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宠一人,谋定天〕〔觉醒就无敌〕〔地球流浪舰队〕〔无限之沉睡小队〕〔偏执江少的小祖宗〕〔问情不修仙〕〔都市之娱乐传说〕〔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万年长〕〔家有三宝:美食医〕〔穿越三国之我为王〕〔当不上帝皇侠的我〕〔诸天在上〕〔苏爽世界崩坏中[综〕〔乡村透视仙医〕〔百日婚约,亿万总〕〔电子厂里开始的爱〕〔天降娇妻〕〔海贼监察官〕〔最强爆炸升级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汉兴 第591章 陇西之战3
    共和1792年6月20

    华军与党项夏军在陇西爆发大战。

    战斗的过程乏善可陈,毕竟不管夏军做出怎样的部署,有多少兵力上的优势,或者夏军士兵有多么英勇,在超越时代的华军面前,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这一天中午12点10分,双方同时向对方靠近。

    12点13分,华军炮兵在1500米距离上首先发言,一枚枚十斤重的铁球带着骇人的啸声扑向夏军阵线。

    大约两分钟后,华军炮兵取得第一发命中,这枚实心弹从夏军阵线左侧切入,沿途杀死所有挡在前面的人,击穿了整个二十人厚的阵列,透阵而出。

    夏军为此付出26死14伤的代价——只有一发炮弹,两排二十列,共四十个人全部非死即伤。

    十几秒钟后,更多的炮弹从不同角度撞进密集的人群,夏军士兵的惨叫声不断响起,长长的夏军阵列被凶狠的炮弹开出一条条血肉胡同,断肢与碎肉填充期间,宛若阿鼻地狱。

    以至于连左鹤林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敌人的痛苦和绝望。

    在这种打击下,排在前面当炮灰的撞令郎毫无意外的迅速崩溃了。

    华军两个十斤炮连以五轮齐射作为陇西战役的开场白,并且一举击溃夏军的第一个阵列。

    接下来的战斗也是顺理成章。

    携带精准步枪(专门调试过的十毫米口径标准三型击发线膛枪)的精锐选锋三五成群的游走在急速逼近的两军阵列之间,不时有人停下来用有4倍瞄准镜的击发枪对夏军开火。

    他们选择的目标是夏军第二阵,那些步拔子中。穿着华丽铠甲,或者看起来像是军官、贵族的人。

    夏军有一个特色,那就是大部分士兵(特别是步兵)装备一般自理,这样的政策造成的后果就是,那些有钱的军官和贵人通常能装备更好,也更显眼的铠甲,而普通士兵则没有。

    在冷兵器作战的时候,华丽的铠甲没有任何问题,但面对装备大量精确步枪的华军,那些军官和贵人就成了子弹磁石。

    这世上,凡是人能穿的动的铠甲,都无法抵御米涅弹的直击,而站在阵列中的甲士,根本无从躲避死神的注视,他们只能昂头挺胸直面致命的子弹。

    除非这些党项和吐蕃贵人们愿意解散阵型,而对于一直冷兵器军队,这意味着军队彻底失去战斗力。

    华军用炽热而精确的火力单方面屠戮可怜的夏军,没有任何意外,在双方主阵接触之前,第二阵夏军的神经崩断了。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第一个夏军忍受不住开始向后逃走,结果带动整个夏军阵线崩溃,潮水一般的步拔子怪叫着转身逃跑。

    实际上,不论是左鹤林还是禹藏花麻,此时两军统帅都已经明白——胜负已定。

    然而禹藏花麻并不打算停止战斗。

    因为他带领两万大军,其中还有夏国国主专门调配给他的泼喜军,带着这么多人,若是就此收手,那么他除了损兵折将以外,等于什么都没做。

    何况,禹藏花麻毕竟是个吐蕃人,在以党项人为主的大白高国(夏国自称)立足自保,强大的武力和地盘是必须的。

    而这次跟着他来的部队,除了泼喜军之外,其余大部分都是禹藏家的私兵,若是把几千步拔子全扔了,那么接下来嵬名家肯定会把禹藏家生剥活吞。

    禹藏花麻那个驸马的身份一点作用都不会有。

    因此,即使他已经明白此战必败,也必须继续打下去,至少要尽量把已经被击溃的步拔子多救出一点来。

    “命令泼喜军前进!”禹藏花麻大声命令:“去跟那些汉狗对轰!把他们打垮!”

    以华军炮兵的表现,泼喜军必然打不赢。

    不过……,谁让泼喜军不是禹藏家的人呢?嵬名家的兵死多少,禹藏花麻都不会感到心疼。

    可惜,正是因为泼喜军是国主嵬名家的兵,他们可不见得会忠实执行禹藏花麻的命令。

    “我们不去。”泼喜军正将(夏国的军衔系统,从上到下依次是:将、正将、副将、正副行将、正副佐将、正首领、小首领)毫不客气的说道:“我们打不过那些大炮。”

    前两阵崩溃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那些架在骆驼背上的轻型扭力投石机根本不可能是大炮的对手,所以他直接拒绝投入到必败的对轰战中。

    禹藏花麻对泼喜军的抗命有心理准备,他直接一挥手,两个禹藏家的铁鹞子上前,把毫无防备的泼喜军正将按到在地,然后直接一刀砍下他的头颅。

    禹藏花麻用长枪挑起那死不瞑目的首级,冷冷的对泼喜军副将说:“你指挥,上!”

    副将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顶头上司的首级,大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也想死吗?”禹藏花麻喝道:“快带着你的人上!”

    那人涣散的眼神重新开始聚拢,他指着禹藏花麻的鼻子大声骂道:“你!你这蕃狗!你居然杀了……”

    “宰了他。”禹藏花麻急促的挥挥手。

    禹藏家的铁鹞子再次上前,泼喜军副帅血粼粼的首级很快也挂在枪尖上。

    “你也想死吗?”禹藏花麻冷冷的问一个泼喜军的正行将。

    “不……,不想……”

    这人被吓坏了。

    “那么你指挥,你上!”禹藏花麻是真着急了。

    华军主力步兵已经开始冲锋,再耽误半刻钟,那些步拔子也没有救得必要了。

    “遵……,遵命……”

    禹藏花麻用自己的亲卫队顶住泼喜军,强迫这些“中央军”对华军发起反击。

    当然,他也没有让泼喜军自己顶上,这样除了浪费兵力外毫无作用。

    因此禹藏花麻还是扔出了最后的底牌:铁鹞子骑兵。

    禹藏花麻的计划是,泼喜军顶在中部阵线,跟华军对射一阵,全死光也没什么,只要能吸引华军的火力就成。

    铁鹞子骑兵则从两翼包抄,只要能迫使华军步兵稍稍后退,让步拔子安全脱离战斗,禹藏花麻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然而,左鹤林是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他实际上比禹藏花麻做出最后决定之前,更早的发动了总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伏天氏〕〔网游之生死劫〕〔九星毒奶〕〔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这号有毒〕〔绝对一番〕〔元尊〕〔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