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我的周扒皮少爷〕〔进化从破坏王开始〕〔圣光启明〕〔非酋变欧之路〕〔梦回北地〕〔重生汽车王国〕〔先生你是谁〕〔剑墟〕〔天才酷宝:总裁宠〕〔姐妹花的最强兵王〕〔吞天神皇〕〔汉兴〕〔花都绝品狂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我的空姐老婆〕〔都市透视医仙〕〔万界仙帝〕〔总裁爸比从天降〕〔都市超级天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第271章 我帮你,只求改日你可以帮我
    就三脚。这个酒就是三教九流的地方,每天都会发生打斗,这里的年轻人已经习惯,音乐还是响着。

    美国妞看情况不妙,她拔腿就跑。

    钟鑫童快不过去,拉住美国妞的头发,让她被迫看着她的眼睛。她笑,那样的纯洁。

    “姐姐,帮我把我朋友送去医院。”她笑着说道。

    美国妞看了一下朋友,在这种地方斗殴打架本来就管不住,再说是他们不对在先。美国妞害怕的去扶起夏俊逸。

    外国人的骨架比较大,力气相对来说也比较大。

    夏俊逸被送去医院急诊。

    美国妞和钟鑫童交流过,过了一会,美国妞眼神有些空洞的走出医院,谁也不知道她和钟鑫童说了些什么。

    钟鑫童天真的笑着,诡秘看起来又是那般的纯情。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可以欺负她的男人。

    她静静的坐在病床的旁边看着夏俊逸,夏俊逸已经止血,清理好伤口,但是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药是不能挂的。

    他现在昏睡着,医生说只是皮外伤,钟鑫童也就放心了。

    她柔和的摸向夏俊逸的脸,她的表情就像天使般纯真,慈祥,美丽。

    在离医院不远的路上,一辆车突然冲到河里。车上的女人眼神空洞,面无表情,死,就是她的归宿。

    酒店中,赌局已经开始了。

    他们在顶级的包厢中,坐着的赌的人有韩浩然,项尚天,abel,雷诺锋,阎爵。韩浩然的旁边坐着夏少雨,雷诺峰的旁边坐着左凝霜,abel旁边坐着姗姗来迟的张铭铭,而项尚天和阎爵的旁边空着位置。

    房间里,看起来好平和,各位老大的身后站着各自的手下,一言不发,安安静静。

    abel翻盘,他已经输掉了一千万,“玩点好玩的,赌钱真是没有什么意思”

    他今天的手气不顺,不想再玩下去。

    所有人得目光都扫了一眼abel,除了一直低下眼眸的夏少雨。

    “玩点别的阎总有什么建议”雷诺锋说道,看向阎爵的目光明显的充满敌意。

    这次的聚会是他组织的,却是选用了abel的地盘。这也是折中的方法。

    他们都带着各自的目的。

    阎爵看着雷诺锋,还是那般的柔和,同时,他也看向左凝霜,在她关切的眼神中寻找她的想法。

    他有很多的疑问很多的顾虑很多的莫名其妙,他想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

    “我对玩不敢兴趣,不管是玩游戏还是玩感情。”阎爵说道,义正言辞。

    左凝霜看向他,虽然他一直很柔,从来不生气,但是她隐隐的听出了他的生气之意。

    雷诺峰的手按在酒杯上,骨骼如此明显,他在压抑他的怒气。

    “既然如此,这场聚会也没有办下去的必要,不该出现的,乱七八糟的人都在。我看大家就此散了,我和我的女人也正好有事要回去。”雷诺峰加重了我的女人这四个字。

    气氛变得很尴尬,雷诺峰说话很直接,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太家都是朋友,相聚一堂,既然说了要一周,何必为了一点点小事不开心呢这一周的娱乐交给我,我保证让你们过上如同天堂的休闲时光。”abel装作和事佬一般的说话。

    韩浩然微微的勾起嘴角,静观其变。

    其实,abel的目的他心里清楚的很,第一,他想通过这个聚会拿回他的电脑,第二,他有一笔大型的交易在进行,把他们这些重要的对手关起来,他就不怕有意外,第三,故意把阎爵叫来,隔岸观火,达到收买人心,进驻c国的目的。

    想法和计策都是美好的,但是过程,却是多变的。

    他看向abel的军师项尚天,突然的,他很想捉拿他,就是看他不爽,根深蒂固的排斥。

    韩浩然侧目,温柔的对上夏少雨的脸。

    “亲爱的,你意下如何玩还是不玩,我都听你的。”

    夏少雨不明白韩浩然为什么突然的问她的意见,她揣测不出韩浩然的想法。

    微微的露出一笑,却淡如薄雾。

    “你做主就好。”

