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超级女婿〕〔三胎萌宝:霸气爹〕〔蜜婚超甜:墨少家〕〔豪婿〕〔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同生共死
    血满长空。

    天撕裂,地起伏。

    如今的彼世终于有了几分血色地狱,末日降临的光景。

    黄泉漫卷,风雨如晦,电闪雷鸣,尽皆倾斜在关俊彦头顶。

    世界树撑起的一方世界完全损毁,大树本身也在摇摇欲坠。

    而劫数不仅没有看到尽头,反而愈演愈烈。

    撕裂的血色天幕处,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笼罩整条黄泉,规模与“天眼”差别极巨。

    少年面如金纸,仍是毫无动作,似是认命,仿佛气数已尽。

    是啊。

    这可是等同彼世的诸神掀起的神罚,是来自世界本源的排斥,只要身在彼世能怎么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更何况,撑开一方小大世界后,关俊彦的境界体魄都因为规则的改变消散一空,只留下规则体系内允许的数值,单项数值满值100

    尽管没有改变正五边形战士的本质,但区区100的数值,不过堪堪踏过修行者的第一道大门槛,如何能与天地大劫相抗。

    而这个数值,在“小大世界”后依旧没有恢复——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自古都是放水容易蓄水难,下山容易上山难。

    既然结果不会有变化,不如省几分力气,至少能够多坚持一会儿。

    投身战场可以舍生忘死,面对强敌,可以放出豪言,甚至大劫来临,依旧可以豪情不减。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气的平复。

    在漫长的等待,大道的逐渐消逝之中。

    关俊彦的内心免不了生起涟漪,终究是没有活够。

    的确,他有安排好后手,有托付的对象。

    但都不是由他自己完全掌控,这种将生死寄托在他人之手的感觉并不好受。

    除去穿越伊始,关俊彦几乎从不将自己置身必死之地。

    “莫非……我其实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

    直到此刻,他才后知后觉,久违地表现出软弱。

    “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啊,我要挂了。”

    “真难得啊,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真有人回答。

    “还以为你实力暴涨之后,就目中无人,忘了过去是什么样。”

    “怎么会呢。”

    关俊彦喜出望外。

    来人,一身哥特风蕾丝洋裙,橙色的头发恰到好处的卷起,眉眼弯弯,巧笑嫣然。

    御门院第六代家主,传奇等级的傀儡师,御门院心结心结。

    “如果和伊邪那美一样高高在上千百年可能真会忘记弱小的自己,但我在去年暑假的时候,还是个修为尽毁的废人。”

    “炫耀?”女傀儡师白了他一眼,妩媚横生,手中牵动不止,一边拉扯关俊彦的身体,一边稳固精神与肉体的通道。

    “就当我是炫耀吧,没有这段经历我也杀不了伊邪那美。虽然杀完之后,又变回当年那个泥腿子了。”

    有这位早早结下因缘,后又成就姻缘的女傀儡师在,关俊彦很放心。

    她没有参加“天干地支式神大阵”,承担的责任却有过之无不及。

    她是关俊彦最后的退路。

    靠着n之领域。

    那是梦境与现实,物理与精神的夹缝,理论上有自主思想,有精神的地方,便能无限延伸,哪怕横跨生与死的世界。

    人类意识的集合不止是生者,同样有死者,短生的人类最初就是靠着这个代代相传,薪火不灭。

    当然,理论是一回事,如何实现又是另一回事。

    此等壮举,心结从未试过。

    以前是神魂分裂,实力不足,超越之后也从未往这方面设想。

    直到关俊彦在某个夜里,悄咪咪地溜到她的房间里“夜袭”,说要把生命交给她。

    她答应了。

    为此付出不知道多少努力,吃了不知道多少苦。

    这些她都没说过。

    她不擅长用言语表达感情,他和她之间也不需要,都是直接走进对方的内心。

    哪怕是现在,她都在付出大道折损,背后的五彩斑斓的通道之中,还有女儿们在辛苦支撑。

    “泥腿子也没什么不好,省得你天天欺负我,都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精力那么旺盛。”

    “天赋异禀不行啊。”关俊彦嬉皮笑脸。

    “贫嘴的话出去再说吧。”横跨现实与梦境的女傀儡师最后一发力,将关俊彦拉到身边。

    关俊彦向她伸出手。

    对面也在同时伸出手。

    然而,就在双手相握的前一刻,天地再变。

    一物倾泻而下。

    是一团火焰。

    漆黑的火焰,大如山峰。

    连通向精神领域的通道都无法豁免,开始“冰雪消融”。

    如同血色龙卷的巨大漩涡中,似乎有更高位的神明在大声怒斥:

    “杀了主神还想走?”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关俊彦触发的可是头等天条。

    关俊彦面色大变,果断收手,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死一个好过两个都死在这里。

    只是心结并没有领受他的好意,主动走出通道,以超越的境界赶上关俊彦,将他一把抱住,在黑火真正落地前缩地成寸,堪堪躲过一劫。

    关俊彦的脸上却没有喜色,只有无奈:“何必呢,当真爱的我无可自拔,决意殉情。”

    “怎么会,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

    心结生出一根手指先按住关俊彦的嘴唇,接着轻轻一抹,抹去少年嘴角的血迹涂抹在自己的嘴唇上,如涂唇彩。

    “活着回去要和老家伙。小家伙分,殉情的话就可以独占你,我可是很阴险毒辣的。”

    “可怕,可怕。”关俊彦故作夸张地拍了拍胸口,“那为什么还要跑,一起被那玩意砸中,化作灰灰岂不是更好?”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就这么死了,太难看了。”心结恼羞成怒地瞪了少年一眼,“别废话,黄泉比良坂怎么走,死也要死在离阳光更近一点的地方。”

    “是~是~”关俊彦强忍笑意,“往这个方向,幸好黄泉断流了,不然想跑都跑不了。”

    “现在也不一定跑得了。”心结忧心忡忡地看了眼天幕。

    刚才那团黑火,如果命中了,就算是超越者也只有死路一条,何况身边还带着个境界大损的关俊彦。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哪算哪。

    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七个女儿,但和关俊彦聊殉情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就这么死在这里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柯南里的捡尸人〕〔我这么天才为何还〕〔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