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四十五章 最了解狐狸精的男人(5800字)
    . ,最快更新我不做阴阳师了最新章节!

    结界内的战斗激烈非常,结界外的厮杀同样惊心动魄。

    和歌志麻和远山加奈虽然是天纵之才,但只要没有突破那道门槛,就没有被称为大佬的资格。

    反观狂骨,看着娇小,境界实力却是实打实的,不掺丝毫水分,对于自身能力的理解与运用极为到位。

    才玩到第二轮,远山加奈就失去了一只手,和歌志麻更是断了一条腿。

    好在和歌志麻如他说的那样,预先留了点保命的力量,这才在一轮游戏后把断手断脚接回去,让对决得以继续下去。

    这些付出不是毫无代价,一轮游戏下来,加奈对于狂骨的风格和黑暗游戏的性质有了深刻的了解。

    再加上和歌志麻的治疗能力,让加奈有了更多试错的基本。

    “是时候反击了。”

    “就等你这句话!”

    两大首席落入下风,信心不减。

    狂骨则是面露冷笑,给你摸透一个游戏有用吗?

    黑暗游戏一共有五个。

    “开始第二关吧!”

    黑暗蔓延,演变出全新的游戏场。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猛然抬头:

    “姐姐大人?”

    如果说狂骨的黑暗游戏还算是比较文雅,要点体面,鬼童丸那边则是将厮杀二字展露的淋漓矜持。

    鬼童丸不是人类,做事出手都极为务实,丝毫不讲所谓的规矩体面。

    最年轻的女剑圣折神紫不屑向弱者出剑,他可没这个顾忌,当斩则斩,当杀就杀。

    人多又怎么样?

    真当剑圣是那么容易成就的?

    正常的年份,一代能有一个剑圣就很了不起了,要不然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名气,到现在还被人惦念?

    就算是千年一遇的大年份,存世的剑圣也不会超过两只手,可见一斑。

    不是鬼童丸看不起这帮未年成人,潜力归潜力,实力是实力。

    眼前的这些孩子,没一个能只靠自己接住他真正意义上的一剑。

    所以才会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消磨自己的剑气。

    枣真夜的锻针功、柔剑术弱化锋芒。

    高柳光臣的拳头,消耗剑气。

    神乐澪以“千本樱”缭乱牵制。

    八神刹那绕后以紫炎偷袭强控。

    关浩二摆开式神之阵,查漏补缺,及时补位。

    东风谷早苗统筹全局,救死扶伤。

    但这,只能应付鬼童丸连名字都没有的普通剑击,当他动用真正的“剑技”之时。

    少年少女们的形势瞬间变得危急起来。

    第一剑!

    “剑戟·梅之木!”

    鬼族与生俱来的力量让鬼童丸的剑充满力量。

    后天所掌握的“畏”,让剑的速度不断提升。

    最终形成了这一剑,剑光剑气剑压交织在一起,如同生长的梅树树枝,茂密繁杂,几乎是无穷无尽。

    枣真夜的柔剑和高柳光臣的刚拳挡不住不断增加的树枝。

    八神刹那和关浩二的更是连进入“梅之木”内都变得不可能。

    八神刹那的各种忍具突破不了“梅之木”的防卫圈,紫炎的攻击范围又窄。

    关浩二的术式大多依托于式神,式神那么大的体积,现在就是活靶子。

    唯一能起作用只有比“梅之木”细碎的多的,能将剑刃化为细碎的樱花花瓣“千本樱”。

    然而,还没等花瓣触碰到鬼童丸,鬼童丸又递出了第二剑。

    “剑戟·樱花!”

    每一位剑圣都是足以开宗立派的大能,都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招式。

    鬼童丸曾走遍日本,观景悟剑。

    “梅之木”取自旷野孤树,枝繁叶茂,直冲天际。

    “樱花”来源于吉野山上散落的无数花瓣,但不是自然下落,而是被狂风吹拂,瞬间凋零落尽。

    这一剑的速度是“梅之木”的十倍,剑气密集程度也是同样。

    无论是数量,还是速度,又或是威力,都远远超越了神乐澪的“千本樱”。

    一剑过后,参战六人不分远近,不分物理还是法系,都是浑身飙血,跪倒在地。

    “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的‘樱花’!刚剑柔剑法剑术剑?在我面前毫无意义。”

    务实至极的鬼童丸不仅要杀人,还要诛心,在这些人类英才的心中留下阴影,毁掉他们的战斗意志。

    没有战斗意志,再强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召集其他的妖怪吗?因为我的剑威力太大,一不小心,会把同伴都卷进来——哦,还能站起来啊,是你身上那个古怪的式神主动帮你分担了伤害吗?”

