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五十章 互知深浅、互探短长
    有道是雷霆崖上喜多村,英梨村长赛凯恩。血蹄踏遍花开处,男女皆是牛头人。

    虽然牛头人是纯爱战士的死敌,风评很糟糕,但必须要承认,牛头人对于某一类人还是很有杀伤力,比如欲求不满,欲求不满,欲求不满。

    而鬼女红叶也好,凌月仙姬也罢,都是嫁过人,受过情伤,自带怨妇属性。

    招惹牛角毕露的关俊彦等同于送菜。

    你们这是觉得把大姐搭进去还不够,俩小姨子还要分半拉屁股——咳咳,这当然是个玩笑,但关俊彦一方占尽上风的局面毫无水分。

    “撒,选择吧,是认清现实,乖乖投降认输,还是负隅顽抗,和红叶一样被钉在地上。”

    凌月仙姬看了眼倒持却灵枪,背负禁鬼弓的年轻鬼王,又看了被三把刀钉住身体魂灵的二姐,眼神阴沉。

    重新与自家女仆汇合的岩永琴子一挥小拳头,兴奋道:“赢了。”

    “还早,接下来才是最危险的时候。”依旧占着谏山冥身体的狐之一尾摇头。

    不给琴子细问的时间,凌月仙姬从怀中取出一物,一块黑色的,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石头,高高抛起:“我选第三条。”

    异象突生。

    五彩斑斓的黑色光芒自黑石上生发。

    关俊彦知道这是个槽点很多的描述,但他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光芒不祥,带来的气息更加不祥。

    不祥中的顶点,比鬼气更为可怕的死亡气息。

    这股气息,关俊彦不止一次感受过,在大江山的最深处,在二条城,安倍晴明登场之时。

    “彼世?”

    “没错,正是彼世,是你逼我的——打开吧,冥道。”

    在凌月仙姬的宣告声中,五彩斑斓的黑趋于稳定,最终形成一个球形通道。

    通道边缘,不断有死气流溢,侵蚀现世。

    中央则散发出相当可观的吸引力,吸收周遭的一切。

    以八神刹那的站桩功底,蝎女三足鼎立的稳健下盘,竟然有些承受不住,不得不拉开距离。

    神乐澪以身为引,抓下一道天雷,落入冥道后却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

    “不要白费力气了。”

    站在冥道之前,浑然不受影响的凌月仙姬,不急不忙。

    “你面对的是一个世界,除非用同级别的概念对抗,否则再多的雷霆也只是无用功,你能用雷电毁灭现世?”

    神乐澪默然不语。

    关俊彦一挥手,示意其他人后退,退出冥道范围之内。

    整个战场,只有他和凌月仙姬能在彼世与现世的接合处保持从容。

    后者是冥道石的主人,自有方法驾驭,前者境界够高,实力够强,自带抗拒彼世的概念,没那么容易被吞噬。

    “你是想用这种方式和我一对一分胜负?”

    “其实我很想就这么把你丢到彼世去,永远都出不来。不过我不是红叶姐姐,没她那么极端,看在你一直都没下杀手的份上,我也给你一个选择,是乖乖认输投降,还是负隅顽抗,多吃苦头?”

    忠诚的另一面是记仇,凌月仙姬原话奉还。

    巧了,关俊彦也是这么想的:“我也选第三条,打赢你,风风光光地出去。”

    团战碾压局很稳很好,但显示不出自己的本事,和巅峰妖王一对一单挑,才最见功夫。

    “我乃阴阳家云中君,大江山新晋鬼王虎熊童子,九尾妖狐共依存之盟友关俊彦!”

