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小柒又招财了〕〔史上第一诡修〕〔总有人为我花钱续〕〔讨情债〕〔朱氏江山〕〔亡灵猎魔人〕〔地煞神君〕〔还是四时事〕〔我有百倍升级速度〕〔女总裁的豪门女婿〕〔自盘龙开始的聊天〕〔重生八零:团宠小〕〔明观〕〔乘龙佳婿〕〔乱世书童〕〔对不起,我摊牌了〕〔扶汉季〕〔明末试锋〕〔大唐第一狂士〕〔农夫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煞七十二变 第四十三章 天干物燥 宜用火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蛛毒入体。

    李长安的意识顿时被扯入黑暗之中。

    然而,就在他思维渐渐散去之际。

    黑暗里突然爆出一丝绿光,这绿光猛地扩散,驱散了意识中的黑暗,但与此同时,自身也消失殆尽。

    李长安顿时就陷入不尴不尬的境地,没有死,但又醒不来。

    幸运的是,他的意识界中又侵入一道白光,虽然较之绿光微弱许多,却恰好打破困住李长安意识的外壳。

    先是感觉到肠胃有液体流入,尔后感到嘴唇的湿润。

    接下来,便可睁开眼睛,正看到薛大家笑吟吟将一个水囊收回。

    再然后,耳朵逐渐听得到声音。

    “道士,你怎么样?”

    “道长,你还好么?”

    最后,身体各部分也逐渐能够控制。

    李长安转过头,却是飞飞与书生关切的眼神。

    他张了张嘴,发现舌头还不甚受控制,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立刻露出疲惫的笑容,竟是齐齐晕厥在地。

    李长安挣扎起身,含混着吐出两个字。

    “他们?”

    薛大家检查一下。

    “无甚大碍。”

    “蜘蛛妖?”

    “在洞里睡得正死。”

    李长安抬起头来,大量四周。

    只见,周围聚集着大量人手,从穿着上看,有些是綦县的差役,有些是民兵,还有些却是书生家的护卫。

    那王齐正扶着书生,指挥着这些人往林中,四处泼洒着一些浓稠液体。

    这浓稠液体呈黑色,气味古怪刺鼻,正是古代守城利器—猛火油,或者说现代人耳熟能详的“石油”。

    这边是李长安的“笨办法”——放火焚山。

    …………

    李长安几个身体虚弱,呆在这里也是碍手碍脚,便下了山去,沿路上,都有人在倾倒石油。

    到了山腰处,只见这里雾气消散,地上扑了一层灰烬。

    无论建筑物还是妖魔都现出了原形,那些小蜘蛛妖更是在沉睡中,但此处的差役兵丁却不敢对妖怪痛下杀手,只是远远泼上猛火油。

    这也无关紧要,反正等下大火焚山,一切都成飞灰。

    到了山下。

    游船正停靠在山脚的码头,那个船头垂头丧气被绑在一旁,一队队差役、民丁自船舱中自船舱中抬出一罐罐火油。

    他们的武器解下来,随手堆放在码头上。

    几个时辰过后。

    差役民丁们相继从山中归来,一一点名后,带队的县尉冲几人点点头。

    薛大家便立刻将火把掷在地上。

    顿时,只见一条“火龙”蜿蜒而上,所过之处,大火迅速蔓延。没到半柱香的时间,云萝山上,烈焰冲天。

    不知是被大火染红,还是毒素所激,李长安此刻有些亢奋,苍白发青的脸上有了几丝病态的潮红。

    他此刻已经恢复了些力气,便起身从船边拎起一根长枪,抬眼观察了焚天的烈焰,默不作声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

    熊熊大火顷刻间便染透了天穹。

    这云萝山久在蜘蛛妖的妖气侵淫之下,水脉断绝,草木枯死。除了那帮妖魔便再无一个活物,再加上猛火油,整座山一点就着。那些小蜘蛛妖尚在睡梦中,便被大火化作飞灰。

    然而,在场中人脸上却无多少欣喜之色。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关键不在于这些小妖,而是在于……

    “嘶嘶!”

