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小辣椒〕〔仙医邪凰:废物四〕〔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我家键盘有点萌〕〔修真弃少混花都〕〔深空彼岸〕〔大英公务员〕〔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柳浩天平步青云〕〔财阀小娇妻:谢少〕〔王妃,王爷又来求〕〔狂少归来〕〔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神话之龙族崛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五十三章 保佑生育的八幡菩萨
    来是来,去时去。

    来时单是路上就花了俩小时,去时却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

    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东京的破败城中村,料理店门前。

    没办法,现实就是这么魔幻。

    超越者的手段更加魔幻。

    祖国人能超音速飞行,罗翠莲能唤出鲲鹏代步,茨木华扇也有类似的“缩地成寸”的仙法。

    剑士武人苦苦追求的“缩地”“滑步”境界,在超越者眼中和入门券差不多,不仅自己信手拈来,还能带人一起,连两辆轿车都一并给带了过来。

    虽然在摆放的时候有磕碰,但以雪之下家和岩永家的财力,这点小损伤不算什么,大不了换车。

    “我回来了。”

    关俊彦熟练地掀开门帘,推门而入,然后——

    “啪”地一下,又把门给关上了,很快啊!

    把客人关在外面,重重咳嗽一声。

    “我说,不能因为老板不在,就乱搞啊。”

    关俊彦推门第一眼,看见土宮神乐和谏山黄泉抱着在地上打滚,衣衫不整,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那种。

    “要不,我给你们放个假,隔壁的房子反正是买下来,也有了你们的宿舍,就差点寝取,呸,情趣道具,要不我去跟琴子要点,她那多。”

    最近没少在谏山冥身上使用。

    “不,不是啊——”谏山黄泉蹭地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慌乱地整理衣服,“那,那是意外,老板你听我解释。”

    土宫神乐倒是蛮不在乎地横了老板关俊彦一眼:“不用解释了,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不洁,老板果然是下流的人。”

    “反正没对你下流过。”关俊彦同样淡定无比,“而且,看你们的样子,大概是看店无聊,随便玩点游戏,其中有人起了捉弄人的主意,最后就打闹在一起,我说错了吗?”

    两女双双僵住,一个是解释的话被堵了,一个是智商上的完败:

    “说得太准,我都怀疑你在偷看了。”

    “我没偷看,但店里一直有人看着。”店主的残影约等于料理店的地缚灵。

    “知道。”土宫神乐点点头,“所以我最近不催你解放黄泉了。”

    关俊彦也没觉得意外,除非是对敌武尊这种大事,否则店主行事多操一点心都是多余的。

    “那就给我好好打工,我带客人来了。”

    随意地拍了下手,关俊彦翻身拉开店门。

    身后的两名少女此时已经整理好仪容,同时躬身:“欢迎光临。”

    “今天没正式营业,所有位子随便坐啊,琴子,帮忙招呼下新客人。”

    新客人当然是指第一次来的雪之下家的两名女性成员以及鬼女红叶,凌月仙姬。

    熟客嘛,早就熟门熟路,坐在自己喜欢的位置上。

    神乐澪和八神刹那喜欢靠着厨房,离关俊彦近一点。

    关浩二坐在中间区域,诸如食发鬼之类的式神一一放出,三两成群,一下子就让店里热闹起来。

    伊吹萃香和茨木华扇习惯坐靠门的位置,一坐下来,萃香就开始嚷嚷:“酒,我需要酒。”

    “勇仪姐姐搬来的‘万紫千红·神便使毒酒’还有剩余,就上那个?”关俊彦熟练地应着。

    “就要那个。喝了那么多,还是这个最对我的胃口,不用这个给华扇庆祝,总觉得少点什么。”

    一提到酒,伊吹萃香就来劲,即便交出鬼种严格意义上不算酒吞童子,本性始终没变。

    “我倒是想试一试传说中的‘黄粱一梦’,等这边的事情了结,我会再去一趟种花家,拜访那位魔教教主。”

    茨木华扇升级了,眼界和心气也更高。

    “何必等到那时,我这正好有一壶,不对,只剩下大半壶。”

