

    冯翀没有解释,只下刀把祸斗肚子剖开完,再扒开皮肉。

    “两位请看。”

    但见祸斗腹部,一腔腥臭的积血中,大肠、小肠、直肠、盲肠……都好生生地长在肚皮里。

    薄子瑜瞪大了眼珠,李长安皱起了眉头。

    妖怪肚皮里有肠子,十分正常;但由人变作的妖怪有肠子,便十分的不正常了。

    照几人对泥魃的解刨,以及对熊嘎婆、俎鬼甚至钱大志等尸体的检查,早早推断出妖疫的本质便是妖虫寄生人体所致。

    可眼下,祸斗腹中无虫而妖变,岂不是说先前的推断都是错误的?那么几天来,基于这个推断作出的种种行动,岂不也是南辕北辙,白白辛苦一场?

    “那太岁妖腹中……”

    冯翀点头。

    “有虫。”

    这也是他为之困惑的一点。

    在此次事件中,顾家夫妻一者化为太岁,一者变为祸斗。前因后果息息相关,又为何一人腹中有虫,一人无虫呢?

    李长安仔细思索一阵,蓦然想起镇伏太岁时那惊鸿一瞥。

    “我用道友符箓镇压太岁之时,瞧见她的腰部有被啃咬的痕迹,而当时,这个顾老三也藏身在那个位置,我想……”

    道士凝眉道。

    “此人腹中无虫而妖变,是否是因着啃食了太岁妖本体血肉。”

    薄子瑜听了一顿点头,赶忙拿眼瞧向冯翀,可冯翀迟疑一阵后,却是摇起了头。

    “应该不是。”

    他寻了个水盆,洗去手上血污。

    “我有一位同门,常常出入朱门之家,为权贵采药炼丹。乾元二年,他在剑南听闻当地某处发现了一株太岁,便遣弟子前去采药,可一连月余,都无消息传回。他只得亲身前往,踏遍山泽,到了地方,却发现那名弟子已然倒毙在太岁之侧。

    究其死因,居然是腹裂而亡。

    后来。我那同门将这株太岁带回山门研究,却发现其已然沾染邪气成了妖物。本来太岁这种灵药,长期食用,可使身体轻盈,延年益寿;短期服用,吃一片也可解数日之饥。

    可成妖之后,药性就全然颠倒。食之,非但不可解饥,反倒会让人饿得发狂,非得再吃不可,可越吃就会越饿,而太岁本身却是食之不尽的……我那同门的弟子,就是因为贪馋太岁滋味,而被活活胀死。”

    他刚说到这儿。

    “糟糕!”

    薄子瑜就一拍脑门。

    “那厮发卖的卤肉可都是用太岁肉做的,不知有多少人买……”

    “放心吧。”

    李长安打断了他。

    “他卖太岁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周围人吃过的不少,没见起什么乱子。我查问过,吃过的只说觉得开胃,大抵是因着卤肉是分身所制,不是本体,也失了那份药性吧。”

    “正是如此。”

    冯翀也是点了点头,继续先前的话。

    “顾老三妖变时口中言‘饿’,应是太岁药效所致,可要说能使人变作妖怪?我那同门把太岁从里到外研究了个透彻,也没发现这份诡异。”

    他这么一否则,反倒让三人陷入了更大的困惑之中。

    若太岁不能使人妖变,祸斗又从何解释?若能使人妖变,那些寄生妖虫又是从何而来?她自己又是从何变作妖怪的?

    左思右想不通,一团乱麻之际。

    啪!

    薄子瑜一拍桌子。

    “这事还不容易?”

    “随便在牢里提一个死囚,喂他吃口太岁肉,不就一清二楚了么?”

    李长安不置与否,冯翀却已勃然作色。

    “万万不可。”

    厉声道。

    “此乃悖逆人伦,切不可违。”

    “是是是。”

    薄子瑜嘴上连连应承,可瞧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可见全没放在心上。

    冯翀哪里放心得过?搬起大道理,就是一顿苦劝,直听得薄子瑜心里直犯嘀咕。

    都说秃驴嘴皮子啰嗦,可这道士的话也不少嘛——他瞧了眼旁边淡定的李长安,顿觉刚补好的牙又开始漏风——还是这位道爷利索,从不废话,直接动手。

    这当头。

    门口突然风风火火闯进个小人儿来。

    薄子瑜如蒙大赦,赶紧板起脸训斥。

    “小无忧,你家真人不是叮嘱过了。不可到这屋里玩耍?里头封镇妖魔甚多,你皮娇肉嫩的,若有闪失岂不糟糕?”

    可惜小道童全不卖薄大班头的面子。

    “呸!”

    啐了一口,小脸一皱。

    “臭烘烘的,哪个爱来?”

    “是有人找你们哩。”

    “谁?”

    “张二郎。”

    …………

    “我要报仇。”

    三人面前,张少楠神情冷肃。

    开口第一句,便让冯翀觉得脑瓜子疼。

    “顾老三已然被李道友诛杀,至于顾田氏……”

    冯翀已从薄子瑜口中了解了事情经过,晓得张通是为顾田氏所害。

    可抛开顾田氏有无罪过不谈,光她本身化身太岁,性命顽强又有再生之能,便是一个绝好的试药对象,哪儿能说杀就杀?

