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喜嫁〕〔绝品豪婿〕〔重生完美时代〕〔天才纨绔〕〔重生异能俏娇妻〕〔都市神豪林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魔邪之主〕〔无限剑神系统〕〔七零佛系小媳妇〕〔我穿越成一个国〕〔生子当如孙仲谋〕〔英雄联盟:冠军之〕〔斗武乾坤〕〔末世神魔录〕〔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源笑傲〕〔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雷法为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第155章 推搡
    太子一笑,竟用手推搡道:“『奶』娘真奕嗦,赶紧走吧。”

    见太子纯真的笑脸,李嬷嬷却笑不出来,随着太子的年长,皇位的竞争日益的加重,太子心智低,太子当上皇上已经是奢望。虽然太子拥有诸葛一氏做靠山,朝中之内的事情有他们做后盾,可是若太子奕位,权利将会落入诸葛一氏的手中,他完全会变成一个傀儡皇帝。

    除了他无生命堪忧,其余的都是诸葛一氏的,这也是率翼王诸葛降肯愿意保住他太子之位的原因。太子的命运坎坷,一定要遭受挫折,是生是死,已经由不得太子了。

    如此想着,李嬷嬷便是叹气,百欢远远地看着,并未听清这些人的对话,而是隐约地知道大家要离开了。

    桥下那莲花灯闪烁无比,她心中不知为何悸动,竟是下了桥。金宇豪坐在硕大的莲花前,眼睛一动不动,硕大的莲花正好挡住了百欢的视线。

    一前一后,两人都未发觉。

    很多年前,她在那个破旧的小院中发现一朵还未绽放的莲花,那时她竟是兴奋的看着莲花之中的花蕾,娇嫩欲滴。莫『奶』『奶』提着一些野草,说这花长在这里不到一天会死,心里很难过。

    如今见到这样大的花,她竟是舍不得触『摸』,很害怕那花朵会凋谢。

    这莲花是真的吗?

    有这么大的莲花吗?

    仿若未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她胆怯地过去,无意间,竟是被脚下的莲花一绊,声音响起。金宇豪那双眼眸立马的『露』出惊喜。

    莫非莲花仙子出来了……?

    大步一迈,哪里知道就在他将那硕大的足以挡住一个女子的莲花叶子一掰,百欢那双澄澈如清水般的眸子竟映入他的眼帘之中。

    他心中狂喜。

    眉目如画,玲珑剔透。眼前的女子就如这莲花一般,淤泥而不染。

    “莲花仙子!”

    莲花间是清如月光的池塘,推搡间,只听一声‘噗咚’,宇豪一个不稳,脚底一滑竟是落入了水之中。

    她心想,这个男子无缘无故地抓住她,定是有什么目的,既然落入水中了,也应该会游泳吧。

    准备逃离,水中却是宇豪扑打水的声音。“救命啊,莲花仙子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呛了一口声,她的声音低落。“真的不会游泳?”心中嘀咕,转过身子。宇豪见莲花仙子眼神『迷』惘,情急之下竟用最后的声音呼救“『奶』娘――救我_『奶』娘救我――”

    随之,没入水中。百欢脸『色』一白,竟是急切起来,倘若此刻七夕在皇宫之中死了人,那么他是否罪过了?

    脱下绣鞋,她利索地跳入水中,从水中将他拉起。费力的将他杠上岸,她的全身已经湿透,用湿润地手拍打着金宇豪的脸。

    “喂、喂、你醒醒啊。”

    此刻,在四周守卫的宫人都已经听到了声音,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渐稀渐远,不到一刻中,竟是到了这里。李嬷嬷一见太子晕眩在莲花旁,吓得脸『色』惨白。

    “太子陛下!”

