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潜龙赵东苏菲〕〔超级民工陈南杨薇〕〔绝世龙吟龙威林若〕〔开局一个小乞丐〕〔吞噬雷神〕〔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只会召唤术的魔法〕〔九域圣王〕〔剑起风云〕〔万古第一龙〕〔无缺道途〕〔我有一本法书〕〔神之七分〕〔惊魂职校〕〔天启王座〕〔神灾罚世〕〔乡村小神医〕〔最佳神医〕〔这个酒店不住人〕〔霍少又又又吃醋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卡大师(重生) 第117章 第211-212章
    【第211章、唐神的深意】

    第二局比赛, 最后关头的反转太出人意料, 以至于在现场看比赛的大神们都愣住了。

    唐牧洲抢走月英宝宝,并让小月英放诸葛连弩一通扫射反过来打残了涅槃……这是什么剧情?回过神的叶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久没在群里发表言论的他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幸灾乐祸地道:“哈哈哈,谢明哲的宝宝居然被抢了,唐神干得漂亮![大拇指]”

    山岚微笑着说:“我就知道, 在群里第一个发言的人肯定是叶竹你这位头号黑粉。”

    叶竹一边笑一边跟裴景山说:“看谢明哲那郁闷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 哈哈哈,我好像确实像岚哥说的,变成了谢明哲的黑粉?”

    裴景山道:“别高兴得太早,唐牧洲这张‘移花接木’可不只是对付送子观音的,这张牌可以转移指定卡牌的任何增益效果, 你好好想想。”

    叶竹怔了怔, 仔细一想,突然觉得脊背发凉:“这么说, 它也可以转移你蛊王卡的攻击加成?”

    裴景山点点头:“牧洲做的这张牌, 属于万能控场牌, 关键时刻偷走对方增益效果, 可以对战局产生逆转性的影响。”他认真分析道:“比如, 打鬼狱的时候, 归思睿那张食尸鬼特别难对付。在阵亡卡牌数量很多的情况下, 食尸鬼可以吞噬尸体提升自己的攻击, 被唐牧洲‘移花接木’一转移, 攻击就提升到了风华的输出卡上面。我的蜘蛛皇后吞噬残血蛊虫,变成蛊王后获得的攻击加成增益效果也可以被‘移花接木’转移。”

    看着大屏幕中出现唐牧洲微笑的脸,裴景山有些无奈地道:“以我对牧洲的了解,他这张牌应该早就做好了,并不是针对谢明哲,而是针对所有的大后期清场牌。”

    叶竹瞪大眼睛:“卧槽!唐神这一招真狠!大后期吃尸体的食尸鬼,吃蛊虫的蛊王,还有谢明哲这种输出卡生宝宝同时爆发的后期打法,全都能被他的移花接木强行转移??”

    裴景山耸了耸肩,道:“唐牧洲本来就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选手,他这些年做的新卡并不多,但每做出一张都会改变风华的战术布局。涅槃的主场,他显然是精心准备过,总不能被涅槃2:0吧?”

    即便涅槃主场拿出了新的地图和战术,可2:0的比分对风华这种老牌强队来说也太丢人了些,第一局唐牧洲是被月老的红线强制恋爱打乱了阵脚,第二局,他显然在看到子母河的生宝宝设定后才拿出“移花接木”,关键时刻转移走了谢明哲的宝宝。

    只能说是他早有准备,并且随机应变调整了战术。

    裴景山看着大屏幕中唐牧洲和谢明哲握手的画面,道:“我想不明白的是,从第二局比赛来看唐牧洲好像对涅槃战队的情况特别了解,他拿出‘夜光树’这张针对性极强的牌,可当时涅槃公布的明牌当中并没有诸葛亮。”

    如果涅槃这局不带诸葛亮,那唐牧洲带夜光树来针对隐身就完全没有用,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一个卡位,可偏偏唐牧洲大着胆子带上夜光树,谢明哲也正好将诸葛亮放在了暗牌中。

    这简直是一场豪赌。

    叶竹挠了挠头,有些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唐神猜到了涅槃的暗牌?所以赌了一把?”

