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我在水浒开了个挂〕〔汉末锦衣〕〔永生诸天的行者〕〔神无尊者〕〔从火影开始的魔封〕〔听僵〕〔双魂纪〕〔第九星门〕〔木叶肉弹忍法帖〕〔大唐第一狂士〕〔我有一间小卖铺〕〔锦衣卫之风雪传〕〔极限警戒〕〔从经营皇家农庄开〕〔你的人生有点彪〕〔校花的战神保镖〕〔变身吧爸爸〕〔从斗罗开始签到诸〕〔欲谪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三十三章 梁上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馄饨摊前,老汉捧着几枚铜子还有些恍惚。

    “老板!老板!”

    那边食客连呼几声,老汉才回过神来。

    “算了吧!”他一拍脑门,“我就不是那发财的命!”

    “来咧!”他吆喝一声,把抹布搭在肩上,一转身,迎面立着个狐狸面具的道士。

    那道士抬手便抛来个小物件,老汉慌慌张接住,低头一看却是那枚玉环。

    “东西是好东西,可最好拿去大和尚的庙里供上几天,毕竟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明器。”

    “明器?!”

    听到这两字儿,老汉手一抖,差点儿没让这失而复得的宝贝给飞出去。

    他急忙抬起眼来,哪儿还有那道士的影子?

    ……………………

    在远离喧嚣的小巷,狐狸面具的道士独自立在阴影中。

    喜不自胜的老汉,乃至满街的笑颜都收入他的眼里,他取下了面具,却是蔚然叹息。

    谁能想到,如此平和热闹的人间胜景下,掩藏着的却是满城弥散的妖气。

    因着刘老道,李长安一向有每到一处,先闻闻味儿的习惯。今儿祭上冲龙玉,这满城的妖气也把他吓了一楞。

    他循着气味儿满城转悠,却意外发现了两股别样的妖气。

    妖也分做两类,一类是潜心修行的妖仙,妖气清而纯;一类是生吞血食的妖魔,妖气腥而浊。

    小姑娘与温婉女子身上的妖气就属于前者,所以李长安只是稍稍接触,并未为难。而这满城弥漫的妖气却属于后者……

    他慢条斯理换上一件夜行衣,带起面具,系紧长剑,步入巷末。

    前方正是妖气最浓郁处。

    ………………

    李长安循着气味儿,在巷道穿行。

    闻到的妖气越来越浓,寻思着前方大抵是个荒宅废庙,却迎面撞上一个灯火通明的热闹地儿。

    他在巷口探着身子小心看过去。

    入目却是个富贵人家的大门所在,朱漆铜首的大门前车水马龙,门上的牌匾写着两个字儿。

    “牛府?”

    “牛半城?”

    李长安立刻想起客栈小二的话语和羡慕的神色,再想想一路过来的见闻。

    呵!他笑着摇摇头。

    “官与匪勾结,人与妖勾连,这光景可真是荒唐得很!”

    他转身绕到牛府边沿一处偏僻角落,利落地越过墙桓。

    李长安一脚踩在牛府的一处偏院里。

    被面具遮住的脸上颇有些激动,这翻墙越桓的买卖他还是头一次干!在现代世界,他颇喜欢《狂战士信条》那一款游戏,今儿终于逮着机会,玩儿一出真人版!

    他似模似样地藏在树干后,打量周遭环境。

    “牛半城”不愧“半城”,就着县城而言,却是也奢豪得很,不仅在城内包办了满街的花灯,府内各处,也悬挂着灯笼,照得府内宛若白昼。

    李长安仔细分析了一阵躲藏路线,可尴尬的是,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巡逻人员。

    终于,不得不承认这“牛半城”就是个县城土豪,府内哪儿来那么严密的阵仗。

    他干脆走出藏身地,大摇大摆往妖气浓郁处走去。

    ……………………

    这一个大屋子。

    李长安深吸一口气,拔出剑,一点点推门而入。

    然而,屋内什么也没有。

    没有人,也不见妖,只有一个个木箱子码作一堆。

    他打开来,里面全是那“云浣纱”,原来却是个仓库,这满府的妖气全是这些东西散出来的。

    李长安有些失望,正要去另寻线索。

    忽的,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李长安上下左右看了几眼,最后抱着房柱爬上了房梁。

    “快点快点!”

