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九十二章 言语尽头(4600字)
    其他方面不好说,巅峰傀儡师的偷窥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看这一手不输专业团队的多视角拍摄,动态捕捉,静态抓拍。

    土蜘蛛和御门院水蛭子的巅峰对决,空地对轰,愣是用了十六个“几位”,各种放大特写,不是一般的震撼。

    毫不夸张地说,心结一个人就等于一个最顶级的豪华摄制组,派出来的都是超一流的大片,比斗气化马,五毛特效什么的强太多了。

    好想把他挖到杉木事务所去,不,有点屈才了,关东联合怎么样?

    岩永家有股份,待遇随便开。

    “你不去从事影视行业真是太可惜了。”

    关俊彦的感叹发自真心,心结03却是一脸看二傻子的表情。

    “你现在还有心思说这些吗?再不做决定就来不及了,花开院家、二条城,不管你想去哪,翠星石都可以送你过去,只要玉藻前大人能解答我的疑惑。”

    “妾身确实可以解答你的疑惑,你一分化七,妾身可是一分化十二,虽然是被逼无奈,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如果能重新归一,妾身说不定能长出史无前例的第十条尾巴——那样应该算是真正的超越了吧。”

    此时的狐狸精已经吃完了一盆的瓜,一边舔手,呸,爪子,一边憧憬美好的未来。

    “安倍的傀儡师,妾身可以断言你没有走错路。”

    “那么——您是答应了?”心结03面露喜色,即便她是毒舌属性,也无法抗拒超越的诱惑。

    “妾身可没这么说。”狐狸精收起野性,恢复端庄,“妾身沦落到这般田地,你祖先‘功不可没’,妾身凭什么要把大道之谜告诉你?”

    “那您让翠星石带话——”

    “故意吊你胃口行不行?妾身可是很记仇的,大概比那个小辈更记仇一点。”

    狐狸精得意地摇起了尾巴,就差明说——气不气,气不气。

    吃饱喝足,皮一皮,狐狸精很开心。

    关俊彦也难得地没有感到头疼,反而神清气爽。

    有些人,就该让皮皮狐来制,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心结03眉毛一挑,却没怎么恼怒,看向关俊彦,那意思很明显——你的狐狸精,你搞定,搞定才有的谈,不搞定,你继续在这待着吧。

    关俊彦——喧宾夺主地拿起茶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狐狸精倒了一杯,装模作样地小口啜饮,品评道:

    “茶不错。”

    “有宫廷级水准。”狐狸精也开始装模作样,不,她不是装,是真有贵妃风范。

    “好喝就多喝点,也只有这里才能有实体,出去了,看得见,摸不着,先吃饱喝足把本钱赚回来再说。”

    “有道理。穿绿衣服的人偶,给妾身再上一盆瓜。”

    翠星石的额头冒出了一排加号。

    心结03也终于多了些火气:“关俊彦,你真的不在意同伴的死活?”

    “当然在意,前提是,他们真的有性命之威——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该喝茶喝茶,该吃瓜吃瓜,戏嘛,要多次反转才好看。”

    来,快进到魏文帝,呸——花开院家,“奴良滑瓢”背后偷袭远山加奈。

    然而刀刚刚挥出,又一道刀光闪过,将偷袭挡了下来。

    “奴良滑瓢”定睛一看,竟是一个比自己还要矮的粉发女孩,笑得格外天真无邪。

    不给偷袭者丝毫反应的时间,一只大手从后方袭来,结结实实地拍中了偷袭者的后脑勺,直接把偷袭者按在地上,让脸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手掌的主人是个身高超过185的肌肉男,用一丝不苟地声音说道:“和你分析的一样,果然来偷袭参谋部了。”

    “简单的分析。如果我是敌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又不是不知道我方有内鬼。”加奈连头都没抬,根本没把偷袭者放在心上。

    “你是……怎么识破的?”被按在地上的偷袭者艰难地发出声音。

    “无可奉告。”

    其实加奈自己也不知道。

    内鬼确实是能推测出来,但只能锁定在几个京都留守的元老身上,没法更进一步。

    毕竟是位高权重的元老,不好随便调查,一个搞不好,敌人还没乱,联军自己先乱了。

    就在加奈为此苦恼的时候,滑瓢突然找上门来,告知他内鬼的身份,还告诉了他对方的能力,是如何伪装。

    通过展露实力和本质证明身份后,加奈选择相信滑瓢的说法,隐秘地制定好了诱敌暴露,一网打尽的战术。

    敌人真名——山本之面皮,自己给自己取名珠三郎。

    山本五郎左卫门的面皮所化,能力与面皮有关,接触过某人后可以制作出以假乱真的皮套伪装,不真正动手,极难分辨。

    珠三郎正是通过这个能力,早早潜伏在京都势力中,暗中搞事,为羽衣狐的行动提供便利。

    有山本之眼的记忆篡改,有珠三郎的皮套,就算真要和妖怪开战,也可以让妖怪配合,营造出各种假象,一番谋划称得上天衣无缝。

    珠三郎的潜伏也一直很顺利,传递情报,拖花开院后腿,开战后依照计划端掉敌方大本营——这才是真正的王牌。

    然而,珠三郎也好,山本之眼也罢,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有关俊彦这么个能看到真名和基本信息的挂壁。