    裴景山道:“他可能比较清楚涅槃的卡池情况,根据明牌猜到了暗牌。”

    大舞台上,唐牧洲和谢明哲在赛后友好握手,谢明哲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声音轻声说道:“师兄,把宝宝抢过去变成自己人,你太没节操了吧!”

    唐牧洲面带微笑:“要不然怎么能当你师兄?”

    谢明哲:“……”

    好吧,无法反驳。小师弟做卡牌完全没节操,当师兄的怎么可能严肃正经?师门的风气整个都被带坏了……

    唐牧洲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道:“待会来休息室找我,请你吃宵夜。”

    两人简短地聊了几句,便各自回到后台。

    大屏幕上的比分是1:1,有75%的观众在赛前猜对了这个比分,算是比较合理的结果,只是,比赛的过程让人一言难尽——第一局谈恋爱,第二局生孩子、抢孩子,感觉不像是看比赛,而是看一出精彩的《卡牌爱情故事》。

    而联盟的大神们对谢明哲没节操的卡牌设定早已习惯,所以在看到“月老”这张牌出现,强制卡牌们谈恋爱的时候,大家的表情都没怎么变,因为,大神们已经把谢明哲和“画风清奇”划上了等号,谢明哲做出多奇葩的卡牌都很正常——他做出正常的卡牌才叫不正常!

    倒是看见唐牧洲抢走宝宝的那一刻,大神们心情复杂。

    裴景山和唐牧洲是发小,很快就猜出唐牧洲做这张卡的思路,其他大神当然也不蠢,归思睿苦着脸道:“组内赛我们跟风华打成1:1,当时如果唐神拿出‘移花接木’来破解我的食尸鬼,我们那一局或许就输了。”

    郑峰皱着眉若有所思:“以唐牧洲的风格,常规赛阶段不会把所有底牌都拿出来,他手里肯定还捏着别的王牌,仔细算的话,移花接木是风华本赛季拿出的第一张新牌,没想到居然在对付涅槃的时候拿了出来……”

    归思睿道:“可能是谢明哲最近人气越来越高,唐神想趁机给大家一个惊喜?让我们知道,他有一张针对大后期增益卡牌的利器?”

    郑峰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组内赛他打鬼狱和流霜城都没用新卡,却在打涅槃的时候用,唐牧洲这个做法,更像是告诉大家,在他心里,涅槃和鬼狱、流霜城这些强队并没有多大区别,值得风华祭出最强力的暗牌。”

    郑峰顿了顿,果断地总结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肯定谢明哲的指挥实力。”

    ——以最强的卡组、最充分的准备来迎战,就是对一支队伍最大的肯定。

    ——也是对谢明哲这位团战指挥最大的肯定。

    唐牧洲这个做法,如郑峰所说,最重要的目的其实是在向整个联盟证明:我打涅槃。派出的是藏了很久的强力新牌,在我心里,谢明哲是值得我如此对待的选手,你们看着办吧。

    这样一来,其他强队打涅槃也必须精心准备,否则在涅槃手里2:0翻车岂不是被唐牧洲笑话?

    唐神做事不动声色,但联盟其他大神很快都领会到了他的深意。

    谢明哲最近人气升得很快,但根基还不够稳。涅槃俱乐部虽然有很多新牌、新地图给观众们一些惊喜——但别忘了,现在只是常规赛。

    常规赛可以用新地图打得对手措手不及,或者靠一些没人见过的暗牌,来组建全新的阵容体系击败对手获得一些积分,所有俱乐部都可以这样做,大家处于公平的起点。

    可到了季后赛阶段,地图必须是以前出现过的地图,一张地图哪怕设计再精妙,可一旦出现过,当然会被各大俱乐部给研究透,这对涅槃是极为不利的。

    如果谢明哲不在常规赛把涅槃这个团队磨练好,季后赛遇到强队只会是被淘汰出局的命运。

    谢明哲其实也有自知之明,所以表面上他和师兄开着玩笑,心里其实是感激的——师兄做好充分的战术准备针对涅槃,对涅槃来说是好事,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他也不至于懵逼。

