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零一章 目标,军舰
    这一波真不是罗翠莲安排好的,完全是巧合。

    她只是想到日本管辖不到的地方,尽可能放开手脚,就跑到了公海上,没想到有人和她打相同的主意。

    这也就罢了,毕竟是公海,谁都可以来。

    你不来惹我,罗大教主也不会因为你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脏了我的眼睛就把你灭掉。

    不过感知到船上人员的气息之后,罗翠莲改主意了,把水面下的关俊彦重新提了上来,问:“有没有什么想法?”

    “有。”关俊彦点头。

    船上不是别家,正是“咒禁道”的主力。

    虽然对方有用法术遮掩,但架不住罗翠莲有境界,关俊彦有系统,所谓遮掩形同虚设。

    关俊彦想起了双方合作的基础——掌握咒禁道。

    关俊彦一方看中的“咒禁道”遍及半个地球的庞大势力,而忌野刹那的诉求更加简单,她要当“带孝女”,亲手干掉自己的父亲,咒禁道的现任当主。

    从狐狸精嘴中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关俊彦是震惊的。

    杀亲爹的操作,除了历史上几个有名的狠人,也就阿尔萨斯和诗岛刚干过。

    原因无外乎两种,利益野心太大压倒一切或者亲爹太过不当人。

    如果是前者,关俊彦会重新审视和忌野刹那的合作,这是与虎谋皮。

    所幸是后者居多。

    关俊彦知道忌野家练得是“黑魂”法门,走得是“黑兽”之路,却没想过对面比野兽更过分。

    虎毒尚且不食子,忌野家比虎更毒。

    把三岁的女儿丢进杀手训练营,毕业后越发变本加厉,一边当成好用的工具压榨,一边又暗中提防,怕女儿太过优秀取代自己的位置。

    尤其是在忌野刹那取得菩提之眼后,父亲对她的戒心达到极致,不止一次动过杀心。

    菩提之眼上的疤痕就是其中一次刺杀所致,为了毁掉那颗令人避忌的眼睛。

    从那以后,忌野刹那彻底对父亲死心。为了获得真正的自由,为了不再活得担惊受怕,当时还是少女的她开始谋划反叛。

    内部暗中收拢人手,外部结交盟友。

    希冀搭上约翰·普路托·史密斯的线,寻求更多的杀生石增强自己的实力都是她的谋划。

    只要能够干掉这个不当人的父亲,她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奈何父亲不仅不当人,本身也强得可怕,性格还多疑谨慎,忌野刹那筹谋三年,始终没等到机会,还被父亲察觉到蛛丝马迹。

    这让忌野刹那非常慌张,所以她才会这么积极地推动重返日本一事,想要借刀杀人,答应当关俊彦的“秘书”,也是计划的一环。

    这妞可以的。

    父亲不当人,就别怪女儿大逆不道。

    你想借刀杀人是吧,我不介意当一次刀——“霜之哀伤”还是“信号斧”你自己挑。

    以上为关俊彦的感想。

    罗翠莲的感想更加简单。

    “去弄沉它。”

    “你去还是我去?”关俊彦问。

    “当然是你去。”

    “我一个人?”

    “不然呢?”

    “我的姐姐大人,那是一艘军舰。”

    没错,军舰。

    虽然不是自由灯塔国的主力舰,而是通过意大利的地下渠道弄来的不知道几手的货色,但在怎么说都是现代化军舰,能弄到这个本身就说明咒禁道的实力与影响力。

    “军舰怎么了?又不是航母战斗群。”罗翠莲不屑一顾,“这种单一的,不成体系的铁盒子很好对付。”

    敢情您还和整编制的航母战斗群碰过?种花家的军队到底是怎么训练的?是不是打进朱日和,活捉满广志的难度又提高了?

    “姐啊,不能拿你的标准来要求我啊。不求达到你的境界,只要有安倍晴明、麻仓叶王的实力,我也敢莽一波。”

    “这样啊。”罗翠莲双手抱胸,仔细想了想,“我暂时把‘飞金剑’的控制权交给你,以你的剑术可以试试劈开军舰。”

    “不行。”

    “你怀疑姐姐的话?”罗翠莲有点不高兴。。

    “怎么会?”

    关俊彦现在还背着“飞金剑”,知道内里到底蕴含了多么强猛霸道的剑气。他不止一次动过念头,从里面弄出来点给女儿当口粮。

    “不过姐姐,‘飞金剑’的剑气辨识度太高。”

    “那又如何?”

    “姐姐何等身份,以大欺小传出去名声不好。”

    “我什么时候在意过那个?”我可是魔教教主。

    “作为弟弟的我还是有点在意的。而且姐姐,你是伪装成约翰·普路托·史密斯来的日本。”

    “那是月神拜托我这么做的,她一直都是这样想太多不爽利。中日外交,美日关系,浑水摸鱼,为此她把‘水月洞天’和‘太阴之力’暂借给我,给忌野刹那承诺的也是我——不过弟弟能为姐姐着想,姐姐很开心……那就这样吧。”

    罗翠莲大袖一挥,以类似“袖里乾坤”之法将脚下的乌篷船收入袖中,而后深吸一口气,将声音与灵力一同吐出。

    “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

    这是种花大地独有的歌咏,罗翠莲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动听的,但这美妙的歌声却唤来了巨大的恐怖。

    歌声引起了大气的震荡,大气的震荡唤起魔风,魔风吹拂海面,掀起海浪。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秦家筑城避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燃,烽火燃不息,征战无已时。”

    歌声越发高亢,魔风也越来越强,将海浪越送越远。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魔风的重压为之改变,呼啸的海浪终于化作滔天巨浪。

    天地异变。

    麻仓叶王、安倍晴明都能做到的事情,罗翠莲如何做不到。

    得到金灵圣母传承的她不止是武术,方术道法同样不弱。

    只凭一己之力,掀起了一场小规模的海啸,以无穷无尽地浪涛侵蚀咒禁道的军舰,让这艘现代化钢铁巨物为之动荡,却并未真正将其击沉。

    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节点停下,以水边之豪为字的女性侧头笑问:

    “在我之前就有这样的传说,倭国受神风庇护,入侵者必将遭受神风惩戒。曾有十万元军东渡,葬身大海,如今日本国内动荡,神风再临这样的传闻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不错,神风神风——真是个很有讽刺意味的名字呢,由衷希望某些人能够得到‘神风’的庇护,发起万岁冲锋。”

    “那就去吧,去完成你的目标。”

    “姐姐,我去去就来。”

    关俊彦将背后的飞金剑交还,同时反手按住忍刀·红,身形在月光下越来越淡。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