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尊与东君(4000)
    女人。

    一袭红衣。

    艳烈如血,如朝阳,如晚霞。

    一出现,便成为全场当之无愧的焦点,连先一步现身的玄甲男人都被比了下去。

    当然,这不是说男人一定不如女人,纯粹是颜色问题,暖色调最艳的红确实比冷色调中较为低调的黑更吸引人。

    除了这一点,其他方面两人都是顶级。

    纯色系是天下最难驾驭的服装制衣,但穿在两人身上却没有任何违和。

    突兀现身的一男一女,完全hold住了身上的纯色。

    男人身材雄伟魁梧到了极致,要不是黄皮肤与典型的黑发黑眸,完全看不出事东亚人种。

    面容粗犷,却不给人笨拙的印象,反而透着上位者的气魄,豪快与霸气并重。

    女人倒是没那么极端,中等个头,不过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该圆的地方圆。

    容貌绝美,精致五官与妆容,比身上的红衣更加耀眼。

    男人身体一顿,随意地地抽出被扣着的手腕,对着麻仓叶王说道:“我说你这狡猾的小家伙怎么突然转性了,原来是她传信给你,我很好奇,她向你承诺了什么。”

    叶王终于转身,笑而不语,目光转向女人。

    后者收回手,浅淡地说着:“他想要此上无人,我便如他所愿。”

    “真是慷慨。”

    男人啧啧,看不出是讽刺,还是真心称赞。

    “独占火行气运两千年,说不要就不要了?”

    女人不以为然:“本就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东西,是你太吝啬。”

    “你我道不同,你有你的做法,我有我的原则。”

    “那这次怎么说?你定的最重的两条规矩都被打破了,日本武尊!”

    最后的称呼一出,全场皆惊。

    身在日本,如何能不知道这个名字?

    武道始祖。

    最强、最有名的天皇。

    日本史上第一位超越者。

    正史编纂委员会的创立者。

    无论是神话,还是现实,他都是日本雷打不动的第一人。

    在承平已久的现代,人们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竟这么堂而皇之地现身了。

    也就是关俊彦,仗着有系统,反应小一点,因为已经看了一会儿,度过了最终的震惊期。

    日本武尊。

    《古事纪》中作倭建命,本名小碓尊,父亲是景行天皇,母亲是稻日大郎姬。

    从小神力无穷,力能扛鼎,一生征战,杀出云建,讨伐熊袭,平定虾夷,功勋赫赫。

    巅峰期曾目空一切,挑衅神明,结果深受重伤,心灰意冷,后假死离开皇室,隐匿于暗处。

    后感念于日本极度混乱的状况,创立正史编纂委员,初衷是记录真实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发展,成为日本暗世界的执牛耳者。

    五围数据如下:

    统帅:158

    武力:205

    政务:92

    智力:182

    魅力:99

    不愧是最古老的超越者,强悍之极,绝非晴明、叶往这种新晋后辈可以比拟。

    系统说明的最后,有这么一句——身合须佐之男。

    这引起了关俊彦的注意。

    如果说日本武尊是第一武人,那么须佐之男便是第一武神,武力冠绝日本八百万神明。

    同时也是掌管现世的最高位的三柱神之一。

    武尊身合武神?

    是像鬼缠那样的合体吗?还是……

    想到这里,关俊彦不免有些担心,担心店主。

    没错,店主。

    虽然人不一样,声音也不一样,但那份熟悉的感觉始终不变。

    关俊彦可以确定,红衣女人就是店主的真身无误。

    因为他同样可以看到女人的信息。

    真名焱妃,姬姓之女,与周天子一脉有关。

    曾是阴阳家圣女,承袭“东君”之位,是阴阳家力压诸子百家的功臣。

    始皇帝平定天下后,作为阴阳家统领率领阴阳家东渡,与东瀛本土神明两败俱伤,之后便一直留在东瀛。

    虽然有过几次短暂的归乡之旅,但最后还是回到东瀛,守护阴阳家至宝与曾经的荣耀。

    五围数据如下:

