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王铁柱苏小汐〕〔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绝世神医〕〔修仙兵王在都市〕〔都市古仙医〕〔千秋我为凰〕〔爱你成瘾:偏执霸总〕〔1胎2宝:总裁爹地〕〔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能停下来
    !

    听完徐福的劲爆发言,关俊彦只有一个念头。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虽然历史上失真的事情不少,但仅有四字的“徐福东渡”中竟然蕴含着如此深远的谋划。

    关俊彦见过的诸多骚操作中,以徐福夺魁。

    不管是东君的坚守,还是武尊的坚韧,和他的伏脉两千载比起来,差得太远。

    这一刻,关俊彦是真的有点相信了,相信徐福能合道,甚至反过来“吃”掉伊邪那美。

    如果真是这样,未必是坏

    “第一步,先让我得到新的实体,这个少年就很合适。”

    前言收回,就是坏事。

    老东西,我管你是谁,管你有什么谋划,敢打我的注意,一定搞死你。

    不知道我关某人是驰名双标么?

    剑气沛然,蠢蠢欲动。

    徐福发出一声嗤笑,双手不动,一条巨大的触手猛然击下,xgchotel.心结布置在周围的傀儡线无法抵挡着巨大的力量,被蛮力挣断。

    不过这可怕的一击最终没能落到关俊彦的身上,在此之前,东君双手交叠成印,以“阴阳血手印”将触手化为血水。

    “东君,你”徐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浓重的烟气。

    “还是叫我炎妃吧,不是云中君的你,不要再用那个名号叫我。”

    zyxta.  这就是在划清界限了,不是东君,云中君,所谓的“阴阳家不该就此止步”便不再成立。

    你我只是故人,炎妃来此与故人徐福叙旧,仅此而已。

    徐福对此心知肚明,整张脸都被烟暗占满:“我很失望,炎妃。”

    “我同样很失望,徐福。”鲜少提及真名的秦时女子满脸惋惜,“如果你真的在意阴阳家,就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邪马台的事,别说你不知道。真想做,为什么不好好说?还是说你觉得我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他人超越自己?”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徐福两度开口,两度无言。

    “因为什么?说不出来了吗?果然,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徐福。”真名为焱妃的女人叹息一声。

    “或许吧,但是”徐福的眼神有片刻的迷茫,很快又恢复坚定,“我已经停不下来,也不能停下。”

    “是啊。”东君眼皮低垂,本以分开的双手再度合拢,“有些路,一旦走上,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至少让我来送你安息,老友。”

    “为什么不是我让你安息?你的疲惫并非虚假,而我早已不是过去的我。”

    徐福已有决意,手中抱拳,杀气与触手一同铺天盖地。

    “吞国之人徐福,向焱妃问道。”

    “焱妃领受。”

    焱妃同样抱拳为礼。

    而后,触手抵天,绞杀东君元神显化的金乌。

    徐福本体闪身,与焱妃近身搏杀。

    前任金部之长,金灵之道的践行者,怎么可能不擅长近战?

    不和关俊彦肉搏,是因为关俊彦实力不够,没那个必要。

    但对付焱妃,哪怕是强弩之末的焱妃,徐福也必须全力以赴,他太清楚这个女人的强大。

    一场生死搏杀就此展开。

    两千多年前的战友,各自在一道上引领风流的人杰,在两千年后却成了不得不分出生死的敌人。

    徐福没有说谎。

    他确实不再是过去的他。

    在东渡之战,他需要驾驭金人卯才能有和东君、月神、星魂媲美的战斗力,.whhryl.去无双陷阵。

    但今日,他一个就能与东君正面对抗不落下风,他已经来到了与东君,与日本武尊,与罗翠莲相同的高度。

    他与焱妃的战斗,只有先前武尊与焱妃的鏖战可以媲美。

    这还不是徐福的完全体。真让他吞下国土,完全合道伊邪那美,必能再上一层楼,到时候他便是真正的日本第一,惊动那位不出国门的大前辈也未可知。

    只不过,徐福注定到不了那一步。

    他确实强得不像话,状态也比东君好很多,可东君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就算她想,关俊彦也不会袖手旁观。

    在东君因为疲惫,显露出颓势的瞬间,关俊彦及时补位,接过和徐福之间拳拳到肉的战斗。

    牵一发,动全身。

    他这一动,心结也动了起来。

    虽然收藏已经被金人悉数打烂,但她终究是跨过超越门槛的传奇傀儡师,脚踩傀儡道二元,手段同样今非昔比。

    在东君和徐福交谈的时间里,她已经准备好了全新的术式,一尊高达十丈的泥土傀儡拔地而起,式样仍是招牌的丑萌之熊。

    尽管泥土傀儡的身体不算坚固,但胜在体积够大,且就地取材,补充方便,对触手的进击造成极大的影响。

    有人分摊压力,东君的状况顿时好转。

    更别说实况直播的另一边还有一群大佬在候着,随时可以投身战场。

    罗翠莲最先忍不住,对着武尊发出邀约:“一起走一趟?”

    武尊不答,只是淡淡地扫了眼周围。

    擅长权术的本愿寺显如心中领会,开口道:“武尊大人已经很累了,不宜增加过多负担,局面也没有到那个地步,不如双方各出一人?”

    可以的话,显如当然是想东君那边的全进去,到时候再把门一关,把关俊彦的肉身一灭一了百了,一举排除隐患。

    但在坐的又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企图只会引人发笑,只能退而求其次,继续搞平衡。

    大佬不动,手下动呗。

    “不如我先来?”剑道之祖,饭筱长威斋家直站起身来,“与诸位道不同,出剑始终无法尽兴,如果是曾经的云中君,应该能让我好好出剑一次。”

    并非虚妄,杀力第二从来就不是吹的,无论是半个盟友的显如,还是悄然问道一场的麻仓叶王,又或者两度对垒的茨木华扇都不会有异议。

    剑祖用剑,如伯牙鼓琴,非遇知音对手不动真剑。

    整个日本,够资格当他知音的只有武尊一人。

    武尊摘下腰间两把神剑,递过:“挑一把?”

    “不用。”剑祖笑着摇了摇头,“余生有一剑相伴,足矣。”

    剑道之祖的食指与中指轻轻摩擦,发出清越剑鸣。

    一时之间,料理店内剑气森然,自成一个小世界。

    小世界中,一把打刀安静悬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