    “名头很响亮嘛,那我也——”凌月仙姬微微一笑,“月犬一族族长,月宫之主,九尾妖狐最小的妹妹,狐尾会第十尾。开始吧,你我最后的对决,为这场纷争划上休止符。”

    而后,牛头恶鬼脚踏虚空,犬妖贵妇身合月光。

    牛头人与未亡人——咳咳,鬼王与妖王之战就此展开。

    没有其他人的辅助干涉,也不需要计较团队意识。

    没有克制关系,也不存在什么特攻特防。

    双方各凭实力,各看手牌,公平公正。

    凌月仙姬靠冥道石搭配月华遁术,牢牢把控主场优势,神出鬼没。

    关俊彦拥有系统定位不惧偷袭,又有不惧冥道影响的骨弓骨枪——白骨系的本就是死亡分支。。

    凌月仙姬千年积累,根基深厚。

    关俊彦一路拼杀,常在战场,以战养战。

    凌月仙姬出身高贵,天赋众多。

    关俊彦资深肝帝,有事没事就去点技能树,如今已经点开大半,手段层出不穷。

    凌月仙姬有巨大化妖身,充分贯彻大就是美的理念。

    关俊彦有剑圣境界,一身鬼气尽化为剑,以数量换体积,亲身演示什什么叫多就是好。

    一男一女。

    一鬼一妖。

    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名副其实地大战三百回合,杀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

    你知道了我的深浅——指实力。

    我知道了你的短长——指优缺点。

    杀得大汗淋漓,杀得畅快无比。

    一个想,不愧是站在妖界巅峰的女人,岩永琴子最大的后盾,不是一般的厉害。

    另一个想,不愧是姐姐大人看重的小男人,果然很强很猛。

    但,越是这样,越不能输。

    关俊彦输了,以后就会落下话柄。不管他是不是完全体,不管他以后变得多强,都会被狐狸精拿来笑话。

    凌月仙姬输了,以后恐怕再也没机会找回场子。眼前的少年才十七岁啊,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呢?

    和他一比,自己这千年的岁月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对,自己本来就是狗,那就没事了。

    所以越到后面,消耗越大,战意反而越来越强。

    凌月仙姬看着关俊彦虚浮的脚步,出言道:“不行就不要强撑,很难看。”

    “男人不能说不行。反倒是月姨你,一把年纪了,就别和年轻人逞强,老人要服老。”关俊彦反唇相讥。

    “知道我年长,还不多尊重一些我这个老人。”

    “我还年幼呢,没见老前辈爱护我这颗幼苗。”

    “你这体积,可一点都不小。”

    “人不可貌相,月姨看着也不老啊。”

    “这会儿又不老啦。”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知道我不小了?”

    “呵呵。”

    “哼哼。”

    互换过一轮嘴炮,两人相视冷笑,继续开干,非要干到一方服软告饶为止。

    然而,在一方服软之前,作为战场的冥道先受不了了,规整的球形从边缘开始崩溃,渐渐向内收缩。

    察觉到这一变故的凌月仙姬,叹了口气:

    “重新拼起来的终究比不过完好无损,正如破镜无法重圆,他不喜欢我不是没有原因。不过为了大姐,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以——关俊彦,接下来我会使用我剩余所有的力量,是胜是败就看这一次。”

    挂在脖子上的冥道石缓缓滑落,掉落到冥道最深处。

    那曾是日本犬妖一族的最强者犬大将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宝物,作为迎娶当时还是月犬一族最高贵的公主的聘礼。

    却不曾想,这位公主只是想给自己的姐姐找一个最适合隐藏的迷障,最适合沉睡的温床。

    得到冥道石的当天就把杀生石嵌了进去,日本乃至世界都极为稀罕的宝物就此不再完整,有了裂痕,就如两人之间的婚姻。

    因此犬大将后来常年不着家,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凌月仙姬一点都不意外,也没多么留恋。

    直到此刻,冥道石完全破碎才有些感慨。

    一段过往,一段情感,随着见证之石的掉落彻底归于虚无,凌月仙姬,这位现如今巅峰犬妖终于不再遮掩,不再隐藏,全心全力去战斗。

    当然,她也知道,没了冥道石开辟的战场,那些不懂的尊老的年轻人随时可能会不讲武德地一拥而上,就算她没有大意,一直都在闪,还是打不过。

    一击定胜负的决定也好,先前邀约单对单的决定也罢,本就是对关俊彦的认可。

    凌月仙姬褪去因为战斗而破破烂烂的霓裳羽衣,双手掌心相对,十只对称贴合,第一次报出招式的名称:“月临。”

