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四十五章 快炮手
    雪女的问题是本源受损,这在整个里世界都属于疑难杂症急的问题。

    就算关俊彦有剑圣的境界,有鬼种带来的全属性灵力,也只能做做表面功夫,无法真正立足根本。

    按照他的理解,要么让店主这样超越极限的存在出手,要么通过同源的力量进行补充。

    这里的同源可以是雪女一族的冰雪本源,但这对于其他雪女也是巨大的损耗。

    也可以是来自主从契约的支援弥补——

    没错,那道流光,那道让关俊彦感到熟悉的气息的主人正是他的弟弟,关浩二。

    因为有他的存在,雪女才得以摆脱负面状态,以全盛,不,超越全盛的姿态出战。

    这才是关家阴阳术,准确的说是式神一道阴阳术的奥妙。

    式神与主人相辅相成。

    修行时互相助力,受伤后相互弥补,在战斗时相互配合增幅,最终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有主人在侧和没有主人在侧的式神,不可同日而语,阴阳师的修为越高,越是如此。

    而雪女从萎靡不振到雄起的变化,足以说明自家老弟的修为比上次见面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更为难得是,以关俊彦目前的修为,居然感知不到弟弟的具体位置,说不定他已经跨过了低阶阴阳师的门槛,真正登堂入室。

    这小子才十六岁零几个月,是不是有点太妖孽了。

    自己这个带外挂的穿越者不说,八神刹那得到月神馈赠,神乐澪则有夔女、东君先后讲道,才能在十七岁的年纪先后破关。

    便宜老弟的资质虽然钦点比原主要好,但这种程度是不是太夸张了,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又有机缘?

    思忖之间,空气中的硫磺味逐渐淡去,清冽凉爽的空气充盈鼻腔,令人精神振奋。

    随同冷气一并传来的还有雪女的声音:“大少爷,主人在召唤我。”

    “那就同去好了。”

    有弟弟浩二在,关俊彦就不用担心随行人员的安全问题? 可以放开手脚打上一架。

    “在哪个方向?”

    下一秒? 空气中一道冰雪凝形成路标。

    关俊彦闭目感知片刻,发现乖女儿小樱也在那个方位:

    “有意思? 巧合? 还是……”

    灵力与意念一同发散,接续天空中随车辆一同行进的妖气云? 隐藏其中的白骨大蛇现出身来,蜿蜒迤逦。

    关俊彦对雪之下老爹提议道:“换个交通工具如何?虽然慢了点? 但胜在无拘无束。”

    没办法? 车队目前处于城际公路上,得按照交通规则,远没有用飞的灵活机动。

    雪之下老爹没有答话,看向副驾驶上的妻子。

    雪家赘婿嘛? 女人当家? 男人的地位……咳咳。

    后者用略显清冷的声音问:“没问题?”

    关俊彦笑道:“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年轻人都在这里,能有什么问题?阿姨就不好奇吗?小雪所认可的主人。”

    雪之下夫人合上眼皮,有些疲惫地点点头:“那就去吧。”

    “走着。”

    关俊彦大手一挥,停车靠边,全员上蛇。

    顿时? 三等陆军马鹿变成二等空军精英。

    虽然白骨大蛇不是专业载具,但有雪女在? 冰雕椅子安全带,坐着不算难受? 视野尤其好。

    周围还有一群小妖怪乌泱泱地伴飞,乍一看挺吓人? 但实际接触下来? 这些小妖怪不仅人畜无害? 有不少还挺可爱的。

    很快,少年少女们就没了抵触,由比滨结衣抱着一个软乎乎像是棉花糖的妖怪不松手,看样子是想带回去当靠枕,就连性格别你的比企谷八幡都对一只猫妖露出憨傻的笑容——真的很傻。

    关俊彦和岩永琴子相视一笑。

    人嘛,其实都是视觉动物,卖相好就是占便宜,妖怪的智商又比一般的宠物要高,琴子当年就是被这一套给忽悠了,心甘情愿地去当公主。

    在琴子盯上雪之下阳乃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该如何拉人入伙,现在只是将覆盖面扩大,手法不变。