    战前遛了一圈,谁是李逵,谁是李鬼一目了然,然后珠三郎就倒霉了。

    被以养伤为名留在花开院家的高柳光臣和枣真夜逮了个正着。

    高柳光臣一直躲在立柱后方,枣真夜一直躲在灵器盘下面,就等着不想干的人进来偷袭。

    枣真夜扛着自己的“柔剑”,奶声奶气地说着:“你应该带了其他人一起来吧,都叫出来,你一个人,就算杀了加奈,也不可能干掉其他人。”

    “区区人类,太自大了!”

    珠三郎的体内流溢出了“畏”,高柳光臣立刻加力,依旧按了个空,手中抓住的只有一张皮——奴良滑瓢的皮套。

    皮套中的珠三郎已然金蝉脱壳,来到高柳光臣身后,显现出本来面目。

    是个穿着头戴面具,穿着戏袍,手提薙刀,如同一位能戏演员。

    枣真夜看了一眼,顿时兴致缺缺:“原来是个演员,怪不得演得这么像,不过我现在可没有看戏的心情,能请你先去死吗?”

    “这可由不得你,这场戏,你不仅要看,还要亲自登台,饰演反面角色!”

    薙刀顿地,古老的花开院正殿的风景瞬间一变。

    地面变为木板,上方升起了灯笼,一切的一切都与传统能戏的舞台一般无二。

    “领域型妖怪吗?”高柳光臣一语道破珠三郎的本质。

    领域型,规则型的一种,自带小世界,是规则型中最难缠的存在。

    “没错。这就是我的‘戏演武’,。”

    灯光点亮,珠三郎即是舞台的焦点。

    “远山金次、高柳光臣、枣真夜,你们比外面传闻的还要厉害,能与你们一战,真是让我热血沸腾啊。但是很遗憾,这场戏的台本已经决定好了,你们不是主角,而是注定要被主角团打倒的反派。”

    说话之间,陆续有新人登场,皆是身穿能戏服,造型各异。

    枣真夜没有说错,珠三郎确实带了同伴来,正殿里的参谋不算少,他不想有人逃脱。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规则啊。”远山加奈终于抬头,“多问一句,你刚才说在节目结束之前,没有人能进出这里,如果是已经在这里的人呢?”

    “纳尼?”

    珠三郎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只见舞台的正上方,灯光暗淡的幕布上多出一双双戏谑的眼睛,好似越南丛林里隐藏着的游击队,等待着美军上钩。

    “有了超出台本之外的发展,你该如何是好呢?”

    加奈露出堪比大明星的迷人微笑,一抬手。

    越共探头,登台。

    有原本二条城的镇守者,花开院秋房。

    有药师花开院灰吾,他又磕了药,处于阳力爆发,肌肉鼓胀的理番男主状态。

    有胜吕龙士和忍者铃音这两位留守的o4成员。

    更有悄悄从大阪赶来支援的大阪方面的忍者第一人,忍界名宿,已知唯一的忍头级——小百合。

    再加上远山加奈、高柳光臣、枣真夜,阵容豪华得一塌糊涂。

    “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演的话,就让我来写剧本吧,剧本名——正义的群殴。”

