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老爸被迫营业〕〔巫女的时空旅行〕〔平凡末世路〕〔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我是小妖精〕〔独步成仙〕〔异世界还要搞学习〕〔九星霸体诀〕〔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江峰奇情〕〔我的混沌城〕〔从冒牌大学开始〕〔我在东京创造都市〕〔最强赘婿〕〔神器大道〕〔六宫凤华:掌执天〕〔踏星〕〔山河相制〕〔无敌从被女神暴揍〕〔重回九零她靠科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四十二章 赶着投胎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这法子……”

    薛大家不住地打量着李长安,仿佛要重新认识他一遍。也不怪她,毕竟李长安刚才说的法子,若非无法无天惯了的人,片刻间也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有用倒是有用,不过么……”薛大家话锋一转,“就是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这些我倒是可以调集,可难免会耽搁许多时日,到时候你们怕是连骨头都凉了,不对,到时候你们也没骨头呢。”

    李长安立即反问道:“何必费力调集,眼下不就有现成的么?”

    “你是说?”

    薛大家狐疑地看了眼飞飞,暗道难不成那“架金梁”还安排了一队人马给他们保驾护航?

    岂料,李长安却理所当然地说道:

    “官府难道就没有保境安民、清剿妖邪的职责?”

    “噗呲。”薛大家却是一口没憋住,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小道士你有什么好法子。官府?就綦县大堂里那个面团团的官儿,他连牛半城都不敢对付,难不成有胆子对妖魔出手?”

    “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看他还肯不肯。”

    旁听许久的飞飞立时脱口而出。敲她眼角带煞,不假思索的模样,这类事想必是没少干的。

    但这薛大家却是对飞飞的提议笑而不语。

    李长安有些诧异,她莫非还是官面上的人?

    不过,既然如此,李长安将目光投向了书生。

    书生对李长安的目光丝毫不显意外,矜持地对李长安点头回应,转头面向薛大家,顷刻间就成了哈巴狗。

    “这点薛大家不必担忧,只需到綦县客栈寻一个名叫王齐的人,将我等商议告知于他,那綦县县令必定俯首听命。”

    书生说得太满,连心有准备的李长安都很是诧异。李长安并不知道书生具体身份,但知道他一定来自于豪门大族。

    当时在活尸村被吸光血液的那种矮脚马,李长安也略有耳闻。这品种不是中原的产物,而是来自于一个名叫“矮丑”的藩国贡品。如今,时局动荡,贡路堵塞,加之中原衰微,豺狼四起,这矮脚马更是稀罕,非名门望族不可得。

    薛大家也更是诧异。李长安这个现代人虽有了解,但不够深刻。这县令可是号称百里侯,在偏僻的地儿就是一实打实的土皇帝。綦县这位虽是个软蛋,但能让其俯首听命,书生背后的能量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她脑中快速翻过几个权倾天下的豪门巨姓,问道:

    “不知郎君?”

    书生早就等着这句话,当即便报出了自己的大名。

    “不才莒州王子服。”

    说完,便微微昂头,似乎要摆出个膏腴子弟的模样,可惜当下前头部以下全被茧子裹着,脸上还被收拾得鼻青脸肿。

    不见傲然风骨,但见傻气横生。

    可“莒州王子服”这五个字似乎已有足够的杀伤力,飞飞薛大家都是惊讶地脱口而出。

    “滥情郎?”

    “花痴?”

    两人的话语顿时让书生或者说王子服维持不住作态,他尴尬说道:

    “是多情不是滥情。”

    但却对“花痴”这个名号挺中意的,连声说道:

    “‘花痴’只是朋友抬爱,不敢当不敢当。”

    可他话里话外哪儿有不敢当的样子,分明愿意得很。

    …………………………

    计划已经商议周备。

    “既然如此,我这便用王家的名号吓唬那官儿去咧!至于三位么……”薛大家抿嘴一笑,“还请自求多福咯!”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飞飞急急喊出声来,“你不先把我们放下来?!”

    闻言,薛大家却是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小妹子还真是傻得可爱呢?”

    说着,便如同出现一般,虚空中泛起涟漪,须臾便隐去了行迹,只剩下一点香气慢慢飘散。

    “姓薛的,你给我出来,你这是……”

    飞飞挣扎着叫嚷了一阵,忽的反应过来,她叫自己……妹子?她习惯性地反驳了一句。

    “什么妹子?本大爷是堂堂绿林男儿,瞎了你的狗……”

    话说一半,却急急打住,小脸忽的变得通红。

    若是以前,一张黄麻脸也瞧不出什么。可惜,她现在一张脸蛋白嫩得很,红起脸来,便成了个大苹果。

    她以前兴许是用某种药物抹在脸上,才弄出了一张粗糙的黄脸。可这些天,被困在蛛茧里,脸上的妆容便渐渐掉下来,更兼早晨飘了一场小雨,她早已露出真容,却是一个肤色白皙,面目清秀,却还没完全长开的小丫头。

    “你们……”她扭扭捏捏转头来,相对同伴解释一二,却猛地瞧见二人脸上一丝惊讶也欠奉,不由眯起眼睛,“……早知啦?”

