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财阀小娇妻:谢少〕〔一婚二宝:帝少宠〕〔英雄无敌之亡灵法〕〔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天降三宝,爹地宠〕〔柳浩天平步青云〕〔妖孽修真弃少〕〔云若月楚玄辰〕〔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弃婿归来〕〔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一人得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做阴阳师了 第六十九章 小胜一筹与心关难过
    . ,最快更新我不做阴阳师了最新章节!

    来来来,特效加起来,bgm放起来。

    春城花飞飞,蛇虫四处追。

    不怕妖孽来,我道显神威。

    你家中必有千年的蛇精,一条白一条青……

    咳咳,不好意思,放错了,老板,换碟。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法海你真的不懂爱……

    歌好不好听先不论,却真实诠释出关俊彦此刻的心境。

    很老套,却经久不衰的法则。

    当理智无法战胜欲念的时候,只能靠真爱!

    这里的爱,不一定是指男女之爱,亲子,长幼,朋友,人间真情皆如是。

    关俊彦用了最讨巧,也是最难以动摇的方式——亲子之爱。

    刀女儿小樱,是刀,更是女儿,关俊彦是真的把小樱当女儿在养。

    你愿意让你的孩子看到你丢人难堪的一面?

    关俊彦犹记得自己小时候,看电视看到接吻的画面,父母都会立刻换台,何况是禽兽行为?

    虽然日本有一些另类玩得比较野,搞出了什么子目前犯,女目前犯之类的,但关俊彦的灵魂可是来自种花家,就算是把脸打烂了,也要在乖女儿面前当胖子。

    再加上本身自带定力加持,天然对关俊彦的精神有着一份约束的大小姐九字兼定,硬是为这场心境拔河添加了绝对的砝码,不仅没让苏妲己拉过关键的一条线,反而往有利于关俊彦的方向多拉了一点。

    这就是家人的力量。

    心灵的避风港,宁静的港湾。

    穿越前是,穿越后亦如是。

    心境平和,圆润通达。

    苏妲己也松开了束缚双刀的尾巴,灵光一闪之间,刀化人形。

    不爱说话的大小姐双袖拢起,一眨不眨地盯着妖媚众生相的狐狸精。

    小小姐则没想那么多,在空中晃晃悠悠两下,扑进关俊彦的怀抱,甜甜地叫着:

    “爸爸,我来啦,是要帮忙打狐狸精吗?”

    “不用。”

    关俊彦随手把碍事地苏妲己给推了出去,接着捏了捏乖女儿的鼻子。

    “你只要在爸爸身边,狐狸精就没什么好怕的。”

    “哦哦。”小樱听不太懂,但这不妨碍她为帮到爸爸的忙而开心。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翠星石回过味来,终于明白了关俊彦的用意。

    虽然在心象世界中,没和翠星石说什么,但在现实世界,关俊彦却请她帮了个忙,依靠“心之园艺师”的能力把从未进过内心世界的大小姐带到关俊彦的心关最深处。

    以全家的力量,对抗孤身一狐的苏妲己。

    以情感中无法取代的正面,与压倒负面。

    这片心象世界会如此美丽,心之树成长得如此茁壮,苍星石的剪枝只是辅助,关俊彦自身的性情才是根源。

    同时,翠星石还有些羡慕。

    人家父慈女爱,自己的父亲大人却下落不明。

    “真好的说。”

    看在这个笨蛋对女儿这么好的份上,以后少说几次笨蛋的说。

    背靠大小姐,怀抱小小姐,关俊彦觉得自己又行了,对坐回石桌对面的苏妲己道:

    “还要继续吗?”

    “妾身倒是不介意,因为妾身的名声一直都不好,你就不一样啦,你舍得自己的形象崩塌吗?在你最重视的家人面前?”

    苏妲己眼波流转,对于关俊彦的心思洞若观火,后者只能承认。

    “确实不愿意,所以我不会输。”

    “那就到此为止。不能乱你定力,是妾身输了。”

    苏妲己不急不忙地收拢尾巴,整好衣服,重新恢复成雍容华贵的贵妃姿态。

    “寻找内心的支柱,以此为契机让自己变得坚定,方向没有错,不管是人还是妖,想要变强都需要契机。但支柱能让你变得强大,也有可能让你变得软弱。如果这个小女孩犯了错,与你的信条相违背,你当如何?”

    不等关俊彦搭话,苏妲己又道:“不要急着回答妾身,很多事不是你说如何便如何?如果妾身专门设局针对这孩子你当如何?更加直接一点,这样——”

    苏妲己摇身一变,变成刀女儿的样子。

    “——你又当如何?你真的能毫不动摇地对妾身出手?”

    “这……”

    关俊彦不得不承认,苏妲己说得有道理,很有道理。

    人是视觉动物,看脸的。

    关樱为什么这么快被神乐家接纳,因为她和神乐澪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哪怕关俊彦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小樱,也会不自觉地往小樱身上联想。

    就算最后下了杀手,心里也免不了膈应,不管是因为被欺骗的愤怒,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人心复杂,你真的明白个中含义?你真的了解自己的内心?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真的有办法防患未然?

    定力不止是清欲小道,魅惑也不止是依靠所谓美色。

    你仔细想想,妾身是真的山穷水尽才会认输,还是故意认输?让你麻痹大意,换取出去透气的机会?

    妾身助你修行,是想让你记住妾身的好呢?还是打着物极必反的主意。人心中的兽性,越是压制,出笼的时候便越是凶猛。

    小家伙,你要过的心关还多着呢,别太小看妾身,太小看心魔啊。”

    没说一句,关俊彦的心气便下沉一分。

    心路难行,心关难过,店主不止一次强调过。

    关俊彦记住了,却没想过会这么难。

    这已经不是所谓我在第一层,你在第五层这么简单,这是真的千层饼,真有千层。

    一层之差,有时候便意味着万劫不复。

    心惊肉跳之间,肩膀突然一沉,眉心也在同时一凉。

    是九字兼定和小樱的手。

    前者按肩,后者揉搓。

    “主人,我在。”

    “爸爸,不要皱眉头,不好看。”

    关俊彦嗯了一声,反手拍了拍大小姐的手,又用额头和小小姐的额头相抵。

    心路难行不假,却不是畏缩的理由。

    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断然没有停步甚至倒退的道理。

    她们,看着呢。

    想到这里,关俊彦站起身来,将女儿放在桌上后,对着苏妲己以种花家古礼作揖:

    “多谢指点,我们这就出去吧。”

    “不怕妾身有阴谋?”苏妲己眯眼而笑。

    “怕,但也怕你故弄玄虚。”套娃的层数太多,关俊彦反而把心放宽。

    “呵呵,这么想就对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便是心象,小家伙,你终于入门了。”

    酒池肉林崩毁,心象天地远去,唯独不变的是苏妲己与关俊彦两人的身形与距离。

    不远不近,不亲不疏。

    ps:真就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从接手驾培险的理赔,这才几天,就见到了各种神仙,科目一三次不过,科目二四次不过,怎么都过不了最后打回重来,简直……还有各地的考试收费居然不一样,南京科目二140,科目三90,徐州是120,80,安徽那边就是240,240,四川是260,200……敢情这玩意还能随便定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谢邀人在洪荒刚成〕〔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世子很凶〕〔从姑获鸟开始〕〔我真没想重生啊〕〔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北境少帅陈宁〕〔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