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次元间的旅者〕〔重生之驭兽灵妃〕〔无垠〕〔外挂傍身的杂草〕〔秘宝之主〕〔众圣之门〕〔殿下万福〕〔古木梁清池〕〔仲夏夜的秘密〕〔离婚那天老公车祸〕〔重生之都市魔尊〕〔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因爱颓费〕〔八零炮灰大翻身〕〔年少有为〕〔崛起主神空间〕〔天下第九〕〔婚姻生活的微分定〕〔樱桃红了〕〔万古神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第279章 他那恶毒的笑容看着就反胃
    韩浩然眯起眼睛,真想一枪打爆abel的头。

    转身,他拉着夏少雨迅速的逃离,接下来的,她非礼勿视。

    到了门外,夏少雨脚有些软。

    “你不应该让我参加这样的节目的。”夏少雨有些无力的说。微微的带有愠色。

    刚才的那一幕,真让她觉得有些反胃。

    韩浩然搂住她的身体。“我现在也想走,但是这种情况走不了,abel想玩,就算你不出现,他还是会叫手下找你出现的。”

    “何时完结”夏少雨有些生气。他可以走的,她就不相信韩浩然如果想走,有谁可以拦住他。

    “雷诺锋都不走,只能这样僵持着,约好的一个礼拜。”韩浩然抱着她,抱的更紧。

    但是,他给不了她温暖了。不要把她当傻子耍,她是沉默,不是没有脑子。

    韩浩然不肯走是因为他有他的目的没有达韩,不是所为的僵持。

    他要找她的妹妹。他要找abel的解密狗。他可能还有和干爹之间那么多繁琐的事情。

    “我很累。想休息。”夏少雨说道。

    她怀孕了,是真的很累。

    “我带你出去逛逛。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韩浩然柔情的说。

    也好,夏少雨心思一转,她提前有了决定也要跟项尚天说,在酒店里她没有机会跟项尚天说,出去了就有了。

    爱情是什么对于她来说都不是!

    她不会是可怜别人,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可怜别人的能力,自己的事都做不好!

    “好。”夏少雨看着前方,深吸气。

    韩浩然搂着她的腰,刚出酒店的门口,看到左凝霜围绕着雷诺锋说话,只见她眉飞色舞,说说笑笑,跟着雷诺锋拉拉扯扯。看起来很甜蜜的样子。

    只有夏少雨知道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左凝霜也看到了夏少雨。

    “韩紫纱,一起出去吃饭。”左凝霜热情的呼喊道。

    夏少雨想起她刚才是帮着她的。微微一笑,抬头看韩浩然的意见。韩浩然点了一下头。

    “好。”夏少雨回答。

    左凝霜过来搂住夏少雨的手臂。“我们先一起去吃饭,然后再看一场电影,怎么样”左凝霜建议。

    她想要有独处的机会。想要独处就必须往人流量大的地方去。

    哪里的人流大!

    或者趁电影散场的瞬间。

    对了!就是那个时候。

    夏少雨微微的点头。

    韩浩然和雷诺锋也相对一眼,心情愉悦。

    “这顿你请,今天是你的结婚纪念日。”韩浩然调侃的说道。

    “嗯。”雷诺锋嗯了一声。他们各自上车。

    夏少雨看着外面的风景,为什么她这么不喜欢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这个地方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根深蒂固的不好的印象。

    车子停在一家旋转餐厅的外面。

    夏少雨挽着韩浩然的手跟在左凝霜的后面,左凝霜不管在哪里都带着甜美的笑容,像是没有受过伤害一样。

    那是一下旋转餐厅,自助的,从菜式的精美看来,这里的消费不低。

    几个厨师在里面做,外面的人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制作情况和卫生情况,桌面是选择的,你要吃什么拿什么,拿掉的很快就会补齐。

    菜式比较多,里面一层高点的放的是饮料和甜点。

    几个人虽然一起来,但是好像谁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冷。

    “还有五天,你们猜abel还会想出那些变态的节目呢”左凝霜划破沉默,她那欢快的语气,愉悦的表情是很好的气氛调和剂。

    韩浩然和雷诺锋对视一眼。

    “我们呆在这里受制于他,的确不好。”韩浩然接口说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问你要电脑,现在既然电脑毁了,我是应该走了。”雷诺锋瞄了一眼左凝霜说道。

    左凝霜表情没有多少的变化,心里却是波澜起伏。

    阎爵还不知道现在怎么想呢阎浩也不知道在那里!