    当时被抢走宝宝的时候他确实整个人都懵了,战术思路被打断的情况下该怎么快速应对,这是身为指挥的重要素养,在这一点上他明显做得还不够好,师兄算是亲自给他上了一课。

    ***

    结束采访后,谢明哲很自觉地去风华的休息室里找唐牧洲。

    风华的其他队员已经跟薛姐回了俱乐部,休息室里只有唐牧洲一个人在。

    他正跟人视频通话,见谢明哲进来,唐牧洲招招手让师弟先坐,紧跟着朝视频那边说:“先不聊了,我跟阿哲一起去吃夜宵……为什么?为了庆祝1:1的比分。”

    视频那头传来不服气的咆哮声:“1:1有什么好庆祝的?对了,你吃夜宵可以顺便带上我啊,我也有点饿。”

    唐牧洲一脸嫌弃:“不带,你想吃自己去买。”

    白旭愤怒地挂断了视频。

    谢明哲走过来问:“小白是不是在夸你第二局干得漂亮?”

    唐牧洲微笑着收起光脑走到他的面前:“你怎么知道?”

    谢明哲耸耸肩,说:“小白和叶竹一样已经变成了我的黑,刚才叶竹在群里幸灾乐祸我都看见了,小白虽然没在群里说话,可我知道他肯定会私下跟你聊天夸你第二局打得好,对吧?”

    唐牧洲笑出声:“没错,你猜的全中,他说我第二局打得特别帅。”

    谢明哲有些无奈:“看我被坑,他们真是一个比一个兴奋啊!”

    唐牧洲轻轻环住师弟的肩膀,柔声道:“不要理他们这些幼稚鬼。师兄请你吃饭,想吃点什么?”

    谢明哲并不饿,不过,他跟唐牧洲已经很久没一起吃过饭了,这段时间一直视频和文字聊天,今天正好趁机聚一聚,也请教师兄一些问题。

    想到这里,谢明哲便说:“随便吃什么都行,关键还是跟师兄聊聊天。”

    这句话让唐牧洲听着格外顺耳——吃饭是顺便,聊天才是关键。

    他仔细想了想,很快就定下一处环境非常安静优雅的地方,道:“我带你去吃特色小菜,私房菜,味道很好。”

    谢明哲点头:“你安排就行。”

    两人走出比赛场馆,来到选手专用的停车场,正好遇见看完比赛准备回裁决俱乐部的聂远道和山岚师徒。

    山岚礼貌地过来问道:“唐神,阿哲,你们怎么才出来?我看见风华和涅槃的车已经开走了。”

    聂远道站在车子的旁边没说话,平静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唐牧洲也朝他点点头示意,然后跟山岚解释说:“被记者拦住采访了半天,我让小安他们先跟薛姐回俱乐部,我自己开车回。”

    谢明哲默契地配合:“我故意迟点出来,想去超市买些东西。”

    唐牧洲看向他道:“那我开车送你吧,记者还没走完,你出去可能又要被拦住。”

    谢明哲点点头:“那就麻烦唐神了。”

    唐牧洲道:“不用客气,顺路。”

    两个戏精一唱一和地演着戏,山岚看了他们一眼,总觉得不太对。聂远道平静的目光扫过唐牧洲,又看向谢明哲,道:“你要去超市买东西?”

    谢明哲道:“嗯,难得今晚不用训练,我也出去透透气。”

    聂远道严肃地说:“那你们路上小心点,记得躲着记者,免得被追踪。”

    唐牧洲微笑道:“我会的。”

    聂神和徒弟开车走了,唐牧洲这才带着师弟离开了停车场。

    为免职业选手被记者和粉丝包围打扰,联盟给各大俱乐部安排的专用停车场是禁止外人入内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唐牧洲开车出来的时候也没遇到记者,可谢明哲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聂神可是出了名的“乌鸦嘴坏事灵”。刚才离开停车场的时候他说了句“小心被记者追踪”,谢明哲总觉得这件事会灵验,一路上时不时往后视镜里瞄一眼,看看会不会被记者跟踪。

    唐牧洲见他这心虚又紧张的表情,轻笑道:“你怕什么?我们只是去吃宵夜,就算被记者拍到也没关系吧?”