    罗翠莲悄悄给放在店里的。她曾承诺,关俊彦有所成,便请他喝大名鼎鼎的黄粱一饮。

    本体达标后,她兑现了承诺,给了关俊彦一壶酒。

    结果一杯就倒,不是他太菜,而是酒劲太厉害,名副其实的一枕黄粱。

    本体醒来后,表示这玩意太厉害,不能我一个人消受,放到店里去吧,大家都来尝尝。反正除了酒劲,其他都是好处,入口柔,一线喉,不上头,还对神魂有所裨益。

    中枢没碰,是因为中枢那会儿等级还低,正好被天冲拿来借花献佛——对的东西送给对的人,关俊彦从来不是守着一亩三分地,一毛不拔的吝啬鬼。

    “哦哦,那可真是太好了。”茨木华扇喜上眉梢。

    关俊彦对着土宫神乐打个手势,后者会意,乖乖去拿酒。

    她也是个公私分明的好女孩,不仅会去拿酒,还会一并准备好茶水饮料。

    “各位稍坐,我去厨房准备料理,辛苦一天了,这一顿算我的。”

    咒禁道返回美国后不久,忌野刹那便如约准备好了瑞士银行户头,汇入足额的美金。

    关俊彦现在是手中有钱,心里不慌。

    途径店里最大的圆桌的时候,雪之下老爹站了起来。

    “请等一下,关先生,夫人她们身体的事……”

    “我来说明,你去忙你的。”店主现身,目视茨木华扇。

    后者会意,一身仙气弥漫,无声无息之间施加上一重结界,一重禁制。

    结界对外,禁制对内。

    关俊彦脚步不停,径直走出厨房。

    “我去帮忙。”神乐澪喝了口茶,也跟了过去。

    “还有我。”之后是八神刹那,“我和澪姐今天遇到不少好玩的事,还没告诉你呢。”

    帮忙是假,憋不住话才是真。

    “老祖宗。”雪之下老爹这次学聪明了,不跪,改躬身,“这是我的夫人,这是我的两个女儿。”

    店主一眼扫过,目光如炬:

    “你和你的夫人不需要我说,你们夫妻应该没想过踏进这个危险的世界。明天去一趟酒公神社,那边会帮你们安排好一切。不需要有顾虑,这个国家还没糟糕到容不下几个想安静度日的人。”

    “谢谢老祖宗。”雪之下夫妇联袂行礼,“那个孩子们……”

    “妹妹之前来过,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孩子。姐姐——送你一句忠告,少耍一些小聪明。这个世界上,比我获得久得不算多,但活个几百年的大有人在,很多事只会适得其反,尤其是所谓的小试探。”

    “是。”雪之下阳乃恭敬应下。

    她心中清楚得很,以前能用各种手段,是因为出事了也能摆平,现在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秒杀自己,哪敢造次。

    雪之下夫人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欲言又止。

    店主看出她的心思:“年轻人总会有些想法,堵不如疏。有岩永家的丫头在,不自找麻烦就不会有事。”

    “请放心,在东京,我还算有些话语权。”琴子接话,她就是为此才留下来。

    凌月仙姬摸了摸她的脑袋,打架归打架,月宫和犬妖一族的立场没变过——妖怪的风俗向来如此,不爽打一架,打完该吃吃,该喝喝。

    顺带一提,邪见不在店里,甚至不在东京,茨木华扇施展挪移之法的时候把他给忘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拜托岩永小姐了。”雪之下夫妇心中稍定。

    对于凌月仙姬、关俊彦等人的实力,他们不清楚,一来缺乏经验,二来速度一快,眼力根本跟不上,只能看到缭乱光影。

    但他们知道“安倍晴明”,知道“大江山鬼王”,能把大江山绑上战车,能把安倍晴明逼退,绝不可能差。

    “伯父伯母不必客气,本质上和做生意没区别,是阳乃的老本行。”

    琴子瞥了雪之下阳乃一眼,后者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并没有被先前天崩地裂般战斗吓到。

    “我,不,我们呢?”雪之下雪乃和姐姐区分开来,和比企古八幡、由比滨结衣归为一类。

    “你们的话,应该去问神乐家,兆伯父的想法我猜不透。”琴子耸肩。

    “不需要猜,他第一天就说过了。”厨房里传出神乐澪的声音。

    “第一天……”由比滨结衣歪了歪脑袋,然后砰地一下脸就红了。

    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也是差不多。

    “难道——”

    “喂喂,那不是在开玩笑吗?”

