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柳浩天平步青云〕〔财阀小娇妻:谢少〕〔王妃,王爷又来求〕〔狂少归来〕〔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神话之龙族崛起〕〔谢少,夫人又把你〕〔修仙琐录〕〔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婿〕〔这个剑修有点稳〕〔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五十二章 我听老爷的(2600)
    “不服?”

    这等内心变化逃不过狐狸精的双眼,她瞄了眼谏山冥,表情玩味。

    “玉,玉藻前大人……”

    谏山冥下意识地回答,猛地反应过来,低下头。

    “老爷,我僭越了,请主人责罚。”

    “都说了不需要这样,我觉得你有哪里不合适会直说,现在想说什么就说。”

    关俊彦承认,他有点愉悦了,主要是对狐狸精的期待。

    岩永琴子已经展现了她的操作,段位更高的狐狸精又能玩出什么花样呢?

    “是,老爷。”谏山冥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玉藻前大人,我就这么不堪,哪里都比不上黄泉吗?”

    “妾身可没这么说。”狐狸精用尾巴代替手,左摇右晃,“明明是天生的‘黑巫女’,亲和黑暗,当坏女人的好材料,却一直在拒绝。而且不是那种不肯正视本性的挣扎,随便诱导推动就会堕落的半吊子。她啊是真的‘身在黑暗,心向光明’,就算想用,都很难用得彻底。”

    谏山冥看得出狐狸精脸上的无奈,但怎么听都觉得是在夸谏山黄泉意志坚定,是“正道的光”。

    她忍不住又问:“那我呢?”

    “你就好多啦,你的内心一直都有着相当的幽暗。超越不了,便想着毁掉,落入谷底又有些自暴自弃,这种不断沉沦的感觉,对于妾身最是甘美。妾身很喜欢哦,你这样的女人——不是好人,但又坏的不彻底,可塑性极强。”

    “我,我才不是……”

    “否定是没用的。你这么卑微的态度,真的只是因为认清了现实,觉得自己只有身体这个筹码?就没有一点通过贬低自己,折磨自己获得安慰的想法?难道就没想过——我这样的人,会有这样的结局才是正常的。”

    “……”谏山冥语塞。

    “小妹子。”

    狐狸精凑近,伸出一条尾巴搔动谏山冥雪白的脖颈。

    “如果妾身说有办法让你亲自动手,报复害你沦落至此的谏山黄泉,你会答应吗?”

    “……”谏山冥的呼吸变得粗重,“我……我……”

    “啊,小男人,也就是关俊彦你不用担心,妾身负责搞定他,你看他不是什么都没说吗?”

    关俊彦其实想说话来着,但给狐狸精堵了,也就懒得多说,继续看狐狸精继续表演——也正好借机看看谏山冥的本心。

    琴子收女仆他无意干涉,但本性方面应当好好把关。

    谏山冥心中天人交战。

    她心动了,很心动,哪怕是咎由自取,哪怕谏山黄泉没有做错,但常年累积的不忿以及身份的落差依旧让她抱有一种找回场子的冲动。

    狐狸精的尾巴没有实感,她依旧觉得一股麻痒直接钻到心里。

    之所以没有立刻脱口而出,是因为女主人岩永琴子和谏山黄泉走得很近,也有点担心这一出是不是女主人在考验自己。

    思前想后,谏山冥开口道:“我的答案,依据女主人和老爷的意志而定,如果是老爷的意志,我会遵从。”

    “这个回答总算是不蠢了,六十分合格。”狐狸精收回尾巴,“如果改成‘我会很愉快地接受’,可以到八十分,你觉得呢?”

    “我会很愉快地接受。”谏山冥改口。

    “很好。妾身对你的评价有没有错误?”

    “没有。”

    自己的内心被赤裸裸地剖析,连最隐秘的角落都没有放过,谏山冥想不承认都不行。

    “不过,女主人和黄泉的关系……”

    “这你不用担心,所谓的报复,是一劳永逸地解决她和她身边的一些隐患,无论是出发点还是结果都是好的,只是过程中要吃一些苦头。这么说吧,没有遇到小男人,谏山黄泉会是妾身复活最关键的一把钥匙,妾身会用尽一切手段,让她成为最合适的人柱,你能理解个中的意义吗?”