    谢明哲道:“大半夜的,私下吃饭不太好解释,还是尽量小心些吧,我不想惹麻烦。”

    唐牧洲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没关系,我定的地方很少人知道。”

    谢明哲这才放心了些。

    希望聂神的乌鸦嘴今天就别应验了。

    ******

    【第212章、私会】

    唐牧洲选的地方环境确实好,内部的装修很有格调。

    夜宵不适合吃太油腻的,唐牧洲就很贴心地点了些暖胃的汤,以及清淡的小菜,私房菜的分量小,但每一道都精致美味。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格外的温馨和睦。

    唐牧洲给谢明哲夹了一块小糕点,微笑着问:“我今天那么针对你,不生气吧?”

    谢明哲立刻摆摆手:“赛场上谁都想赢,你要是随便派一套卡组敷衍我,让我们2:0拿分,我才会生气。相反,师兄你准备得那么充分,说明你对这场比赛很重视,我应该高兴才对。”

    随便应付,只能说明师兄并不把涅槃这种新队放在眼里。

    认真准备,才是对涅槃的重视和认可,这个道理谢明哲自然懂。

    师弟一向聪明懂事,唐牧洲欣慰地笑了笑,道:“不管网友们怎么调侃,你的卡组和战术体系非常新颖,这一点确实值得肯定。不过,常规赛你可以随便玩儿,但季后赛只能拼硬实力和队员们的默契配合,你还得抓紧时间多练练各种细节。”

    谢明哲用力点头:“我明白,组内循环我们已经用了近一半的新地图,组外循环的第一轮我们会把剩下的地图和新的卡组全部试一遍,第二轮还要继续练配合。”

    唐牧洲赞同地道:“没错,季后赛阶段是全联盟地图共享,比如你这张生宝宝的‘女儿国’地图,别的俱乐部在季后赛也可以选用,场景优势在季后赛是不存在的,必须拼实力,这个规定对你们非常不利。”

    谢明哲早就知道季后赛的规定,但他不敢相信别的俱乐部会这么没节操,忍不住问:“师兄你认为,在季后赛阶段其他俱乐部也会选女儿国这张地图?他们不怕被网友们笑吗?”

    唐牧洲轻轻摸摸鼻子,微笑着道:“不要被那些大神们的外表骗了,表面上一个比一个正直,内心一个比一个没节操。今天这场比赛后,除了叶竹在群里笑你,其他大神都没说话,我猜,他们正琢磨着,季后赛如果用女儿国地图,该让自己的哪张卡牌怀宝宝。”

    谢明哲:“…………”

    看来大神们确实没什么节操,说不定聂神为了赢,也会让狮子和大榕树谈恋爱呢!

    唐牧洲道:“另外还有卡组的问题,这个赛季新出了一个规则,季后赛会增加卡组公示阶段,每家俱乐部必须在官网公示卡池,所以,季后赛阶段你想靠一两张卡来扭转战局,几乎是不可能的,所有俱乐部都会仔细研究对手的卡池,对彼此都知根知底,这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比赛的公平。”

    常规赛新的战术比较多,弱队靠新颖战术2:0强队也是有可能的。

    但季后赛很难出现这种爆冷的结局,那才是真正拼指挥和硬实力的时候。

    涅槃在常规赛一路走来还算顺利,尤其是谢明哲和陈霄都经验欠缺的情况下,从裁决、众神殿、暗夜之都和风华手里都拿到了1分,可以说,靠的全是新卡组、新地图的惊喜。

    这不能证明涅槃的实力就和这些老俱乐部旗鼓相当——涅槃还需要尽快磨炼配合,这是唐牧洲通过比赛告诉他的,谢明哲也深知这一点,他一直在努力。

    唐牧洲道:“比如月老、送子观音这样的核心散卡,你可以围绕它们做一些新的战术布局,这一类的新卡,如果你有思路,也要尽快做出来,提前准备的话到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

    谢明哲认真地点点头:“我明白。”他主动倒满一杯茶水,微笑着举起来道:“比赛期间不能喝酒,以茶代酒,敬师兄一杯。”

    “为什么敬我?”