    二次挥手,近战组一拥而上,加奈则继续和参谋们一起干活,能戏这种老掉牙的玩意,年轻人才没兴趣,早打完早去前线增援一波。

    不知道花开院龙二、和歌志麻那边怎么样了,如果他们不能破局,多一队两队人,意义不大。

    被远山加奈惦念的两位……状况算不上好,但也不算太差。

    岩永琴子虽然只用了一瞬的能力,但对于龙二来说,这一瞬就已足够。

    很少有人知道,妖僧天海曾被龙二视为榜样。

    因为天海和龙二一样“没有才能”——和真正天才对比。

    天海能当上家主是靠着不断钻研和努力,龙二在花开院家的秘档中读到天海的事迹后也走起了同样的道路。

    式神术,结界术,水法,这都是天海用来弥补才能不足的方法。

    这一切,龙二都在研究,不惜利用花开院家的资源到处收集资料。

    他想成为第二个天海,所以在天海出来搞事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的愤怒。

    而在愤怒之后,他燃起了阻止天海,甚至打倒天海的责任心。

    就如关俊彦能精准预判羽衣狐行动,在常年累月的研究下,龙二很早就发现了天海的目的和手法,一直在为此做准备。

    只可惜天海出手太快,龙二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压趴了,动弹不得。

    直到琴子动用夔女之力。

    龙二终于将结界之谜送了出去,用天海开发出的阴阳术“天挺空罗”。

    天海肺都要气炸了,当场就要抹消这个坏他好事的后辈。

    没想到和歌志麻的反应同样很快,龙二用“天挺空罗”,和歌志麻用了“无尽原力”——加持在龙二身上,直接让龙二有了足够的体魄和灵力。

    打赢天海是不可能的,差距太大,但多少能自保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足够分散在各处的己方大佬各显神通,对天海和泰忠发起反击。

    关俊彦提供的是十位安倍御门院家主的情报,计划也是按十人全到来制定,现在只现身六位。

    联军保有的战力远在天海与泰忠之上,哪怕失去天时地利,也不会任由对方宰割——之所以先前不动,也是因为预估中的强敌没有全部现身,担心有阴谋,所以敌不动我不动。

    如今敌人动了,我方当然不能闲着。

    日本正统结界师一族,墨村一族的当代嫡女,墨村守美子同样张开结界,以结界对结界。

    打着同样主意的还有博丽神社的上代巫女,博丽灵梦的师父。

    两人皆是天纵之才,同样都是大结界师,即便身在敌人的结界中也不会失去大结界师的奥义。

    不属于京都、关东两大百鬼夜行的自有妖怪,半人半灵的古老剑士魂魄妖忌,出剑不停,丝毫不受道标扰乱——剑圣开心眼,肉眼如何抵得过心眼?

    除了这三人,还有坐镇京都的阴阳道十二神将中的两位,鞍马山的源氏后裔,皆是成名已久的高手。

    年轻人都这么拼,老家伙们怎么能闲着?

    最为稳妥的当属产房之外的罗城门战场。

    京都“百鬼夜行”对奴良滑瓢一人。

    明明占有绝对的数量优势,却依旧没能拿下年老的滑瓢。

    不仅如此,随着战斗的推移,滑瓢的气势正变得越来越强盛。

    鬼童丸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却在出手的瞬间看到了一副难以想象的光景,剑圣级的一剑硬是没能递出去。

    奴良滑瓢也没有乘势反击,而是将刀扛在肩上,咧嘴笑道。

    “不愧是安倍晴明亲自苏生的鬼童子,非同一般的敏锐,在你眼中,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鬼童丸咽了口唾沫,吐出三字:“滑……头……鬼!”

    “没错,就是本滑头鬼大爷,既然被你看到了,就没办法了。感到荣幸吧,这本来是为你们的首领羽衣狐准备的力量!”

    与“黑”不同的“白”色水汽弥散开来,彻底散尽的瞬间。

    干瘦秃顶的老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头发半黑半的男性青年,样貌与陆生极为相似,身材与气焰却要雄壮许多,不可同日而语。

    “同样的话,我四百年前就说过了,谁敢挡我的路,我就要谁的命——滚开!”

    一刀斩下,整个罗城门为之动荡,号称回忆之城,能以积淀的“畏”自成一界,干涉现实的防壁竟是出现了一道缝隙。

    就是现在,陆生。

    恢复年轻样貌的目光有瞬间的停滞,目送处于镜花水月状态的孙子穿过缝隙,直达最终目的地,产房——“鵺池”。

    而城门周围的百鬼竟是无一察觉,因为滑头鬼的存在感实在太强,根本看不到其他。

    唯一察觉到异常的是开了全图视角,不知道插了多少“眼”的心结03。

    羽衣狐的生产到了最关键的时期,不能分心,奴良陆生的潜入成了最大的变数。

    握着茶杯的手中荡起了圈圈涟漪。

    “安倍家的傀儡师,你的心乱了哦。”终究还是吃到了第二盆瓜的狐狸精笑眯眯地说道,“现在,恐怕妾身有心情讲道,你也没心情听了。”

    心结03放下茶杯,眼中浮现出一丝森冷。

    局面发展到这一步,容不得她继续喝茶看戏,但她想走,也要问关俊彦答不答应。

    关俊彦握住刀柄,以实际行动表明一切。

    两人都很清楚,言语的交流已经行不通了。

    ps:总有人在说我方大佬在干什么,是不是在划水,其实不是,关俊彦一早就说了,是在等敌人发难,谋定后动,名气越大,越容易被盯着。

    ps2:本章二合一,今天就一章,最近太忙,工作各种问题频发,都要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