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财阀小娇妻:谢少〕〔一婚二宝:帝少宠〕〔英雄无敌之亡灵法〕〔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天降三宝,爹地宠〕〔柳浩天平步青云〕〔妖孽修真弃少〕〔云若月楚玄辰〕〔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弃婿归来〕〔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一人得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 ,最快更新我不做阴阳师了最新章节!

    蒲公英在春末夏初开始撒种,此时已是秋季。

    蒲公英最大不过人类手掌大小,这一支却比人类的脑袋的还要大。

    最夸张的是,蒲公英播种般洒下的白色竟然对本体丝毫无损。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蒲公英的不凡。

    “是萤草吗?”

    作为阴阳师第一家系的公主,土御门夏目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阴阳师中稀少却人气极高的契约对象,尤其是女性阴阳师,无不以拥有萤草为荣。

    “嗨~”软萌好听的声音从地下传出。

    大蒲公英破土而出的地方再次松动,一个个小小的脑袋探了出来,紧接着是整个身体。

    小手小脚小女孩,和大大的蒲公英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女孩抱着大蒲公英对着土御门夏目鞠了一躬:“对不起,我能力有限,没能治好你们的伤。”

    “不,快别这么说,能帮我们治疗,我已经很感谢了。”

    土御门夏目连忙摇头,她不是不识好歹的脑残,被三途河和宏打成重伤的时候都绝望了,没想到峰回路转。

    小家伙虽然没能治好他们,却帮他们稳定住伤势,为后续治疗赢得极为宝贵的时间。重伤得时间越长,隐患就越大,现在的话还来得及,不至于损伤根本。

    少女一边集中灵力,为自己和同伴做进一步的治疗,一边抬头望向那个给予她重创的三途河和宏。

    那个曾经不可一世,宛如魔神一般少年早已没了最初的傲慢,如同一条丧家之犬,被一群人撵着打。

    是的,一群!

    早在萤草现身之前,三途河和宏被大卸八块之后,便陆续有式神显现。

    肤白衣服白一身白,冷面冷心散发冷气的雪女娉婷落下,素手轻扬之间卷起风雪,将三途河和宏裂开的身体表面覆盖上一层冰霜,延缓他的自我恢复速度。

    三途河和宏心知不妙,舍弃所有的冥蝶和手里剑,将力量集中在自己身上,将恢复能力提升到极限,终于挣脱冰雕束缚,得以重塑身体。

    知道事不可为的少年不敢再有半秒耽搁,身形以最快速度腾空,同时单眼死死锁定关俊彦。

    他很清楚,谁才是他最大的阻碍。

    出乎意料地,关俊彦没有出手,而是笑眯眯地望向空中,仿佛是和什么人打招呼。

    下一个瞬间,天空之中刮起一阵妖风。

    被青色火焰所包裹的巨大鹭鸟俯冲直下,三途河和宏好不容易闪开。

    鹭鸟的背上,一个戴着斗笠的矮小身影突然蹿出,手里的金属禅杖舞动,对着三途河和宏的后背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狠的。

    疲于应付,又一时失察的少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从天空跌落。

    本能地用手支撑地面,想要站起,黑色的,几乎与夜幕融为一体的丝线又缠了过来,阻碍着他的动作。

    丝线并不坚固,随意一扯就能扯断,但扯断一缕,周围又冒出更多条,仿佛是之前关俊彦面对退魔手里剑时的翻版。

    而丝线的操控者,也和当时的三途河和宏一样,远远地站在圈外。

    那是一对女妖和女鬼的组合。

    女妖黑色短发,女鬼白色长发。

    女妖穿着清凉,女鬼裹得很严实。

    女妖笑容轻浮,女鬼严肃认真。

    虽然风格各走极端,配合却很默契,女鬼的白色长发经由女妖的手编织成大网,将冥蝶之主束缚其中。

    这是无论放在哪里都很抢眼的一对,不过在另一对面前,仍有些逊色。

    让三途河和宏吃了大苦头的关俊彦是其一。

    另一位则是一身阴阳师狩衣,与关俊彦有五分相似的少年。

    “兄长,我没来迟吧。”

    “没有,倒不如说来的有点早,我原本计划明天再去找你的。”

    “不,好不容易有和兄长并肩作战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关家有兄弟,长兄俊彦,末弟浩二。

    为了家族发展不得不分开的两人终于再度相见。

    “这才多久没见,又变强了不少啊。”

    说话的同时,关俊彦仔细打量着这位便宜弟弟。

    与分别时相比,他的气态沉稳许多,举手投足之间越来越有一家之主的风范。

    浑身上下透出的灵力也越发圆融和谐。跟了店主这么长时间,关俊彦越来越意识到五行轮转,阴阳调和的重要性,关浩二有此气象,关俊彦最后的一丝担忧也随即消除。

    这样的关浩二,不会输给谏山黄泉,绝对有资格站立在t4的舞台上。

    “兄长才是,虽然对兄长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关浩二同样还以一个微笑。

    “说过多少次,别把我想得太优秀。”关俊彦有些无奈。都是当家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关浩二笑了笑,没想以前一样争论,心中却道。

    刚到东京,就送了我一份名为“食发鬼”的大礼。

    没有缔结式神契约,依旧让食发鬼真心归附,这样的兄长,怎么能往不优秀方面去想。

    不过既然兄长不愿意提,他也就不会多说,这是他当家主后悟出的道理、

    嘴上的得失无所谓,关键是实际。

    眼下的实际是——

    “兄长,敌人快脱离‘发网’的束缚了。”

    食发鬼和结罗不是特别强力的妖怪,就算有着天作之合的相性,也只能稍稍阻碍三途河和宏的脚步。

    真想把人留下来,还是要靠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长兄问二弟:“那就再给他加几层,你先我先?”

    二弟答:“一起?”

    “那就一起。”

    说完,兄弟两人同时抬起左手,拇指中指相贴,用力一擦。

    伴随着一声脆响。

    金与白两道流光划过,先后命中三途河和宏的身体。

    霎时间,少年的身体鲜血飚飞,又在下一个瞬间被冻住。

    关家兄弟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麾下最强的式神。

    九字兼定!

    雪女·风花!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兄弟二人出手前没有经过任何交流,依旧精准地把握到彼此的心思。

    面对这样的一对兄弟,杀父丧母硬是把自己折腾成天煞孤星的三途河和宏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谢邀人在洪荒刚成〕〔视死如归魏君子〕〔雪中悍刀行〕〔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世子很凶〕〔好色小姨〕〔从姑获鸟开始〕〔北境少帅陈宁〕〔我在末世有套房〕〔我真没想重生啊〕〔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