    “我太依赖新卡和新地图,完全没想过一旦自己的战术被对手猜到并针对,我该怎么反击。指挥方面我确实刚入门,还得多跟师兄你学习。”

    少年脸上的神色无比认真,不像是客气。

    唐牧洲微微笑了笑,温柔地看着他说:“比起叶竹和白旭,你真的成熟太多了,那两个小家伙要是像今天这样被我针对,这会儿估计在疯狂骂我,你却能冷静地找到问题的所在,不愧是我师弟。”

    唐牧洲举起茶杯,跟他轻轻碰了碰,道:“下次风华的主场,我依旧不会对你客气。”

    “那是应该的,师兄千万别客气。”两人相视一笑,谢明哲也干脆地把茶给喝光了,等比完赛,再约师兄喝几杯小酒,现在比赛期间还是不能大意。

    两人把桌上的食物都吃光,这才走出餐厅。

    此时已近十一点,唐牧洲开车亲自送谢明哲回到涅槃俱乐部。

    临别时,谢明哲站在路边挥挥手:“回去注意安全。”

    暖色路灯照射下的谢明哲,笑容实在太好看,唐牧洲一时没忍住,下车给了他一个友好的拥抱,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柔声说:“涅槃一定能打进季后赛,而且能打进总决赛,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谢明哲笑着回抱了一下他,道:“师兄放心,我会加油的!”

    唐牧洲的怀抱微微收紧了些,然后就不动声色地放开他,低声道:“晚安。”

    回到宿舍后,谢明哲亢奋得睡不着觉,被师兄请着吃了精致的宵夜,临别时还被拥抱鼓励,谢明哲觉得胃里和心里都特别暖。

    他在这世上没什么亲人,可唐牧洲对他,那是真的没话说。

    要是有个这样的哥哥就好了。

    这天晚上,谢明哲熬到很晚才睡,梦里都是师兄身上清爽的味道,还有师兄注视着他时温柔的眼眸……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嘴角带着笑意,心情特别愉快。

    他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神清气爽地来到餐厅吃早餐,结果就见池莹莹急匆匆地朝他走过来,神色严肃:“阿哲,你大半夜跟唐神出去了吗?”

    谢明哲心下一惊:“你怎么知道?”

    池莹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头条。”

    谢明哲翻开网页一看,果然看见头条被顶上来的热搜话题“唐神与人深夜约会”。

    点进去之后正好是唐牧洲和他在深夜街头拥抱的照片,那照片拍摄得不太清晰,当时他正好靠在唐牧洲怀里,唐牧洲身高比他高了几公分,遮住了他的脸。

    网友们激动地八卦:“哇,大清早这么劲爆?唐神喜欢男的?”“好萌的身高差,两人看上去很配啊?”“这位小哥哥是谁?唐神抱他的动作超温柔!”“唐神快放开这位小哥哥,冲我来!”“唐神的怀里是不是很暖?羡慕小哥哥……”

    粉丝们起哄了一阵,很快就有火眼金睛的网友八出“唐神怀里的男人”的身份。

    “这人穿的是不是涅槃的队服?”“是涅槃,放大看他肩膀处的徽章!”“你们看他的右手戴的那块手表好像跟谢明哲昨天比赛时戴的是同一款……”“身高180出头,短发,清瘦身材,涅槃队服,这不就是谢明哲吗?”“……所以唐牧洲和谢明哲大半夜抱在一起干嘛?”

    职业联盟群里,叶竹首先忍不住冒了出来:“那照片真是唐神和谢明哲?”

    白旭:“昨晚说一起去吃宵夜?你俩难道有情况![震惊脸]”

    山岚:“唐神不是说顺路送谢同学去超市吗?难道顺错了路,给送去涅槃楼下?”