    “这个……”书生还道编上几句,可在飞飞灼灼目光的逼视下,很快便缴械投降。

    “飞飞小郎……小妹子。”他期期艾艾说着,“这男子和女子行走坐卧的姿态差异还是挺大的。”

    “哎,有这回事儿?这飞飞平日和男子也无甚不同吧!你眼睛也太毒了。”李长安心里嘀咕一阵,忽的有点理解书生为何有个“花痴”的美名。

    “道士!?”

    李长安扭过头,瞧着飞飞已将目光转移过来,忙忙点头敷衍几声。

    “一样一样。”

    总不能真话告诉她,我瞅见了你的裹胸布吧。

    飞飞将信将疑地看着李长安,得亏李长安是个脸皮厚实的,理直气壮的就给瞧了回去。

    飞飞这才相信一些,却马上气恼说道:

    “那姓薛的女人为何不放了我们?”

    “这个么……”

    李长安苦笑着解释道:

    “一来是怕放了我们打草惊蛇,惊动了蜘蛛妖。二来,钓蜘蛛可是需要下的饵……”

    飞飞不可置信地望过来。

    李长安叹了口气答道。

    “我们就是饵啊!”

    他扫了眼枯林,残存的活人已经不多了。

    …………………………

    枯林还是那副模样。

    惨淡的日光融入阴郁的薄雾,裹着空壳的蛛茧在虬结的枝头,随风打转。

    “还没来么?”

    飞飞的声音里早没了平日的活力,她此时眼窝深陷,面色青黑。而书生更是醒一阵、昏一阵。

    反而是被死人包围的李长安,虽然也是疲敝,但平静间还有几分精神。

    “已经来了。”

    李长安淡淡说着,眼睛望向牛秀才。“对么?”

    这秀才正清扫着那些人头茧,闻言手顿了顿,没有会答。

    飞飞强打起精神,书生也从半昏睡中挣扎醒来。他们没有多余的力气发话,只是安静地等待李长安继续说下去。

    “昨天喝下的食物里,掺了些奇怪的味道,便是那‘弥日须’吧。”

    三人一起看向那牛秀才,他迟疑了阵,才终于答话:

    “今天,牛乌那厮便会送一批人……”

    话到半截,他忽的跳下树去,跪倒在地。

    浓雾涌动,蜘蛛妖出洞食人。

    …………

    说实话,乍然见薛大家的脑袋插上针管,李长安竟然莫名的有些快意。

    只是,那副漂亮面容下的船夫,若是牛半城的帮凶还好,不过自作自受;若是个不知情的可怜蛋……也没甚好说,死都死了。

    现在唯一问题在于……

    那蜘蛛妖把“薛大家”的空壳挂起。按照它吃人的习惯,会挑选出下一个受害者,提前注入毒液。

    李长安环顾四周,林子里空荡荡的,残存的活人只有他们三个了。

    蜘蛛妖在飞飞和书生间,摇摆这毒针,最终却停在了飞飞的头上。

    飞飞的眼神霎时变得绝望,她张了张嘴,最后却只是深深看了李长安一眼,闭上了眼睛。

    那边书生却是嘶哑着吼起来。

    “你这八爪臭虫!挪开你的爪子,要吃人,就先吃你王爷爷!”

    情急之下,书生却是连市井俚语也给骂了出来。

    飞飞却瞪眼骂道:

    “闭嘴!我今日落到妖怪手里,是我学艺不精,管你这书生什么事!妖怪!要杀便杀,我要是皱一下眉头,便不是……哼!”

    李长安却慢悠悠说道:

    “你们两个争个什么劲儿?这蠢妖怪也听不懂人话啊!”

    蜘蛛这种东西,收集声音,全靠腿部听毛感知震动。它听得见声音,却未必辨得了人言。否则,薛大家也不会大大咧咧冒出来,与几人搭话了。

    不过,要吸引它的注意,未必不能用声音。

    眼看蜘蛛妖的毒针已经触及飞飞头顶。

    “歹!”

    李长安鼓足余力一声大喝。

    果然,那蜘蛛“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呸!”

    李长安酝酿许久的一口唾沫,又准确命中了它的眼睛。

    “哈哈!”瞧着蜘蛛妖眼中红光大炽,李长安咧嘴笑起来,暗道:“用口水还是这么用省力些。”

    “来吧!道爷我赶着去投胎呢!”

    他闭上眼睛,脖颈一点剧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玄浑道章〕〔林阳〕〔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