    她呼叫一声,百欢如遭雷击,她竟然……

    眼前关心着太子的李嬷嬷竟慌『乱』了,此刻,她根本没有时间顾及百欢的存在,立马急切道:“赶快给我将太子送到太医院,立马宣太医。”

    那声音凌烈,有些吓退了宫人。

    大家手忙脚『乱』的扶着太子送入轿辇,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不知是汗水还是原本已经湿透的水渍。

    我竟将太子推入了池塘……

    她竟是想要逃离,脚步随着自己的想法竟是越走越快,等到经过了迂回的长廊,见前方的身影是熟悉的奕之后她的心竟是有些安稳了。

    奕转身,看到她全身湿漉漉,眼中带着一些极致的不知所措。

    “欢儿,什么事情竟弄得一身湿了奕”

    甩了甩上头的水,百欢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露』出一丝的笑.“没有拉,夜里太黑,方才竟不小心跌入池塘了。”

    “你也真是的,都多大的女孩了,竟还这么不小心,来,先到我房里换换。”奕的声音轻柔,没有问任何的理由,伸出手便是将百欢拉了过来。

    他的手依旧如以往一般冰凉,百欢脸一红,竟是感到分外的温暖。迈着小碎步,便是如大家闺秀般的跟在他的身后。

    换了一身的衣服,清洗了脸,重新站在奕的面前,奕看着她痴呆了几秒后,竟是笑了。

    “没有想到这衣服穿在你的身上竟是如此的合适,而且很美。”

    百欢『摸』了『摸』这身衣服,是上等的丝绸材料,看上去『色』泽已经有些褪了,可是穿在身上却是分外的舒服,也不知道是奕从哪里拿来的女衣,竟是如此的漂亮,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比原先穿的那件素雅的长裙多了几分的高贵和典雅。

    奕一伸手,她的发丝上多了一只金『色』的玲珑玉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闪闪发亮。

    “宴会也快开始了,欢儿,咱们也该走了。”

    如此说着,两人便匆忙的到了仙云殿中。

    宫灯璀璨,百欢伸头偷瞄了里头一眼,发现宴会竟然已经开始了!!

    在视线中,她隐约的还能看到皇上那个金黄的身影,紧紧捏着手指,担忧道:“奕,宴会已经开始了,而我却迟到了,这下完蛋了,现在我能不能离开奕”

    她准备打退堂鼓,皇宫的规矩她不懂,却明白,像宴席之类的大场面,倘若比皇上来的晚,别人会说你目中无人,连圣上都不放在眼里。

    如此贸然进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不必担心,方才我已经和曹公公打了招呼,皇上会谅解我们的。”

    奕如此回答,便是自己推着轮椅进了殿中。

    “诸葛府五公子,奕少卿进殿――”随着一声尖细的嗓音,奕和她便开始走进殿中。

    繁华的仙云殿,殿内“女郎织女”绘以彩饰,两侧边便是各个大臣。上方坐席是后宫的妃子。

    百欢的脚步刚迈进殿中一步,原本进入耳朵的略微嘈杂的声音竟停了下来。不知谁竟轻声尖叫:“璃后娘娘……?”

    如此的突兀,竟是下傻了众人,百欢微微抬眸,那双琉璃般的眸子映衬在灯光下,灿若星辰。快速的描了众人,她发现大家的眼珠子都是奇怪的看着她。

    每个人似乎都被雷击一般,齐齐的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奕是个绝『色』的美男,他的成就早就传遍皇朝,她以为,她与奕一起进去,奕的身姿定能够吸引众人,而她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

    却不想。

    她的出现,夺走了众人的眼球。

    原因,只有一个,起头的便是那句璃后娘娘……

    金云紧紧地盯着百欢,那眼神仿佛穿透过她的身心。那一夜,他负手而立,月『色』浓烈,仅有孤单的身影重叠着他。

    “死了吗?”

