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王铁柱苏小汐〕〔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绝世神医〕〔修仙兵王在都市〕〔都市古仙医〕〔千秋我为凰〕〔爱你成瘾:偏执霸总〕〔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五十八章 杀生石的持有者们(上)
    共鸣共鸣,共字当先。

    关俊彦这边闹出那么大动静,其他的杀生石持有者也不可能消停。

    虽然质与量都比不过占据最大优势的关俊彦,但也没人像他一样把石头直接吃掉,锁在身体里。

    常规的操作方式,都是体外佩戴,必要时再行利用,比如增幅咒力,强化体魄,结果反而闹出的动静比关俊彦这边大很多。

    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拖着行李箱的金发少女,在一群黑衣保镖的簇拥下走出候机大厅。

    专业团队的阵仗和汹汹来势仿佛是最好的通行证,自动分开人流。

    走出大门的一刻,少女突然眉头一皱,左手抬起,训练有素的保镖自然散开,张开结界。

    右手探入胸口,从中取出一枚纯金吊坠。

    吊坠中央,红色的宝石散发着幽幽之光。

    “这是——共鸣吗?怪不得父亲这么急切……原来杀生石已经全部苏醒……既然如此——”

    少女双手握住红宝石,尽可能减少共鸣外泄,同时以共鸣的杀生石碎片为媒介,捕捉其他碎片的位置。

    “东边一,应该是姐姐。西边二,波动不明显,应该是在有意封锁。南边一……这么强烈的动荡,诱饵?我是不是也该放个诱饵出去?”

    ……

    ……

    ……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确实是诱饵,不过不是引诱我们的,而是引诱其他人的——名字是叫关俊彦吗?”

    羽田机场外,同样是金发的美人眼睛一闭一睁,睁开的金色瞳孔中倒映出一张惊恐交加的男性脸庞。

    一身ol装,似乎是走知性路线的女人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脸庞,柔声道。

    “能告诉我吗?这个叫关俊彦的事,虽然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知道。”

    男人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他是正史编纂委员会所属的专员,从属于武尊一系,也是羽田机场的外联负责人。

    今次咒禁道大张旗鼓地重回日本,他奉命前来交涉,看有没有和平解决争端的可能,就算不能也要弄清对方的目的。

    刚赶到机场附近,还没和目标接触,就被人堵了个正着。

    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对方得知了很多秘密,连先前最重要的,对阴阳家,对关俊彦的行动都被读取到。

    明明自己没有去想有关方面的内容。

    “读,读心?”

    “不过是诅咒而已。”女人的眼神有片刻的哀伤,“谢谢啊,告诉我这么多有用的情报,托你的福,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男人的身体瞬间绷紧。

    机密情报外泄,不管在哪里都是大罪。

    唯一的补救方式是在女人将情报泄露出去前,将她解决。

    “哦?你想杀我?”面对面的女人微微一笑,丝毫不觉意外。

    男人没觉得能瞒过拥有读心能力的人,他依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官至涉外专员的他无论是委员会内部还是武尊一系都算是中层序列,各方面都不弱。

    双手屈指成钩,抓向女人的脑袋。

    然而,才递到一半,双爪便遭到束缚,再难寸进。

    原本孤身一人的女人左右,不知何时多出两个身材雄壮的黑衣“半兽人”——人脸,裸露在外的四肢却是动物的肢体。

    左边是虎爪,右边是熊掌,一人钳制住自己的一条胳膊。

    男人终于知道女人的根脚:“‘黑兽化’,‘咒禁道’,你是——”

    “忌野刹那。你们接到的情报只是第一层,真正的重返很早就开始了。”忌野刹那微微一笑。

    男人面若死灰,忌野刹那说得这么坦诚,说明她根本没打算留自己一条命。

    他尽最后一丝努力:“我是委员会所属——”

    “我知道。”忌野刹那不给她说完的机会,从怀里掏出一把消声手枪,抵住男人的脑袋,“我是全美超能联盟洛圣都分部的副部长。”

    委员会很牛吗?在日本国内是的,但在世界上也就那么回事,你敢和美国爸爸扎刺?

    男人眼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忌野刹那随即扣动扳机,潇洒转身。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女人也是一样。

    “我们走。”

    “尸体怎么办?”一名属下问道。

    “不用管。我倒要看看委员会会怎么做,敢不敢冒着开罪史密斯大人的风险对我出手。”

    “约翰·普路托·史密斯,很了不起吗?”

    一个声音悠悠响起。

    忌野刹那刹那色变,居然被人摸到这么近的距离毫无察觉。

    半兽人化的属下们更是悍勇,一齐朝着声音的源头杀了过去。

    可仅仅过了三秒,便全部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全场能保持站立的只有没动手的忌野刹那,以及声音的主人,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红发少年。

    忌野刹那眼中金光流转,少年眼中同样泛起红色。

    两人对视了差不多十秒。

    少年的指尖,一点火苗凭空浮现。

    这时,一缕清辉从空中洒下。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头戴面具,看不清真容的神秘人从中显现。

    叶王不再与忌野刹那对视,眯起眼睛打量着斗篷神秘人:“嘿~居然真的出现了。”

    忌野刹那,九十度鞠躬:“史密斯大人,叶王大人。”

    “一位超越之道上的同行者,一位相似之人,今天是什么日子?”

    叶王眸子转为黑色,一挥手。

    忌野刹那立刻直起腰,快步离去。

    所谓相似,是都拥有读心能力。

    两人交流根本不需要通过言语,互相看对方的内心即可。

    而约翰·普路托·史密斯也不会在乎俗礼,这位是地道的神秘主义者,据说连自由灯塔国政府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目送忌野刹那离开,麻仓叶王对着约翰·普路托·史密斯伸出手:

    “要为属下报仇吗?我是不介意,第二次转生,我还没有和超越者好好打过一场。”

    神秘人发出一声低低的轻笑,斗篷一转,将黑衣人全数纳入斗篷之下,紧接着自己的身形也消失在空气中,从头至尾都没和叶王多说半个字。

    火焰摇曳,叶王眉头蹙起,灵视又一次失效了。

    虽然总觉得这过于强大的灵视是个麻烦,让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去看人类的阴暗,但习惯了灵视的存在,突然一次失效也会很难受。

    他吃不准约翰·普路托·史密斯的态度,那一声轻笑到底是嘲笑谁?是自不量力的黑衣人?还是叶王自己?

    那个叫忌野刹那的女人,如果你以为有了读心能力就可以高枕无忧,那就大错特错了。

    不过嘛,作为搅动池塘的鲶鱼倒是绰绰有余。

    一个关俊彦。

    一个咒禁道。

    一个约翰·普路托·史密斯。

    还有一个至今身份不明,意图不明的超越者。

    再加上杀生石事件,委员会有的忙喽。

    接下来,还会有多少人跳出来呢?

    麻仓叶王很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