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柳浩天平步青云〕〔财阀小娇妻:谢少〕〔王妃,王爷又来求〕〔狂少归来〕〔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神话之龙族崛起〕〔谢少,夫人又把你〕〔修仙琐录〕〔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婿〕〔这个剑修有点稳〕〔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四十二章 你和我弟弟的事
    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是回归正轨。

    改姓雪之下的风花家族稳步发展,小雪也慢慢偿还父母家族的养育呵护之恩。

    等什么时候觉得还完了,就真的了无牵挂,估计会学老雪女一般了此残生。

    然而,小雪还是漏算了一件事——人妖殊途。

    不止是因为非我族类的情感,也不止是因为寿命的差距,而在于妖怪会在自觉不自觉间对人类产生潜移默化影响。

    最典型的,历史上不乏狐狸精、花精、蝴蝶精爱慕书生,与之结合的例子,结果有几个书生得到善终?

    这不是用“沉迷美色我愿意,夜夜笙歌说什么都没用”能解释的。

    成年男人都知道,如果真的一滴都不剩,有心也是无力,所以皇家,尤其是皇帝在这方面都受到极其严格的管控——所以,关某人,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啊。

    咳咳,扯远了。

    而且那些真心爱慕书生的女妖也不愿意爱人早早掏空身子,英年早逝。

    真正让他们不得善终的是妖怪这一存在本身的影响,妖气扭曲人类认知只是用法之一,还能“扭曲”人类的身体。

    方式不一而足,有吸收生命力的,有让人体发生异变,比如长出怪异斑点之类的。所谓混入因子,也不只有结合生下孩子,潜移默化,直接服用或者植入妖怪的血肉都有可能,这方面已经没落的樱川家和战国时期横行一时的大妖奈落都是行家里手。

    由此诞生了另一种传说,书生夜宿僻静地,与女妖偆风一度,偆梦了无痕,就是怕书生扛不住。

    当然,如果是修行者,或者有修行者帮忙护持,又是另一回事。

    顺带一提,某些被尊为瑞兽的存在其实也是妖怪,只是判明妖气带来的影响对人类有异,才会被当成瑞兽。

    就像是害虫益虫都是虫子? 都是自然界的一环? 归根结底,人类都只看自己。

    很遗憾? 雪女不算是瑞兽? 雪之下一族也没有修行者帮忙护持,最要命的是小雪乃半路出家的雪女? 不知道厉害,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这里的问题就是雪之下家的“诅咒”? 生育难? 生男更难。

    因为雪女属性不仅阴且寒,哪怕不是直接接触,长期被阴寒之气浸染,身体、血脉也会慢慢受到影响。

    一两代还好? 三代五代十代呢?

    小雪除了家族了无牵挂? 又是长情的性格,几百年来除了看护家族就是当宅女。

    结果,雪之下家这么多年只有小风波,无大难,但也因此对神秘界所知极少? 最终让后人的体质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

    直到全世界开始实行神秘与世俗的隔离,有委员会的人找到小雪说明一切? 她才后知后觉,追悔莫及。

    生女儿倒在其次? 她自己就是女孩,生育率下降才是大问题。

    为了不让家族断绝? 她不再当宅女? 寻求解决之法? 最终在妖怪训练营远野那里得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通过血脉联系,将自身最为重要的本源分给家族后裔,虽然不能完全消除这些年的潜移默化,至少能保证一到两个孩子。

    因为雪女的繁衍就是靠着分出本源,重新培养,进而诞生新的雪女。

    以雪女雪丽为例,当年争夺奴良滑瓢失败,就生了个女儿继续争奴良陆生。雪女这个种族,很多时候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雪之下最近几代的“返祖”现象也是因为小雪每到后裔结婚,就会分出本源,保证家族传承。