    鬼童丸说的是神乐澪。

    在剑气加身之时,小樱主动解除了“千本樱”的状态,闪身挡在妈妈面前,用小小的身体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

    其代价就是瞬间还原为本体胁差,掉落在地,灵光暗淡。

    “樱!”神乐澪瞳孔放大,瞬间红了眼。

    “嘤嘤嘤嘤~”

    已经失去说话能力的女儿发出轻轻地颤鸣,似是在安慰,又像是在为妈妈加油鼓劲。

    这份心意,神乐澪确实收到了,在鬼童丸换过一气,准备出剑结束战斗的时候。

    奉刀巫女的身上升起了骇人的灵压。

    神乐澪觉得自己的意识分为了两半。

    一半热的像火,女儿的重创让神乐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怒气遏制不住地往外冒,几乎将胸口的两座山峰化作活火山。

    另一半却冷的像冰,仿佛意识被抽离,自上而下冷眼旁观周遭的一切。

    敌人的一举一动,同伴们的呼吸与挣扎,都了然于胸。

    莫名地,她想起了父亲的话。

    神道不是要泯灭人性,真正的神道是与人性相合,共同迎来升华。

    所谓神而明之,便是如此。

    简单点说,别想那么多,你想揍人的时候,不仅要自己上去揍,还要拖着神一起帮你揍——注意是,拖着神,不是求神帮你。

    父亲,你所说的道理我好像懂了。

    就是现在吧。

    布都御魂,我需要你的力量,让敌人灰飞烟灭。

    天雷降落!

    没有云层,没有雨气。

    真正的晴天霹雳!

    神乐澪没有作任何准备,便招来了神刀“布都御魂”的力量。

    雷光布满全身,又在手中凝结出雷霆之刃。

    虽是无形之刀,却比有形之刀更为迅速。

    你的“樱花”不是快吗?我倒要看看你的剑和雷电比起来,哪个更快。

    以雷为刀,一刀,雷鸣电闪。

    与鬼童丸的佩刀“童子切”相撞,鬼童丸正要说话,却听耳旁风声大作,呼啸的狂风让雷霆之力更加强大。

    凝神一看,发现另一位巫女,东风谷早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了起来。

    背后一条大蛇的虚影缓缓浮现,虽然是蛇脸,却对着神乐澪露出人性化的微笑,似是在和老朋友打招呼。

    与此同时,东风谷早苗开口说道:“加奈说,神力要在关键时刻使用,就是现在了吧。”

    神乐澪微微点头,结合神风与神雷之力的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硬是在力量上压过了鬼童丸。

    鬼童丸也没强撑,淡定地后退两步。

    纵横千年,什么敌人没遇到过?

    巫女神官什么的,杀掉的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再多两个也无妨。

    “不过是借来的力量,你们能发挥出多少?”

    “那么,再加上我呢?”又有人站了起来。

    八神刹那放弃了了忍者的藏匿之道,堂堂正正地站在鬼童丸面前,浑身浴火。

    只靠手来发火烧不到你,那就将发火面积增加到最大。

    这可是连擅长玩弄精神的妖怪都承受不住的八尺琼勾玉之火,就不信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

    虽然这会让刹那面对的风险成倍增长,但事到如今,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关俊彦一人抗下羽衣狐,神乐澪也开始引雷入体,她八神刹那怎能落后。

    “还有我!”关浩二起身。

    “加我一个。”枣真夜起身。

    在两人之前,高柳光臣已然默默站起,用行动说明一切。

    只见他用一根手指点中自己的身体,原本平稳运行的气突然开始加速流转,连带着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的狂暴起来,原本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润。

    很显然,这是在强行催谷力量,用以搏命的旁门左道之法。

    而这也是在场所有人共同的选择,不管有没有拼命的法门,勇气总是不会缺的。

    这其中固然有少年人的心气,也和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不无关系。

    日本有土下座,有首相道歉的传统艺能,也有神风特攻,万岁冲锋的死硬。

    不管评价如何,在这个时候,确实很有很震撼力。

    鬼童丸收起轻松,收刀归鞘。

    “既然你们急着去死,我就成全你们——剑戟·虚空”

    收刀是为了更好的出刀,这一刀是拔刀术。

    将“樱花”散落的力量集中起来,以挥出最速的一刀,最凝练的斩击。

    只是拇指推动刀锷,便让空气中荡起一道涟漪。

    涟漪触碰到周围的人类,纷纷破碎,发出刺耳的破裂之声。

    不对,不是空气涟漪的声音。

    鬼童丸的力量如此凝练,不会有如此明显的散逸。

    这圈涟漪来自更遥远的地方,更高的位置,更封闭的空间!

