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龙尊〕〔武道横空〕〔万古神婿〕〔听说我渣了美人师〕〔开局超天赋〕〔神兵开天〕〔魔迹仙踪〕〔钥之旅〕〔白锦无纹香烂漫〕〔十万劫〕〔我修炼有外挂〕〔九天剑主〕〔逍遥醉世录〕〔穿越财富人生〕〔系统想要和我白首〕〔神医倾城:将军夫〕〔穿书后我成了男主〕〔暴力甜妻:帝少不〕〔爱恨江山〕〔校园全能王牌少女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卡大师(重生) 第109-110章
    第109章、陈霄的新卡

    美术学院举办的画展是(允yun)许现场交易的,但大部分参加画展的同学, 都是抱着将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大家看的心态, 每一届画展能卖掉的作品屈指可数。

    秦轩原本并不想参加这次画展,是陈教授给他发邮件,让他拿一幅图去参展试试。他心想自己这种暗黑系的画风喜欢的人肯定不多, 拿去参展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结果现在却有人要买下这幅画对方的审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秦轩轻轻皱起眉头, 转(身shen)走向展览处。

    一个(身shen)材高大的男人正站在吸血鬼古堡的画前, 仔细观赏着他的作品。

    男人穿着一(身shen)剪裁合适的西装, (身shen)材(挺ting)拔,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年轻俊朗, 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站在一群学生当中十分引人注目。

    学生会的会长主动介绍道“陈先生您好, 这位是秦轩同学, 这幅画的作者。”

    陈霄转过(身shen)来看着秦轩,友好地伸出手“你好。”

    秦轩握了一下他的手, 神色冷漠“您想买我这幅画”

    陈霄笑道“是的,我非常喜欢你的画风。”

    秦轩淡淡地说“抱歉, 这幅画我不打算卖。”

    陈霄怔了怔,疑惑地看着他“这么快就拒绝,你都不听听我开的价格吗”

    秦轩说“我不缺钱。”

    陈霄“”

    好吧, 不缺钱, 不想卖,这个理由真是无法反驳。

    楼梯的拐角处, 谢明哲和喻柯正鬼鬼祟祟地躲起来偷听。

    这是谢明哲出的主意,他让陈霄先去探一探口风,看看秦轩有没有帮忙的意向。他怕万一自己直接出面请秦轩加入,对方一旦拒绝,那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而且,谢明哲也不想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qing)况下随便曝光自己“胖叔”的(身shen)份,让陈哥先出马,如果有戏,谢明哲再当一下助攻。

    可现在看来,(情qing)况似乎不太乐观

    喻柯小声说道“阿哲,你真的要让秦轩加入吗这家伙看上去很难相处的样子啊”

    谢明哲道;“他是有点骄傲,但习惯了其实也还好。我很喜欢秦轩的画风,尽量说服他吧,让他给你画几张暗黑系的场景图。”

    提到量(身shen)定制的场景图,喻柯立即闭嘴了。

    就在这时,两人听见陈霄很直率地说道“你不想卖这幅画也没关系,我找你,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你会玩星卡风暴这款游戏吗”

    他的话题转得太突然,秦轩显然怔了怔。

    片刻后,秦轩才皱眉问道“玩游戏和我的画有什么关系”

    陈霄解释说“我跟几个朋友成立了一家游戏工作室,以后会发展成专业的卡牌俱乐部。我们正在原创卡牌,你的画风很符合我们卡牌的设定,我想诚心邀请你加入我们,当我们的美术总监。”

    秦轩沉默地看着他。

    陈霄接着说“我今天来帝都大学美术学院的画展,也是为了发掘这方面的人才。我们俱乐部还在起步阶段,有好几位实力出色的选手,但是很缺专业的美术师。如果你愿意加入的话,可以提出自己预期的薪水,我们会尽量满足你。”

    自己提薪水,他开出的条件对一位在校大学生来说确实非常(诱you)人。

    然而秦轩却不为所动,道“我不缺钱,也不想兼职赚钱。我只是个大一的学生,如果您要找美术总监,建议您从大四的毕业生当中找,他们肯定很开心您能给他们工作。”

    陈霄发现这家伙完全不在意钱的问题,只好换了种说法“暗黑系的植物卡,听说过吗”

    秦轩猛地一怔,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陈霄看着他的眼神,微微笑了笑,说道“不如跟我一起去俱乐部了解一下”

