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里调婚〕〔陆地键仙〕〔道长去哪了〕〔剑道第一仙〕〔剑剑超神〕〔穿为回城知青女配〕〔祖宗饶命〕〔清穿之娇艳媚人〕〔我家店里什么都有〕〔重生梦联网〕〔我,上门女婿〕〔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乡间轻曲〕〔摊牌了我真的是菜〕〔木叶养猫人〕〔废土追凶者〕〔万古最强丹祖〕〔长生有术〕〔青龙鉴〕〔乱世栋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珠演义 71【出 大 问 题】
    距离安宁舍弃功力用八卦炉镇在五行山,王超成为初代神仙获得比拟超越超级赛亚人的力量并和莱斯利的魔族化身同归于尽,雪莉姐弟俩被天界之主拉回世界树,地球总体上恢复基本的和平……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

    不过,王超也并非全部时间都在尝试制造筋斗云。

    一百多年了,根本没有出现任何迹象,他会像来时那样,从这个几万年前的时代被一下子拉回到原本的地方。

    王超很多年里,都用来让自己冥想——或者说,沉睡。

    这有点“睡功”的意思,虽然神奇,但相较于天津饭那种实体分身的四身拳,其实倒也还好。

    王超这种级别的武术家,如果想的话,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都并非不可能——是的,花里胡哨。这种睡功,睡觉的功夫,普通的活人是根本吃不消的。

    也就他现在这样的死者之身,有天国光圈的续航和修复,才能顶得住。

    否则这么一睡睡个多少年,大脑都要出现损伤宕机了……

    王超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自己死到几万年后熟悉的年代之前,尽量减少自己的心理年龄。

    如果到了几万年后好不容易回到亲朋好友身边,却跟他们出现了代沟,看着自己老婆也有一种“我是你老祖宗”的心态……那特么不是搞笑呢吗?!

    如果他这种顾虑,被猫仙人知道了,恐怕又少不了被它取笑。

    当初在加林塔修行的时候,它就调侃过王超似乎比一般的人心思复杂,总是有多余的念头,所以才迟迟无法达到“无”的境界,掌握“气”。现在王超的这种对未来的顾虑,无疑也是一种在情感上的“多余的动作”,试想同样的情景,发生在悟空身上的话——

    琪琪:你回来啦

    悟空:是啊,突然去了几万年前,真是吓一跳,过了好久啊

    琪琪:吓,那悟空你不是成了大家的祖先了吗

    悟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不用在意啦

    琪琪:真拿你没办法……

    但换成王超自己,他觉得只会是这样——算了,不想了,真特么糟心!

    这大概就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与“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区别吧,不过王超自己在理性上是明白自己的状况然后已然选择了后者的,用猫仙人当初的话说,既然已经是后者了再去苦苦追求前者的心态,那未尝不是另一种的“多余的动作”。

    我就爱勤拂拭了,我就担心惹尘埃了,我就自己折腾自己了,怎么着吧!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反而觉得念头变得单纯了。因为想这么做,所以就这么做了,反而是剪去了犹豫自己是否应该羡慕“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境界的“多余的念头”……

    龟仙流的秘诀,地球的武学,不管是“好好练功、好好学习、好好休息、好好玩耍”,还是“闪电般迅速,天空般寂静”,“无的境界”……归根结底,最核心的理念就是:调整自我的身心状态,时刻保持在一个最和谐,最圆润,最佳的水准。

    而这……

    调整身心的状态……

    坐在半成品的筋斗云层上,王超隔着动物面具的孔洞,看到远方落日余晖的地平线.