    归思睿:“没想到唐神和谢同学私下关系这么好,怪不得昨天打个比赛都是家庭伦理剧现场,把对方的宝宝抢来抢去的。[发现真相的眼神]”

    郑峰发来个意味深长的笑脸:“原来如此。[安心吃瓜]”

    唐牧洲:“……”

    谢明哲:“……………”

    谢明哲哭笑不得。

    聂神这乌鸦嘴简直是开过光的,说什么来什么,还真被记者给拍到了!

    一路上明明很安全,谁能想到大半夜的在涅槃楼下居然有狗仔队出没?真是防了一路,偏偏棋差一招,最后关头被狗仔队拍了个正着。

    好在他跟师兄也没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友好地拥抱鼓励对方,就算被拍到又能怎样?联盟的大神绯闻多得满天飞,这种没证据的捕风捉影,过几天就被粉丝们忘了。

    谢明哲很淡定,毕竟他俩只是好哥们式的拥抱而已。

    不过,这件事涉及到两个人,他也不好自作主张,于是谢明哲给唐牧洲发了条消息:“师兄,要不我们出一个声明,就说是一起吃宵夜,反正这照片也不能证明什么。”

    唐牧洲道:“别急,这家狗仔队很厉害,可能还会有后续爆料。”

    后续爆料?师兄这话让谢明哲忐忑不安,一上午的训练都心神不宁。

    直到中午的时候,这个新闻热度被刷够了,网上这才再次爆出猛料——这回不是照片,而是短短15秒的视频。

    视频中,两人拥抱过后相视微笑,看上去非常默契。

    谢明哲说:“师兄放心,我会加油的。”

    这句话特别清晰。

    而且被重点红线给圈出来,并仔细回放了三遍。

    师兄放心、师兄放心、师兄放心……

    围观群众顿时惊掉下巴:“师兄?”“他叫唐神什么?师兄??”“唐牧洲有个徒弟,什么时候多了个师弟??”“这时候应该陈千林!”

    联盟群里,叶竹满脑袋问号:“师兄是什么意思???”

    白旭:“谢明哲你叫唐牧洲师兄????”

    山岚:“保持队形,为什么叫师兄??”

    归思睿:“唐牧洲是谢明哲的师兄?陈千林这事儿林神知道吗?”

    老郑发来个抽烟的表情,道:“徒弟可以自己收,就没听过自己收师弟的,两位从实招来。”

    凌惊堂发来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坦白从宽,这次发红包也没用了,两位深夜拥抱的师兄弟看着办吧。”

    聂远道皱着眉说道:“我突然想起来,当初做即死牌的时候,大家都认为是我在私下帮胖叔,看来我是替某人背了黑锅? 唐牧洲请给我一个解释。”

    叶竹:“我也发现每次我们讨论胖叔的时候,唐神都潜水不说话,这是心虚吧?!”

    山岚:“怪不得胖叔做即死牌那么有针对性,拍卖会高价买走林黛玉的,是不是唐神?”

    归思睿:“我想起来了,当初帝都大学的新生交流赛,唐神和谢明哲有过一次pk,当时气氛就不太对啊,原来是早就认识?”

    叶竹发挥了黑粉的战斗力,记忆立刻浮现:“那场比赛唐神是在打指导赛!卧槽,怪不得打指导赛,原来是师兄弟?”

    凌惊堂:“呵呵,我们被瞒了这么久,唐牧洲你看着办吧。”

    聂远道:“我帮你背黑锅这么久,唐牧洲你打算怎么办?”

    一时间,群里所有人都冒出来声讨唐牧洲,几乎要把他大卸八块。

    谢明哲:“…………”

    他为什么要嘴贱叫师兄???

    唐牧洲:“…………”

    现在把请客吃饭的钱拿出来,还来得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平平无奇大师兄〕〔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快穿之我要开荒〕〔小阁老〕〔最终进化体〕〔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伏天氏〕〔仙王的日常生活〕〔烂柯棋缘〕〔北宋大丈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