    统帅:160

    武力:198

    政务:99

    智力:190

    魅力:100

    五围总和比日本武尊更高,但最大值没有,说不好谁更胜一筹。

    不过当年就能和日本本土神明两败俱伤,可见店主,不,焱妃确实有与日本武尊叫板的底气。

    还有“东君”这个称号,在古楚国神话中,这是太阳神的象征。怪不得能显化金乌,立于火行顶端两千年,怪不得大江山鬼王这些威名赫赫的存在在她面前乖得跟孙子孙女似的。

    果然是非同凡响的来历。

    面对东君的质疑,日本武尊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安倍晴明。

    后者也是老油条,当即低姿态地表示:“愿意领罚。”

    “很好。”武尊满意地点点头,“御门院一族违反第一、第二法条,重罪,剥夺家名——”

    “请等一下,武尊大人。父亲离世后,一直都是我在统领家族,这一次的违规行为也是因为我的命令,我愿承担所有罪责,听凭发落,请您明察。”

    安倍吉平连忙走出,行土下座大礼。

    不论之前种种有何错误,在这一刻,他都是一个合格的家主。

    “第二代……”

    倒在废墟中的心结03不再装死,神情复杂。

    她很清楚,第二代是真的为了家族,为了宿命殚精竭虑,相反她自己却打着小算盘,不由心中有愧。

    御门院家的其他人也是相似的反应,或是恭敬,或是愧疚,或是悲伤。

    吉平对此视而不见,额头死死贴在地上。

    “有这份担当还不错。”武尊扫了吉平一眼,道,“那就如你所愿。你接连犯下两条大罪,本该是最严酷的死法,但最近天时有变,只靠道满无法承担魅崎都的压力,就剥夺你安倍之姓,罚你去魅崎都镇守千年。”

    “吉平愿意受罚。”安倍吉平欣然领命。他早就做好准备去死。

    “别高兴得太早。”武尊又道,“虽然是因为你的命令,但御门院犯下的错误本身不会被抹消。家名可以保留,人也可以不死,但除了本家之外,其他的权力、地位、库藏、产业都交出来吧。可有异议?”

    “没有。”

    吉平二次磕头。

    他早就做好了自己身死,历代家主也死掉一般的准备,现在居然都保全下来,已是意外之喜,不敢奢求太多。

    况且,只要父亲还在,还是超越者,家族迟早有复兴的一天。

    “我现在已经不是委员长了,只是提个建议,具体的处置要委员会最终形成决议后再行公布。”

    说着,武尊转向焱妃。

    “如此处置,不知东君是否满意?”

    “想保就直说,何必惺惺作态?”

    一声冷笑。

    你这个日本第一人说话,委员会敢反对?

    恐怕今天敢反对,明天就要换一批人了。

    “那边的首恶,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

    “我的规矩只对现实有效,地狱那边我可管不着,就像我管不着大海对面的其他国家。”

    武尊声音粗豪,却绵里藏针。

    “你不管是吗?那就由我来管!”

    东君一点都不和武尊客气,伸手对着至高火灵一指。

    火灵的一身赤红转为金色,热度再度攀上新的高峰。

    安倍晴明一阵心悸,连忙朝着日本武尊身后退去,武尊则上前一步,一身玄甲之上,隐隐透出潮鸣海啸之声。

    “当真要如此?”

    “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希望?自从须佐之男自我牺牲成全与你,你无时无刻不想收回被我和月神抢走的天照与月读的神性。”

    东君若无其事地爆着让日本神秘界三观崩塌的猛料。

    天照是须佐之男的姐姐,月读是须佐之男的兄长,天照的弟弟,三者是日本神话中心高天原的主宰,地位最高的三柱管理者,神道教最高的信仰,居然死了一个,剩下两个也被人抢走了至关重要的神性?

    反应最大的当属神乐万龟。

    她是侍奉八尺镜的巫女,而八尺镜正是天照大御神的神器,神乐家的核心正是天照大神宫。

    如果东君真的抢了天照的神性,那神乐家一直以来供奉祭祀的到底是谁?

