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天帝〕〔叩王庭〕〔星辰之泪〕〔我穿女装能变强〕〔至尊归元〕〔平凡不平凡的世界〕〔老祖宗救命〕〔龙血荣耀〕〔道门里的村长〕〔回天神主〕〔军师威武〕〔皇天战尊〕〔虚空神域〕〔苦命后人被祖宗带〕〔流云引〕〔万界武尊〕〔癫神路〕〔师兄的秘密花园〕〔我真不是大魔王〕〔猎妖高校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徒之路 第480章 交换
    两个沧浪阁来客也都是金丹修为,这在商铺中是不多见的,说明他们很看重这次交易,寒鸭在脸上堆起笑容刚要迎过去,却发现人家的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正站起身的李老爷。

    ”贫道沧浪水源,负责宗门外库经营,这位是我师兄水镜,在瀚海楼任事,听闻李道友需求意境之物,我二人不才,倒是带了几件,都是内库藏品,希望能满足道友的需求。“

    水源这几句话,代表了好几层意思;他管外库经营,却带内库藏品,什么意思?

    瀚海楼,沧浪阁专职对外联络的地方,那么这个水镜来干什么?

    直接点明李道友,不用说,李绩的根底早已露在人家沧浪的眼中,虽然他也未刻意掩饰,但毕竟也没正大光明。

    这几层意思综合起来,不用说,涞水镇外龙王庙的事发了!

    李绩微微一笑,也不是多大的事,杀的又不是沧浪的真人,无非就是个面子的问题,面子嘛,球用也无,他给!

    ”呵呵,两位道友诸事繁忙,还要特意来小店赏光,实在是感激之至;贫道非经商之人,些许外物不过是凑个热闹而已,坐店之累,实在是无趣,还不如前几日在外和元婴耍耍来的愉快呢。“

    他是直接承认,倒要看看沧浪阁打的是什么主意?

    寒鸦听的云里雾里,这些日子李绩一直在店中,不说帮忙,当个泥菩萨是有的,何时出去耍了?还是和元婴修士?等等,难道这几日外头盛传的那事……

    寒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师弟,是你把那元婴耍死的?“

    李绩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什么叫我耍死的?你师弟我是那种人么,快去沏壶好茶,好好招待地主!“

    几人分宾主坐下,水镜笑道:

    ”早就听闻李师兄直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水镜今日来也无甚大事,蛊门余孽,人人可杀,就是如果还有什么首尾未曾料理妥当,沧浪作为地主,也是义不容辞的。“

    这话就是说,事情既然是发生在沧浪核心地盘暨马半岛上,可就不能有祸患留下,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便说出来吧。

    李绩为难道:”此事我也是偶然路过遇上,出手打抱不平而已,具体情况,两位恐怕还得找那位正主儿鬼竖琴呢。“

    他毫不犹豫的出卖了队友,在李绩看来,沧浪阁既然都能找到他,那没道理发现不了鬼竖琴,那厮的音攻很特别,完全瞒不了有心人,更何况一个认真的顶级大派呢。

    偶然路过?你偏鬼呢?方圆数千里的半岛,你得多大的机缘便能跑到涞水龙王庙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蛊修了?水镜心中吐槽,还待再问,却被水源抢了话口,

    ”不急,不急,蛊门之事说来话长,一时半刻也说不完,不如咱们先把正事办了?“

    水镜也明白过来,你这想要人开口,总得先给些好处吧?反正两人来时也得过宗门指令,从内库中很是调来了几件稀罕物,但愿能满足他的胃口。

    ”正该如此,听闻李师兄所求,正巧我沧浪有几件意境之物,待我取出来,师兄一一过目。“

    旁边寒鸭一边给几人斟茶,一边心中鄙视,这修真界,真正就是个拳头的世界,自家师弟不着紧不着忙的,晚上出去杀个人,转过几天就有人乖乖的把好东西送过来,自己可要把好关,非得在沧浪这个金主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第一件物事,是一方玉壁--水龙纹。

    水镜道人介绍道:“此为水龙纹,出自三千年前孽龙拔鳌翻海之期,临死反噬,照壁留影,以为水龙之纹;置此纹于活水之中,水流先缓后急,神识感之,可悟翻海真意!”

    这是真正的意境之物,有出处,有典故,有感悟之法,可不是奇物市场那些西贝货可比;当然,意境这东西,一靠自身灵性,二靠属性契合,三靠天意眷顾,有人一夕即悟,有人数十年无功,那是各人机缘,谁又说的清楚?

    第二件物事,是一枚沧海潮珠。

    “沧海潮珠,生于沧海与洲陆交汇的海潮之眼,此珠成于四千年前,数千年来,记录了沧海桑田,大地汪洋的久远变迁;吞此珠于脐下,入海遨游,随波逐浪,有机缘者,可悟碧海潮生真解!”

    第三件,是一件风羽衣,

    “风羽衣,是深海奇鸟大鶊之羽毛所制,此鸟极稀少,传闻其一生之中,自出生后腾空之始,到身死之末,终生飞在空中,而无一刻落地之时,甚为神奇;修士穿此衣飞行,有可能领悟其羽毛所蕴含的风行意境。”

    三件宝物,二水一风,这很符合沧浪阁修行的方向,但对李绩而言,似乎并不是太贴合?但必须承认的是,三件都是真东西,沧浪阁能拿出来,足见其诚意还是很足的。

    这三件物事,都是沧浪内库所出,所以带在水镜道人身上,展示完毕后,水源道人也取出一物,他是外库总管,拿的也是外库所藏,所以在价值规格上,是要比内库珍品差一些的。

    这是一截问心竹,上古道祖讲法布道,常在云山道观,道观周围有一片竹林,千年万年过去,修士换了一茬又一茬,悟了一批又一批,只有这片竹林,一直默默肃立,风吹雨打,道浸法染,竟也有了一丝灵悟之意,

    后来道祖仙去,战乱争伐,云山道观也终毁于战火,也包括那片竹林;但也有有心人,伐竹以藏,截竹售卖,据说捏碎一截山竹时,会有道祖余意问心,但这是传说,真正有谁从中受益,却是谁也不知。

    当初伐竹的修士不少,截出的问心竹泛滥,再加上效果虚渺,莫名其妙,所以当时的价值也就是个白菜价;但再便宜的白菜,数万年下来,也消耗的七七八八,能留至今日的,整个青空也不过几枚而已。

    论年代,论出处,论高渺,论稀少,道祖遗音的价值怎么也不是其他所谓的奇物能比的,但也因为其效果数万年来没有定论,所以这价值也是尴尬的很,这也是沧浪阁内库看不上眼,外库拿它当个虚幻假宝的原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平平无奇大师兄〕〔剑来〕〔第一序列〕〔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绝对一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