    紧握着手中的画轴,他落魄的伫足,画卷崭新如初,将它丢进了湖中,似要把思念也一并丢弃。

    画轴在水中慢慢地展开,湖水湿透了画中人,唯有那耀眼的红妆上那清如芙水的笑容在他的眼中慢慢地绽放。

    可是,对他而言,却是撕心裂肺的陌生。

    “这一生,你即便嫁与我,却紧锁你的心,将我狠狠地毁灭。”

    你是我的废后,是我将你打进冷宫,让你万劫不复。

    唯一的目的,是让你忘掉那个人。

    而你,却如此卑劣,竟用生命结束了你唯一的眷恋。

    你实在太狠,就连死,也不让安心。

    眉头紧锁,他眼中狠厉,骤然间,身旁的皇后娘娘轻叫了一句:“皇上――”

    金云才如梦惊醒,瞧见这从殿中来的少女,她身上那件衣裙,他记得,那件衣服是她最爱穿的,只有她才能将这件着装朴素的衣服,穿出一种韵味。

    时隔近十六年了,哪里料想到,眼前的少女虽然不能穿出她独特的魅力,却也穿出了味道。

    “来者何人?”金云深沉地看着曹公公,见他吐出的寒气,曹公公擦了下汗水,急忙道:“此女子乃诸葛降的义女,若百欢小姐。”

    诸葛降?见不远处,少女眼中一丝的慌『乱』,似是求助的看着身旁的奕公子,他的脸才稍微有了一些舒缓。

    皇后娘娘金陵雨不禁地多看百欢一眼,悬着的心才放松下来。幸好只是诸葛降的义女,看这丫头似乎未经人情事故的样子,似被利用。

    不过,这些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身份,不是后宫的女人。倘若她是的话,此刻她的命运,将会被赐予一杯毒酒,然后魂飞魄散。

    “微臣奕少卿拜见皇上。”奕举手躬礼,他常年坐在轮椅之中,不需要下跪,这是金云特殊允许的待遇。

    百欢跪在玫红『色』的地毯上,听着上方奕的声音,她紧张万分,她没有听到皇上允许她起来的声音,不敢妄自起身。

    “抬起你的头来。”

    须臾,在这静默地宛如静止一般的场面中,金云终于开口说话了。

    她抬起她的头,眼神触碰那双阴鸷地眸子之时,百欢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不是因为她认识眼前的人。而是,这个男人,能够让她产生一种恐惧,还有一丝不知何处涌来的厌恶。

    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不知为何心里竟是痛的。金云脸『色』一黑,那双眼睛……

    仿佛被岁月积淀了精华,清晰明亮,纯粹如玉。

    是胸口堆积的闷气,下意识地转头,她在不远处,竟看到了若彬,父亲!心里在狂叫,是他,是自己的亲身父亲若彬,她求救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够伸出手来,告诉皇上,她是他的女儿。

    这样,也许仙缘殿中众人的目光也不会如此古怪的看着她了。手心在冒汗,在滴血一般,时间就如锋利的刀刃,在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她。

    而这时,经过一身换洗的金宇豪通过李嬷嬷的带领也进了殿中,一身杏黄『色』的蟒袍,绣文为裾,左右开。

    眼神看向百欢之时,他面『露』惊喜,竟是不自禁地叫道:“莲花仙子!”

    那句莲花仙子震惊了所有的人。

    包括在位的大臣,太子向来心地淳良,只轻一迈步,便是到了百欢跟前,那双眼眸仔细地瞧着她。

    他没有发觉,殿中的气氛如死一般的凝结。

    金云如此的眼神,让大家的心里在发懵,自古帝王心思难测,眼神在流连着太子与她之后。

    原本,众人以为,这下滔天大罪恐是躲闪不及,只是,良久,皇上却冒了一句:“太子今日何故晚来席?”

    见父皇问自己,太子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即便方才掉入水中,他还是面带笑容,一副憨厚地跪在殿上:“启禀父皇,孩儿不慎落入水中,弄一身湿……”

    湿……字的后面应该是什么?一时间竟是忘记了词语,太子求助的看着李嬷嬷,这段回皇上的话还是『奶』娘在云坤殿中万分叮嘱的。

    『奶』娘说,这话要牢记于心,否则在七夕之夜定是丢人现眼。

    “孩儿不慎落入水中,弄一身湿……啊……唯恐辱没圣颜,才回宫换洗衣服,望父皇见谅.。”