    差不多飞了三分钟,关俊彦终于捕捉到便宜老弟的灵气,又过了两分钟其他熟悉的气息依次显现。

    神乐澪、八神刹那。

    因为没动用大规模攻击,所以波动不算明显。

    至于小樱,这会儿依旧没有出动的迹象,所以波动趋近于零,只能靠着主从契约进行定位。

    即便如此,能同时对付三名剑豪级的存在,足以说明敌人的不凡。

    话说回来——真的不是巧合。

    “不管怎么说,先打个招呼吧。”

    坐在大蛇头部,居高临下的关俊彦,手按蛇身。

    灵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大蛇的身体,下一个瞬间,大蛇张开大嘴,释放出一道赤红的冲击波,划破长空,切开妖气云,好不威风。

    可惜,也只是威风而已,咆哮没有打中任何目标,冲着冲着,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关俊彦愣愣地看了眼自己的手。

    咋回事?

    这就蛇了?

    不应该这么快啊。

    还没填满呢。

    和式神稍作沟通——白骨大蛇不是高级式神,行为和思路都相对死板,需要主人主动命令——才知道快枪手的原因——手法,呸,相性问题。

    以前是关俊彦自己的灵力充能,中规中矩,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除了己身灵力,还多了酒吞童子的鬼种,酒吞童子身负八歧大蛇的血脉,是日本蛇类的老祖宗。

    虽然鬼种中蕴含不多,但也足够白骨大蛇受用一二,结果就秒蛇了。

    想想也是,自发电和共同发电是有差异的,尤其是第一次。

    咳咳,扯远了,好在关俊彦的目的是打招呼,不是真的要攻击,早蛇晚蛇没区别,宣告自己的存在便已足够。

    回应关俊彦的宣告,紫色、金色、白色的灵气同时暴涨。

    与之相对的,敌人的绯色炎气遭到进一步压制。

    “看来,这次是不用我出手……淦,连这种fg都不能立,真是够了,等等,这个方向——”

    原来,绯色炎气的收束不仅是遭到压制,更是为了聚集力量,突破封锁。

    奇怪的是,突破封锁后,炎气之主不仅不逃,反而向着关俊彦这里冲了过来。

    活腻味了?

    艺高人胆大?

    还是死也要拉雪之下家垫背?

    不管是哪种,关俊彦要做的都只有一件事,把敌人拦下来。

    “再来一次,腓骨大炮!”

    鬼气赋予质,灵力赋予量,双管齐下,请叫我快枪,呸,快炮手!

    黑红当空,直奔炎之赤红。

    千钧一发之际,赤红凌空转折,浮光掠影,贴着黑红擦过。

    “有一套,那么——”

    左手一挥,大蛇遁入妖气云,另一只白骨式神大型狒狒的身形也在周围出现。

    重新将操控权交给琴子,关俊彦腾身而起,手持童子切,脚踩鬼切。

    仗剑而立,御剑而行,很有几分剑仙风采。

    差不多行至中段,关俊彦脚尖发力,鬼切先行,而后人剑合一,一剑随后。

    声势上,远不如腓骨大炮雄壮,炎气之主却先一步止住去势,认真应对。

    先以火焰震荡大气,强行改变鬼切的轨道,随后铺开层层火焰,试图以此阻拦关俊彦的去路。

    关俊彦呵呵一笑,动作不变,任由火焰加身,重斩而下。

    整个人切入火海的瞬间,他听到了炎气之主的声音:“愚蠢。”

    沙哑中带着冷冽的女声,与炽烈的火海完全不服。

    心中刚浮起这样的念头,四周的温度骤然降低,速度之快,变化之奇,堪比阴阳两极翻转。

    极热到极寒的转变让关俊彦的剑势为之一缓,就是这短短的片刻,冰霜已经爬上了他的身体。

    一声轻喝,由鬼种带来的强悍鬼气爆发开来,将冰块震碎的同时夹杂着鬼王等级的压迫以及修罗剑道独有的杀意向外扩散。

    成就剑圣后,关俊彦的斩神之剑再上一个台阶,搭配鬼气的侵蚀特性,就算敌人心志坚定,也能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进行灵魂打击。

    如果再对上药师寺天膳,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前戏,直接一剑斩神破不死身,一剑斩身夺命。

