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浩天平步青云〕〔财阀小娇妻:谢少〕〔王妃,王爷又来求〕〔狂少归来〕〔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神话之龙族崛起〕〔谢少,夫人又把你〕〔修仙琐录〕〔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婿〕〔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这个剑修有点稳〕〔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山上有个老神仙(4400)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在时移世易的现代,到底有没有真龙不好说,仙人确实有。

    修仙讲究道法侣财地,是故绝大多数的仙人都在洞天福地之类的秘境修行。

    不过有正常,便有超常,也有那么几位不走寻常路的仙人,浑然不在意这些。

    其中有一位老人,既不出世,也不入世。

    他曾走遍种花家的名山大川,遍览风光,也曾在多次堪舆一国龙脉,最终在京畿附近选了一处“三无”山头,结庐修行。

    何为三无?

    没名气,没高度,没灵秀。

    连生活在附近的人们都未必记得有这样一座山头存在。

    京畿之地,可以游玩的山水名胜实在太多。

    景山的景不好看吗?

    香山不香吗?

    妙峰山不妙吗?

    蟒山不莽……咳咳,这个没有。

    更别提还有依山而建,绵延不绝的长城奇观。

    谁有空管你个毫无特色的山头?

    但在这位仙长结庐之后,“三无”山的名气便悄然在地下世界传开。

    因为这位仙长,正是种花家公认的第一人,最强最古老的修道之人,超越者——那时还没有超越者这个概念,正确的称呼是大罗金仙!

    种花家现存的整个神秘界,都是他的晚辈。

    相比鲜为人知的名讳,人们更喜欢用“大前辈”“大祖”之类的方式称呼他。

    这也是古老者普遍的特点,不只是种花家的风格。

    到了大祖师这一步,传统意义上的规则、格局与他毫无意义。

    唯一促使他留下来的目的,便是看着这个国家,看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

    故老相传,曾有同为古老者的存在前来问道。

    问他明明可以踏出更高的一步,却为何留在现世,耽误光阴。

    “还没有看够这个人间。”

    老人如是说道。

    当时,他正在庐前的菜圃拔杂草,毫无架子,看不出一点强者气象。

    问道之人又问:“还要多久能看够?”

    老人答:“大概还要再看一万年吧。”

    问道之人不解,败兴而回。

    老人却是兴致颇高,随手摘下一根亲手种下的黄瓜,用袖子擦了擦送入嘴中,一口下去,爽脆清甜。

    你看你的天,我看我的人间。

    所以老人从来不排斥有人前来叨扰清修。

    请教也可,问道也可,想打一架也可。

    我比你们年长那么多,输给我不丢人。

    只不过老人辈分过高,过于深不可测,凡夫俗子有几个有胆子来打扰他的清修?

    而超越者又因为各种原因鲜少现世,所以这座“三无”山头基本都是一派冷清,老人想找个人一块吃瓜都没有,只能请飞鸟野兽。

    不过今天,是几年甚至十几年难得一见的例外。

    用茅草达成的草庐格外热闹。

    白发背剑的道家天宗祖师晓梦。

    轻纱遮面的阴阳家太上长老月神。

    一身休闲打扮的懒散男人。

    光头锃亮,却无戒疤,只戴一串草绳编成佛珠的白衣僧人。

    穿得五彩斑斓,像是孔雀开屏,分不清性别种族的特殊存在。

    少女面容,扎着羊角辫的旗袍女人。

    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在几分钟内先后来到草庐,像是约好了般。

    老人很高兴,到菜园里拔了一筐新鲜的瓜果,与客人们分而食之。

    期间月神几度开口,都被老人用“刚摘的瓜,好吃,别浪费”为理由给堵了回去。

    直到由剑气引发的异常波动,跨越空间,为茅庐中的众人所感知。

    旗袍女人眼睛一亮:

    “开始了,开始了。老头子,刚才你推三阻四,现在可不能再装聋作哑。”

    “我装什么傻了?”老人一脸茫然,“是瓜不好吃吗?我天天照看,不可能不好吃,罗丫头,你不能污人清白。”

    月神起身行礼后,道:“请大前辈‘掌观山河’。”

    “请大祖看东方一眼。”晓梦也起身道。

    随后,军装男人,白衣僧人,斑斓存在纷纷起身。

    老人把手里的瓜一放,叹了口气:

    “果然是瓜不好吃……好吧,好吧,不就是千年潮起嘛,又不是没经历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人终于摊开手掌。

    “掌观山河”,风水堪舆一道的登峰造极的神通。

    足不出户,遍观山水风景。

    曾有青史留名的大风水师观一城风水,如观掌纹。

    而眼前的这位大前辈早已超脱一城一地,真正做到足不出户看天下。

    一掌之中气象万千。

    虽然不见真实影像,却能清晰捕捉到一黑一红两股浩瀚伟力之间的碰撞。

    晓梦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仔细观察片刻,道:

    “确是东君无误,她有多少年没有全力出手过了?”