    沉吟中,他手中轻抚座下的实体云朵……筋斗云的构成,正是天国的气息糅合了地球云气物质。天国气息,是这件神奇物品的核心要素,而完成版筋斗云将达成的效果:智能识别“好孩子才能坐上去”,恰恰是体现了“天国之心”的某个部分。

    另一边北界王正在薅头发苦思冥想开发的元气弹,也是类似的原理。

    以天国之心吸引天国气息,以天国气息为引,感应物质中蕴藏的元气,聚拢后为己所用。

    龟仙流的秘诀,地球的武学……

    筋斗云,元气弹……

    调整身心状态。

    天国之心。

    王超真的感觉到了,龙珠世界力量体系的全貌,几乎就要在他面前缓缓展开了。

    红发的超级赛亚人之神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拥有正义之心的六个赛亚人,其中五个将力量灌注给另一个……”王超轻声自语,“考虑到就连还未出生的贝吉塔小女儿的力量都有作用,很显然关键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所谓的‘正义之心’……”

    当初在亚莫西身体内一同体会到的,在仪式中晋升超级赛亚人之神时,那种蜕变般的感受,模糊地在王超脑海里缠绕……

    “王超,你怎么了?”

    安宁的声音将王超拉回现实。

    这时他正在氛围仍然很阴森的五行山,坐在巨大的八卦炉边沿,而巨大化后的安宁正在剑齿龙的帮手下,像个大厨一样不停地往八卦炉里添加火锅材料,还用一根巨大的铁勺子搅来搅去……当年天使雪莉糅合时空碎片创造的八卦炉,现在成了安宁和王超的巨型火锅……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王超说,“还有一些人。”

    安宁道:“一直没听你提起过,不过过了这么多年,家人朋友之类的,应该都已经去世了吧……或许你可以去天国看一看?”

    他们别说去世了,甚至还没出世……王超摇头。

    与安宁吃完一顿八卦炉火锅,她打算在五行山住一阵子,王超便躺在目前只能是他自己专用的筋斗云层上,飞上天空随便选了一个方向飘走……如果用久了之后,筋斗云自己成精了那就太好了……

    漫无目的地飘着……

    有时候甚至会直接就在这片筋斗云层上睡着……

    醒来的时候,王超也根本不晓得自己睡了多久。反正醒了就继续琢磨一会儿筋斗云,琢磨天国气息,琢磨元气弹,琢磨自身的力量之类的事情……琢磨累了、乏了,那就继续躺着,躺着躺着就睡了……

    偶尔黄泉的阎王大人不耐烦地提醒他的时候,王超才会拎着一块砖回到加林塔上方,施加法术,让它飘浮在天空,成为建设神殿的一块砖……忽忽之间,当神殿的半球底面终于成型的时候,王超去人间看了看,竟然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千年。

    两千年啊,凡间的文明都有过更替,兴盛到衰落,部分地区像个原始部落,有些地方则还是现代乡野……

    这两千年里,自己跟安宁吃火锅的次数是不是越来越少了?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王超发现自己内心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是不是因为漫长的平淡时间,加上死者之身的特殊性,而越来越淡化了内心的情绪或情感?

    带着这样的疑惑,去加林塔跟安宁见了一面——她现在仍然是代理神仙,王超并未去找正式继任的二代神仙——他留意到安宁的状态与两千多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甚至就连波波先生也一样。王超真正认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适应近乎永久的生命的。

    “实际上,就算是在天国,也每天都有人主动去投胎转世。”波波先生说。

    安宁想了想,开玩笑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整个宇宙不知道多少亿年下来,天国再大也要被死后的生命给填满了吧?”

    王超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感觉还算久违的熟悉,年轻的时候是桃白白给他造成过心理阴影,甚至可以说是心理疾病,现在,则是两千多年刻意躲避尘世的平淡时光造成的问题,积久成多,在他潜意识里积累成了心理方面的弊病……

    波波先生很诚恳地说:“那些主动选择投胎转世的天国人,大多数都和您是类似的状态。”

    言下之意,完全没有勉强自己的必要啊,活够了就去过下一世呗!

    当然了,您作为初代,走之前把神仙先给建好……

    二代的继任者,王超“走了”以后,波波先生和代理的安宁,都可以为他选出来……

    “我应该不算是活够了。”王超也特诚恳地说。

    只不过,他想要生活的年代还未到来……

    谁能给这样的初代神仙做个心理治疗啊?王超发现自己略微麻木的心,竟然也不是特别焦急……甚至隐隐有种无所谓了,与其费那个劲,还不如躺在筋斗云上看天空来得放松…………

    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真的躺在筋斗云层上,至于飘到哪里了,他也懒得管了……

    倒是说起来,筋斗云的研究多久没有进展了呢……

    地面上,是一片祥和的村落,而在正上方的高处,飘荡经过此地的金色云层上,王超摘掉面具,看着天空。

    忽然,一抹黑点出现在蓝天之上,黑点越来越大,或者说正在往下落,歪歪扭扭地飞向筋斗云,居然是个茶壶大小、仿佛玩具一样随意的“ufo”,嵌入筋斗云里,之后又很有漫画效果地“噗”弹了出来,在云朵上颠了几下停住。