    这一瞬间,岚山之上所有的人类和妖怪全都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处。

    那里,空气如同被重锤猛击过的镜面,碎裂开来。

    裂开的碎片从空中剥落,镜子之后的景象也随之显现。

    那时一对年轻的男女。

    女人生有九尾,其中一条尾巴贯通了男人的肩膀。

    男人手持不知该说是十字杖还是十字巨剑的武器,一剑穿透等人高的铁扇,穿过八条狐尾构成的防线,刺入女人的腹部。

    “你——”

    女人咬紧牙关,八条狐尾放弃防御全力进攻。

    男人早有预料,先一步后撤,剑光敛去在女人腹部带出一溜鲜血,也让自己的肩膀落得同样的下场。

    目睹了这一幕的存在,不论是妖怪还是人类,都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表情。

    昔日的西日本妖怪之王,为祸千年的羽衣狐居然受伤了,还是这么重的伤。

    不同的是,人类方面是喜悦,关俊彦不仅很好地完成了牵制任务,还把羽衣狐逼到这般田地。

    妖怪方面则是惊骇。

    “姐姐大人!”

    “羽衣狐大人!”

    离得最近的狂骨和鬼童丸想要救援,却根本抽不开身。

    “这次是谁先动,谁就输了的游戏吧。”

    和歌志麻坐在书箱,除了嘴和眼睛,其他部位一动不动。

    “老实说,我不想砍女士呢。”

    远山加奈的身体同样没动,不过她的衣服正在不断分解,又重新编织成一把巨大的镰刀。

    狂骨的身体瞬间僵住。

    鬼童丸那边更是一句废话都没有。

    神乐澪的雷霆是冲锋的号角,其他人一拥而上。

    拔刀术没拔出来算什么?

    当然是算没有剑的剑圣。

    虽然不像是一般剑士那样,没剑去了一大半的战斗力,但肯定会有不小的影响。

    真有那么多无剑胜有剑,“聚气成刃”也就称不上阴阳家绝学。

    这么好的机会不打是傻子。

    乘人之危这种事,最爽了!

    底下的人在看上面,关俊彦和羽衣狐也看到了下面的状况。

    硬生生打碎结界,回归现世的两人居然同时露出如释重负笑容。

    关俊彦在笑,因为他在乎的人,都还活着。

    羽衣狐也在笑,因为她麾下的百鬼的损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很快,这份释然又转为自信。

    “我说过的,耶稣都留不住你!”

    关俊彦扛着教皇亲自赐福过的“荣耀传播者·改”,说着足以进宗教裁判所的话。

    “我也说过的,我一定会杀了你。”

    羽衣狐将破损的盾牌丢开,所有的武器都收入狐尾之中,身形缓缓浮空,丝毫不介意被关俊彦看到裙底的风光。

    关俊彦的信心来源于他的自愈能力。

    羽衣狐的伤口还在流血,他的血已经止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羽衣狐的自信在于回归现世本身。

    她承认关俊彦很强,这个底细不明的男人总能出乎她的意料。

    但关俊彦能有如此战果,也有羽衣狐故意放纵的成分在,目的就是为了利用两人的力量碰撞,撕开坚固的“多重·大结界”,回归现世。

    是她故意给了关俊彦突击的机会,虽然没想到自己会被伤成这个样子,更没想到一个人类会比她这个妖怪更能苟。

    不过这一切,都将被她回归现世,确认“百鬼”的存在这一无可争议的事实而颠覆。

    “我的仆人们啊,听从我的号令!黑暗就在前方,敌人就在前方,与我一同,蹂躏敌人!”

    “唔哦哦哦哦!羽衣狐大人!”

    “我等的王啊!”

    “羽衣狐大人,万岁!”

    “姐姐大人,誓死追随您!”

    两句话,只用了两句话,不仅消除了主君受伤的恶劣影响,还让妖怪们的心气更上一层楼。

    对于妖怪们而言,心气就是“畏”,畏越强,能发挥出的力量就越强。

    狂骨硬是挡住了远山加奈的一斩,一百八十度扭头道:“该我反击了!”

