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二十五章 件的预言(4000)
    件。

    在种花家,只是用作计数的量词。

    但一海之隔的日本,它是一种特殊的妖怪。

    这种妖怪长得很奇特,人面牛身。

    每百年一次从牛等家畜中出生,一生下来便会用人类语言作出预言,然后马上死去。

    件的预言多为不祥,但却百分之一百的准确,在日本甚至有“如件一般”的谚语来形容事物绝对不会出错。

    有不少野心家想讲件的力量纳入掌控,结果都失败了。

    件的预言是以妖怪的所有作为代价,连复活都不可能。就算让有资质的人类吃下件的肉,也没用。件的肉对于人类是剧毒,吃下就死。

    最接近成功的是樱川家族的实验,突发奇想的将“件”和“人鱼”的肉同时食用。

    在日本的传说中,人鱼的肉约等于唐僧肉,吃下可以长生不老。

    必须要说明的是,唐僧肉没这种效果,真要有,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谋求超越。

    唐三藏本人表示,长生不老的传言是因为当年西行牵扯过多,有人要害他,故意传出的流言。

    由于方寸佛国的神通极难破解,三藏又兼具琉璃法身,看着宝相庄严,气象万千,所以有不少人和妖怪都信了。

    唐三藏也很无奈,不知道费了多少口水和力气,才摆平这些人。

    当然,人鱼肉的传言是真的,长生不老夸张了,延缓衰老,大幅延寿是没问题的。

    樱川家想以这种方式抵消掉“件”的副作用,千方百计搞来了两种最珍惜的素材,进行大规模人体试验。

    但抵消中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重重,排异反应?如何配比?如何保证能力都能生效?都是问题。

    樱川家前前后后花了几百年的时间,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的生命,期间不止一次被委员会喊停,又因为野心家的支持和家族的执望死灰复燃。

    最终得到的结果,却不尽人意。

    “中和”成功了,有两名实验体活了下来,没有被件毒死? 也可以窥探未来? 不过局限极大。

    只能看极近的未来不说,观测到的未来呈现树形? 有多种可能性和分支。

    虽然实验体可以通过濒死做出一定程度的干涉? 但实验体实在是太弱了,稍微有强一点的外力介入? 就抓不住想要的未来。

    更糟糕的是,因为混入了人鱼和件? 实验体作为人类的潜能严重受限? 想要通过修行提升都不可能。

    在这种超凡可以媲美枪械战车乃至军舰战斗机的世界,能起的作用微乎其微。

    樱川家因此没落,幕后的人也放弃了得到“件”之力的心,沿用委员会千百年来的做法? 算着时间? 监控全国,第一时间获知“件”的预言,及时作出应对。

    距离上一次件的诞生正好过去差不多一百年,再加上“千年大潮”的影响力,委员会从千禧年开始就一直在等待? 等待“件”的诞生。

    直到新年过去,冬季将去? 春季将来的现在,终于等到了。

    就在偏远的小城市? 真仓坂市,一户年轻的姐弟的农场之中? 一处平平无奇的牛棚。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

    委员会直接封锁了农场周边? 架起最严密的防御? 能够进入的只有委员会最顶层的大佬,超越人类极限的强者,镇守日本国运的巅峰存在。

    最先到来的是一位麻衣老人,须发皆白,衣着朴素,像是在附近居住的老人,饭后散步,闲逛到这里。

    进入农场后,没说话,就这么站在牛棚门口,随意地打量着周围。

    比老人稍慢一步的是一名女子,身材高挑,一身紫黑色的洋装,打着一柄同样是紫黑色的阳伞,臂弯上挂着一个精致的小布包,气质典雅雍容,像是中世纪的贵妇人。

    看见女人的到来,老人前倾半个身位,以示尊敬。

    “女御阁下。”

    “家直无需多礼。”女人摆手,“其他人呢?”

    “千代野阁下不问世事,应该不会来。果心居士下落不明不少时间了,推测是和某些前辈一样选择离开。忧国……”

    “嗯?”