    见秦轩犹豫,陈霄又说“我们工作室就在学校对面的小区,离这里很近。如果担心我是骗子,我可以给你看(身shen)份证明。”

    秦轩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个男人仪表堂堂,不像是骗子,他当然不担心对方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但他还是果断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抱歉,我没兴趣。我还有点事,先生您自便吧。”

    看着秦轩转(身shen)离开的背影,陈霄很无奈地朝拐角处的两位小伙伴耸了耸肩。

    谢明哲和喻柯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三人走出展览馆后,找到学校一处僻静的地方开始密谋大计。

    陈霄道“你这舍友真难搞定。我嘴巴快说破了,也不见他有一点动摇。”看向喻柯,正好对上少年亮晶晶的眼神,陈霄忍不住笑起来,压低声音道“还是小柯好哄,当初一说给他做鬼牌,他就立刻凑了过来。”

    喻柯认真道“我这不叫好哄,我这叫明智我觉得阿哲和陈哥一看就很有冠军相,哈哈哈,加入你们的话我将来肯定是冠军队的成员。”

    陈霄笑着揉了一下少年的脑袋“你这马(屁pi)拍得满分。”

    谢明哲无奈道“秦轩的(性xing)格非常冷漠,开学一个月,我跟他住在同一间宿舍,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关于他的事(情qing)我了解非常少,他平时从不主动找我,我主动找他,他的回答也非常简略,摊上这样的舍友我也很头疼”

    陈霄揉了揉额角“那怎么办他说不缺钱,能从小花大钱学画画的人,家里条件肯定很好,我看他很有可能是个富二代,只要他不乐意,我们开再高的薪水也没用。”

    谢明哲沉默了片刻,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既然主动劝他没有效果,不如让他自己找上门来”

    陈霄和喻柯对视一眼,都觉得谢明哲的提议很不靠谱。

    喻柯纠结地抓了抓头发“让这个冰块脸自己找上门来有可能吗”

    谢明哲信心十足“你们注意到了吗陈哥刚才提起暗黑系植物卡的时候,他明显有些犹豫,显然,他对陈哥做的植物卡很感兴趣,就是戒备心太强,没法当场就答应你。”

    “我也发现了”陈霄顿了顿,总算回过神来,“你的意思是,主动把我们做的卡牌摆在他的面前,(诱you)他上钩”

    “对。”谢明哲笑着说“像他这样的人,我们就算再(热re)(情qing),那都是(热re)脸贴冷(屁pi)股,说得多了他反倒会觉得很烦。不如让他先对我们工作室产生浓厚的兴趣,到时候再慢慢(诱you)导。”

    看着谢明哲笑眯眯的样子,喻柯的脊背忍不住微微一抖,颤声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布置陷阱捕猎啊”

    谢明哲坦然点头“你的感觉没错,为了涅槃工作室能招收到强力的队友,挖个坑等对方跳,也是很正常的方式嘛。”

    喻柯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能把算计人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谢明哲这脸皮也是真厚。

    他忍不住要同(情qing)一下秦轩了

    谢明哲开始实施自己的“(诱you)拐队友计划”。

    三人先回到涅槃工作室,去观摩陈霄新做的植物卡牌。

    事实上,陈霄在谢明哲开学后就开始制作植物卡了,只不过,为了精益求精,他把早已想好的卡牌修改了好几个版本,最近才终于定稿。

    有木系鼻祖陈千林在旁边指导,陈霄做卡的速度飞快,到目前为止,他的卡组中已经有了十几张植物卡牌,全都通过了数据库的审核。

    比起谢明哲制作人物卡,陈霄做植物卡的难度简直是指数级的。

    联盟并没有特别厉害的人物卡选手,众神(殿dian)的许星图用的神牌跟谢明哲又不冲突,所以谢明哲可以充分发挥脑洞,把地球上带来的大量人物、神话传说素材都做成卡牌。

    但植物不一样,先有陈千林,后有唐牧洲,这师徒两人已经把大部分的常见植物都做了个遍,陈霄想在海量植物卡池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不是一般的困难,他首先要寻找一些偏门的、没有被制作过的植物,其次还要赋予这些植物不和其他卡牌撞车的有用技能。