    终于像背诗一样将这话完整的说出来,李嬷嬷一身冷汗,太子这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背出来的。金云面无表情,淡淡道:“也难为太子有心了。”

    皇后金陵雨打圆场道:“皇上,太子近日学业又进一层,理因高兴才对。”

    大臣们低头絮语,却不言,太子越来越愚昧,已无回天之力。

    很快的,太子的举动刹那间转换了大家的注意力,皇上吩咐礼乐队开始启动,西域舞姬便翩翩起舞。

    百欢跪到手脚麻木,她看着众人,虽然面带笑容,但各个都是用余光看着她。

    “欢儿。”奕在身旁向她伸出手,似乎要拉起她。

    她固执地低下头。“皇上没有让我平身,我不敢贸然起来。”

    唯恐被人抓了把柄,到时候也许连命也没了。诸葛奕眼眸深邃,似是一种哀伤,待他重新看向她之时。

    皇上金云已经独自的走向百欢,那双金『色』的靴子立在眼睑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诸葛降义女若百欢?”

    “是,皇上。”

    “起来吧,和朕出去散散心。”宴席中大家各尽欢愉,虽然知道圣上来到百欢身边,宴会明里平静如初,却还是暗藏波澜。

    百欢错愕,却见皇上已经牵着她的手,曹公公步颠般的跟在身后,几名高等侍卫跟在身后几米处仙缘殿中,金圣勋那双邪气的脸『露』出了笑容,臭丫头,只要迈出了这个殿,你便是输了――

    圣勋的眸子在那丝笑容后便是看向奕与若彬,若彬眼神深谙,似有痛苦和纠结,而奕平淡地眼中一丝又一丝闪过的波澜。

    臭丫头,你知道今日穿上前皇后琉璃的霓裳衣代表什么吗?皇宫高墙,是他们对你威『逼』利诱的筹码。

    他们想要的,便是你进入这皇朝之内,奕起千层浪,这也是诸葛降愿意收你做义女的一个条件。

    而你,知道吗?他们用一年的时间演出一场戏,只为你站在台上引起太子的注意,然后勾引他。

    “方才太子说的落水是和你有关吧,看太子的语气似乎在包庇你?”

    两人走到了离殿中不远的地方,金云这才淡淡地开口,百欢一愣,竟想下跪“民女该死,民女不知是太子竟将他推入水中……”

    她想要说下去,金云却打断了她的话,他笑道:“朕有十几个儿子,惟有太子朕甚是『操』劳,既然太子喜欢你,七夕之夜,太子已及第数年,既然你是‘率翼王’义女,那么七夕之后,你便嫁与太子吧。”

    就嫁给太子?那个如傻子一般的太子。脑袋里瞬间被定格,还未跪下拒绝之时,金云的声音已经严肃的传来。

    “而且,这不是正是你想要的吗?若百欢,朕成全你飞上枝头的梦想。”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的眼中仿佛要变成一种无声的哭泣。她什么也没有做,却在一夜之间被宣布要嫁给太子?

    而她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朕不喜欢欲擒故众,坦坦『荡』『荡』的话,朕还比较欣赏,此刻花灯会已经开始,你也该散了吧。”金云凝视着她,没有怜惜,仅仅刹那间对她眼中倒映的影子惊愕之后,便是淡然的鄙夷。

    皇宫波诡云谲,这个女子,来的恰是时候,安排妥当,他心里明白,却也不揭穿,只是这一局,他倒要看看,他的儿子,他的大臣是如何争斗的……?

    “皇上――”

    她双膝跪在地面之上,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此刻是凉的还是冷的,可是金云却不再听她的呼唤,淡漠般的离开了。

    她撩起裙子,不断地在奔跑着,她想要知道,父亲,为何要如此做,答案,她需要答案!!

