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君临李子染〕〔智擒萌宝总裁〕〔妃常霸道之王妃归〕〔三十而立〕〔原来爱情遥不可及〕〔豪门战神〕〔边境战神回归〕〔天王赘婿〕〔怎可轻言负旧人〕〔重生归来总裁的千〕〔人间久别〕〔缘来爱情只为你〕〔冷王盛宠倾城妃〕〔浮生若梦与你成烟〕〔爱如约而至〕〔脱轨〕〔绝世医妃王爷求和〕〔以情为陷总裁的宝〕〔南风若知意〕〔你好,神棍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451章 碰到熟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婴儿脸上呈现出一种很舒服的表情,就是那种大人抚摸小孩子时的表情。

    然而这种表情出现在这种东西身上,依旧有些诡异……

    这八个黑东西开始渐渐围在了我身边,也没有任何攻击我的意思了。

    既然已经把他们安抚住了,我便打算一点点朝着下层出口的位置潜过去,看看能不能在不惊扰这些黑东西的情况下顺利通过。

    我脸上依旧在做着各种丰富的表情,同时我开始一点点朝下游了过去……

    那几个黑东西这次果然没有撕扯我,只是紧跟着我追了上来,好像我突然成为了他们的保姆一样。

    这对我来说可是好事。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谨慎,但很快我就发现这些黑东西似乎是完全把我当成同类了,我便加快速度一头潜到了下边,顺着出口游了出去。

    这下边的场景吓了我一跳……

    我之前说过,这楼房从上到下几乎都是腐败程度不同的尸体,但是这一层的尸体数量却更多,而且我注意到有相当数量的人是没有穿潜水服的。

    这就说明,能潜到这个深度,还不依靠任何外在设备的人,体质肯定是和我们类似的。

    这一层也是牢笼区,只见铁笼子下边压着数不清的穿着便服的人的尸首,而且我突然感觉这些好像是游荡者的人啊!

    这样的尸首光是我一眼扫到的就有不下四五十具的样子。

    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没想到这地方除了蓝鸟公司和救世军的人互殴之外,竟然连游荡者的人也来过。

    我立马就想到了赵天,心说这个王八蛋该不会真是从这楼里拿的药吧?那我们岂不是扑空了?

    杜月此时正在我对角线对面另一头的角落里查看着什么,由于这里尸体太多,如果不是杜月手中的手电光束,我甚至根本都找不到她。

    我迅速朝她那边游了过去,只见杜月正在对这些尸体进行挨个儿的查看。

    杜月见我来了似乎有些惊奇,她回头紧张地看了一眼跟在我身后的那些黑东西,眼中满是紧张。

    我打着手势叫她放心,接着便还是用刻字的方法告诉她这里的尸体应该是游荡者的人。

    杜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的说法。

    我此时也开始仔细查看起附近的尸体,很快我就发现这些尸体明显是才死没多久的,甚至都没有什么腐烂的迹象,大部分尸体甚至可以用“新鲜”来形容,感觉他们最多也就死了一天到两天的样子而已。

    那就怪了,既然他们是才死的,那么他们是被谁杀的?至少最近这几天蓝鸟公司和救世军的人都不可能有活人出现在这下边,难道是被这八个黑东西弄死的?我感觉也不太可能,这八个黑东西其实攻击力有限,怎么可能杀得了这么多的游荡者?

    而且我注意到这些尸体身上好像都没什么伤痕,再联系上他们身上都没有潜水装置,那……难不成是被淹死在这里的?

    这就更说不通了,谁淹死人后还把人拖到这么深的地方?这里也不存在藏匿罪行的说法,首先这世道杀了人也没人管,其次这里是荒岛,谁会看到?

    我又四下看了一圈,感觉这一层好像除了尸体没别的东西,所我便打算再朝下游去看看,毕竟我还抱着找到一条足以帮我们撞开大门的大鱼的希望呢。

    然而我刚打算动身,就看到远处有一具尸体明显动弹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

    当然,我并不是因为怕诈尸而吓到,主要是怕有人藏在这里阴我们。

    杜月对此浑然不觉,因为她毕竟没有我的夜视能力,只能依靠手中的手电光束来进行区域性的照明,而这具有动作的“尸体”正处在我们对面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我急忙拍了拍杜月,给她指了指那具“尸体”的方向。