    为了这一天,陈霄蛰伏了整整五年。

    这五年的时间,他每天都在想将来要做的植物卡,有一些他想到的创意,由于没能及时制作出来,在这五年期间被别人用了,他也只能哑巴吞黄莲,有苦难言。

    不断地在笔记上添加、删除想法,却不能付诸于实践,这是个非常煎熬的过程。

    能如此沉得住气的男人真是不简单。谢明哲的心里也特别佩服陈霄,试想一下,如果自己因为版权问题不能制作人物卡,憋着一脑袋的创意,等个五年,他估计要疯。

    事实证明,陈霄的天赋果然不输于哥哥陈千林。

    陈霄做的植物卡让谢明哲觉得非常惊艳,第一张就是暗黑系的植物卡“千叶高山松”,他把一棵巨大的松树画成了墨绿色,松针无比坚硬,完全可以当成暗器来使用。

    这棵松树的体积达到了官方规定的卡牌“三米”的高度极限,它的技能叫“松涛万壑”,是非常强力的360度范围松针扫(射she)群攻。

    密密麻麻的松针,能将范围内敌对目标全部扎成刺猬,造成大量木系伤害的同时还附带“出血”负面状态,完全不输于唐牧洲“千年神树”的范围绞杀

    还有一张卡,是难得一见的“黑玫瑰”,纯黑色的玫瑰,跟唐牧洲红色的“沙漠玫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明哲清楚记得,唐牧洲的沙漠玫瑰技能叫“玫瑰花语”,是范围内红色玫瑰花瓣造成大量掉血。而陈霄的“黑玫瑰”技能叫“死亡香气”,纯黑色的玫瑰会造成30米范围恐惧,还能给所有敌对目标(身shen)上打一层“死亡诅咒”印记,当黑玫瑰阵亡时,印记爆炸,造成巨额的群体伤害。

    陈霄做的暗黑系植物卡,跟唐牧洲的植物卡画风完全不同。

    谢明哲越看越是激动,陈霄真是太可惜了,当初因为一时冲动跟圣域俱乐部签了卖(身shen)契,结果让自己沉寂了整整五年。

    第五赛季,十连败的陈霄,遇上十连胜的唐牧洲,0:2干脆利落地输掉了比赛,被很多观众骂得狗血淋头,甚至有人说他是在给陈千里丢脸。

    在观众的唾骂声中转(身shen)离开的少年,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吧

    如果当初他不是因为合同问题迫不得已掩饰自己真正的实力,或许第五赛季,唐牧洲的夺冠之路就没那么顺利陈霄的水平可并不输于唐牧洲,就连唐牧洲本人也在赛后说,等你回来,再来一次真正的对决。

    如今,二十三岁的陈霄是涅槃工作室的创立者,也是让谢明哲彻底改变了命运的人。

    这回浴火重生、涅槃归来,谢明哲相信陈哥一定会在赛场上证明自己他是陈千林的弟弟,他有着不输于兄长的天赋,他不是被众人唾骂的菜鸟

    第110章、(诱you)拐队友计划

    星卡游戏里的卡牌可以制作成实体卡,在现实世界中召唤出星卡幻像。谢明哲刚重生的时候,就在医院里见过几个小女孩牵着星卡幻像形成的可(爱ai)宠物。

    制作实体卡的过程并不复杂,只需要通过数据库的审核,然后连接上专用的打印仪,用特殊材质的纸张将卡牌打印出来,随(身shen)携带,就可以在现实世界召唤出对应的星卡幻像了。

    只不过,官方为了维持现实社会的秩序,有几类卡牌是(禁jin)止召唤星卡幻像的。

    第一类当然是归思睿做的鬼牌,那些血淋淋的披头散发的女鬼,就不要召唤到现实世界去吓到小朋友了。第二类是猛兽,像猛虎、雄狮之类的动物,走在大街上确实会让路人受到惊吓。

    官方的要求很简单,具有视觉攻击(性xing)的卡牌不(允yun)许生成现实幻像,审核的时候,数据库也只是根据卡牌的形象来判断。

    植物卡和可(爱ai)的动物卡是最容易通过审核的,陈霄制作的植物虽然是暗黑系,但黑玫瑰出现在现实世界也不算很吓人,所以系统很容易就将他的几张卡通过了实体审核。

    陈霄连上专用打印机,用特质的纸把卡牌做成实体交给谢明哲。

    谢明哲手里捏着这张卡牌,连接上自己的光脑,果然看见一簇((逼))真的黑玫瑰幻像出现在了地上,他移动手中的卡牌,幻像也会跟着移动,这利用的似乎是光学原理

    第一次在现实世界召唤星卡幻像的谢明哲觉得很有趣,他将黑玫瑰调整好角度,插在了桌上的一个空瓶子里,远远看去,真假难辨,很像是桌上真的插了一簇玫瑰。

    喻柯有些懊恼“为什么鬼牌不能在现实中召唤我好想带着黑白无常一起去上课。”