    “我们这次说好是一周,在abel的地盘上,想提前走恐怕并不容易,他对你还有他的目的没有得逞。”韩浩然说的abel的目的,雷诺锋清楚是什么!

    “那么你呢韩浩然可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你不走的目的是什么”雷诺锋又不傻,他可不想成为牺牲品,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

    韩浩然看了一眼夏少雨。

    夏少雨清楚的目光回望他,他难道还是顾忌她还是觉得现在说出自己的目的和上午说的话相互背驰她,很清楚。

    夏少雨淡淡的一笑,看着雷诺锋的眼睛。

    “浩然的目的是想找到他的妹妹。名义上abel的女儿,实际上是连妮义的孩子,韩浩然的亲生妹妹。你听说过这样的人没有”夏少雨直接替韩浩然问了出来。

    韩浩然微微一怔。并没有反驳,也看着雷诺锋。他相信他有他的资源可以调查到这个事情。

    “之前听说过这样一个女孩,我一直以为是abel的女儿,但是,这样的一个女孩突然失踪了,我的人并不知道这个女孩去了哪里”雷诺锋据实以告。

    韩浩然觉得钟鑫童是有心人派来的,他妹妹的处境应该不是钟鑫童形容的那样,凭借abel的老奸巨猾,他妹妹还是被他控制起来的,而且藏在了一个更加隐蔽的地方,到了关键时候,他的妹妹就是一张皇牌。

    雷诺锋见韩浩然面色凝重,拿了一杯火红的鸡尾酒。

    “你干爹的那边交易怎么说。”雷诺锋问道。这个交易关系这他和韩浩然以后的合作。

    “是我干爹,而且他要求我来交易。”说道这个,韩浩然更加的烦躁,他也拿了一杯鸡尾酒,“但是,目前没有通知我交易的时间。”

    雷诺锋眯起眼睛,脸绷紧了。有些不悦。“你干爹是什么意思他帮着abel,叫你的计划怎么实施下去”

    韩浩然烦躁的把酒一饮而尽。

    “所以,有那些地方不对劲。十年来,我干爹一直和abel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来往,怎么突然的跟abel谈起来合作,还把新药配方卖给abel,之前一直是供给我的。”

    雷诺锋也一饮而尽,带着怪异的笑容。

    “你干爹跟abel井水不犯河水吗可能没那么简单。还记得丹尼斯婷吗她可一直是你干爹的人。至少你干爹一直想要监控我的行踪。而且,丹尼斯婷最后被abel利用这些里面,如果说他们之前不认识,根本就不可能,也许有你,我不知道的深沉关系,我觉得啊,你的这个干爹不可靠。”雷诺锋替他分析到。

    雷诺锋说的这些,他都想过了,可是,他在他干爹的身边没有人,无法得知第一手的资料。

    “雷诺锋,帮我调查一下。”或许雷诺锋有。

    雷诺锋又拿了一杯鸡尾酒。喝了浅浅的一口,像是在沉思。

    “理由,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雷诺锋问,很淡定。

    韩浩然勾起一笑,“如果我干爹和abel合作,凭abel的野心,你这头雪峰之狼不会再在雪峰上了。”

    雷诺锋临危不乱。“如果他们这两只老狐狸要合作,早就合作了,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需要你去调查清楚他们之间的渊源。是什么让他们两人又联系到了一起,你调查对你来说没有坏处,而且,我说过,我的目的是打败abel,他的市场我一块都不要。”韩浩然目光犀利,睿智,脸色凝重。他现在必须和雷诺锋团结。

    左凝霜和夏少雨都不说话,两人尽量像是空气。

    这样的决定她们都干涉不了。

    良久后。

    “好。我们合作。我也想把害死我那么多兄弟的幕后黑手找出来,毁灭他。”雷诺锋坚定的说道。

    “我妹妹的事情就麻烦你也调查一下。”韩浩然紧接着说。

    “好。我也想看看abel这几天有什么把戏。”

    这次虽然是四个人的聚会,俨然成了他们的谈判会。

    韩浩然也再次的拿了一杯鸡尾酒,跟雷诺锋碰了一下,勾起笑容。

    有了雷诺锋帮他,他心里踏实了很多,他这头狼有很多的过人之处。他目光,看向夏少雨,夏少雨依旧很平静,像是置身于事外。

    饭后,他们选了一个最近的电影院看电影。

    电影里放映的是金刚侠三。场面的音响效果很好。

    而是,夏少雨却是无心在电影上的。

    她看了一下四周,看电影的人很多。周围一会明一会暗,电影很精彩,捉住了看电影的人的眼球。

    夏少雨碰了一下韩浩然的胳膊。

    “我先去洗手间一下。”