    杜月立马打着手电扫了过去,这次有了光亮,我看得更加清楚了,光束扫过去的一瞬间,果然有具“尸体”出现了抬手的动作。

    杜月的眼睛立马瞪得老大,我示意她别冲动,暂时还是先躲在我身后跟着比较好。

    很快我俩便一前一后朝那人游了过去……

    那八个黑东西也同样跟在我们身边,他们现在不仅对我失去了敌意,就连对杜月都没什么攻击性了。

    很快就到了那人近前,我这才惊奇地发现这人似乎有些眼熟的样子。

    我擦,这人的身形我是在哪儿见过来着?他明显受了伤,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个口子,从口子里可以看到里边血糊糊的。

    我和杜月都不由得皱了皱眉,我刚想进一步靠近他一些,就见这人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猛然张开双臂朝我伸了过来。

    我让这举动惊了一下,身子微微一退,接着就见另外八个黑东西朝着这人身上猛扑了过去。

    看样子这八个黑东西以为这个人想攻击我呢,但我很清楚刚才那人的动作只不过是想再一次引起我的注意而已。

    我急忙上前将他们全部拉开,好在这些小东西现在已经很听我的话了,并没在那人身上过多纠缠就散开了。

    这人被这些黑东西折腾了一通,显得更加狼狈了起来,头发也少了一大块,脸上又多出几道血痕。

    我对这个人还是有着很高的戒备心的,因此我早早就把开山刀抽了出来,这人只要敢有一丝伤害我们的举动,我就会毫不客气一刀劈了他,毕竟他现在已经是这个熊样了,我弄死他也算是替他解脱了。

    不过这人并没有任何伤害我们的意思,而且看他的动作,明显是想像我们求助呢。

    杜月此时已经把光束打到他脸上了,有了光束的辅助,我看的也更加清楚了,这人头发似乎有段时间没打理了,半长不长的头发把他半张脸都遮住了,我将这些头发一点点拨开……

    然后又将他脸上的血痕都用手擦掉……

    这下我认出他来了!

    我草!

    这是哑巴!没名字,只知道个绰号叫“二哼子”。

    可是这哑巴不是赵天的人吗?

    不过这也就说明这一层的尸体的确是游荡者的人了,看样子是哑巴和其他游荡者下潜到这里之后出现了某种变故,这才全部被淹死在了这里。

    我又仔细看了看这哑巴身子上下,的确没穿任何潜水设备。

    我倒是很清楚地记得,早在我和哑巴第一次在麻和尚的营地里见面的时候,就曾经发现他和我的体质差不多,难道说他和我一样,也是可以水下呼吸的?

    难道这一层其他的游荡者也是如此?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游荡者里也有一大批和我们一样的人了?

    我也不知道这哑巴是不是把我认出来了,总之他此时还在朝我时不时伸动一下手臂,明显想让我拉他一把。

    我皱着眉朝他身下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双腿被卡在一个大铁笼子之下,腿都被压的有些变形了。

    我急忙招呼杜月到笼子另一头,准备和我合力将这笼子搬走。

    毕竟这哑巴之前给我的印象很不错,而且他也帮着我们打过蓝鸟公司总部,就算我后来知道他是赵天的人,对他的好感也依然没有减少,更何况对于这个赵天以及他身后的其他游荡者势力我还不是很了解,也不能光凭着赵天一个人就妄下论断。

    杜月此时也把这哑巴认出来了,只见她迅速游到我对面,我俩很轻松地就把这大铁笼子抬起来甩到了一边,这笼子一动,哑巴的身子也跟着晃了几下,没有了铁笼的束缚,他整个人都侧翻了在了一边,看上去是虚弱到了极点。

    我迅速把这哑巴拦腰抬住,接着又大致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情况。

    好像没什么被人攻击留下的伤口,而我之前看到的那几个身上的血口子则更像是铁笼砸下来时的刮伤,伤口并不深。

    这就怪了,他们好像真的不是被人袭击才成这样的,那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难道是受不了这里的水流压力?

    不过既然这哑巴活着,我们只要保证他的安全,就可以知道这下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虽然这哑巴不会写字,但是陈梦雨可以和他用哑语来交谈。

    哑巴的伤势并不重,只是有些虚弱的感觉,而且我自从把他身上的铁笼拿开后,他似乎就在快速恢复当中。

    因此我也不急于把他送到上边去,毕竟我和杜月好不容潜到这么深的地方,至少得确认一下压轴药的情况。

    由于这哑巴活着的缘故,不由得让我产生了这里是否还有其他活人的想法,然而我和杜月在这一层找了一圈下来没有任何收获,除了哑巴之外的其他人的的确确都死透了。

    期间我又朝着更下边潜了几层,发现从这里开始往下的尸体就不多了,只有零星的一些明显是被水流冲过来的尸体,至于我所希望看到的大鱼则依旧没有踪影。

    杜月这时示意我还是回上边那一层,我们准备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把那门弄开。

    我和杜月一人一边架着哑巴游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