    月神答:“差不多千年,上一次真正动手也是和日本武尊,不过双方稍作试探,便双双罢手。”

    “那这一次……”晓梦沉吟道。

    “东君到底有何打算?”白衣僧人开口问道。

    月神摇头:“师姐说要做个了断,具体如何,她没有告诉我。”

    “了断……听闻昔年阴阳家东渡,右护法星魂战死于海上?”斑斓存在试探道。

    “确有此事。”月神被轻纱遮掩的面容,看不出情绪,她点点头,“不过师姐曾言,星魂战死是他技不如人。如果师姐真想为星魂复仇,很早便可以动手,不会拖到现在。”

    “那又是为何?”晓梦问。

    “说不定是故作姿态。”懒散男人漫不经心地说道,“好为日本捞取更多的筹码,一个常驻异国两千年的人,做出什么都有可能。”

    一言既出,茅屋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月神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意,话音更冷。

    “姬子房!!!”

    “是张子房,谢谢。”

    男人依旧懒散,对于月神的压力视而不见。

    张是姓,子房是字,良才是名。

    这个懒散的男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张良。

    汉初三杰之一,在璀璨如星河的种花史上也是占据鳌头的谋士之一,位列“武庙十哲”,兴汉朝四百余载江山。

    兼修兵家、道家、纵横、术家,终成大道,成为“武庙十哲”中唯一的超越者。

    张良是春秋战国之一的韩国贵族之后,韩国是姬姓的一支姬姓韩氏,月神称呼他为姬子房并无问题。

    只不过从姬姓到姬姓韩氏,再到张,历经变故太多,张良对此并不在意。

    也就是年轻时候在外游历之时,为了不暴露已经在兵家崭露头角的自己的本名,才用了姬良这个名字,结果一不小心又闯出了偌大名声,以至于后面时不时会被姬姓拿来说事。

    而月神与东君一样,都是姬姓,按照辈分,张良该叫一声老祖宗,所以他才会不断否定。

    “阴阳家当年为什么要东渡,别人不知道,我却是一清二楚——访仙是假,成仙是真。

    所谓的‘司命’之法,说到底无非是融合神性,铸就金身。

    也不奇怪,周朝本就是靠着仙人相助才取得了天下,成仙,成神,东西两周八百余载,姬姓就没放弃过证道长生的想法。

    《九歌》最早就是从你们那边传出来的,东皇太一、东君、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湘君、湘夫人——以神名为代号不就是想聚拢气运?

    可惜啊,你们聪明,神仙们也不傻,先以河伯、山鬼抢占地神之位,又以国殇将气运转入祭祀英魂,最终以礼魂送神。

    不仅数百年谋划毁于一旦,还演化出主弱臣强,群雄割据的东周列国格局。

    即便如此,你们还是不放弃,从道家脱离独立为阴阳家,又将目光瞄准东瀛。

    当时东瀛的神多且杂,实力普遍偏弱,正和了你们的意,本土的神仙太强,就去找弱的神仙欺负。

    其中你与东君正好与天照、月读神性相合,成功抢夺合道,星魂比较倒霉,与须佐之男相性不佳,又中了日本武尊的埋伏,最终身死道消。

    虽然你和东君成功证道,但你们同样受到神道束缚,神道与信仰密切相关,受到本土的祭祀,自当庇护本土。东君驻留东瀛二千载,你不时前往东瀛,不就是为了防止香火不足,金身不稳。

    你说,我要如何相信你,相信东君?”

    “……”月神无言。

    其他人也是无言。

    张良的话,把一个尖锐的,不太适合公开讨论的问题赤裸裸地摆在了台面上——旅居海外多年的侨民,对于故土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有多少人真能做到身在异国他乡,心在炎黄?

    在这个高喊国际企业无国界的年代,生于斯长于斯的人都有牧羊犬的存在,遑论其他?