    如此的奔跑,她甚至没有顾忌自己脚下的障碍,还未看清前方的路,整个身子便被石头绊住,摔在了地上。

    痛,她拼命地隐忍着泪水,咬着唇瓣,看着膝盖处的血,连心中都在恐惧。

    “要输了吧,臭丫头,开始恐惧了,要嫁给太子哦…………”上方是那调笑地声音,再熟悉不过,一年来,如梦魔般牵动着她的影子,紧紧地勒住她的命运不放的魔鬼。

    他要什么,他到底要什么!!

    抬起眸子,她看着金圣勋,昏暗的光线令她无比的寒冷,甚至眼中变得狠毒。“我不会输,也不会屈服,你等着。”

    她去找父亲,因为此刻他就在皇宫之中,答案,就要昭然若之。

    成为他的女人,简直是痴心妄想,即便是胸口的曼陀罗,她也不会是他的女人。

    她上前一步,怎想他拽住了她的衣摆,瞳孔中浮现出一种妖冶的『色』泽。

    “去了,你只会更加痛苦,丫头,让你穿上这衣衫的人可是主谋哦。”

    霓裳裙,无比高贵,穿在她的身上却也体现出不一样的灵气,穿上这衣服的她是如此的像琉璃,难怪父皇会在刹那间失神,难以控制,修长的手指在她错愕之间,只一翻,便轻易地看到她胸口的花朵,金圣勋一直钟爱的花。

    “太子陛下,你看那边……”金宇豪因见到百欢,心情大好,按照父皇给自己指定的路,他去寻找百欢,父皇答应她,他心中的莲花仙子是属于他的。

    感谢圣恩,他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而此刻身边的随从说了一句,他顺着视线望去,层层的阴影中,他看到了两个身影。

    他的眼中很清晰地看到那个身影,是他的皇弟金圣勋高大挺拔的俊影,而那个背对着他,俏丽的身影却是他心中的‘莲花仙子’。

    刹那间,金宇豪眼神难过,身子不知为何也颤抖起来,那种感觉便是心爱的宝贝被人夺走了一般。

    他第一眼喜欢上的人又要被其他的兄弟们夺走了吗?

    他知道自己笨,即使是太子,他的地位远远比其他皇子都高,可是自卑心在从小就不断地在驱使着他,让他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反抗。

    很难过,而仅仅地一秒之中,他触碰到圣勋那双妖媚的眼神。他惶然地低下头,紧紧地害怕地握住阿福的手“阿福,我们赶紧走,我不想留在这里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才是被窥视者,自己才是『插』足者。

    方才父皇说得,只要他喜欢莲花仙子,他一定会让他娶到她。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保证其他皇子是否会夺走她,而自己能否抓住他心中的人。

    “太子陛下,不要走那么快,路边很滑。”

    金宇豪一向遇到紧张的事情都是遇到末日的样子,阿福是除了李嬷嬷之外,太子金宇豪最信任的随从,虽然地位仅仅是一个宦官,但忠心程度日月可照。

    “我不想看到。”他使劲的捂着自己的脸,连路的方向都没有找到,阿福急切地跟着身后,心惊胆战,太子陛下很少会出现这个样子。

    他瞧见三皇子金圣勋的眼神,仿佛能够刺穿人的心,圣上已经明理在太子面前表示了,让太子娶这个女子,那么三皇子要夺走太子陛下的一切吗?

    顺便也夺走……

    将视线瞬间移回,护着太子渐渐地消失在这个回廊的尽头。

    她从来都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她要记住,她害怕这种仇恨的感觉消失。

    一如一年前,他自己的时候她说过她恨他,记住她恨他。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忘记了。

    害怕懦弱,害怕遗忘。甚至一种存在。

    脸颊间温暖,圣勋的唇干了她的泪,也仅是刹那,便点开她的『穴』道。她自由了,仿佛从牢笼中被释放了出来。“……”为什么声音发不出来?行动自由的她,正要开口骂,居然不能说话了。惊愕地抬眼,圣勋仅一笑:“我知道你要骂我,所以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封了你的口,免得祸害人间啊。”

    气,涌上了心头,她含恨间如此想着,即便此刻自己死了,也必须杀死他。而他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一样,也似乎控制了局面一般。

    23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