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鼎〕〔寒门祸害〕〔扶明录〕〔全球财富〕〔凤凰神衣〕〔娱乐圈养老指南〕〔重生之都市仙尊〕〔诸天金手指〕〔海贼监察官〕〔此事不简单〕〔广告界天王〕〔在江湖群侠传里挨〕〔我想把你吃掉〕〔我家天使萌萌哒〕〔绝世战神〕〔离婚又双叒叕失败〕〔万劫圣尊〕〔满级大号在末世〕〔王妃总想去打劫〕〔都市之我不是小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汉兴 第404章 替代役
    徐世桢笑了一下。

    贱婢?

    高丽人就是这样称呼那些帮自己卖命的替代役的吗?

    嗯,倒是也对,毕竟会来服替代役的大部分确实是逃奴出身。

    “他们替人服役一年能拿多少好处?”徐世桢接着问。

    “哎呀,这个下官可不知道。”朴正仁笑着回答:“不过,想来每年二石粗粮还是有的。”

    高丽度量衡与中原有些差别,他们是十升一斗,十五斗一石。

    按照高丽的标准,一个人一天消耗一升粮食计算,一个人维持最起码的生活需要每年36斗粮,合高丽度量衡2石6斗,也就是说,替别人服役的老兵卖命价连勉强维生的口粮都不一定能拿到手。

    这替代役的人命价格真是低的可怜。

    听到这个答案,徐世桢倒是愈发的高兴起来。

    高丽人把自己的勇士卖的越贱,自然就越方便他们这种外来者去购买。

    他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径直走向那些桀骜的代立军,几个蓝军出身的卫兵见状赶紧跟上去——来给奇兵旅当教官和军官的大多出身蓝军旅或陷阵营,徐世桢不仅是他们的新上官,在这些投降鞑子为主的士兵眼里,甚至还可以算得上“主人”。

    在女真人那边的时候,主子阵亡而下面奴才败逃,奴才是要全部陪葬的,齐军虽然没有这种规矩,但毕竟徐世桢也是徐家人,而他们只是奴隶,蓝军出身的士兵自然对他的安危十分上心。

    随着徐世桢走的越来越近,那些正在排队等待登记的高丽人纷纷后退,为这个年轻的齐省官员让出一个表示敬畏的空间。

    只除了那几个代立军,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徐世桢肯定就是冲着他们几个去的,这几个人就算想躲也避不开。

    徐世桢站在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领头的中年男子身前,上下打量他一遍。

    这家伙穿着一件破旧的皮甲,样式上看起来不太像是高丽人的装备,倒有点像是女真人的二流装备。

    腰间挂着弓鞘,一个插满长箭(不是片箭)的箭囊,一柄倭刀,一柄单手斧还有一柄环刀。

    除了环刀,其他装备都不是高丽人的制式武器。

    这个人脸上胡子拉碴的,看不清面孔,整体上略显消瘦,但给人一种很矫健的感觉,回望徐世桢的眼神十分锐利,似乎带着一点……,嗯,一点不服气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徐世桢问他。

    高丽人有自己的文字,但他们日常生活中还是以讲汉语为主(只是大多不会写),这一点上跟女真、蒙兀这些鞑子区别不大,徐世桢也不用担心这人听不懂自己说什么。

    被问及的代立军想了片刻,幽幽回答:“乡东村的李敏德。”

    “我问的是真名,而不是这个懦夫的名字。”

    徐世桢指了指李敏德挂在身前的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李敏德三个字。

    他接受训练指挥高丽新军的任务之后,曾经做过一些关于高丽的功课,知道这个木牌上的名字不是这人的真名——这是那个出了2石粗粮买这人替代服役的那个人的名字。

    眼前这个代立军只是顶着李敏德的名字服役而已。

    “替代役没有真名,我就是乡东村的李敏德。”那人平静的说道:“直到我死了,或者服役完毕为止。”

    徐世桢一脸恍然的点点头,随后毫无征兆的抽出骑兵马刀照着李敏德的脑袋砍下去!

    李敏德敏捷的向后一跳,避开这这致命一击,但他身后的几个代立军同伴都没这么快的反应,结果李敏德直接撞进自己人怀里,两个高丽人狼狈的滚成一团。

    直到这时,旁观者才发出一声惊叫,徐世桢踏着这叫声挥舞马刀继续追击,李敏德不及起身,在地上一脚把同伴踹到一边,自己又打了个滚,第二次躲过徐世桢的攻击。

    徐世桢的护卫不知道自家长官为啥突然暴起,不过以前在辽东的时候,主子突然想杀人取乐也不是什么奇事,作为护卫,只要上前帮忙就好了。

    于是他们一同抽刀,用刀尖抵住剩下的几个高丽替代役,等待徐世桢的发落。

    另一边,徐世桢两击不中,也不打算继续用刀子解决问题了,他直接从腰间抽出燧发手枪,隔着两步远指向李敏德。

    “呯。”

    徐世桢嘴里模拟枪声,然后轻轻说了一句:

    “李敏德死了,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

    一片寂静。

    过了好半天,那自称李敏德的替代役才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站起来,慢慢回答一句:

    “我是逃奴,逃奴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土雨。”

    “土雨是吧?身手不错。”

    徐世桢一挥手,茫茫然的蓝军旅士兵收起武器,把同样茫茫然的高丽人全部放开。

    “土雨,你的皮甲哪里来的?”徐世桢收起刀枪,很随意的问道。

    “三年前在咸镜道,从一个胡人身上扒下来的,还有一套铁甲,被当时的长官拿走了。”

    三年前?大概是鞑子在齐省吃了亏,不得不去高丽找补的那次吧?

    “你原本在咸镜道服役?怎么又跑到全罗道来了?”

    “这里的替代役价格高点。”

    很简短但有力的答案。

    “你替多少人服过替代役了?”徐世桢好奇的问。

    “不记得了,十几岁逃出来的时候就开始干这行,到现在大概有二十年了吧。”

    替代役装备自理,从这家伙的装备而上来看,他打过鞑子,打过倭寇,大概率也参加过去年底今年初的勤王军,打过齐军,只是这次败的太惨,他没能缴获点什么东西。

    不过,非战之罪,这怪不到他头上。

    徐世桢伸手把写着李敏德名字的木牌摘下来,又问道:“你替这家伙服役,他给你多少钱?”

    “公道价格是4石米,两年。”

    土雨大概是明白了点什么,因此有问必答。

    “退给他吧,让他找别人。”徐世桢直截了当的说:“你伸身手不错,用自己的名字服役比较好。”

    “奇兵旅士兵月奉5周斗!”

    徐世桢对着包括土雨在内的现场所有人高喊:

    “这样一年就有6石粮!”

    现场一片哗然。

    6石粮!在高丽,这相当于一个中人衙役的俸禄!对不得不去服替代役的穷苦人来说,这绝对是梦想般的出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网游之生死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生活系男神〕〔超神机械师〕〔这号有毒〕〔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当医生开了外挂〕〔圣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