    陈霄笑骂“得了吧,你带着这两个幻像走在校园里,会吓坏一批胆小的同学。”

    喻柯不服气“那聂小倩和杜丽娘呢那么美的女鬼也不能召唤吗”

    陈霄道“官方限制鬼牌不让召唤,你不服也没用。”

    喻柯只好叹了口气,非常惋惜不能带黑白无常去上课。

    谢明哲道“按照计划,我今晚回宿舍后,会把陈哥做的卡牌放在客厅里,肯定能引起秦轩的注意,到时候他来问我,我就假装不知道今天画展的事(情qing),你们可千万别说漏嘴。”

    两人立刻点头“明白”

    谢明哲带着黑玫瑰卡牌回到了宿舍,假装不小心把卡牌遗落在客厅里。

    由于卡牌会生成幻像,他特意调整了角度,把黑玫瑰的幻像放在了沙发上沙发中间盛开着一簇纯黑色的玫瑰,再明显不过。

    做完这一切布置后,谢明哲回到卧室打开星卡论坛,关键字搜索新生交流赛复赛视频。

    官方只放出了总决赛当晚的全部视频,初赛和复赛都没留底。由于之前复赛阶段分了好多个小组同时打比赛,现场非常混乱,除了去现场看比赛的人之外,其他人想回头找比赛视频实在太难了。

    谢明哲当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喻柯所在的小组,根本没发现舍友也在打比赛,还是后来官网公布十六强名单的时候他才看见了秦轩的名字。

    不过,谢明哲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仔细搜了一遍论坛。

    大概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居然真的搜到一个帖子是美术系的一位学姐自己用相机拍的一段视频,发在了论坛上,标题是“支持一下美术系的小师弟”。

    这帖子的回复量不高,因此早就被论坛各种(热re)门贴给淹没了,但让谢明哲庆幸的是,帖子里的视频片段拍摄得非常清晰,一打开视频,他就看见了秦轩的游戏idqx。

    这是一场复赛阶段64进32的比赛,随着比赛的开始,秦轩的卡组很快就出现在了屏幕中居然是整整齐齐的一(套tao)植物卡牌

    其中有几张植物卡牌是谢明哲从来没见过的,卡牌背面制作者的o被特意地抹去了难道这些卡牌是秦轩原创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xing),谢明哲立即将视频发给陈霄“陈哥你看看,这些卡牌你见过吗”

    陈霄很快回复“没见过,不像唐牧洲的画风,这是谁做的”

    谢明哲道“是秦轩在校内比赛时用过的卡牌,我怀疑是他自己做的牌。看来他也很喜欢暗黑植物,怪不得你今天提到的时候他的反应那么大。”

    陈霄笑道“那真是巧了,他做的植物卡,画风确实很有特色,可技能的设计还不够完善,数据也比较糟糕,看得出来他才刚刚入门,我可以指导他设计技能,让他帮我画暗黑系植物,这组合简直完美。”

    谢明哲也觉得,秦轩如果能加入,确实会大大增强涅槃战队的实力。

    陈霄有大量的创意,却因为没有任何美术基础,有时候他的创意不一定能完美地表现,画出来的植物说实话有点丑。

    比如这黑玫瑰,技能很厉害,只是形象歪歪扭扭的,看着不太自然。

    秦轩则是从小学画画的专业人士,但设计卡牌的经验却明显不足,连谢明哲都看得出来,他带去打校内赛的几张植物牌技能衔接并不算好,就算当时不弃权,在总决赛他也不一定打得过喻柯。

    谢明哲仔细看完了这一场比赛。

    秦轩的七张牌中,只有四张是原创的,其他植物卡用的都是风华公会的福利卡。

    即便如此,能原创出几张暗黑系植物卡已经很厉害了。更何况,他的反应速度极快,这一局比赛简直是碾压对手。

    谢明哲越看越是欣赏。

    真没想到舍友居然这么强,简直就是上天赏给自己的队友。

    秦轩不但美术功底扎实,会画复杂的场景图,还会制作卡牌,虽然他做的卡牌质量不高,但如果能跟陈霄组合,两个人互补其短,陈霄创意和技能设计的思路,秦轩来完善卡牌的形象设定,那就真的太完美了。