    王超扭过头,平静地看着这个“茶壶ufo”。

    他当然能够感知到,其中有一股气息存在,而且应该是个心灵纯净的女性的气。

    慢慢地,ufo内的气里浮现疑惑、耐心、焦急的微小情绪……反正躺着的王超就这么侧头凝视着,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也一点儿不好奇。里头的女性似乎等不下去了,ufo的“茶壶盖”突然被顶起,一个体型袖珍却身段俱全,而且穿着颇为前卫的漂亮女娃娃冒了出来。

    “砰!”她怪叫道,似乎是打算恶作剧吓外面的人一跳。

    可她却发现,外面的那家伙麻木着一张脸,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而已,别说被吓一跳了,眼珠都没有动哪怕一下。

    “真没劲……”女孩瘪瘪嘴,然后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道:“我叫祖儿,大家伙,你呢?”

    神仙王超一动不动……

    “真没劲……”叫做祖儿的袖珍外星女再次瘪瘪嘴,她挪开“ufo茶壶盖”,整个人从里头钻了出来,然后讶异地看着筋斗云层,好奇地跳了下去,整个身体下进去小半后弹了出来……

    看着这个外星女子祖儿似乎将筋斗云当成了蹦床,好玩地蹦来弹去咯咯直笑,王超的眼神总算有了一丝波澜。

    久违的好奇心浮上心头……王超坐了起来。

    “啊!”袖珍女孩祖儿被吓了一跳,气鼓鼓地对王超说:“我还以为你是雕塑呢!我承认你的恶作剧水平更厉害好啦……”

    王超坐着,伸出手掌,“我叫王超。”

    祖儿眨眨眼,伸出双臂,抱住王超的一根手指,“我叫祖儿。”

    “你是……怎么踩在上面的?”王超示意两人脚下的金色云朵。

    祖儿疑惑了,脑袋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一次不是大比方,王超可以肯定这也不是自己出现幻觉,是这个女孩的脑袋上真的冒出了一个问号。

    他瞳孔一缩,似乎已经尘封了两千年的记忆变得鲜活起来,他依稀想起了一个叫做天神村还是企鹅村的地方,自己似乎曾经去过那里,似乎是为了去那里找什么人……是跟谁去的?是……塔依丝吗……总之,他想起了,那个村子里,似乎也有人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对着天空吼了一声,嘴巴里竟然蹦出实质化的文字,还能抓住手上当棍子使用……

    “你刚才不是就躺在上面嘛?”祖儿挺着袖珍胸脯,以一种天真却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就许你躺,不许我站呀,你真小气哩!”

    王超没有纠缠这个问题,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见过龙神老伯?”

    “谁?”袖珍女孩脑袋上冒出更多的问号。

    感知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天真烂漫的气,王超忽然想到,如果阿拉蕾也拥有气息的话,大概也会是这样的气质。

    “你真是个怪人哩。”祖儿评价,走到王超腿边嘿咻翻爬上去,然后揪着王超的神袍便往上爬,好不容易来到王超的肩膀上,呼地擦了擦额头,扭头便与看过来的王超四目相对。

    祖儿纳闷道:“干嘛这么不开心呢?”

    “……”王超愣住。

    他肩头的袖珍女孩伸出小手,在他眉心拍了拍,责怪道:“所以才没有被我的恶作剧吓到吗?这是耍诈啦!”

    王超还未说话,脑海里便忽然响起北界王兴高采烈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超,没想到吧,本天才界王大人终于将元气弹完成了!”

    完成了?王超听到这个消息,乏味许久的心灵,总算来了点精神。

    他正打算过去界王星,便听到肩头的女孩好奇地问:“元气弹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