    “居士有所不知,近来城中诸多怪事,全由某个幕后元凶散播妖疫所致,这妖疫能使人变作妖魔,顾田氏本身也只是一个被害的可怜人。居士要报仇,也该报在那幕后元凶身上才是。”

    说完,他就已然做好对方情绪激动,甚至翻脸动手的准备。

    却不料。

    张少楠只是平静地一点头。

    “好,就找元凶。”

    这结果反倒让他楞了半响,还是李长安戳了他一下,他才恍然回神。

    “哦,好!无量天尊。”

    “居士如此通情达理,实在让贫道佩服万分。愿意挺身而出,与我等共抗妖魔,也堪称深明大义。这样,我稍后为居士书一道符箓,聊镇家宅。也请居士平日多多注意周遭,若有异常,便及时遣人来报……”

    只是。

    话到一半。

    “冯道长是看不起我!”

    张少楠却勃然作色。

    “我这次来,是为复仇,而非存身。我家的仇敌自是由我亲手来杀,岂能躲在人后,做个摇旗呐喊的喽啰?”

    这话说得冯翀一阵无语。

    他算是听出来了,这位张二郎不甘人后,打算加入自个儿三人,冲锋在与妖魔厮杀的第一线。

    勇气可嘉。但……这不是找死么?

    可人刚死了至亲,也不好打击人家,话到嘴边溜达了几圈,怎么也不好吐出口。

    冯翀只好在心里默默埋怨,怪不得李道士先前一定要把待人接物的活计推脱给自个儿,敢情就是防着今天?

    他扭头瞧了瞧两个同伙。

    薄子瑜面露讥色,瞧着模样,让他开口,嘴里一定吐不出好象牙。

    而李长安么,虽然瞪着眼睛,但眸光涣散,早就神游天外去了。

    他叹了口气,说起了实话。

    “妖魔手段凶残,居士又不通法术,何必行险?”

    张少楠直白得很,也不争论,就指着薄子瑜。

    “他为何可以。”

    这话把薄子瑜气了个暴跳如雷,当场就骂了声。

    “阴沟鼠!”

    张少楠呵呵一笑。

    “衙门狗。”

    一来一去,两人差点儿没打起来。

    冯翀赶紧上来劝解,一面让薄子瑜多担待对方的丧兄之通,一面又对张少楠正色道:

    “薄居士虽不通法术,但武艺高强,心智坚韧,有斩妖除魔不避艰险的决心。”花花轿子先抬了一阵,话锋一转,说起了真正的缘由。“且薄居士身为公门中人,能沟通府衙,在城里得以便宜行事。还能调集捕快,查寻城中妖魔踪迹,分发克制妖疫的药丸。”

    “道长何必拿话哐我?”

    张少楠只是摇头冷笑。

    “差人如何做事?我难道不知?!无非拖延推诿、沆瀣一气、虚应故事。”

    这一串词儿,说得薄子瑜面红耳赤,说得李长安一愣一愣的。这流氓头子说话怎么还文绉绉的,莫非祖上阔过?

    “追查妖魔?怕就是打听些市井传闻、风言风语。分发符箓药丸?恐怕是借机敛财才对。妖魔是搜寻不到,打草惊蛇才是……”

    话到这里,张少楠的话语急急打住。他虚眯起眼睛,打量了三人半响,用恍然的语气。

    “你们是拿捕快作诱饵?引妖魔露马脚!”

    “居士想多了。”冯翀摇头失笑,“就同你方才所言,差人们如此行事,哪里能招惹到妖魔呢?就算是下饵,能做诱饵的也该是我们三个。”

    其实张少楠的猜测也不算全错。

    城里的妖魔潜藏极深,而衙役们一个比一个不顶用,三人手中人手匮乏,哪能仔细排查全城人家呢?

    所以,衙役们探听异常也罢,分发药丸也罢,任由城中流言蜂起也罢,都是拉扯声势、大张旗鼓,引妖魔按耐不住,露出破绽罢了。

    而妖魔既然冒险出手,肯定不会在底下的衙役们身上浪费机会。八成会主动找上李长安、冯翀、薄子瑜这三个主心骨。

    所以几天来,三人睡觉都揣着一堆符咒法器,睁着半只眼睛,就等妖怪们上门谈心哩。

    只是。

    “可有所获?”

    收获没有,疑惑倒多了一堆。

    瞧见冯道士神色尴尬,张少楠也大抵了然。

    “原来是光敲了山,没震到虎。莫非……”他似笑非笑看向薄子瑜,“是用的人不中用?”

    薄子瑜当即啐了一口。

    “笑话,追凶索恶不靠官差,难不成靠你们这些城狐社鼠?”

    张少楠也不气恼,哈哈大笑。

    “看家护院是用走(和谐)狗合适些,可是探听人家隐秘,譬如性情变化、食量增减,还真得靠我等阴沟蛇、墙穴鼠。”

    提到食量,李长安就晓得,这张少楠也对妖变之事多有了解,不是贸贸然上门。怪不得方才论及幕后元凶,他应承得那么快,想来是早有耳闻或是推测。

    冯翀也是低眉思索起来。

    他们用敲山震虎的法子,被动地等待妖魔出手,其实也是无奈为之。要真有可靠的人手,提供可靠的消息,能主动出击,将藏在暗处的妖怪们一一拔除,又何乐而不为呢?

    冯翀瞧向自己两个同伴。

    薄子瑜虽年轻气盛且与张少楠素不对付,但实则是个顾全大局的人,眼下虽有愤懑,但神色里不乏意动。

    而李长安更是直接点了点头。

    毕竟在他看来,如今的潇水城里,任何人都可能变身妖魔,任何人也都可能沦为妖魔的食粮。人人都身处危险之中,谈不上拖谁下水。

    冯翀心下了然,冲张少楠揖首一礼。

    “居士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

    张少楠收起轻佻,郑重还礼。他知道,对方已经被他说动了。

    现在该他展示自身的价值了。

    “我有一些朋友。”

    “什么朋友?”

    “乞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饲养全人类〕〔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是气运之〕〔黎明之剑〕〔玄浑道章〕〔林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