    不过这么做也有风险,妖怪寿命长,孕育孩子也同样不容易,看冰丽活了差不多百岁,还是少女身姿就知道了。

    小雪每次分润的本源不多,无法和生孩子相比,但架不住她分润的次数多,几代累计直接元气大伤,大限将至。

    小雪并不在意生死,能这么死掉也不错,所以在生命的最后她选择回到最初“诞生”的雪山,和老雪女一样等死。

    没想到死亡没等到,等来了两个进山历练的小阴阳师。

    年纪大点的成功抓了一只雪怪,本来想给小点的也找一只,结果遇到雪怪的统领,给撵着大,误打误撞地到了小雪选定的葬身之地。

    俩孩子年纪小,没经验,看到濒死的雪女还以为是被雪怪统领打的。

    小的想都没想用粗浅的阴阳术救人。

    大的精明一点,但也有限,一边帮忙救人,一边诱导小雪和弟弟签契约。

    阴阳师与式神签订契约后,可以从主人那里得到灵力,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互相输送生命。

    我弟弟是天才,他肯定能把你从死亡边缘拽回来。

    你不想死吧,不想死就跟我弟弟,以后他肯定会成为大阴阳师,你不会亏的。

    老实说,话术非常拙劣,小雪随便就能找出几个点反驳。

    但她没有,因为她看得出来,做哥哥的是真心为弟弟着想,明明都是阴阳师,哥哥的修为还高一些,却因为契约了一只雪怪就说要“公平”,把雪女让给弟弟?

    雪怪这种普遍灵智底下的怪物怎么和雪女比?小雪没损伤本源的时候,整个雪山的雪怪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很傻是不是?

    但这恰恰戳中了雪女内心的柔软。

    自始至终,只有家人没有背叛过她。

    她至今记得父母说过的话,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们的女儿。

    父母用一生时间做到了,他也想看看这对兄弟能不能这么一直兄友弟恭下去。

    所以,她放弃了死亡的打算,答应和弟弟缔结契约。

    事实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当整个家突遭变故,父母双亡,哥哥当仁不让地顶上,不计得失,不惜代价为弟弟撑起一片天。

    在家族稳定下来后,为了一个更好的未来,不惜自我追放,也要给弟弟一个完整的基盘。

    弟弟也不差。

    他知道的远比哥哥希望他知道的要多得多。

    比如家主传承一事,比如哥哥付出的各种代价,但他什么都没说,继续当一个被哥哥保护着的弟弟。

    装傻?投机?心机深沉?

    那太小觑他了,他是理解了哥哥的苦心,才选择这么做。

    如果可以,他当然想和哥哥一起,轰轰烈烈地拼上一场,那才畅快。

    可他很清楚,哥哥不会答应,哥哥赌上一切,是为了弟弟能没有后顾之忧,拥有最好的未来,走得更高更远。

    最好支撑哥哥的方法,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回应哥哥的期待。

    哥哥可以为了弟弟,赌命赌未来。

    弟弟也可以为了哥哥,放弃少年人应有的生活。

    修炼不枯燥吗?

    看书不累吗?

    游戏他不好玩吗?

    妹子他不香吗?

    但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只收获不付出的道理,哪怕付出的人并不在乎,弟弟也不允许这样。

    所以他的人生只有努力和更加努力。

    在哥哥需要的时候去支撑哥哥。

    不管哥哥在不在家,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样子,那都是哥哥,是家人。

    哥哥有很多秘密,弟弟同样有很多秘密。

    但无论有多少秘密,有一点始终不变,兄弟对彼此的信任。

    “我的爱情运不好,不过家人运一直都不错的样子。”

    小雪笑着,笑得很柔和,一点都没有雪女的冰冷。

    这对兄弟中的兄就站在她的面前名为关俊彦,弟则是奥多摩乃至整个西多摩地区最大家族的家主关浩二。

    “我有感觉到你不简单,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往事。”

    系统介绍毕竟简略,关俊彦只知道她旧姓风花,不知道风花家族的过去。

    直到京都时,小雪异常的反应,才让关俊彦有所疑惑,但因为小雪不是自己的式神,和弟弟浩二的感情非同一般,不合适过多插手。

    没有今日之事,他都不会去深究。

    不过既然知道了,那又另当别论。

    “回去记得把这些都告诉浩二,他才是最在乎你的人。”

    小雪嗯了一声,欲言又止:“大少爷——”

    结合小雪一开始的态度,关俊彦有了某些猜测,目光移向琴子:

    “奥多摩那边——?”

