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齐昆仑冯登辉〕〔千亿盛宠慕少的神〕〔贵妃只想做咸鱼〕〔一品闲人〕〔羽人为善〕〔颤栗俱乐部〕〔我要来渡劫〕〔跟着剑圣闯荡江湖〕〔大唐的玩家们〕〔万古最强宗〕〔剑饮沧海录〕〔港综世界大枭雄〕〔明观〕〔法海想还俗〕〔超维科技纪元〕〔御天仙帝〕〔越来越强的我该怎〕〔这个游戏太精彩〕〔魔王不必被打倒〕〔圣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1188章 新生(四十四)
    ,。我微微愣了一下……

    叫我先别动手?

    要知道这可是我潜意识里的自我对话,如果现在的聂比做出了如此指示,那其实是表明我自己已经发现了一些潜在的信息。

    我迅速朝四周看了一圈,很快就看到刚才那三个没被我完全杀死的桃源岛人已经相继站立了起来,他们现在的面部以及皮肤也早已经变成了完全体的面具人模样。

    看来我之前对于桃源岛人的一部分观念有必要进行改变了,我本以为这些面具人的成因都是这些桃源岛人在作祟,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些桃源岛人也不过是“受害者”的身份而已,至少在面对月尘的时候,这些桃源岛人也并没有比我站在更为优越的条件之下。

    然而这也并不意味着我和这些桃源岛人有达成统一战线的可能,因为这些家伙的本性我已经见识过了,他们虽然表面上看要比游荡者文明不少,但骨子里却是相当残暴的,尤其是那个叫什么“宝哥”的家伙,如果我有机会再撞上他,一定得亲手把这小子宰了才行。

    不过眼下这三个家伙已经不能用桃源岛人来囊括了,其实所有变身成为面具人的人,现在都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人性,他们和还魂尸一样没有自主意识,但却又要明显比还魂尸的战力高出一大截,而且他们的外貌也不如还魂尸那般让人憎恶。

    可以这么说,这些面具人简直可以称之为升级版的“还魂尸”了。

    而我现在的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能杀死他们,这接下来的意图就很明显了,我既然不杀,那就当然是得反过来操控他们为我而战了,这也正好和我最初的意图相吻合了。

    而操控的方式……现在貌似也只剩下第三种能量了。

    我立马快速后退了几步,和那三个已经站立起来的还魂尸拉开了一段距离,接着便开始尽可能地将身上的能量朝外释放了出去。

    我现在体内聚集第三种能量的速度貌似已经快赶上灵能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竟然又释放出了强度可观的能量,以至于我甚至都能清楚地看到在能量释放的过程中,周围空气出现的轻微波动了。

    而且……这第三种能量也的确起到了效果,我看到那三个面具人原本还在朝我一步步靠近,但是在被我这些能量波及到之后,便立马改变了行进的路线,开始朝外边撞了出去。

    我继续原地趴伏着不动,开始试着和他们建立进一步的联系,然而这次却没那么容易了,感觉这第三种能量连接的难度还是偏大了一些,那种清明梦的连接方法也没法应用到这里。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对这种能量太过陌生的原因导致的,感觉这里边的能量连接似乎还不能用之前的套路来套用,必须得做出一些变通才行。

    可是这都不是目前的我能参透的,不过我现在至少可以保证那些面具人不再把主目标对准我了,而现在这峰顶的位置处除了我自己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几乎都可以称为敌人,所以让他们去袭击其他的目标也正是现在的最优计划。

    那三个面具人开始一个接一个跃过院墙走到了外边,他们的速度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快着,很快我便听到外边传来了很多桃源岛人的惊叫声,他们都在说为什么会有灵体生物,也就是面具人从后边出现,看来他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些面具人原来根本就是他们的同伴。

    枪声接踵而至,外边的桃源岛人现在应该是打算先把这三个面具人处理掉,我现在其实也有点矛盾,因为如果单纯让桃源岛人被两面夹击最终彻底溃败的话,那无疑整个顶峰就被那些灵体生物占领了,更关键的是,我现在也没有把握对所有的灵体生物形成能量的干扰和影响,我一旦没法和月尘的能量抗衡,那其实等于是反过来替月尘做了嫁衣……

    可我现在也没法和桃源岛人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讲清楚,更何况我打心眼儿里也就没有想过帮助他们。

    既然如此……那我就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好了,我迅速攀爬到墙壁附近开始朝外边探头观察起来,果然发现所有位于亭台内侧的桃源岛人都在四处张望寻找着内部面具人的动向,而且我很快就发现原来变成面具人的桃源岛人伤员并不止是我附近的这三个家伙,还有更多的面具人从不同的方向冒了出来。

    我之前接近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里的伤员数量是很多的,现在看来,这些伤员现在已经纷纷转变成了面具人。

    而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点了,虽然说这里的桃源岛人伤员很多,但却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有致命伤,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伤员,甚至是重伤者都不太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死去,而现在如此多的面具人涌现出来,就表明他们转变成面具人的条件里,根本就不包含“死亡”这一项。

    何况我刚才也的确没有对那三个面具人下死手。

    从这一点上来讲的话,他们和还魂尸的区别也越发明显了。

    我正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又一次响起了月尘的声音。

    但是这一次月尘对话的目标却并非是我,而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她在轻声哼唱诡异调子的时候,还在发出一阵阵怪笑,最后又伴随了一阵呢喃不清的话语,虽然我听不清具体的语句,但我却能从她的语调中感觉到这月尘正陷入到了一种病态的癫狂喜悦中,而这喜悦感无疑就是来自于我眼前峰顶上正在发生的变故……