    如果说诸多大佬中,谁对世道人心最失望,张良必有一席之地。

    他本就是故土难离,故国不忘的代表之一,投身乱世,投身反秦大业的初衷便是为了被秦灭掉的六国之一——韩。

    气氛一时陷入僵局,唯一有资格有能力打破沉默的只有大前辈。

    他收起掌观山河,用瓜敲了敲桌子,道:“别顾着说话,吃瓜,吃瓜。”

    于是一众人等又开始吃瓜。

    等张良斯斯文文地吃完一整个瓜,老人才道:

    “能够通过有限的情报分析到这一步,不愧是旺汉朝四百年江山的张子房,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月神已经放弃了属于月读命的那部分神性与气运。”

    “咦?”

    一直都显得井井有条,智珠在握的张良露出讶异的表情,其他超越者也都投来目光。

    月神淡淡地瞥了张良一眼,道:“只是放下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张良没再说话,起身作揖,既表达歉意,也表达敬意。

    “善哉善哉。”白衣僧人口宣佛号,“月神施主,拿得起放得下……”

    不等他说完,罗姓女子打断道:

    “玄奘法师,不许说与佛有缘,有佛性那一套。”

    白衣僧人,种花历史上最有名的僧人之一,曾白衣白马还长安的玄奘法师双手合十,修起了闭口禅。

    问出第一个问题后,一直在思考的晓梦突然道:“日本武尊的目的不难猜,无非是想多收拢几位超越者,在时代浪潮中尽可能多地攫取利益。如果月神与东君愿意交还两份神性与气运,没有必要与她一战,难道月神你——是将月读的气运交给东君?”

    “是。”月读承认了,“上次去东瀛,最主要的就是办这件事。”

    “难道你们想彻底取代日本的神明,掌控神道?”斑斓的中性存在失声道。

    “不,要做的话,两千年前比今天更合适。”张良否决道,“当时神道秩序大崩,拥有三柱中两柱的神性,是最好的重塑秩序的时机。”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我原本以为师姐是想和日本武尊做交易,可现在……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占星律无法对师姐起效,还请大前辈解惑。”

    月神长揖,长袖及地。

    “掌观山河不是什么都能看到啊。”老人叹了口气,“这一次,我确实没看出什么不对之处,除非这个‘不对’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异界……彼世、魔界、魅崎都?”月神心领神会。

    “如果我没有猜错,焱妃已经有所察觉,才会选择这种看似难以理解的方式。有些事你、我、我们所有人都做不来,只有主动与东瀛气运牵扯的焱妃可以。”

    “大前辈,我想再去一趟东瀛,我也是东渡的一员,这些事不能让师姐一个人承担。”月神直截了当地说道。

    “不可,你刚剥离神性气运,境界不稳,贸然前往风险极大,我虽然不是护犊子至极,大事小事都要管的日本武尊,也不能看着你去送死……罗丫头,你去一趟。”

    “我?”罗姓女子眼睛一亮,“你不是一直都不让我去国外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日本武尊被东君牵扯,你在那边的行动会容易很多,而且你不是一直想把流落在外的那件东西取回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好,我立刻动身!各位,先走一步。”

    得到大前辈的许可,罗姓女子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径直离开茅屋。

    月神犹豫了一下,对着老人再次行礼后,追着罗姓女子而去。

    “等等,那件东西,师姐可能会传给新任的‘云中君’……”

    “这个名字我听过,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年轻人……”

    两人离开之后,屋内的其他人也没有逗留的意思,纷纷告辞离开。

    最后走的是五彩斑斓的中性存在,他走到门边时,扭头问了一句:“前辈还要继续看?”

    “当然!”老人欣然答道。

    五彩消失,斑斓不见。

    恢复冷清的茅屋内,老人再度摊开手掌。

    这一次不是掌观山河?而是以掌观人。

    观那个明明身在人群中,却透着孤独意味的少年。

    “云中君……有点意思,第三还是第二呢?所以人间才总是看不腻。”

    很多人都不愿在人世间驻留目光,或是失望,或是无视,我不同。

    修行之人渐次登高,宇宙无止境,修行无止境,这样当然很好。

    但于我而言,能生在这天地之间,能来到这人间,是最好。

    别说万年,再看十万年也不够。

    大道通天,与我何干!

    老头子我啊,满足的很!

    ps:姬良来自《轩辕剑四·黑龙舞兮云飞扬》,玄奘嘛,就不说了,大家可以猜猜是哪个版本的,其他人分别是谁,大家也可以猜猜看,反正都大有来历。

    ps2:推本书吧,《我真不是她徒弟》,老朋友的书,实力保证,群里知名大触手,码字速度极快,曾创造出4000字40分钟的神话,完本保证。最后,作者是正经人,踩不住刹车,只能说懂的都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