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重生之亿万首富继〕〔农女的锦鲤人生〕〔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末世重生之做个浪〕〔这个团宠有点凶〕〔全世界都在演我怎〕〔恐怖片场〕〔奥特曼之我真没想〕〔逃生片场〕〔洪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神祖纪〕〔打穿西游的唐僧〕〔都市之生而为王〕〔都市最强小村医〕〔九零悍媳巧当家〕〔异常生物调查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星河归来当奶爸 第280章 指压(下)
    姜柔躺在床上,半裸的娇躯洁白无瑕。

    余越在她身边半跪半坐,一脸的严肃认真:“姜老师,我们开始吧。”

    这话让不知情的人听了必会觉得很有歧义。

    姜柔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余越深吸一口气,伸手捏住了她的足三里穴。

    姜柔小腿肚粉-嫩极美,脚儿雪白更是勾魂夺魄。

    余越不敢多看,只是专心指压。

    只见他拇指食指并拢按住姜柔小腿上的足三里后翘起中指、无名指、小指,三指微微颤动,宛如凤凰抖动尾羽。

    凤飞飞。

    “凤飞飞”不是人名,而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指压手法。

    《医宗金鉴》开宗明义:其痊愈之迟速,遗留残疾与否,皆关乎手法之所施得宜,或失或遗,不一而尽。

    也就是说,指压治疗伤病的好与差,全看医师手法是不是精妙、是不是对症。

    指压手法,普通来说不外乎点、按、揉、摩、擦、推、滚等十九种,但也有一些极为少见的手法,比如余越现在所使用的“凤飞飞”手法。

    这是古法指压,必须具备深厚的内功基础方可施展。

    指压完足三里穴,余越换了一种手法,拇指一滑按在穴位上,其余四指轻轻上下张动,有些像是在弹弄琵琶。

    琵琶行。

    余越手法华丽,如果有人在旁观看,会觉得他不像是替人指压按摩,倒像是在弹琴。

    姜柔半裸白皙的胴-体就是一张琴,余越双手弹琴,华丽酷炫,又有一种香艳的气息。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但若有武道高手或者医道高手在旁观看,定会惊叹于余越手法之精妙。

    过了一会儿,余越点在女孩儿上腹中脘穴,用金针指揉按。

    姜柔有些害羞,轻轻闭上了眼睛。

    在中脘穴点按了大约五分钟后,又换到女孩儿胸前膻中穴,姜柔更是羞不可抑,使劲咬着下嘴唇、不好意思睁开眼睛。

    余越一边揉按,一边向她说明:“其实,我传你的导引功,包括五禽戏、八段锦、易筋、洗髓等,这些筑基功法不止需要导引,按摩和吐纳也很重要。所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炼筋必须炼膜,炼筋易而炼膜难。

    “易筋之法乃以炼膜为先。筋膜,骨外物也。筋则联络肢骸,膜则包贴骸骨。筋与膜较,膜软于筋;肉与膜较,膜劲于肉。膜居肉之内、骨之外,包骨衬肉之物也。其状若此,行此功者,必使气串于膜间,护其骨,壮其筋,合为一体,乃曰全功。

    “炼筋易而炼膜难,故有了揉按之法。揉按者,自古修行之法,炼膜内壮,气血凝积,揉之,驰意四肢百骸,气充力周。

    “凡揉之法,虽曰人功,宜法天义。天地生物,渐次不骤,气至自生,候至物成。揉若法之,但取推荡,徐徐来往,勿重勿深,久久自得,是为合式。”

    说了许多,中心大意就是:不用害羞,自古就有导引按摩修炼之法,而且揉按与天地自然相合,是再正常不过的东西。

    姜柔听了果然心理负担稍稍减轻。

    点按完膻中穴,开始逐一点按足太阳膀胱经的穴位,从脚上至阴穴开始,左手食指如同鹤嘴啄食,快速起落不停。

    鹤啄食。

    他的手法华丽而精准,无半点偏差。

    点按完腿上诸穴后,余越把姜柔翻个面,又开始一路点按背部穴位,从嫩薄肩背一路点按到翘丽臀部。

    余越注意到,姜柔的身体不再僵硬、肌肉筋膜开始变得松软,而且她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变得无比敏感,被自己的手按到哪里,哪里就会浮起一片鸡皮疙瘩,在雪白的身子上给人一种强烈的刺激。

    而她的纤长如玉的脚趾不住勾起、幼滑的脚心泛起微微橘红,美不胜收。

    余越知道,她有感觉了。

    有感觉就说明身体经脉开始恢复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嗯啊……”一声呻吟传出。

    这一声,不是痛苦,而是舒服,压抑难捱从喉头吐露,听到的人同样按耐不住。

    姜柔把头埋进睡袋,想用鸵鸟埋头的方式逃避尴尬。

    余越口干舌燥,但是仍然专注,手仍然很稳。

    点完背部诸穴后他开始用大拇指根部轻轻滚擦女孩儿光裸的身体各处……

    姜柔虽然害羞得不行,但却觉得余越的大手给人一种温凉的感觉,他的指尖、指腹、指节、手心、手背、手腕都是温凉如玉,每一次点、按、揉、摩、擦、推、滚,都传递出纤细的气流,气流通过穴位进入体内,化开僵硬的筋膜,复位错乱的经脉。

    走火入魔非常严重,但经过余越一遍一遍的抚摩、揉按,姜柔那种冻彻心扉、四体炙热的感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凉、舒适,就好像浑身泡在温水里。

    当余越收手的时候,姜柔心里不禁生出一种失落感,好希望他的手一直放在自己身上。

    此时,姜柔苍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娇艳如花。

    只是身体还不能有大的动作,还爬不起来。

    余越把她塞进睡袋,说:“你在里面躺一会儿,别着凉了。我去烧水,一会儿泡个澡就好了。”

    姜柔躺在睡袋里思绪万千。

    过了一会儿,余越走回帐篷,对她说:“那个什么……姜老师有劳你自己在睡袋里脱一下内衣内裤,脱好我直接把你扛过去倒进锅里……”

    说完转身,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片刻之后,余越问:“脱好了吗?”

    姜柔轻声说:“好了……”

    余越回身,便看见睡袋外面摆放着姜柔那套柔黄色的内衣内裤。

    不敢想象睡袋里是怎样的风景,直接扛起来就走,“哗啦”一声把人倒进大锅里,已经泡在锅里的小柚柚发出哈哈大笑:“柔柔阿姨进来呐!”

    接着向余越招手:“爸爸进来吧!”

    姜柔吓了一跳,生怕余越真的进锅一起泡,这锅子太大,够泡好几个人了。

    余越笑着摇头:“爸爸不进来喏,爸爸要给你们放风、添火的哦。”

    接着他对姜柔说:“姜老师,修炼不要心急,按我说的做到位就够了。我教你的已经是速成之法,你不必急于求成。”

    姜柔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心急了,白天看余柚和魔猿打架,黑猫昆昆不上去帮忙,自己修为又太弱,就想加紧修炼,结果一心急,就岔了气,差点儿走火入魔。

    虽然余越的话有种斥责的意思在里面,但她知道是自己给人添麻烦了,羞愧难当,只能闷闷地应一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伏天氏〕〔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