    见女御面色一沉,老人改口道。

    “旭将军被祖国人盯上,处境……比较尴尬。”

    “因为之前的公海袭击事件对吧,他不是那样的人,其中有问题。”

    “我也这么认为,但大洋彼岸您也知道……唉……”

    “千代野早就说过不要沾染俗世因果,你们偏偏不听。日本落到如今这般天地,能怪的了谁?”

    “当然是怪阴阳家,怪东君!”一个肥头大耳,珠光宝气的和尚走了进来,“不是他们打压,我们会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女御皱了皱眉,目光转向他处,仿佛那个和尚是什么污秽之物,看了脏眼睛。

    老人的脾气要好一些,提醒道:“显如,慎言!”

    “这也慎言,那也慎言,你们又不是佛门中人,修什么闭口禅。”和尚哂笑一声。

    老人表情转冷,右手虚握,如提太刀。

    “大名鼎鼎的剑道始祖要亮剑?”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来啊,朝这砍,我保证不还手。等武尊大人回来问起,就说你们不敢招惹敌国,只好拿我撒气。”

    老人被和尚用话拿捏住了,进退两难。

    女御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又有一人到来,白色的披风,酒红的头发,少年姿容,姿态潇洒。

    “少在这玩弄心术,这里都是明眼人,你瞒得过谁?要不要我把你的心里话都说出来?本愿寺显如!”

    “麻仓叶王!”

    和尚哼了一声,不再挑衅。剑士性子直,比较好拿捏,这位传奇阴阳师则不然。

    他真的敢下死手,如果自己死在这里,连复仇的人都不会有。不到万不得已,武尊不可能舍弃一名本国的超越者。

    叶往也没理他,对着女御招手道:“上次见面还是千年前的宫廷中,能见到故人真好。”

    “好久不见,麻仓先生。”女御也以笑容回应。

    这时,牛棚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哀鸣,棚外的四名超越者同时转头。

    这时一名留着齐耳短发,身材、面容都很瘦削的女人从牛棚里走了出来,躬身道:“几位大人,‘件’降生了。”

    女御、老人双双点头,走进牛棚。

    显如则不阴不阳地瞥了女人一眼:“原以为你们是废物,没想到还有点用。”

    女人低着头一动不动,叶王也看了女人一眼,道:“别理他,自从当年被织田信长暴打之后,他的脑子就坏掉了。那不是你们的错,人心贪嗔痴,贪字当头——去外面等着吧,等下我会告诉你们一个地方,那里全是异类,你们可以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是,叶王大人。”女人二度行礼。

    “谢谢叶王大人。”

    牛棚中又走出一个男人,同样很瘦,眉目之间与女人有几分相似。

    等到两人离开,叶王才走入牛棚。

    进来就挨了显如一发嘲讽:“假慈悲。”

    “真残忍。”叶王反唇相讥。

    原来这一对姐弟,正是樱川家仅存的后裔,唯二活下来的实验体。

    而樱川家幕后最大的支持者,则是眼前的显如和尚。

    姐弟两人没有达到显如的预期,最终被无情舍弃,离开东京到这种乡下小地方安家。

    本打算平静地过完一生,种种地,养点牲畜,没想到一养就养出个百年一遇的妖怪。

    天可怜见,牛棚里的牛是走正规渠道买的和牛,和妖怪没半毛钱关系,谁知道为什么会生出“件”来。

    可能这就是命运,由“件”而生,由“件”而止。

    “都别说话,要来了。”

    女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牛棚的中央,那个有着小牛犊的身体,孩童脸庞的妖怪身上。

    妖怪张口,发出孩童哭号般的声响:

    “风暴,风暴要来了,时代的风暴,战争的风暴。古老的存在将会掀起灾厄,积淀了数千年的怨恨会动摇整个国家。”

    四名超越者同时色变。

    虽然知道“件”的预言准没好事,但听到内容,仍是免不了担忧。

    尤其是在这千年大潮的关键时刻。

    “可有化解之法。”女御出声问道。

    她以笔证道,负责记录整个国家的历史,最清楚“件”的特性,除了预言灾祸,有时候还会语言躲避灾祸的方法。

    “去找一个名叫关俊彦的人,他会是风暴的关键。”

