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36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死。

    这个词几乎是瞬间就窜上徐徒然脑门。来不及细想, 她当即开口,一句“禁止任何人与猫对视”才说一半,整个人就感到一阵呼吸困难。再加上看到这么多猫以后导致的强烈反胃, 徐徒然差点真的当场吐出来。

    意识到这条规则难以施展, 徐徒然只得作罢。余光瞥见某些猫身上逐个裂出的黄色眼珠,她心头更感不妙,一面抬手放出七号冰, 一面急急开口——

    “别看那些猫眼……”

    后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她顿了一下, 忽然有些茫然。

    她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什么都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意识像是坏掉了的电脑, 瞬间黑屏。这种状态也不知维持了多久, 直到一阵疼痛从脸颊上传来, 徐徒然才蓦地惊醒过来。

    “醒了吗——醒了没?”蒲晗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似乎是怕她听不见,“醒了就快布置防御——我撑不了多久!”

    徐徒然:……?

    !!

    意识彻底回笼, 她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迅速扫过四周,徐徒然惊讶地发现, 自己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被移动,此刻正与那四名练习生站在一处。

    换言之, 也就是正处在一群黄眼猫怪的包围之中。

    不及细究, 徐徒然立刻动手, 一面飞快砌起冰墙, 将所有人围在同时,同时又再次圈定国土, 并定下“严禁出入”的死令——出于谨慎, 她圈定的国土边界位于冰墙的外沿, 这样一来, 至少可以避免野猫直接扑上挠墙,这些冰墙也能站得更久一点。

    冰墙外传来模模糊糊的尖利猫叫,此起彼伏,徐徒然只当听不见。再看那几个练习生,双眼都瞪得大大的,面上无不透露出茫然与震惊。徐徒然还以为他们是被自己的冰墙吓着了,连打了几个响指让人回神,却见那名编号为u12的小孩歪了歪头,不解地开口:

    “刚才……那些猫,为什么都突然消失了?

    消失?

    徐徒然怔了一下。

    什么消失?她确信在自己被控前后,那些猫都没有移动过位置……

    念头一转,她恍然大悟地看向蒲晗,后者正苍白着脸坐在地上喘气,对上她的目光,虚弱地笑了一下。

    “我刚才临时修改了他们对那些猫的认知。让他们看不到那些眼睛。”蒲晗道,“还好,这法子能成。”

    他的屏蔽认知,只对非全知倾向,或是等级低于他的全知有用。因为知道这里的铁线虫也是全知倾向,他本来还担心这招无法生效。所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

    当然,如果仅仅是屏蔽那几个练习生对猫的认知,他还不至于累成这样。

    徐徒然回忆起刚刚的情况,心里有了更深的猜测:“你刚才,难不成还屏蔽了那些猫的认知?”

    蒲晗喘息着点了点头:“不屏没办法。”

    那些猫复刻了扑朔迷离的主动效果,可以主动对敌人施加一次1.5秒的控制。一次只能针对一人——单听描述,似乎不是很致命。

    问题是,这屋里的猫,不止一只。

    徐徒然自己都没少干过连环控这种缺德事。更别提这里那么多猫,每只都送个1.5秒,连起来四舍五入可以控到天荒地老。

    像方才,徐徒然就至少陷入了长达五六秒的空白,不设法解控,这局根本没法打。蒲晗又没别的招,只能冒险对猫出手,屏蔽了所有猫对徐徒然的认知。

    也多亏徐徒然一上来就吸引了全部的仇恨,所有的控制技全砸她身上去了。蒲晗暂时没被针对,这才有机会逮个破绽翻盘。

    “但那些猫太多了……能力也不弱。”蒲晗疲惫地呼出口气,“我不确定我的技能效果能维持多久。”

    言下之意,还是需要另找办法。

    ……确实。

    徐徒然微微抿唇,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听姜思雨传达的意思,他们想要脱离这个考核场景,只能按照流程完成任务。她能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直接给通关攻略。而根据攻略,他们必须前往不同房间,拼凑完整的日记碎片,找出对应的歌,还要跟着跳舞……