    关俊彦扭了扭脖子,表情多少有些惋惜。

    他没想过躲,也没想过逃,只是觉得自己有“月牙天冲”“月牙十字冲”,却唯独缺了名叫“斩月”的刀。

    你月临,我斩月,这样才相称。

    当然,没有黑刀斩月在手,该接的招还得接。

    少年右手一拳砸在左手掌心,然后膝盖微微弯曲几分,抬眼望向沐浴在月华之中,逐渐看不清面容的犬妖贵妇,嘴角牵扯。

    而后,以关俊彦为圆心,妖气、鬼气、死气又或者其他什么气息,都被少年牵扯,仿佛是要将战场上所有的气象都吞噬殆尽。

    如此庞大的气象扭曲光影,震荡大气,连冥道的特殊环境都遮挡不住。

    恍惚之间,少年的身上仿佛多了两个脑袋,四条手臂。

    宛如鬼神。

    “阿修罗!”

    修罗道的由来,与天人相对之物。

    月影异象,阿修罗虚影,皆是双方道路根本所在。

    名副其实压箱底的绝招,说是一击,就是一击。

    虽然外在表现形式不同,但两人都有着强者应有的气场与骄傲。

    交互的眼神就是最后的信号。

    凌月仙姬双手上扬,将漫天风月披在身上。

    羽衣虽已不在,自有风月成衣。

    关俊彦抬手召唤回两把鬼灭之刃。

    战斗发展到这一步,红叶镇压与否不再重要,那个女人头脑再不好也不至于介于这最后的一次交锋。

    另外四只手两只握弓,两只持枪。

    会的兵器多,无法同时使用怎么办?

    多长出几只手就好了。

    关俊彦开始奔跑,一步一步踏在地面上,势若奔雷!

    凌月仙姬则将自身与风月融为一体,成就风月所在,我之所在。

    虽是一人,却胜过十人百人,全方位无死角地对关俊彦发动袭击。

    关俊彦的鬼神阿修罗之相正好有了用武之地。

    三头六臂,对一人围杀。

    场面上,没有天雷地火那般浩荡,个中凶险却是犹有过之。

    相距越近,施展的空间便越小,越容易分出胜负。

    一个不起眼的疏漏,便会招致败局。

    凌月仙姬的风月无数次命中关俊彦的鬼神之相,关俊彦的兵器也多次命中风月对手的风月之衣。

    双方皆是拼尽全力,各自的折损比原先各有保留时要大很多。

    眨眼的功夫,阿修罗的手臂便没了一半,凌月仙姬操控的风月也在这个过程中流散严重。

    交战中的男女却任何丝毫慌张,他们的眼睛依旧清亮,甚至嘴角还溢出了笑意。

    因为有这样的对手,才能尽展绝招的精妙之处。

    对手实力不够,想完全施展都不会有机会。

    又过了片刻,关俊彦只剩单刀,无法独占八方,凌月仙姬也只剩一只衣袖,做不到一人成众。

    ——是时候了。

    ——该结束了。

    刀与袖并举,下一个瞬间便是最后。

    就在这时,关俊彦的下盘突然不稳,身形摇晃。

    到极限了么?

    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却发现对面的凌月仙姬也是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两人滑动惊人的一致,都是朝着破碎到只剩一块残片的冥道。

    巧合?

    不对,冥道的吸力确实加强了,比稳定球体时更强,这明显不正常。

    凌月仙姬的反应也说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关彦当机立断,放弃和凌月仙姬的对招,单手出刀。

    一刀流五典之四·真剑。

    相比有形,更偏重斩无形的一剑。

    可斩术式,可斩术者,隔空斩破。

    凌月仙姬看了关俊彦一眼,也作出同样的选择,以本源太阴之力封锁空间。这是太阴之力的强项,既是月华遁术的根基,也是开关冥道的关键。

    二者合力,对付一隅冥道残片还不是手到擒来——正常情况下。

    然而,现实恰恰相反。

    内有真剑破坏,外有月华关门,冥道不仅没有缩小或者破碎,反而再度撑大,从中传出的吸力也越来越强。

    两人原本只是不稳,现在已是朝着冥道滑行。

    与此同时,关俊彦接受到真剑传来的回馈,这个吸力,这个感觉,他曾面对过一次。

    二条城中,重临现世的大阴阳师以此招威压全场。

    “安倍晴明!!!”

    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我这么天才为何还〕〔万界圆梦师〕〔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