    一定要想办法招揽秦轩

    正想着,外面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秦轩推门进来,走到客厅时,不由怔在原地只见客厅里的沙发上盛开着一簇纯黑色的玫瑰,那玫瑰(娇jiao)艳(欲yu)滴,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清晨的露水,看上去就跟真的一样。

    然而他一走近,伸手去碰,手指就从黑玫瑰的中间直接穿了过去。

    果然是星卡幻像。

    只是,谁会把幻像留在这里

    秦轩皱着眉仔细一看,很快就发现桌上放着一张精美的卡牌,这张卡是特殊纸张打印生成的现实卡牌,手掌心一样大小,在屋顶灯光的照(射she)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卡牌中间着一簇缩小版的黑玫瑰,上面还有一些文字描述。

    黑玫瑰木系

    等级1级

    进化星级

    使用次数11次

    基础属(性xing)生命值400,攻击力1200,防御力400,敏捷30,暴击30

    附加技能死亡香气黑玫瑰朝周围23米释放死亡香气,对范围内敌对目标造成群体恐惧,持续3秒;冷却时间30秒

    附加技能玫瑰之吻黑玫瑰的花瓣迅速朝四周散落,23米内所有敌对目标凡是沾染花瓣(身shen)上都会出现“死亡诅咒”标记,每一片花瓣叠加一层标记,当黑玫瑰的花瓣全部凋零时,黑玫瑰将自动枯萎,所有死亡标记随之爆发,每一层标记造成70单体木系伤害

    秦轩的双眼陡然眯起,拿起这张卡的手指不由微微一颤。

    暗黑系植物卡,拥有强力的恐惧群控,以及灵活的自爆式群攻伤害

    可想而知,到了实战的时候,黑玫瑰突然盛开,群体恐惧的同时释放2技能玫瑰之吻,如果把所有的黑玫瑰花瓣都叠到对面同一张卡的(身shen)上,当黑玫瑰花瓣凋零时,对方的卡牌很可能被直接秒杀。而当对面全部残血时,黑玫瑰的花瓣可以选择(性xing)地做出一次群体攻击

    这张卡的技能看似简单,((操cao)cao)作却极为复杂。

    二技能的死亡花瓣叠加方式多得数不清,黑玫瑰的花瓣总共有七朵,具体叠一张卡、三张卡还是群体叠标记,可以根据场上的形势随时做出更改。

    可以集中叠标记打出爆发(性xing)单体攻击的效果,也可以大范围叠标记,压低对方所有卡牌的血线。简单的一个技能,运用极为灵活

    设计这张卡的,绝对是顶尖大神。

    秦轩的心跳开始不断地加速,他将卡牌翻过来,看见右下角的o区域写着一个“霄”字,他怔了怔,很快就联想到今天在画展上遇到的那个年轻男人,对方正好提到会做一些暗黑系的植物卡。难道,这张卡就是那男人做的

    可为什么会出现在宿舍里

    秦轩捏着卡牌沉思,就在这时,谢明哲推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见秦轩捏着黑玫瑰卡牌,他微微一愣,笑着说“秦轩你回来了啊”

    秦轩问“这卡是你的”

    谢明哲答道“哦,这张卡是我朋友的,我刚才落在客厅里了,没吓到你吧”

    秦轩“没有。”

    谢明哲继续认真演戏“我一个哥们自己做了些植物卡,我觉得这黑玫瑰(挺ting)特别的,就找他要了一张实体卡片,可以召唤出星卡幻像能随时召唤出一束黑玫瑰,感觉特别酷,比妹子们召唤的可(爱ai)宠物有趣多了。”

    秦轩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谢明哲笑容灿烂,表(情qing)也完全看不出任何不自在的地方。

    秦轩心中疑惑,难道真是巧合吗

    谢明哲见他捏着卡牌不放,便说道“你也喜欢这张卡吗喜欢的话送你了,反正实体卡可以无限复制,我改天再找他要一张黑玫瑰就行。”

    秦轩终于被勾起了兴趣,问道“你朋友,做了几张这种植物卡”

