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四十七章 狐狸精姐妹会
    贵妇人无论是登场、言语还是风姿都比红叶要强很多,即使不开系统,没有“姐姐”的称谓,关俊彦都愿意以礼相待,拱手道:

    “阁下是——”

    贵妇人还未回答,一只绿皮妖怪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斥责道:“无礼之徒,这可是月宫主宰,杀生丸大人的母亲,还不跪拜。”

    “你很啰嗦,小妖怪。”

    贵妇人看都不看小妖怪一眼。

    “不是小妖怪,是邪见。”邪见纠正道。

    贵妇人继续保持无视,态度也好,超高颜值也罢,都与杀生丸如出一辙:

    “我是玉藻前大姐和红叶二姐最小的妹妹,‘狐尾会’隐藏的第十尾,姐姐们习惯叫我小月,人类习惯叫我‘凌月仙姬’,小妖怪们习惯叫我‘月宫夫人’,你既然和大姐是那种关系,不妨也叫我小月。”

    “狐尾会”,玉藻前最核心拥趸者成立的组织,以九尾妖狐的尾巴自居,都是受了玉藻前恩惠的可怜女人。

    她们发自内心地当白面金毛当成大姐,说狐狸精姐妹会也可。因为各自不堪回首的过往,或多或少地敌视男性。

    眼前的这一位“凌月仙姬”算是异类了,看介绍没看出哪里惨痛。

    “这个有点太过了,一码归一码,按年龄的话,我还是跟着琴子叫比较合适。”

    这一位也是千年级的大妖,叫她小月的违和感仅次于叫狐狸精小青丘。

    “月姨。”

    琴子适时开口,神态亲昵,要不是隔着远,说不定能跑过来撒娇。

    凌月仙姬正是她在妖怪界中最大的支持者,比杀生丸的排位都高。

    关俊彦也跟着叫了一声:“月姨。”

    听得邪见一阵牙酸,想拿人头杖敲他。

    杀生丸这一家子,基本都是双标,包括邪见在内,哪怕它自己就是双标受害者。

    唯一的例外是第三代的久远? 跟人类妖怪都处的来? 完全没架子,是半妖之里的团宠。怪不得不愿意回家? 整天和二叔犬夜叉混在一起。

    让关俊彦选的话? 他也会选半妖之里,杀生丸这一家子看着是赏心悦目? 但相处模式太奇葩,还是半妖之里那边更加轻松。

    贵妇人对着琴子展露笑颜? 美不胜收:

    “一个人居住在‘月之宫殿’其实很无聊? 杀生丸这个不孝顺的孩子又不知道多看看我,也就小琴子知道心疼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我,还教我使用电脑、手机? 视频聊天。所以听琴子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 我一直都想见一见。”

    “希望没让月姨失望。”

    “其实还好。啊,我这么说,红叶姐姐可能会不太高兴。”

    听到小妹的话,红叶立刻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凌月仙姬继续说道:“小琴子在这方面一向令人放心。虽然你闹出了很多风波,但这也是能力的表现? 犬大将、杀生丸当年都没你这么夸张。”

    一提杀生丸,邪见又有话想说? 但在月宫夫人面前,它只能憋着。

    不过下一秒? 邪见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凌月仙姬话锋一转:

    “不过? 和大姐扯上关系又是另一回事。那是我、红叶姐姐还有其他姐妹一生之中最敬爱? 最仰慕的存在? 你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不会明白她对我们的意义。”

    关俊彦的确没经历过,狐狸精也没跟她说过这些事。

    但身为全日本最大规模百鬼夜行的统帅者,继夔女之后,第二个距离妖中帝皇最近的传奇妖怪,狐狸精不可能只是单纯地反派,只会魅惑人而已。

    我之英雄,彼之仇寇。

    不管狐狸精在世间如何,在被她拯救的那些女人们眼中,她就是救世主,是豁出命去也要保护的存在。

    那须野战场上,狐狸精姐妹团是人类方面最大的噩梦,不仅各个强悍,更视死如归,比狂信徒还要狂信徒。

    虽然最后被三浦介义明,千叶介常胤、上总介广常、安倍吉平等一众高手率领大军逐一击败斩杀,但付出的代价令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先期八万大军全军覆没,后期十三万五千的军队也被打掉了一多半。