    “什么什么?有好玩的事情发生,我居然不知道?”阳乃脸唰地一下凑了过来,就差在脸上明着写“有趣——”两个字。

    “和姐姐没有关系。”雪乃侧头。

    “啊哈,啊哈哈哈。”由比滨结衣犯傻。

    阳乃又去戳八幡的脸颊,一点都不客气,八幡这波硬气,一句话不说。

    阳乃不急,继续戳,八幡自己还好,无所谓,反倒是雪乃忍不住了:“姐姐!”

    “说嘛,说嘛。”阳乃收手,开启撒娇卖萌攻势。

    “和名字有关。”雪乃无奈,给了个提示。

    “名字?八幡?鹤岗八幡宫?八幡大菩萨?难,难道你是神灵转世?”阳乃夸张地打了个哆嗦,一副小女子怕怕的样子。

    “我是神灵转世,第一个神罚对象就是你。”少年没好气地道。

    “我想也是,你这种扭曲的个性哪会是菩萨。那是希望你去鹤岗八幡宫当神官?可你们的反应不应该这么夸张。”

    “我想到了,是神眷,菩萨的眷顾,也许是你祖上和八幡大菩萨有关,也许是你出生前母亲去庙里祈愿,得到加护。”还是岩永琴子懂的多,脑袋活,“神有不同神性,各种侧面,八幡大菩萨的象征式镇守国家、去除灾厄以及保佑生产、育儿,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前者……”

    “错不了。”茨木华扇瞄了一眼,“虽然很弱,但确实是生育方面的神性。去当神官会很受欢迎,超凡领域的生育一直都很成问题,越强的人越不容易生育。没有意外的话,你以后会有很多孩子。”

    “噗哈哈哈哈。”得到确证的阳乃,笑得前仰后合,“你一个男人,保佑生育?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男人怎么就不能保佑生育?”八幡忍无可忍,“没有男人,你们女人一个人能生孩子?”

    “好像也对哦。怪不得你会有那么多孩子,厉害,厉害。”

    阳乃说得认真,实际上就有点开车的意思了,雪之下夫人咳嗽一声,提醒女儿注意分寸。

    却不曾想,现场还有更高级的老司机,岩永琴子:“别光顾着说别人,先想想自己,你们雪之下家的生育率和体质……”

    这么一说,整个雪之下家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自家因为雪女因子,生育率就是上不去,眼前就有个能保佑生育的适龄少年,还塔喵是个野生的,这要是不投精灵球,还有天理吗?

    偏偏另一位祖宗,雪女小雪还补上一句:“这位少年是阳属,可以承受冰雪的阴力。”

    阳乃嘿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得八幡瑟瑟发抖:

    “你,你要干什么?”

    “明天和我约会吧。”直截了当。

    “蛤?我为什么要和你约会?”

    “和我约会委屈你了?”

    一个敢说,一个敢答。

    “怎,怎么能这样?约,约会不是这么随便的事啦。”由比滨结衣也忍不住了。

    “那是什么?”阳乃反问。

    “是,是很重要,很慎重的事情,小企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啊,嗯。”八幡依旧处于发愣状态。

    “你觉得我没有慎重?”阳乃冷笑一声,压迫力十足,“再说,这是我和比企古同学的事,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结衣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弱了下去,这种正面对刚她最不擅长。

    正要低头,却发现一只手从旁伸了过来,握住她的手,是雪之下雪乃:“因为明天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出去。还有姐姐,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家族的延续始终是第一位的。嘛,小雪乃你愿意接手,我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我们是姐妹嘛。”

    阳乃说着,又恢复似笑非笑的样子,目光正好落在一对好闺蜜交接的双手上。

    原本紧握的的手,动摇了。

    阳乃微微一笑,没再继续逼迫,丢下一句:“自己好好想想吧。”

    这种脆弱而虚伪的关系又将维持到及时?

    自以为得计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岩永琴子那略显无奈的目光,眼界还是浅了啊。

    厨房那个你看不见就算了,对面不还有一个吗?

    左边你家祖先,右边一反木绵,一手抱着萤草,一手给蝎女喂零食,阴阳师的多线操作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