    不由自主地,神乐万龟低头看向从小朝夕相处的神宝——八尺镜。

    镜中倒映出一双充斥着威严的煌煌之目,恍惚之间竟是与焱妃的双眼合二为一,吓得神乐万龟差点道心失守,手中的八尺镜也飞了出去。

    匆忙之间想要捞回,却见东君伸手一招,八尺镜瞬间消失,下一个瞬间便出现在东君手中。

    “我不止一次告诫过你们,神道早已不是过去的神道,让你们别太过笃信,偏偏不听。”

    对神乐万龟丢下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东君将手探入镜中捞了捞,捞出一枚充斥着阴力和诅咒的红色晶体,丢给关俊彦。

    那正是先前被封印的,从三途河和宏那里得来的,最大块的杀生石。

    关俊彦接过后毫不犹豫地放入嘴中,生吞下去。

    这本就是他和狐狸精谈好的,对于杀生石的处置方式。

    已经被镇封多时的前两块杀生石碎片在新生力军的牵引下成功汇合一处,三倍增长的力量让心象空间中的狐狸精更加真实的同时,也激起滔天的阴力,与关俊彦体内的阳力碰撞,让少年的身体里翻江倒海。

    剧烈的疼痛在身体里蔓延,又透过身体和精神的联系,直入灵魂,连分割心神的方式都无法抵挡。

    不过关俊彦并没有喊疼,即便额头冷汗涔涔,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对着东君·焱妃行礼。

    “记住我说的话,两剑过后,一个选择,我等着你的答案。”东君面露微笑,随后八尺镜缓缓浮起,镜面中央浮现出一个类似地狱之门的空洞。

    “换个地方如何?在这里开战,整座城市都会遭殃。”

    “我定下的规矩,当然不会违反。但就这么进入你的‘主场’,我没那么愚蠢——先入海,后入镜。”

    “你倒是一点都不肯吃亏,请。”

    “东君远来是客,我这个做主人的,自当以礼相待。”

    日本武尊腰间悬有双剑。

    不是写作太刀,读作剑,而是真正的古剑。

    一把是须佐之男的佩剑,十拳剑。

    另一把是须佐之男杀死八岐大蛇后得到的战利品,送给姐姐天照后,被天照与八尺镜、八尺琼勾玉一同赐下,最终成了日本武尊的招牌武器——天丛云剑。

    日本武尊双剑在手,剑气直冲霄汉。

    “我以剑为礼,请东君开海一战!”

    日本武尊握住其中一把佩剑。

    十拳剑出!

    没有做出情理之中该有的任何起剑势,而是握剑之时就已出剑。

    剑气迸发,气贯长虹。

    如江海横流,浩浩荡荡。

    虽是一剑,却胜过剑圣的百剑千剑!

    剑气直奔东君美艳脸庞,后者五指舒张,拍在气势汹汹的剑虹之上,浑厚剑气在她身前炸开,绚烂无比。

    鼓荡剑气之中,东君焱妃红裙飞扬,如同一朵火莲随着剑气向后飞舞。

    十拳长度的剑刃如影随形,在她原先站里位置的心脏处一闪而逝。

    是送礼不假,同时也是杀招。

    接得下就是礼,接不下就是杀招。

    文字描绘诸多,现实却只是短短一瞬。

    裙动剑闪之间,已是一进一退至千米开外的天上。

    再次闪动,二条城内已经无人能捕捉到二人的身影,只能隐约听见天边有雷鸣轰响传来。

    与东京不同,京都是地道的内陆城市,周边有山无海。

    可对于两名镇国级的超越者来说,内陆与沿海没有多少区别。

    这一刻还在内陆,下一刻便已到海上。

    日本武尊言而有信,说一剑请东君出海,真的用剑将东君送到海上。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东君本人想要远离人群,放手一战的想法。

    残存的剑气落在海上,将海面一分为二。

    一男一女二人,各自站在一侧海水之上。

    东君随手将八尺镜抛入分开的海水中,随后身化流光,一头撞了进去。

    日本武尊紧随其后,闯入镜中世界。

    空间刚一变换,一抹妖艳的赤红迎面而来。

    双手叠印,构筑出阴阳,却非传统黑白二色,而是统一为红。

    阴阳家秘法·阴阳合手印!

    来而不往非礼也。

    东君还礼日本武尊!

    一印换一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