    忽的,山上响起一股低沉却又让人心烦气闷的嘶吼。

    众人齐齐抬头望去。

    山顶的火焰中冒出一个庞然大物!

    ………………

    蜘蛛妖是在剧烈的灼烧痛楚中醒来。

    平日里护佑它安全的蛛丝,此刻却成了催命的阎王!

    它的蛛丝本就是易燃之物,更是被李长安等人泼上许多猛火油,大火一起,洞穴刹那间便变作融钢化铁的熔炉。

    它拼命从燃烧的蛛丝中挣扎出来,已经是浑身焦黑,伤口迸裂流出妖血顷刻间便被高温蒸干,八只节肢已经废掉了大半!

    然而,挣脱出洞穴并不是灾厄的结束,而仅仅是灾厄的开始。

    整座山无一不备烈火包裹,正如同往日被雾网包裹一样,任何猎物在火焰这个无情的猎人手下都无所遁形!

    然而,还有一线生机!

    云萝山脚下便是綦江,只要及时逃出火焰,投入江中,凭借大妖怪的强横的生命力,未尝不能包住性命!

    哪怕是愚昧的野兽也会本能地知道如何求生,更别论蜘蛛妖了。

    它怒吼一声,照着最直接的下山路线,冲入火海。

    沿途间,不闪不避,遇到障碍便一头撞开,遇到断崖便直接滚下。

    纵使这样的代价是遍体鳞伤,肢节还剩两只能够活动,七只眼睛有六只被烈火毒烟撞击弄瞎,但竟真的被它冲出火场!

    毫无疑问,今日若被它逃脱,綦县的百姓必会招致最凶狠的报复!

    然而……

    在蜘蛛妖挺住一口气,终于横冲直撞逃离火场,眼前不远处,便是奔流的綦江。

    前方必经之路上,一个孤零零的人影横枪而立。

    正是李长安!

    这蜘蛛妖乍见李长安,便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

    这一人一妖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且,此时蜘蛛妖若不搬开道士这块拦路石,便不能及时入水降温,然后被体内的高温活活蒸熟。而李长安也明白,此地若让蜘蛛妖逃脱,会招致怎样的恶果!

    一人一妖比任何时刻都更加不死不休!

    蜘蛛妖此刻爪牙尽毁,连丝囊也早已坏死。它只是驱动残肢,拖动庞大的身躯,如同倾塌的山峰,埋头向李长安撞来。

    李长安不闪不避。

    他双手拿起长枪,用膝盖一顶,竹制的枪杆便断作两截,李长安丢下尾部,迎头而上。

    眨眼间,两者的距离便不过二三十步。

    蜘蛛妖在山火照耀下投下的阴影,已经李长安吞没。

    忽的,李长安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斩妖!”

    顿时,断枪上便裹上一层青芒,尤其是枪头,青光浓郁得让人心悸。

    人尚在奔跑中,突的,一脚向前猛踏在地,身随力转,就着这股惯性,他咬紧牙关,似乎要将这条手臂并着这跟断枪一并投出去。

    枪如离弦箭。

    准确命中了蜘蛛妖的脑袋,那蜘蛛妖坚硬的外壳,早已被大火烧烂。这投出枪便伴随着让人牙酸的“卡兹”声,钻进了蜘蛛妖的脑中。

    蜘蛛妖冲锋之势猛地一滞,一头栽倒在地。然而,在惯性作用下,仍旧犁开大地往前滑去,直到李长安身前才将将止住。

    此刻,蜘蛛妖仍旧想用烧焦的螯肢夹向李长安。

    李长安冷哼一声,一脚踏在枪杆上,断枪完全没入蜘蛛妖的头颅,这食人无算的大妖魔颤抖一阵,终究完全没了声息。

    也许是热血冲头,尽管因那投枪与斩妖,李长安体内已经是贼去楼空,但他仍旧觉得意气未尽。

    李长安打量了这蜘蛛妖的残骸一阵,忽的,探手刺入一只毁坏的眼球里,在沸腾的血水中,抓住了烙铁样的剑柄。

    无视手部神经传来的剧痛,奋力将长剑自蛛眼中拔出!