    修罗剑道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关俊彦将所有学的所有剑技、剑意都以“杀”来统合,就是奔着杀人夺命去的。

    然而,这足以洞穿精神,切裂魂灵的一剑,却没给炎气之主带来多少影响。

    原因——剑落之时已然揭晓。

    鬼气的侵蚀对鬼族用处不大,鬼王的压迫遇到鬼王也不会起效。

    没有鬼气作为媒介,斩神之剑的效用就打了折扣,毕竟是隔着这么远出剑,又有肉体这一灵魂最大的屏障。

    炎气之主是鬼王级的存在,而且不是一般的火鬼。

    一般的火鬼玩不了冰,更别说冰火两重天,身体一晃的功夫,冷热再度翻转,极寒又被极热取代。

    这女鬼,恐怕能和修行仙术之后,成仙之前的茨木童子媲美。

    可惜啊,关俊彦最不怕的就是鬼,青史留名的两把斩鬼之剑在手,砍鬼比看狐狸精都要得心应手。

    炎气之主就是因为忌惮这两把剑,才选择铺开火圈,震荡大气的作战方式,避免与鬼切童子切的直接接触。又收敛起所有的鬼气,不让对手察觉,却没想到关俊彦会有鬼气搭配斩神之剑的奇招。

    同境相争就是这样,很难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发展,你来我往,互相针对才是常态。

    风水轮流转。

    女鬼用冰火双天赋打了关俊彦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反过来轮到关俊彦用斩鬼之剑来针对她。

    不需要特别的招式,只要用双剑使出来的攻击,自动带有鬼族特攻。

    包括但不限于直接砍,剑气、剑压、剑意、剑势。

    哪怕对手居于鬼王层次,哪怕本身拥有连“鬼种之魔”都防不住的能力,遇上关俊彦也得跪。

    三分钟之内,炎气之主被关俊彦从天上撵到地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从最适合法师发挥的“远”,到了适合剑士发挥的“近”。

    从始至终,少年都没有下杀手。

    一来,他的目的不是杀鬼,而是希望她来救人。

    二来,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他看清了女鬼的真容,也读出了她的情报。

    这位女鬼,他认识,见过很多次那种。

    不过不是在现实,而是在梦里。

    那须野战场上,被她杀了几百次,被烧得不要不要的。

    其名为鬼女红叶。

    没第一时间认出来,是因为过去千年,这位鬼女变化挺大的。

    当年不是鬼王,现在是鬼王了,当年也没有冰之能力,现在有了,连“气息”都变了。

    考虑到对方曾是白面金毛的部下,系统说明里也有提及到“狐尾会”第二尾,关俊彦肯定要给面子。

    挥剑斩开面前的火海,关俊彦一步踏出,将距离缩短到三米,继梦中成功斩杀鬼女之后,正式面对面:

    “可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吗?你应该能感觉到,我对你没有敌意,真要论起来,我们还有点因缘。”

    “同为鬼的那一套就不用说了,不管你是大江山还是其他什么地方的鬼王,我都不会答应,我的忠诚只献给一位大人,生死皆然。”

    鬼女红叶第一次开口,声音倒是与梦境中差距不多。

    “已经拉拢过了啊,我猜猜……邀请你的是三大鬼王中的星熊童子?”大江山里也只有她在正经管事。

    红叶没说话,算是默认。

    “嘛,我确实有大江山的鬼王身份,不过我所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更加深层的因缘。你说,你的忠诚只献给一位大人,我问你,她可是白面金毛?”

    “你知道?”红叶目光微变。

    “我当然知道,知道得比你想得要多得多,提问——你对她如此忠心,知不知道她用过的人类名?除了玉藻前之外。”

    “粗劣的试探,华阳天、苏妲己,姐姐大人只要想,随时可以在人类史上留下名字。”

    “唯独没有真名,不是吗?”这才是问题的真意所在。

    红叶默然。

    “她曾亲口告知我真名,我也曾去过她的诞生得祖地——我的名字是关俊彦,是与她定下攻守同盟,共同登顶大道之人。”

    关俊彦说着,轻轻点了下眉心,散去脸上的鬼之特征,显露出人类脸庞。

    “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