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司沉温若晴〕〔温若晴夜司沉〕〔最强战士〕〔温若晴夜司沉大结〕〔虞兮虞兮奈若何〕〔撩妻入怀:陆少很〕〔颜控蜜恋史〕〔天才萌宝:爹地债〕〔长生王者〕〔霸天邪尊〕〔东晋北府一丘八〕〔沈碧晨〕〔安得我心衍〕〔疯子眼中所谓的江〕〔重生之完美未来〕〔百亿富豪的退休生〕〔大国芯工〕〔龙拳〕〔快穿:我只想种田〕〔妙手回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徒之路 第1156章 不可说
    茫茫宇宙,奥秘无穷。

    这是个没有认知止境的世界!凡人羡慕修士飞天遁地,筑基羡慕金丹叱吒风云,金丹羡慕元婴得享长生,元婴羡慕真君得道神魂……再往上呢?

    仍然有无数未知的领域!哪怕是阳神也接触不得。

    修真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你知道的越多,经历的越广,才发现自己的渺小,在浩瀚宇宙下的身不由已。

    有这么一个地方,它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层次不到衰境,你就感觉不到它的召唤,它的存在,只存在于修士的意识空间内,不能说,不能言,不能传,

    所以阳神,以及阳神以下的修士把它称为-不可说之地。

    这里阔如宇宙,仿佛无限大,灵机凝如实质,有如绵延无际的云团,没有星体,没有土著,只有空阔无垠,仿佛是勾连另一个世界的空间。

    这里是不可说之地,还保留有一丝天地宇宙初成时的混沌,充斥其中的,是各种先天大道的力量,纯粹而磅礴……

    宇宙初生时便是这样的吧?只不知,多少纪元之后,为什么还能保有这样一处空间?

    隐隐有雷音震荡,就如在沸油中滴下一滴水珠,整个不可说之地都陷入先天大道的互相争伐当中,那是用人类的眼睛都无法看到的激烈对抗,灵机云团翻翻滚滚,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在持续中慢慢取得了新的平衡……

    一条身影从重新稳定下来的灵机云团中显现出来,皮如老树,寿眉垂颊,神识往周围数百万里扩去,轻声道:

    “贾道友可还安好?”

    百万里开外,一个有气无力的神意传过来,“还好,就是现在的法力么,比个筑基还不如!”

    寿眉老人点点头,“如此,便快了,再有百数年,道友将再进一步,跨入元神之衰!”

    那隐在云中的神意透着无边的萧索,“嘿,过了又如何?不过又如何?人人都说修真好,谁知修真苦到老!早知有今日,被羁在如此无聊处,真还就不如做个筑基小修般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寿眉老人就笑,“你在筑基时可不会这么想!而且,做小修也未必无忧无虑呢。”

    神意回问,“看来松道友这次的天册之争,轻松的很呢,却不知此次天册,走的是哪几位?”

    寿眉老人一叹,“南山子,衣笠翁,鹿壬甲,大概就是这三个吧,如此,又有了百年时光,你可莫要想东想西,又掂记着出去快活,这一次淘汰,你也是渉险而过,没什么优势的!”

    那道神意的主人从灵机云团中显现出来,却是个虬髯大汉,赤脚跌坐,还不时拿手抠一抠脚趾,再放到鼻前嗅闻,状极陶醉,

    “我这脚气,经历肉身之衰后竟然还在?也是坚韧的很了!

    出去是一定要出去的,在这里憋的久了,我怕我便不衰死,也得闷死!只不过数年而已,又不干渉主界,不会沾多少因果,不打紧吧?”

    寿眉老人就叹了口气,“随你,我在你这阶段,也是时常耐不住寂寞,总想着出去看一看,师门如何,那些徒子徒孙,可还健在,不过现在么,却是淡了,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终究,一切归于大道,活下来的,却未必比走了的好呢!”

    抠脚大汉笑道:“我孤家寡人一个,这些年也多蒙你指点照顾,不如便替你跑一趟?老头儿,你根脚在哪里?好像还没听你说过呢?”

    寿眉老人沉默片刻,一声长叹,从袖中飞出两道清光,向抠脚大汉处飞去,

    “老头子出身左周无上,近年每思及处,总有不安之感;故此练得两道矩术,一攻一防,你若经过左周,给了他们就是!”

    抠脚大汉大笑,“老头儿你也是个口不应心的,明明矩术都已炼得,偏还说自己看淡,也是虚伪得紧!也罢,反正也是外出一游,又哪里不是去的,便替你跑上一趟吧!”

    寿眉老人提醒道:“你需记住,替我转赠矩术,因果在我,你沾之甚少,碍不得事!但你若亲自出手,那就不仅是因果,还有下次天册对你的额外惩罚降下,你的情况,是抗不住的,切记切记!”

    抠脚大汉点头,“我省得!又不是头一次出外了。”

    ……同一处空间,遥远的不可说之地,一名黑袍老者叹了口气,站起身,准备踏出这片莫名的空间,

    每一次,当天册重新排定之后,都是这里的修士处理私事的最好机会,因为他们获得了难得的百年喘息时间,一般外出都会控制在十年之内,然后就会回到这里,在衰境的煎熬中,等待百年后的另一次天册淘汰。

    当然,这也只是极少一部分修士的选择,来到这个莫名之地,大部分修士都终生不再踏出一步,直到死亡,或者升上更高的境界,听说那里,才是仙人之境,得享自-由,不受拘束,来去自如。

    黑袍老者做不到!他的传承之地,永远都处于风波险恶的境地中,漫长的时间长河里,已经有多位衰境前辈为了那块永远流浪的界域献出了道途,不是直接干预,而是很多其他的方式,比如频繁的制作矩术,

    制作矩术对衰境修士影响极大,他一直就很奇怪强大如他的传承之地,又何至于他的前辈如此付出?连自身的道途都可以放弃?但现在他明白了,他的传承之地又一次的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这一次,该轮到他了!

    他不能在主世界使用自己的力量,因为他还想回到这里,继续自己的道途;那些前辈们都倒在了这里,他不能倒!在他的直觉中,自己的传承之地已经很难再出衰境,起码万年之内不能,而他,就是最后一个。

    如果传承之地失去了衰境的庇护,他不敢想象以他们结怨之深,寇仇之广,会落得个什么下场,所以,他必须十分谨慎的使用自己的矩术,务求时机准确,应对无误,

    为此,他宁可亲自跑一趟,也不放心把珍贵的几道矩术交给自己那些毛燥的徒子徒孙手里。

    ……感觉到两个存在出了不可说之地,在云团深处,一名道人长叹一声,

    都不消停!本来在他判断中,自家传承之地这次是有惊无险,但多了这么些变数,也由不得他不尽心,道心之衰,也会因为这次的插手而小有波澜,不过还好,他是间接出手者,影响不大,

    于是一挥袍袖,一道清光离袖而出,晃眼间,踪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学院的宇宙〕〔异界召唤之千古群〕〔仙墟〕〔我真不想看见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