    这直接导致皇室衰落,鸟羽天皇在时还好,那须野之战打出的余威仍在,底下只是暗流汹涌,不敢轻举妄动。

    但鸟羽天皇一死,野心家们纷纷跳出来,支持不同的皇子,试图把持朝政,攫取更多的利益最后演变为武力冲突和武装政变,史称“保元之乱”。

    胜利者是平清盛,日本历史上首个军事独裁者,也是武家政权的鼻祖。通称平大相国、清盛入道。

    有了平清盛这个先例,各路有实力的武家也纷纷并起,平家巅峰时期,占据日本半壁江山,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便被源氏起兵讨伐,最终兵败身死。

    源氏之主,源赖朝顺理成章地接过大权,成为征夷大将军,建立镰仓幕府,这正是幕府制度的开端。

    自此,天皇名为国家元首,实为摆设,与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如出一辙,只不过这天皇比天子更加不堪。

    遇到好点的征夷大将军,还算是衣食无忧,遇到不当人的,连最基本的体面都维持不了。为了生存,不得不变卖宫中宝物,底下的豪族想要求个官职,随便给点钱就能办。

    日本史上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官职,让日本史学家深恶痛绝的根源就在这里。

    这一状况持续了682年,直到1867年,新思潮席卷全日本,末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庆喜抵挡不住压力“大政奉还”。

    毫不夸张地说,那须野之战是皇权旁落的最重要原因。

    ——虽然是鸟羽天皇自己作的。

    不贪图藻女美色,狐狸精就不会进宫。

    当时,千年大潮刚过,狐狸精没想过搞事,找了个山明水秀的地方一边度假,一边指点姐妹们修行。

    不对狐狸精穷追不舍,就不会引发那场最大的人妖对决。

    但天皇一系不可能编排自己的祖宗,就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在狐狸精身上。

    都是因为玉藻前,这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

    甩锅这种事,不分民族,不分国家,不分地域。

    这是人性,关俊彦无法改变,他能做的只有静待下。

    “在你眼中,那是你和大姐两个人的事,但在我等看来,这与全体姐妹息息相关。知道‘狐尾会’的含义吗?我等是姐姐的尾巴,全体姐妹都是一心同体。我们不反对姐妹们去追求幸福,但因为姐姐们的过往,我们会进行严格的把关,这是大姐与红叶姐姐的约定,也是与我们全体姐妹的约定,你可以亲自向姐姐大人求证。”

    说到这里,凌月仙姬从和服的内衬中取出一枚吊坠,托在手中。

    吊坠通体赤红,阴气缭绕,不是杀生石碎片又是何物?

    关俊彦伸手去拿,凌月仙姬立刻收手。

    虽然手段比红叶柔和,但本质没有区别,都没有认可关俊彦这个“姐夫”。

    “月姨。”岩永琴子又开始撒娇。

    凌月仙姬却收起笑容,淡淡地摇了摇头:“没用的哦,小琴子,你是聪明人,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直白。”

    什么话?我挺喜欢你的,但和大姐比起来,你还差得远。

    琴子眼神变幻,最后定格在绿皮小妖怪身上:“邪见爷爷——”

    “小公主,你别看我,夫人不会听我说的。”邪见告饶道。

    “不,我是想问你来千叶的目的……”

    琴子到千叶后碰巧遇到的邪见,但这个碰巧本身就有问题,作为杀生丸头号拥趸,邪见居然会离开杀生丸身边,只有一种可能。

    “应该就是小公主想得那样,杀生丸大人派我来的,说有犬妖目击到疑似夫人的人物在附近出现,夫人已经有几百年没踏出月宫了。”

    怎么说都是母子,不可能一点都不关心。

    “担心我的话就自己来问啊,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呢。”凌月仙姬被抱怨。

    你自己儿子什么性格,你不知道?邪见暗暗腹诽。

    母慈子孝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只好辛苦情绪代言人,既能代哭,又能代笑的邪见。

    “我知道了。”

    关俊彦眼神变幻,邪见和琴子的对话看似不相关,实际上却点明一个现实——姐妹情期才是这位月宫主宰最看重的,甚至高过母子亲情。

    “冥,你来。”

    “是,老爷。”

    谏山冥应声而出。单一的杀生石很难将意志投射出来,除非有其他杀生石一起作用,或者有黑巫女当做媒介。

    接过碎片的几秒钟后,谏山冥的表情变得妖媚起来,整个人的氛围也变了,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漫不经心地环顾自周。

    “终于出来了,小月这只笨狗,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找一个合适的媒介,还得妾身自己想办法。”

    “对不起,姐姐。”凌月仙姬低下头,再无半点巅峰大妖的态度,乖得像个孩子,“我是觉得应当以你的安全为最优先。”

    “所以才说你笨,妾身的‘杀生石’曾在轩辕坟洗练百年,又吸纳水天日光灵力,可如水光聚散,最差的结局无非是散落各处,颠沛流离。妾身早已习惯,有何好怕?”