    鬼童丸硬是扛着风雷与紫炎的伤害,用自己的双手顶着高柳光臣、枣真夜以及关俊彦的铁鼠、结罗六只手外加一大把头发的力量,以蛮力将剑拔出。

    更令人感到战栗的是羽衣狐本人,本就庞大的畏不断膨胀,以倍数向上增长。

    这份实质化的畏转化成了灵压,如同一块大石压住了整个战场。

    “牙白跌死捏(这下糟了)。”

    远山加奈以手捂脸。

    这还是和歌志麻第一次见到她在女装算无遗策的状态下露出此等表情。

    原因,和歌志麻大概能猜到。

    他以读书入道,知识储备远比其他人要丰富得多。

    他曾在古老的典籍上看过这么一个记载。

    “百鬼夜行”不仅是一个名号,更是妖怪之间独特的依存状态。

    所谓的契约,是妖怪将自己一部分的“畏”交于首领。

    首领背负百鬼的畏一同前进,所以会显得格外强大。

    这份庞大的“畏”又会反馈到“百鬼”身上,让每一位百鬼也变得更强。

    “百鬼夜行”的强大,既是本体的强大,也是个体的强大,所以才会成为妖怪界的传奇,才会成为不朽的传说,所以才会被称为魑魅魍魉之主。

    以奴良组为例,滑瓢一日不死,关东的妖怪就一日不敢造次。

    羽衣狐也一样是“百鬼夜行”之主啊。

    书上写的全是真的。

    关俊彦,你想和羽衣狐单挑,羽衣狐不想和你单挑。

    对“百鬼夜行”之主,等于同时在精神上对敌“百鬼”。

    这一刻,饶是以和歌志麻的胆气,也不免为关俊彦担心。

    而关俊彦呢,压根就没想这么多,还有闲心感叹:

    “原来如此,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会说那样的话了,有统领和没有统领确实不一样,多谢你解开我心中的一个疑惑。”

    “现在明白已经太迟了,去死吧!”

    以前不用这种手段,是因为本身就很强。

    要么没遇到能让她这么做的敌人,要么大家同为“百鬼夜行”之主,互相抵消。

    羽衣狐以狐尾为支撑,端坐与空中,如同登基加冕的女王,搭配上一双黑丝美腿和嫌弃的表情,绝对能戳中很多抖m的xp——咳咳,好吧,自重。

    不过关俊彦能有这样的想法,说明羽衣狐身上汇聚的百鬼的意志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百鬼’是吧,我见得多了。‘百鬼夜行’之主,我也没少见——你这手段,对其他人有用,对我没用啊!”

    仔细想想,我们还真是像呢,都走得驳杂的路线,都拥有超强的精神力与意志。既然你亮了底牌,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京都的‘百鬼夜行’,你们看看这是谁!”

    关俊彦合上双眸,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连羽衣狐都忍不住瞪大双眼。

    少年的身体如同一道门扉,一位“客人”推门而来。

    锦绣和服十二单,容颜曾让战国名人趋之若鹜。

    面敷白粉,一把黑色的精巧折扇遮住嘴巴,雍容华贵。

    背后生有八条雪白狐尾,摇曳的姿态与对面统御百鬼的女王如出一辙。

    羽衣狐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四百年前的自己,淀夫人浅井茶茶。

    京都的妖怪们也认了出来,比起眼前黑丝水手服的御姐,他们更熟悉四百年前的那位,毕竟相处的时间更长,搞的事情更大。

    当然,他们并不会因此动摇,他们的主君就在对面坐着,汇聚畏成就王座的姿态不是作假。

    羽衣狐也没有再贬低关俊彦为“无聊的小把戏”,认真地打量着将关俊彦护在身后的,曾经的“自己”。

    “很像,连我自己都难辨真假,难道你是丰臣秀吉?”

    以羽衣狐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是关俊彦的心象显化或者,用妖怪的术语则是“畏”的具现。

    “我对当猴子没有兴趣。”关俊彦睁开眼睛摇摇头,“而且,真假与否,现在还重要吗?我说我是丰臣秀吉,你就不杀我?”

    “你说得没错,那就让我看看,你模仿得够不够逼真。”羽衣狐再度取出二尾之铁扇,如淀夫人般遮住小嘴。

    “放心,逼绝对够真,我可是整个日本最了解狐狸精的男人。”

    关俊彦打个响指,身前的狐狸精同时做出请的手势。

    下一秒,两人的精神,两人的意志,两人的“畏”正面碰撞。

    ps:本来是想拆分成两章或者三章的,但写得时候一气呵成,几次断章也觉得怪怪的,就这么一次发出来吧。5字,算是又一次突破自我的极限,请把牛逼打在公屏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