    话音刚落。

    当着那么多人,夏少雨不喜欢,她的脸色绯红手抵触在韩浩然的胸口,轻轻的使了一下力气,暗示他可以停止了。

    他就是要做给项尚天看的,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的女人不要他觊觎,可是夏少雨好像并不十分配合,让他心里窝了一团火。

    突然的,他站起来。”我去准备下一场的节目。”他冷冷的说道。

    转身,眉宇间化不开的忧郁。

    abel老脸隐藏着阴险的笑意。也起身。

    韩浩然看着项尚天离开的背影,这才放开夏少雨,夏少雨的嘴唇已经红肿,嘴唇甚至有些破皮。

    对于他来说,什么错都是她的错!

    夏少雨低头不语,跟韩浩然在一起,她变得越来越沉默,多说多错。

    韩浩然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在生气,他以为她是因为他吻了她,一种害怕失去的恐慌在他的心里衍生。

    “你是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你的心里也只能装的下我一个,明白吗”他像是在命令,实际上是在渴求。

    有一刻他是觉得她是爱他的,而有一刻,他又觉得她不爱他,而每次碰到项尚天,他就在衡量,在不确信。

    左凝霜看着夏少雨不语的脸,在c国她帮过她。

    她甜美的一笑。

    “你叫成紫砂吗”左凝霜突然的出声,替夏少雨解围。

    虽然在c国的时候,她是逼着她救她,但只要帮过她的人,她都会涌泉相报。

    夏少雨抬头看这位甜美如天使般的女人,她对她却有隔阂,因为她用夏俊逸威胁她。

    但出于礼貌,夏少雨点了点头。

    “在顾城的时候就觉得和你很投缘。想不到还有机会再见到你,我能和你聊会天吗感觉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左凝霜甜美的说道。

    夏少雨抬头看韩浩然的意思。

    韩浩然炯炯有神的眼神看着她,勾起嘴角,意味深长,似乎有让她决定的意思。

    夏少雨寻思,左凝霜的目的。潜意识,她不想和她接触,这女孩很聪明,看起来单纯,却心思缜密,充满了算计。

    她不想节外生枝。

    刚想说话。

    “去,我也有些事情要和雷哥商量,正好有人陪你。”韩浩然说道。

    既然他都这么说,她不想忤逆。

    “好。”夏少雨微微一笑。

    左凝霜跑过来,抓住夏少雨的手,很热心,“去我的房间聊,我那里带了很多的衣服,你的身形跟我差不多,我给你换一件”

    夏少雨微微一笑,是的,好像只有她穿的很随意,也不正式。

    “好。”她淡淡的说。

    左凝霜拉起夏少雨往她的房间走去。他们的身后跟着一大摞的韩浩然和雷诺峰的人。

    现场,就剩下了韩浩然,雷诺峰还有阎爵。

    雷诺峰狠狠的盯住阎爵。嘴唇抿成一条线,“我不管你和左凝霜过去是什么关系,她现在是我的女人,还请你离她远一点。”

    阎爵微微的皱眉。鼻音发出冷哼,淡淡的,还是那般高贵。

    “我们的爱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的。”阎爵面柔,但真正是怎样的,只有跟他最亲的人知道。

    “如果那样,我就让你死。”雷诺峰狠狠的说,眼神之中都是杀气。这本的冷冽和绝情,仿佛这句话后送出去的就是一颗子弹。

    阎爵露出一笑,丝毫不畏惧。

    “你最好现在杀了我,但我保证,凝霜会恨你一辈子,你永远也不要想得到她的爱。”阎爵站起来,眼神还是那般柔和,柔和中透露着一股自信。

    雷诺峰手上的骨骼被握的旮旯噶啦的响。

    “啪,啪,啪。”韩浩然的掌声很不和谐的响起来。异常的刺耳。

    雷诺峰犀利的看向他。

    “韩浩然,你什么意思”他质问到,眼神中红红的怒气挥散不去。

    “精彩啊!abel这招用的非常的精彩。”韩浩然笑着说,面部表情平和,没有任何的讽刺之意。

    他看了一眼墙角的摄像机。

    “改日我请你喝茶。我女人和你女人很投缘,到时我们可以好好的斟酌斟酌。”韩浩然一语双关。

    他们现在在abel的地盘,以abel的狡诈,应该在很多的地方都安装了窃听器,他们有什么重要的,肯定外出说才是最安全的。

    雷诺峰镇定下来。

    混了那么多年,这点眼色还是看得出的。

    “我回去休息会,你女人在我房间,一起走。”他领会的说道。

    韩浩然勾起嘴角轻轻点头。

    左凝霜房间。

    左凝霜打量着安静坐着的夏少雨。甜甜一笑。

    “我看的出来,你不想来这个地方,我也看的出来,韩浩然对那个叫项尚天的男人很忌讳,我还看得出来,你不爱韩浩然。”左凝霜笑着去行李箱中拿出很多的衣服。

    “爱不爱。我无须对别人解释。你爱的是谁你自己清楚吗”夏少雨淡淡的说道。

    和她没有那般亲切。

    左凝霜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她坐在夏少雨的旁边,很有兴趣的嘟起嘴巴打量着夏少雨。