    顿时,滚烫的热气与沸腾血水,一并从长剑留下的口子中喷射出来!

    “老伙计。”

    李长安捧剑笑道:

    “好久不见了!”

    ………………

    李长安本以为最先找到这儿的,应该是薛大家。没料,最先过来的却是牛秀才。

    从醒来伊始,李长安就没见过牛秀才的身影,还以为他不敢见人,就此潜去。

    此刻,他却突然冒出来。

    他一见着蜘蛛妖庞大的焦尸,脸上一直保持的木然神态顷刻间土崩瓦解。

    他一下便冲了过去。

    撕咬、踢打、咒骂、嚎泣。

    这个平日里神态木然到似乎是个行尸走肉的男人,在大仇得报的一刻,所爆发出的行为情绪却如此激烈。

    在一通发泄之后,他转身走到李长安面前。

    “恩公。”

    牛秀才拜服在地,双手奉上蜘蛛妖唯一完好的眼珠。

    李长安接过手中,这眼珠呈多边体,上面附着的组织已被清理,拿在手中,如同一颗巨大猩红宝石。

    “恩公,请借剑一用!”

    李长安默不作声,把长剑递了过去。

    牛秀才接过剑,便反手将剑刃探向身后,把背上横生的畸形手臂切割扯断,尔后,又将脸上多余的眼珠一一剜出。

    然后,便取下手上的同心环,小心翼翼擦去方才沾染的血迹,把指环同长剑一并递了过来。

    便转身迈入熊熊火场。

    李长安没有说话,更没有阻拦。

    只是在他泰然坐在火焰中,微笑着说些什么之后,点了点头。

    ………………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长亭,古道,正是分别时节。

    飞飞打马北归,书生依依不舍,道士按剑而立。

    斯人渐远,书生不禁高声呼唤。

    “飞飞妹子,世道艰险,如何再得闻故人消息?”

    闻言,她驻马回顾,英挺的脖子昂得高高的,似在回答书生,眼睛却瞥着道士。

    “记住!总有一天我会名传天下,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的消息。”

    说罢,狮子骢潇洒一甩马尾,蹄声远去。

    书生痴痴望着那身影在道路尽头不见,喟然叹息:

    “今日一别便不知此生是否得以再见,道长……”

    一转眼,李长安却也不见踪影。

    在旁候了多时的王齐走上前来,手里牵着道士的大青驴。

    “李道长方才便已离开,离开前,把他的驴委托给郎君呢。”

    “道长也走了么?”

    “驴兄啊驴兄。”

    书生抚着大青驴柔顺的脊背。

    “如今,便只剩下你我了。”

    (王齐:那我算什么……)

    ………………………………

    夜半三更,万籁俱寂。

    綦县大牢,紧闭的大门悄然打开,从里边闪出个缩头缩脑的人影。

    这人披着一身囚衣,手里边拿着一盏灯笼,蒙蒙的灯光照在脸上,却是前些日子里风光无限的牛半城。

    完了!什么都完了!

    生意完了!田地完了!宅子完了!名声更是完了!

    但好在藏在隐蔽处的钱财尚在!足以让他买通牢头,足以让他安抚心腹,足以让他更名换姓东山再起。

    他快步赶向城门口。

    城门下,一个孤零零的人影背对长街,提灯等待。

    “快……”

    方要催促其打开城门,却猛地住了嘴。

    靠近后,那提灯人转过身来,他才惊觉—提灯人不是他的心腹,而是一个短发的年轻道士。

    “牛乌?”

    “啊。”

    他下意思应了一声。

    剑光一闪,灯笼打翻在地。

    李长安在牛乌的尸身上拭去剑尖的血污。

    牛秀才自尽前托付给他的,除了那一枚指环,还有仇敌牛半城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饲养全人类〕〔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是气运之〕〔黎明之剑〕〔玄浑道章〕〔林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