    谢明哲道“好像是十几张吧。”

    秦轩的双眼猛地一亮“这么多吗”

    谢明哲笑道“我这哥们是开工作室的,闲着无聊做了很多卡牌。我今天中午跟他一起吃饭,他就顺手送了一张给我当纪念。”

    秦轩忍不住问“他今天是不是来参加过学校的画展”

    谢明哲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秦轩道“我在画展上见过他。”

    谢明哲笑着说“那还真巧。他说要来我们学校看画展,具体为什么我不太清楚,还是我把自己的门票送给他的。”

    秦轩总觉得哪里不对,可看向谢明哲,却发现对方始终面带灿烂的笑容,一副“毫不知(情qing)”的无辜样子。秦轩只好忽略了心底的疑惑,道“我想看看他做的植物卡,方便吗”

    猎物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陷阱。

    谢明哲心里快要乐开花,表面上却假装很淡定“没问题,晚上正好有个饭局,我介绍你们认识。”

    当晚,谢明哲带着秦轩来到学校附近的餐厅,很快就见陈霄走了进来。

    谢明哲笑着介绍道“陈哥,这位是我舍友秦轩。这位叫陈霄,是涅槃工作室的老板。”

    陈霄满脸的惊讶“你们认识啊我跟秦轩今天正好在画展上见过秦轩。”

    谢明哲笑道“那真是巧既然这么有缘,今晚我请客,让你们认识一下。”

    陈霄拍拍谢明哲的肩膀,道“他是你舍友,那就好办了,你也帮我劝劝,来,小秦,咱们一边吃一边聊。”

    秦轩一脸僵硬地被拖进餐厅。

    谢明哲很豪气地点了一桌菜,等上菜的过程中,他假装好奇地问道“陈哥,你做的卡快拿出来给我涨涨见识。”

    陈霄扬起嘴角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卡牌,刷地摆了一桌。

    秦轩看着桌上一大排暗黑系植物卡,眼睛都直了。

    陈霄道“我其实还有很多卡牌想做,但是我没学过美术,一些细节的设定让我很纠结。今天来学校画展,正好看见秦轩的那幅画,特别合我的胃口。怎么样秦轩你看在舍友是我好哥们的面子上,能不能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之前的建议”

    谢明哲装糊涂“什么建议啊”

    陈霄笑道“我想让你舍友来帮我,给我工作室当美术总监。当然,如果秦轩你愿意打比赛的话,我们也可以合作,多做一些暗黑风格的植物卡。”

    谢明哲双眼一亮,回头看向舍友“秦轩你考虑一下吧,陈哥的工作室特别靠谱,我也加入了,还有木系的鼻祖陈千林大神在当总教练”

    秦轩“”

    两人配合演戏,一唱一和地无比默契,秦轩快被他们给说懵了。

    陈霄“我们工作室福利很好的,也不影响你学习,反正工作室就在学校对面,平时下课也可以过来,等卡牌都做好了,下个赛季我们就一起去打比赛。”

    谢明哲“没错,陈哥特别好说话,秦轩你要是能来帮忙,那就太好了”

    秦轩被说得有些心动,但最终让他动摇的,还是谢明哲的这句话

    “虽然我们才刚刚起步,没什么名气,可我们会原创卡牌,前途无量。大家一起努力,说不定明年就能拿个奖杯回来。”

    秦轩最终还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当晚,他被两个人合伙骗到涅槃工作室“参观”,果然见到了传说中的陈千林大神,秦轩心里很是激动,觉得有大神当教练,这家俱乐部应该靠谱。

    然而下一刻,谢明哲就笑眯眯地朝他伸出手“欢迎加入,我在游戏里的id叫胖叔。”

    秦轩“”

    18岁的小帅哥舍友,你跟我说你是游戏里的胖叔这简直不科学

    秦轩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这两个戏精,是联手骗他上钩的吧怪不得从头到尾那么多诡异的巧合,显然是谢明哲早就编排好了剧本,故意把黑玫瑰留在沙发上勾起他的兴趣。

    被一束黑玫瑰给骗到贼船上,秦轩突然有些头疼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平平无奇大师兄〕〔快穿之我要开荒〕〔第一序列〕〔绝对一番〕〔超神机械师〕〔小阁老〕〔最终进化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级传人叶凡唐若〕〔伏天氏〕〔仙王的日常生活〕〔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