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王铁柱苏小汐〕〔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绝世神医〕〔修仙兵王在都市〕〔都市古仙医〕〔千秋我为凰〕〔爱你成瘾:偏执霸总〕〔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九十四章 不打了
    关俊彦走得潇洒。

    看着潇洒,自己也觉得潇洒。

    帅爆了有没有,这是名士真风流。

    “喂喂,你这么想就不是真风流了。”

    依旧是三尾,没多长尾巴的狐狸精看不下去,冒出来泼凉水。

    “这都要怪狂骨。”

    关俊彦用拇指摸了下嘴角,差点流口水。

    不是馋萝莉,关某人不炼铜,但手上这骷髅确实是个好东西。

    萝莉大妖说得全是实话,这骷髅确实是锻造师梦寐以求的材料。

    系统和各种锻造书双重认证。

    只要一小片就能提高妖刀的成品率,这一整个骷髅如果出现在恐山,所有的刀匠都会疯的。

    更不要说骷髅本身还带着狂骨的“畏”,这可是极为少见的“规则”型妖怪,相当于自带一个小型黑暗游戏室。

    再加上岩永琴子送的圣诞礼物——莱维玫瑰,产自挪威的神品之花,神秘界难得一见的稀罕物。

    啧啧,这要是不打出一把“花天狂骨”都对不起久保带人。

    “花风乱,花神啼,天风乱,天魔笑,花天狂骨。”

    地魂,听到没?全力爆肝,新的斩魄刀有着落了。

    不过在这把极具纪念意义的斩魄刀诞生之前,先得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

    把葛叶狐送会老巢,不止是为了装逼。

    左手如同萨满般捏住骷髅的头盖骨,以纯粹的五行灵力催动其中蕴含的“黑暗法则”,关俊彦的在山脚下的僻静处站定。

    “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也该出来了吧,此处不会被其他人打扰。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很方便。”

    “不错,发现得很快。看来神魂分化不仅没有削弱你的实力,反而让你变得更加敏锐。”

    身后响起了雌雄莫辨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笼罩在一团谜团中的神秘人。

    黑礼服,黑斗篷,黑面具遮盖住一切,咋看上去像是超级英雄中的蝙蝠侠,也有点夜礼服假面的意思,与阳光下的一袭白衣正好形成对比。

    关俊彦心中一凛,脑中诸般念头闪过。

    英文,非日式英语。

    神魂分化是现阶段最需要保守的秘密之一,所有的神魂都有狐狸精的特殊方法遮掩,怎么会这么轻易地被看穿。

    不能让消息传出去,不能让此人轻易离开。

    手中的灵力加速几分,“黑暗游戏”规则瞬间成型。

    “有趣,想杀我?”

    声音的主人感受到杀机,声音中多了几分戏谑的意味。

    “保持足够的警戒心是必要的,但至少要认清敌我的差距。”

    劲风逼近,神秘的尾随者抢先发起攻击。

    关俊彦第一时间发动规则:“猜颜色,黑色!”

    狂骨的能力“黑暗游戏”,脱胎自日本传统的儿童五鬼游戏:踩高高,揪影子,猜颜色,追迷藏和赌魔王。

    关俊彦发动的是第三个游戏,猜颜色。

    原本只是单纯地猜色游戏,融入大妖的deep  dark  fantasy后,游戏也带上了浓烈的杀戮与陷阱的意味。

    攻击之前,说出一种颜色。之后只能攻击改色域,打到其他地方无效。

    叫色者身上对应的颜色越多,攻击伤害就越强,相对的,被攻击的面积也就越大,越危险。

    相反,叫色者身上对应的颜色越少,攻击就越弱,自己也就越安全。

    关俊彦现在是一身白衣,神秘人则是一身黑色斗篷。按照规则,对方的攻击应当被无效化,然而——

    duang地一声,关俊彦后心中招,身体前扑,好不容易才消去劲力。

    尾随者的偷袭又到了,依旧是一拳,发出不死肉体撞击的声响,打得关俊彦继续前扑。

    如此循环往复。

    一眨眼的功夫,关俊彦已然挨了十几拳,毫无还手之力。

    更夸张的是,每一次拳头都打在不同的地方,一套连击下来,关俊彦的后背全被捶了一遍,一处不多,一处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