    韩浩然站起来。

    “我陪你去。”他拉着她的手。

    夏少雨心里一沉,有他在,她如何离开。

    韩浩然一起身,他那一大摞的手下跟着起身。

    夏少雨往女洗手间去,而韩浩然去男洗手间,他的手下在洗手间门口等着。

    电影院的洗手间很干净,有两个带着绿帽子的环卫工人在擦洗。

    夏少雨根本就不想要上洗手间,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洗了下手。

    她要怎么脱离韩浩然呢

    今天还有一次机会就是在电影散的了瞬间,看韩浩然保护的那么周全,想离开并不容易。

    夏少雨叹了一口气,或许只有等项尚天来接触她才可以了。

    突然的,一个环卫工人把手绢握住她的鼻子,一股刺鼻的乙醚味道。

    夏少雨立马屏住呼吸,但吸食的少量乙醚进入脑子,她昏睡了过去。

    环卫工人把她放进绿色的桶中,若无其事的把筒拖出去,在筒转弯后,韩浩然从洗手间出来。

    约摸的过了一个小时,夏少雨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房间里,一阵恶臭味道,臭的让人反胃。

    四周很暗,暗的看不到一点点的光线。

    她的手被绑着,脚也被帮着,嘴巴上用橡胶带封着。

    她被绑架了,突然的感到恐惧,在拉斯维加斯敢绑架她的,只有一个人,abel。

    “老大什么时候来”门外一个人用英文说着。

    “老大一会就来,这回有好戏看了,还不知道老大怎么对付她。”

    “哈哈哈,很黄很暴力。”

    外面的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着。

    夏少雨皱紧了眉头,手在地上胡乱的摸着。

    一种尖锐的刺痛钻进指腹。

    夏少雨闷哼一声,来不及感知手指的痛,再次朝着那东西摸去。

    大约是一个玻璃片之类。

    她把那尖锐的玻璃握在手心中,另一只手还是在地上胡乱的摸着。

    手心也被刺到。

    虽然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

    她判断这一地都有破碎的玻璃。

    往另一端摸去。地上的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像是布料的手感,再摸过去,**的,有点像是个人,但没有温度,猜不出什么。

    手又被尖锐的划破。

    夏少雨心里一喜,这应该是刀之类的东西。

    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既然会留给她刀。

    夏少雨来不及多想,约莫着拿到了刀,她艰难的划破了绳索。

    有了刀,玻璃也能放下了,

    夏少雨又把脚上的绳索划破。

    嘴上的胶带也拿开。

    这个地方呼吸抹黑,一点光线都没有,像是一个仓库,没有窗户,只有一道门。

    夏少雨约莫着循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躲到了门的背后。

    刀握在手里,混着她的鲜血。

    瑟瑟发抖!

    突然的,她想起连妮义那个时候刺杀abel的情景,首先,进来的第一个人肯定不是abel,刀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她可能没有出手,刀就被抢过去了,她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她是杀不了abel的,至少可以让她能够自杀。

    相到这里,夏少雨把刀放在了裤子的口袋里。

    如果真的要生不如死,那她就死。

    外面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夏少雨依旧站在门背后。

    突然的,房间里的电灯打开了,有些刺目。

    夏少雨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鸢鸢。

    她上身的衣服凌乱,下面裸露,青一块紫一块,地上一滩血迹,已经凝结。

    胸口的血也已经凝固,那是刀子刺进去的地方。

    脸上,头发上也都是血迹。

    夏少雨沾满血的手握住嘴巴,看鸢鸢的死相不知道她在生前受过多少的折磨。

    破碎的玻璃,凌乱的衣服,全身的血迹。

    前几天她还那么的光鲜美丽,任务没有完韩,还失去了生命,她可能还只有20岁。

    她不是跟着虎哥回去了吗怎么会死在这里

    心里闷的很难受。胃里翻腾。

    门打开,一道新鲜的空气冲进喉咙。却瞬间又消失。

    第一个进来的是虎哥,他被人推了一把。

    他的手被帮着,脸上都是被打过的伤痕。

    紧接着进来一批外国人。带着各色各样的表情,反正没有友好的。

    在紧接着abel走了进来。

    他那恶毒的笑容看着就反胃。

    夏少雨紧紧瞪着他。

    像是用眼光要把她杀死。

    良久后,项尚天走进来,面无表情,看不出冷峻的脸色背后他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真没想出名啊〕〔元尊〕〔超神学院的宇宙〕〔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仙墟〕〔全球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