    狐狸精还在笑,谏山冥却感觉到刺骨的冷意。

    只是一块杀生石就让她沦落到如此境地,如果是承受玉藻前全部力量的人柱——想想就不寒而栗。

    “玉,玉藻前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成为这根人柱力?”

    “你想到哪去了,妾身已经说了,你只适合跑腿打杂。真正的人柱另有其人,不,都不能说是人柱,是祭品,一个谁都想不到的祭品。”

    狐狸精与关俊彦对视一眼,后者忍不住得意。

    在讨论“黑魂”原理的时候,关俊彦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先把自己震了一次,说出来后又把狐狸精和店主震了一次,然而冷静下来,仔细讨论之后,发现意外的合适,比狐狸精原定的复活之法都合适,就是操作难度有点高,相对的好处也很多。

    收益极大不说,造成的危害也小得多,只需要一个祭品就够了。

    之后是最重要的,关俊彦不喜欢随意伤害无辜的行为,但这个祭品一点都不无辜,关俊彦很乐意送他去死。

    没有人会受伤害——呸,没有好人会受伤害的世界达成了,皆大欢喜。

    狐狸精也很配合。

    因为她知道,原有的方法一定会遭到关俊彦的反对,虽然更为稳妥,但那是不考虑关俊彦这个变量。

    的确,她有“咒禁道”以及其他没有启用的棋子,但关俊彦背后站着阴阳家,真要是撕破脸,不需要其他人,一个月神就足够让她的复活大计功亏一篑。

    倒不如卖好卖乖,把自己牢牢和关俊彦绑在一起,能顺利复活固然好。

    就算不能,也没关系,大不了晚一些——谏山黄泉和另一根更为重要的人柱也没死啊。

    这不是拐弯,是多一条路。

    心中打着最精明的算盘,面上仍是一派从容淡定。

    “所以谏山冥,你愿意成为妾身的巫女吗?”

    谏山冥终于明白为什么要焚香沐浴,也终于明白今晚为何大费周章地约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这一布置本身就意味着她没有选择的权力。

    唯一的小心机还是狐狸精之前的提醒:“我,我听老爷的。”

    听老爷的和乐意接受的差别,关俊彦知道,随即解释:

    “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身体和灵魂的损伤是因为直接接触杀生石,这次是用类似神道的方式接受力量,所以你不需要担心。非要说影响的话只有一个,有人会时不时地跟你说话,就像现在这样。”

    “那是好的影响,妾身可以教她很多东西。战斗方面或者其他方面——”狐狸精表情暖昧,“她刚才说侍奉的时候身体都在抖啊,怎么可能真的做得好,有了妾身的指点,保证让你们两个都飘飘欲仙。”

    “少说两句,别把人吓跑了。”这话听得,关俊彦都有点脸红。

    “妾身的巫女,你会被吓跑吗?”狐狸精转头问道,“妾身自己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所以巫女清白的规矩在妾身这并不存在,相反,妾身比你的女主人更乐意看到你和小男人做这样那样的事。”

    “你可闭嘴吧。”再不踩刹车小心天道和谐。

    “口是心非的小男人。”狐狸精掩口而笑,随后一眨不眨地看着谏山冥。

    后者一言不发,直接付诸行动——跪拜。

    她本就没有选择,何况关俊彦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相反还打消了最后的顾虑,这让她非常有安全感。

    自己似乎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这个老爷值得跟随。

    “很好,张嘴,给你点好东西。”

    狐狸精先对谏山冥说,又对关俊彦道。

    “愣着干嘛,把你的精华放进去啊。”

    “……”

    “说得像没有你的精华似的。”

    伸手下探,伴随着一阵抖动,白色的液体从指尖流出——破损的指尖,那是关俊彦的心头精血。

    白是表面,里面透红,红中还透黑。

    谏山冥恭顺地吞下,关俊彦却没有觉得索然无味,反而觉得兴奋。

    因为系统面板上,某个不当家主就与己无关的数值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