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梦后我成了大佬〕〔我可以点化万物〕〔重铸刚明〕〔我的生活能开挂〕〔重生之网络争霸〕〔万界武侠大冒险〕〔地球经史〕〔倒霉特使〕〔不灭神莲〕〔从雾隐开始看世界〕〔我真没想当救世主〕〔我成了二周目BOSS〕〔重生之翻天记〕〔三国锋狼之签到成〕〔一卡在手〕〔贞观俗人〕〔世界之罪〕〔从火影开始签到〕〔群剑引魔传〕〔凌天剑意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星河归来当奶爸 第31章 常识
    某天夜里,迷迷蒙蒙之间,一直和老婆分房而睡胡笙亮看见床边有个东西,一推,感觉阴阴湿湿的,半坐起来,发现居然是小y。

    她穿着情趣内衣,极尽挑逗之能事。

    他昏昏沉沉,不明了当时的处境,笑呵呵,依着好色的性子,搂抱身边的尤物便赴了巫山云雨。

    到即将喷发的关键时刻,他蓦然记起,身下的女人早已经死去,脑袋都摔成了烂西瓜,哪里再能与自己缠绵。

    念头一转,画面也转,怀中的女子果然浑身赤-裸,全是鲜血,再看小y的脸,雾草尼玛,这哪是脸,分明就是一张碎骨碎肉拼凑在一起血饼子!

    大惊大恐之下,他再也把持不住,元阳顿失!

    也不知过去多久。

    胡笙亮醒转过来,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家中的大床上,窗外树影婆娑、灯火摇曳,赤-身-露-体,竟然流了一铺的汗。

    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虚得很,此番一受惊吓便发了烧。

    本以为只是偶然现象,然而此后,多则一个星期,少则三两天,那小y便进入了他的梦乡,要么缠绵悱恻,要么惊吓威胁,要么就是无尽的哭诉谩骂,将他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身体也像被刮了骨剔了肉,虚弱得没有人形,几乎只剩下一口气……

    苏慕容说完,面无表情,好像觉得胡笙亮是活该,对他这种渣男并没有多少同情,只不过爷爷跟胡家说好了要请高人来诊治,她不得不得做好相应的配合工作。

    余越没有兴趣评判别人的道德品行,他开口就问:“你们觉得,这世上有鬼吗?”

    他问的是苏慕容和刘威二人。

    刘威摇头,他是特种兵部队出身,不信鬼神。

    苏慕容想了想,给出自己的答案:“可能有……”

    接着她惊异不定地问道:“余先生,您的意思难道是说……胡笙亮之所以变成这样,是被鬼害的?”

    余越抬了抬手,示意她别着急,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在我看来,世界上没有妖鬼神魔,有的只是不同形式的生命能量,有的生物死后生命能量就散尽了,有的生物死后生命能量不散,吸收融合天地之间的灵能之后反而变强,这样的情况很少,但并不是没有,而正因为少见,所以形成了世间的鬼怪传说。”

    苏慕容扬了扬英气的剑眉,你好像只是换了一种解释体系而已嘛。

    但她却试着用余越的“解释体系”来解释这件事:“按你的说法,胡笙亮是被……不正常的生命能量弄成这个样子的?”

    余越打了个响指赞道:“苏小姐,你很聪明!”

    苏慕容没想到会被夸奖,微微一愣,啐道:“这不难理解吧?”

    转眼去看刘威,只见他一脸茫然,显然还在云里雾里。

    余越继续说:“每个人,或者说每个生物的生命能量都具有一定的独特性,正常人如果被外来生命能量附着,将可能出现类似于血液、器官、菌群等排异反应,两种生命能量不相适应导致高烧不退、反复发烧、长期低烧、突然昏迷、神志不清、悲喜无常、狂言惊恐、乍寒乍热、幻觉丛生等各类症状,民间称此为‘闹撞客’,又叫‘鬼附身’。”

    听到“鬼附身”三个字,苏慕容娇躯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毕竟是女生。

    不过,相比民间传说、鬼怪故事,余越的“生命能量说”似乎没那么恐怖,而且他在说的时候语气平淡,好像只是在阐述一个简单道理,苏慕容很快也平静了下来。

    余越续道:“你刚才说胡笙亮是被‘鬼’害成这样,我认为不然,无主的生命能量不会无缘无故附着在另一个人身上,而且那个女子死在暹罗曼谷,距离昆城差不多两千公里,她即便遗留了生命能量也不存在意识,更不可能突破地域限制跑这么远害人。”

    苏慕容皱眉:“您的意思是……”

    “有人在背后蓄意谋害胡总的性命,用恶毒的灵力诅咒,召来扭曲的生命能量,令其饱受折磨。”

    “你刚才不是说世上没鬼么,怎么又有‘诅咒’这种东西?”

    “祝由、诅咒、巫蛊、降头、魔法、神术等等,其实和武道一样,只不过是对生命能量运用的不同手段,归根结底,叫作‘生命元力’。”

    这对活到未来六百年的人来说是最基本的常识,但苏慕容却不太能够理解。

    她只能把这个问题先搁在一边,问道:“那么……会是谁会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来迫害胡笙亮呢?”

    “害人无非两件事,一者报仇,二者牟利。”

    “这范围太大了,胡笙亮这样的生意人,在国内国外来来去去,商场如战场,要说没有仇家,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何况他还风流成性,目标太多了……而且你现在只是推测,还用这么玄的理论,没有证据,警方不会立案调查。”

    “这倒无妨,反正苏老只让我来为胡总诊治,没让我当福尔摩斯侦查案件。”

    “您有什么办法了吗?”

    “办法一直都有,不过要等到晚上才好实施。”

    “为什么要等到晚上,是因为晚上阴气重吗?”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实际上,我猜想那个诅咒者的生命元力等级不高,他施加的诅咒只能在晚间活跃,所以我要以对胡总本体伤害最小为前提驱散外来附着的生命能量,只能选择夜晚,白天那东西潜伏,生驱的话,对胡总本人伤害较大,这也是我当时扭头就走的原因,待在那儿只是浪费时间。”

    苏慕容终于明白,但还是觉得这种事太玄了,已经超越三观,余越到底能不能够解决,她还是在心里打个问号。

    吃完东西,余越带着小家伙到云池边玩,还坐了船,苏大小姐和刘护卫只能陪同。

    云池澄澈,辽阔而秀美。

    太阳斜挂在西山顶上,散发的余晖给云池镀上了一层艳丽的光芒,金波荡漾,而西山则若隐若现,湖光山色两相映,宛如一幅充满诗意的画卷。

    小家伙超级开心,小脸儿上时刻洋溢着又奶又萌的笑容,胜过天边如幻的霞光,别提有多可爱。

    苏慕容不禁感慨:“好像……有个孩子,也并不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情……”

    刘威扭头看她,微微有些吃惊。

    天黑以后,余越、苏慕容等人又来到医院。

    胡家人见到他们,都很不理解,怎么还来,没办法的话就不要逞能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精灵掌门人〕〔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