    “我没有说收到出事的报告,刹那那边应该也没有。”

    “也就是说不是危机,而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之后会抽时间回去一趟,有什么话大家当面说清楚。”

    “大少爷可以回去了?”小雪问,关俊彦目前的处境她也知道。

    “两小时前还不行,现在的话,约等于百无禁忌。”鬼人状态的关俊彦歪嘴一笑,“超越之下,不管对上谁,我都不会输。”

    “太好了,主人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小雪再度展露笑颜。

    冰消雪融的姿态很美,却让雪之下家的两位成员看得一阵别扭。

    这是自家老祖宗啊,一口一个主人,大少爷的,这该怎么算。

    关俊彦的心态刚好相反,十分放松。

    看小雪刚才的样子,还以为她和关浩二闹了矛盾,现在看来并没有。

    关俊彦也不希望他们闹矛盾。他看得出来,小雪和关浩二的情感远超一般的主人和式神,是除了自己之外,关浩二心中最大的牵绊。

    “那就再说一件更让人高兴的事,我以浩二哥哥的身份保证,如果你和浩二之间有什么,我会举双手赞成。”

    小雪一张冰雕雪雕琢的面庞瞬间绯红:“大,大少爷,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之间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什么关系?”关俊彦眨眨眼,明知故问,“你是在说家人吗?我们早就把你当成家人了,你自己也说,你的家人运一直很好。”

    “啊,是这样啊……”小雪干巴巴地说着,表情多少有些尴尬。

    “不然呢?”关俊彦继续挤眉弄眼,“你希望是那种关系,说出来嘛,我应该都不会反对。”

    “咳咳。”雪之下阳乃听不下去,以咳嗽打断,她现在身体虚弱,做这种事毫无违和。

    雪之下老爹顺势说道:“关先生,老祖宗,夫人和小女的身体……”

    家里多了个了不得的老祖宗不是坏事,和太秦守护者的代理搭上线更好,但请你们来是救人,不是聊天。

    小雪答道:“我已经分出部分本源,暂时束缚住炎之气。不过我本源有限,炎气的特性又非常诡异,效果不大,还好大少爷来了。”

    阳乃福至心灵:“这么说我看到的冰山与火焰,红与蓝的人……”

    “冰应该就是我了,你们在诞生时都接受过我的本源,我们之间的联系不比一般意义上的亲缘关系差。”

    小雪会来到这里,就是因为同出一源的联系感觉到了“后裔”的危险。

    虽然身属关家,但她终究不能舍弃和雪之下家族的关系,大老远地从奥多摩赶来。

    奈何小雪实力不足,本领有限,试过各种方法,还是只能走老路——消耗本源。

    之所以会对小妖怪出手,是把它们误认为成敌人的探子。

    做法不能说错,但关俊彦有其他想法。

    “不要再继续消耗本源了,你现在不止是一个人,你消耗掉的本源,需要浩二花时间去补。”

    缔结契约之后,关浩二花了好长时间,才将小雪的亏空补到不至于会死的程度。在“五行之属”的平衡上进境缓慢,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雪之下的事我来想办法。阳乃小姐不用说,雪乃同学我已经做过应急处置,阿姨那边采用同样的方法短时间内可保无虞。麻烦叔叔安排下车辆,我们尽快返回东京。琴子——”

    “——我会继续让妖怪们寻找,看有没有线索,最好找到那个火系女妖的所在地,好好地和她谈一谈。”

    琴子说得很平静,但关俊彦和雪之下阳乃都知道,琴子的谈一谈绝不止是道理这么简单。

    在关俊彦做出超越之下我不败的宣言后,她的底气更足,甚至有些期待妖怪们能尽快完成搜索,好来一出妇唱夫随,自己讲道理,关俊彦讲物理。

    这才是真正的以理服人。

    然而,还没等到小妖怪们的汇报,雪之下家的门铃先响了起来。

    关俊彦透过砍出来得剑痕往外面看去,智珠在握的表情不由一顿。

    阳乃也看了眼,表情同样是一僵。

    按门铃的是一对少年少女,两人都认识。

    平时和雪之下雪乃走得最近的友人。

    比企谷八幡,由比滨结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