    “你一定受过爱情的伤害,而且伤的很深,你讲话很犀利,对每一个想要靠近你的人都很排斥,你很孤独,但是又享受孤独。你在逃亡也不知道怎么逃亡,你渴望变强,但是你终究是弱者。”左凝霜笑着说完,脸上永远是甜美的笑容。

    夏少雨清冷的目光看着左凝霜,面无表情,不反驳也不感到惊讶。

    “你调查了那么多,该不会是想要我帮你逃离雷诺峰,不要耍那么多的心机,就算看起来多无害,多纯真,你骨子里的叛逆逃不开我的眼睛。你很聪明,善于伪装,勾心斗角,但是你这样的女生我见的太多了,你不是善良,而是为了你某些目的假装善良着。”夏少雨不喜欢别人看穿她,咄咄逼人。

    左凝霜也无所谓她说的有多难听,她宛然一笑,一双眼睛明亮的看着夏少雨。

    “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装逼的人,一种是傻逼一样的人,而我们是属于同一类人,可能正为了同一个目的。我们可以相互帮忙,因为我们对彼此无害。怎样我帮你离开韩浩然,你帮我离开雷诺峰。”左凝霜直言不讳,聪慧的眼睛正亮晶晶的凝视夏少雨。

    夏少雨不说话。

    监听房间动静的项尚天更是左右忐忑,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他在等她的一个答案,他知道她是不可能会爱上残忍的韩浩然的,她只是为了依附他得到她要的,而她要的,他可以给她,很快,很直接。

    “你在韩浩然的身边并不开心,你心里住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韩浩然。难道是那个项尚天我可以帮你的,至少可以帮你和项尚天单独见面又不让韩浩然知道。”左凝霜在诱惑着她。

    夏少雨依旧很淡,面无表情。

    左凝霜看不出她在想什么有些着急。

    “帮不帮,合作不合作,在你一句话。”她着急的催促。

    夏少雨微微的勾起一笑,“知道吗在我们的房间里都有一个窃听器,可能是两个,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某些人正想方设法的利用。”

    左凝霜一愣,项尚天也一愣。

    夏少雨勾起笑容。像是韩浩然标准的笑容一般,跟一个人时间长了,就会染上那个人的习惯,表情。

    夏少雨看到在桌上的笔,在纸张上迅速的写了几个字。

    她交道左凝霜的手里。

    项尚天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而夏少雨淡淡一笑。

    “我帮你,只求改日你可以帮我。但不是现在。”

    左凝霜看到,会心一笑。

    夏少雨把纸撕下来,丢进了抽水马桶中。

    这一场交易在无声无息中结束,却是那般的汹涌澎湃。

    “你身材不错,试试这件晚礼服,肯定很适合你。”左凝霜转移话题的说道。

    夏少雨淡淡一笑,很配合的接过她的衣服,换上。

    这是意见鲜红的晚礼服,胸口虽然是低胸的设计,但是在领口有些荷花叶的修饰。不觉得有多露。

    “你的皮肤底子很好,但是有些苍白,这写叶子可以让你的脸色红润一点,我有一款不错的腮红。我是为了这件晚礼服去买的,我给你化上。”左凝霜热情的去打开包,拿出一套化妆品。

    帮她用了腮红,接着又给她上了睫毛膏,眼影,眼线笔,一口气,全化上了。

    女人,化妆前和化妆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左凝霜化的很快,不过就是两分钟时间,就把她打扮的错落有致,出落凡尘。

    她的眼中也有一番的欣赏。

    “姐姐化了妆好漂亮。”她感叹道。

    “不过就是一具皮囊。”她随口说了一句,气氛很尴尬。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说的,她就像是从地狱出来的人一样,周身笼罩着那种对人世的厌恶,消极,颓废,不讨人喜欢,就算心情再好的人跟她接触都会变的消极,对人生失去信心。

    左凝霜不禁对她的过去敢兴趣,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她和左凝霜就是两个极端,她,要不是为了爸爸,生无可恋,而左凝霜,千方百计的要活下去,而且活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学院的宇宙〕〔异界召唤之千古群〕〔仙墟〕〔我真不想看见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