    “我怕,怕再也见不到姐姐。”

    凌月仙姬理直气壮又又纯真的样子,差点没把邪见的眼珠子瞪掉。

    不止一次考虑要不用手机偷拍下来,回去给杀生丸看,但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差距,和可能被打死的结局,不得不忍住。

    “胆小鬼,千年了都没变,和红叶好好学学。”

    “其实我也挺怕的。”

    听到红叶的回答,顶号上线的狐狸精叹了口气:“知道怕就别这么拼命,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本源流逝了这么多?”

    红叶答:“为了抢回一块姐姐的碎片,在海上和一条老龙打了一架,可惜最后被超越者搅局,没能带回姐姐大人的碎片,灰溜溜地逃了回来,还得麻烦小月来找我。”

    凌月仙姬摆手:“不麻烦,只后悔没和姐姐一起去,咒禁道、关俊彦身边都有高人护持,我没有插手的机会,闲了大半夜。”

    原本安静旁观的关俊彦内心疯狂卧槽,竭力控制身体,不表露异常。

    绕来绕去,绕了个大圈,最后还绕回自己身上来。

    海上,老龙,超越者,这不就是本体新年伊始的“开门红”?

    原来在海上和炎王龙正面硬钢的火妖就是鬼女红叶。

    遗憾的是,当时天冲已经远游大江山,虽然通过魂魄之间的不定期交流知晓此事,但只是知晓,诸如气息、力量波动之类的细节没有传递过来——大江山在日本西边,距离东京很远,距离海上更远,传输“带宽”有限。

    “谏山冥”扫了关俊彦一眼,似笑非笑:“现在有机会了,他身上有一块碎片,这个媒介体内妾身一缕分念,抢过来你们一人一半,以后我们天天见,到再也不想见为止。”

    “再看千年也不厌。”红叶性格率直,虽有伤在身,依旧摩拳擦掌。

    “姐姐认真的?”

    凌月仙姬谨慎一些,也知道得更多,日常窥视关俊彦的视线中就有她一道,很清楚两人之间共依存的关系。

    “当然,嘛,只是单独一份的意见,不过她们要么不在,要么都去睡觉,一份等于全体。”

    “谏山冥”高昂着头,掩饰不住的得意。

    “而这一份呢,对某人怨念不浅,红叶讨厌负心鬼,小月你也不喜欢花心的男人,总得给你们一个交待。妾身一生辜负过很多人,却不会辜负自己的尾巴,遇到妾身,算你运气不好啊,小男人。”

    “你要如何?”关俊彦并不意外。

    胸口那一尾已经示范过分魂各有执念与侧重,如何满足她们,也是认可和日后归一不可或缺的步骤。

    “妖怪的世界只有一种解决争端的方式。”

    “谏山冥”挥了挥拳头,鬼女红叶和凌月仙姬同时上前一步。

    力量为上,拳头大的就是真理。

    ps:除了狐狸精的戏份,其他都是日本史实,要不是天皇日本万世一系的老传统,这就是改朝换代,和夏桀商纣周幽没区别。

    ps2:其实鸟羽天皇的描述不准确,应该说是鸟羽法皇,在1123年,鸟羽天皇便被祖父兼岳父的白河法皇(法皇的养女藤原璋子是鸟羽的中宫,即皇后,鸟羽天皇继位时还很小,是白河法皇摄政)逼迫禅位给长子崇德天皇。

    鸟羽就成了鸟羽上皇。白河法皇继续干涉朝廷得政治。于是,在日本的历史上就出现了天皇、上皇、法皇三皇并立的奇特现象。

    不过白河法皇挂掉后,就轮到鸟羽来干涉政治了,这也算是日本皇室的老传统,但要详细写起来又会是长篇大论,所以统一为鸟羽天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