    她似乎很乐于看到越来越多的桃源岛人被支配成为面具人的形态。

    而我眼前的那些剩余的桃源岛人也的确都呈现出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感觉,大量的桃源岛人甚至开始利用手里的攀岩工具打算从山崖壁上逃脱,然而这哪里有那么容易,因为他们才一动身,那些早已蠢蠢欲动的怨念灵体便隔空朝他们飞扑了上去,很快就有更多的桃源岛人被摔落山崖……这下他们恐怕连面具人都做不成了……

    我本来还试图在暗中协助他们一把,倒不是说真的想帮他们,而是想让这些人拖延的时间更久一些,以便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找寻控制面具人和怨念灵体的方法,但现在看来这已经不太现实了。

    与此同时,月尘在我耳中那种嘻哈怪笑的声音也越发清晰起来,接着我便感觉到周围某个方向出现了一团相当强大的能量源。

    这次的能量源类型依然是第三种未知能量,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一团火炉在附近对我进行烧烤一样,我很快就确定了那团“火炉”的位置所在,竟然就在亭台区域的边缘,也就是刚才那些桃源岛人负隅顽抗的防线处。

    我急忙朝那边仔细看了过去,只见一大团的怨念灵体正从那边飘荡而过,他们明显打算彻底清楚掉峰顶附近的剩余桃源岛人。

    现在这边还能活动的桃源岛人已经所剩无几了,幸存者都们都在朝亭台最靠近山崖的地方退了过去,不过我现在并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那些怨念灵体经过之后的空地处吸引了……

    等那些怨念灵体还有面具人离开之后,在原地出现了一个我所熟悉的人影……

    我擦!

    居然是圣女!

    圣女同样是和我在别墅区失散之后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的人之一,其实我一度都怀疑她是否已经被伏都教的人杀死了,毕竟这个圣女后来投诚到了我这一边,以伏都教的诡异行事风格来看,他们应该是断然不会容忍这种叛变行为。

    我仔细朝圣女面部看了一阵子,发现她一直都保持着双目紧闭的模样,看起来一副陷入深度梦境的样子,而且她的身体内外也在散发着一阵阵怪异的光芒,这种颜色的光芒并非是灵能和寒气带来的,因为颜色完全不同,这种光芒更偏向于一种青灰色,也正是我之前见过的几次第三种能量所散发出的颜色类别。

    莫非圣女一直对我有所欺瞒?其实她根本就是由第三种能量构成的?至少是以它为主的?

    可是在我仔细回想的时候,却发现这圣女其实有很多机会使用第三种能量,可我依然从没有见到过,这似乎就表明圣女至少在我和我为伍的时候,体内应该还不具备这种能力,而她现在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都是后天造成的。

    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她变成这个样子是源自于她的主动要求,还是说她也不过是月灵或月尘手下一枚被利用的棋子,被迫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开始细心感受这圣女身上是否存在灵能连接的可能性,但结果依然和之前一样,这个地区对于灵能的压制力依然存在,甚至于我感觉现在的遏制程度简直比之前还要夸张一些。

    既然没法建立联系,我便有心思亲身上前进行阻拦,因为从现在圣女的样子来看,她就是现在峰顶上那些影响周围灵体生物的关键所在。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我其实也已经或多或少明白了一些东西,至少在面具人这一点上来看,他们都是通通被第三种能量所影响驱使的。

    可以这么说,如果说灵能控制的是绝大多数蛊物,寒气控制的是绝大多数寒气生物,那么这第三种能量所影响的无疑就是那些桃源岛人口中的灵体生物了。

    只是我现在还暂时不太清楚这灵体生物所包含的范围,感觉至少面具人和怨念灵体都应该是在其中的。

    我又稍稍等待了一阵子,确认这圣女周边不再有其他的威胁之后,便一个箭步上前冲了过去,此时绝大多数的面具人还有怨念灵体都已经远离了我们这边,四周出现了难得的安静。

    “圣女!”我上前之后直接喊了一嗓子,不出意外,这圣女果然没有丝毫的反应,由于时间紧迫,我也没有想太多,就直接用手试着抓了一下那圣女的胳膊,但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手掌像被火燎伤了一样,痛感迅速扩散都了我整个右臂,我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我擦……这搞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自己体内的能量开始出现了一阵阵强烈的波动,而这些能量依然和灵能还有寒气无关,这完全是第三种能量的涌动缘故。

    不对……虽然说我对第三种能量很陌生,但我却能确信他不可能具备这种灼烧的效果,感觉刚才那种灼烧感更像是戾气对我们这类被蛊虫病毒影响过的人的刺激。

    我立马将目光转向了圣女身上的穿着,果然发现在她身体外边套着一层若隐若现的透明薄膜状物质,而在这薄膜之下则涌动着一丝丝的黑色气息。

    妈的,果然有戾气!我刚才动作太大,应该是将一部分戾气强行逼入到了体表,这才有了那种强烈的灼烧感。

    确认了灼烧感的来源,我的疑惑也跟着消失了,这圣女外边居然套了一层这样的护甲,看来对她的保护还是很看重的,不过这种东西难不倒我,我迅速用开山刀把这外层的薄膜挑碎,很快就有大量的戾气喷发了出来。

    我本来还担心圣女本人会不会被烧伤,但让我惊奇的是,这些戾气好像和这圣女之间是完全绝缘的一样,从薄膜破裂出来之后便纷纷主动散开了。

    “圣女?”我又喊了她一声,这时我发现她的表情开始出现了轻微的变动,我以为她是对我的喊话有反应了,然而还没等我高兴呢,我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尖啸声,当我回头看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怨念灵体张牙舞爪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急忙一个后仰避开了这一击,同时手里的开山刀也顺势划破了其中一个怨念灵体的躯壳,这家伙体内的粘液立马掉在了我脚边的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