    管事模样的男子招呼着一群仆役,往仓库里抬着一个个大竹筐子。

    “哎!”

    他忽的一叫,却是仆役过门槛被绊了脚,竹筐砸在了地上。他两三步窜过去,不去扶箩筐,反倒踹了仆役几脚。

    “叫你们快!也得给我小心啊!这可是明儿供给织女娘娘的!要是磕坏了什么,看爷爷不扒了你的皮!”

    仆役爬起来唯唯应诺。

    “织女娘娘?”

    伏在房梁上的李长安却心思一动。

    待到这帮仆役退走后,李长安小心翼翼滑下房柱,他翻开一个竹筐,借着走廊灯笼照进来的微弱光线,发现这些大竹筐里装着的,尽是些米粮酒肉、瓜果蔬菜。

    还真是怪了!这妖怪或者说神仙,也需要这么多的凡人吃食?

    莫不是里面另有玄机?

    李长安正欲探手进去检查一下。

    忽然。

    “你在做什么?”

    身后猛然响起一个声音。

    李长安心下一惊,拔剑转身,循声刺去。

    “锵!”

    昏暗中闪现一丝火光,却也是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手持两把短剑,挡住了李长安的剑。

    生平第一次玩儿真人潜入,冷不丁就被人叫破行藏。

    李长安心里发慌,剑上的攻势就愈凶猛。

    那黑衣人也是没想到李长安一上手,攻势就同如疾风催烈火,两只手两把剑,抡圆了也抵挡不住,只得且战且退。

    很快便退到了床边,李长安却得势不饶人!

    不一阵,两人破窗而出。

    那人左支右挡,身形在后退间,却仿佛能凭空借力般连续腾挪闪躲。

    要是一般的好手,估计就让他脱离了剑锋,一个不好,反而会被反手刺上几下。

    但李长安剑随意转,偏偏就如影随形。

    黑衣人挣扎几下,便难以支撑,被李长安用剑一绞,一柄短剑便脱手而出,人也被逼到墙角。

    眼看就要被李长安拿下,黑衣人空出的手却迅速捏了几个指决,口中短促响起几个音节,忽的往墙上一拍。

    那面墙壁,整个墙面都绘制成一副猎虎图。

    黑衣人正拍到虎首上,这一下彷如“画龙点睛”。

    “吼!”

    那画中的老虎忽的咆哮一声,竟从墙上一跃而出。

    李长安眼也不眨,提剑就刺。

    谁料,老虎迎风就涨,眨眼间,就化作房子大的庞然大物!张口一吞,李长安连人带剑都给吞入腹中。

    随即,老虎的腹部就一阵鼓胀,紧接着,皮毛下爆出一道雪亮的剑光,整个身躯便炸裂开来。

    李长安转眼便破腹而出!

    没有血肉横飞!只有漫天的油漆墙灰洒落。

    李长安没有管落在头上的灰尘,他把剑在手,目光警惕左右一扫,那使双剑的黑衣人已经趁机离去。

    此时。

    “什么声音?”

    “有贼!”

    …………

    杂七杂八的呼喝声向这院子靠近,这一番打斗的声响已经惊动了牛府中人。

    李长安往地上看去,找到了黑衣人来不及带走的那柄短剑,拾起来纵身越过墙桓。

    ………………

    回到客栈。

    书生早已睡下,飞飞还不见人影。

    李长安掌起油灯,将面具搁在一边,仔细观察起这柄短剑。

    这短剑通体呈银白色,剑鄂剑身浑然一体,上面都雕着精致的纹路。不像把杀人利器,倒像是个供人玩赏的工艺品。

    可是剑刃却极其锋利,李长安提起它,随手一砍,厚实的桌角便应声而落。

    这锋利程度与飞飞那把宝剑也不逞多让了!

    然而,光是一把好剑不值得李长安如此在意,他在意的是……

    ……那墙上跳出的巨虎。

    那人会法术啊!

    李长安这时也想明白了,黑衣人应当也是去牛府探查消息,两人稀里糊涂给打了一架。

    只是,突然冒出个这样的人物,这本就前途无定的除妖之行,多半会横生些波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玄浑道章〕〔精灵掌门人〕〔林阳〕〔黎明之剑〕〔我在绝地求生捡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