    说完,人面牛身的妖怪趴倒在地,双眼缓缓合上,没了声息。

    预言、灾厄、预言完就死,全都对上了。

    “关…俊…彦…”女御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老人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麻仓叶王屈指弹出一枚火苗,将“件”的尸体烧成飞灰,一边烧,一边看显如,针对之意溢于言表。

    显如却没在意,反而哈哈大笑:“关俊彦,关俊彦,好好好,有了‘件’的预言,我看还有谁敢反对。”

    “反对什么?”叶王问。

    “明知故问,当然是杜绝隐患。‘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个阴阳家的小鬼会是关键。”

    “关键有很多种,也许是抵抗灾祸的关键呢?”

    “之前的话你又作何解释?古老的存在,东君够古老吗?积淀了数千年的怨恨,阴阳家东渡就是在两千年前——我早就说过,那是个祸害,必须要尽早铲除,你们偏不听。”

    “二说成数不觉得有点牵强吗?比东君古老的存在可不少。”

    “你是在暗指武尊大人?”

    “少泼脏水。”

    叶王最烦的就是和尚这一点,明明是佛门中人,六根一点都不清净。

    “也许是武尊大人镇下的某些存在,我们当中最年长的不过千岁,对于更古老的事所知不多,上一个千年不可能没有超越者,不觉得很奇怪吗?”

    “我也有相同的想法。”女御点头道,“我负责记录历史,历史记载中有些地方颇为违和,还有彼世——”

    “你也发现了?”叶王与女御对视。

    “更古老的事,自然有武尊阁下操心,我们只需要管好这一个千年的事。”

    “觊觎阴阳家的几件秘宝就直说,何必遮遮掩掩?”叶王已经有些不太耐烦。

    “明说又如何?”显如有恃无恐,“预言有解却不去做,才是真正对不起这个国家,就算错了,他阴阳家敢大张旗鼓地和我们开战吗?”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今日动手。”

    “命运给我的机会。”显如意气风发。

    “我只说一句。”女御插话道,“如今命运长河紊乱,你如何保证预言一定正确?江来出了偏差,导致局面更糟——”

    “——我一力承担。你们怕,我可不怕,放在眼前的机会不抓住,才会遭到命运的唾弃。愿意的话,就大家一起,到时候按照功劳分配,不愿意我一个人去,你们别拦着我。”

    说完,壮硕的僧人以不符合印象的轻盈拔地而起,御风而去。

    剑士稍作沉吟,也腾空而起:

    “我去看看情况,显如说的,有一定道理。预言的解法不一定对,但也无法证明不对。”

    “最麻烦的就在这里。”麻仓叶王叹息一声,手套上的五芒星若隐若现。

    “想去就去吧,你还欠了阴阳家一份因果。”女御打开布包,从中取出笔墨书卷。

    “你呢?”

    “我只是记录历史的女官。”提笔挥毫,落笔有神。

    “真的很羡慕你,尤其是这种时候。”

    丢下这样的一句话,叶王腾空而起,朝着东京的方向飞去。

    牛棚之外,此间的男主人下意识地伸出手,说好告诉我们能够自由活着的地方呢?

    这时,女御的声音传了出来:“他说得那个地方我也知道,在日本西边,名为半妖之里——你们先去远野,找‘车妖妃’,说我让你们找她,她会带你们去的。”

    “谢谢女御大人。”

    两人双双行礼,相携离去。

    “六花姐,远野好像很远呢。”

    “再远也没关系,不会比小时候更难熬。”

    “是啊。”

    “而且还有九郎陪着我,去哪里都可以。”

    “那就出发吧。”

    山巅有山巅的追求,山脚有山脚的活法。

    天道高高在上,大道却是人人可走。

    ps:种花家也有牛能言的故事,但就是作为神鬼怪谈,没有固定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