    跳舞什么的姑且不论。关键是要找东西。这意味着,他们不能死守在这里。

    这些猫已经复制到了她的七号冰,扑朔迷离——目前来看只复制到了其中的主动效果。此外还复制到了蒲晗的时光回溯。这代表着现在围在外面的,是一群能用冰、能控制,还能彼此复活的鬼玩意儿。这些见鬼的东西还会挠人、上墙、卖萌……

    哦,不对。考虑它们那一身的黄眼珠子,萌估计是卖不了了。但这些黄眼珠子也是问题,他们得设法避开……

    思及此处,徐徒然忽然想起一事,蓦地转头,看向另外几名练习生——因为发生在眼前的种种变故,他们的脸色都不算太好,但总得来说,都还算是镇定。

    徐徒然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微微蹙起了眉。

    “保险起见,我想再确认下。在此之前,你们有谁和猫身上的黄色眼睛对视过吗?”

    “……”几名练习生面面相觑,纷纷摇了摇头。

    徐徒然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

    刚才蒲晗的认知屏蔽放得很及时,几个练习生确实都没来得及与猫眼对视。但再往前推,他们曾经共同面对过一只白猫,还缠斗了很久。总不至于一个都没中招吧?

    似是察觉徐徒然眼中的怀疑,几名练习生纷纷举手自证——u12证词最为可靠,当大家发现那猫不对劲时,作为在场唯一小孩,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旁边的u59捂住了眼睛。而u59和u31,因为角度问题,都是侧面看到那眼睛的,并没有直接对视。

    这样看来,唯一真正看到那只眼睛的,只有蒲晗,以及曾经压制那只猫的u40。徐徒然不由警觉地朝后者看过去,不想u40却一本正经地举手:“说实话,我是真没有看到。我视线被挡住了。”

    用他的话讲,他当时只来得及瞟到个轮廓。还没来得及细看,眼前忽然浮出来好多字,正好拦在他视线跟前,遮住了那黄色眼珠的大部分。

    “字?”徐徒然挑了挑眉。

    “弹幕。”蒲晗在旁补充,“大量的密集的弹幕。我当时也有看到一些。”

    正是那些弹幕,阻止了u40与黄色猫眼的第一次对视。之后,出于害怕,u40立刻移开了视线,并直接上手将猫制住,使其肚子上的眼睛一直朝着地面,因此后续再无人中招。

    真就弹幕护体啊……

    徐徒然啧啧称奇。恰在此时,来自姜思雨的弹幕再次于空中浮现,徐徒然直接拿刚才的事问了问,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空中文字逐行浮现,

    换言之,能提供帮助,但这帮助并非百分百有效。

    徐徒然心里也清楚,这种依靠大量文字堆叠的保护未必保险。而且那些铁线猫完全通过可实施连环控制,来拖延他们的转移时间。这样一来,弹幕能起到的作用更小。

    还是得想想别的办法……

    徐徒然闭了闭眼,忽似想起什么,蓦地睁开眼睛,跟着立刻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在里面摸索起来。

    蒲晗甩了下刘海,好奇地看过来:“你找什么?”

    “笔……啊,谢谢。”望着自己从背包中钻出的小粉花,徐徒然动作一顿,一边道谢一边接过它双手举着的记号笔,捋起两边袖子,开始寻找能下笔的空地。

    她一只手臂上本就画着用来遏制幻觉的符文。此刻一露出来,那视觉效果,和半膀子花臂差不多了——其他人明显是误会了什么,看向徐徒然的眼神瞬间就变了,仿佛在看密教大姐大。

    徐徒然浑不在意,挑拣着地方,用记号笔画下了另一组符文,画完后立刻转头看向蒲晗。

    “阅读我。”她道,“能看出来什么变化吗?”

    “变化?什么变……”蒲晗话说一半,表情忽然一顿。

    紧跟着,忽见他一下将半边瀑布刘海撩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徐徒然,微微张大了嘴,好一会儿才诧异出声: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你怎么办到的?”

    他目光滑下徐徒然新画的一组符文:“和这些有关系?”

    “嗯。”徐徒然点了点头,同样低头看去,“这是大槐花的上官校长教给我的……”

    这个符文是她从预知回廊里学来的,据说可以克制全知。至于怎么个克制法,她没细说。为什么要告诉徐徒然,她自己也不清楚。

    因为有预感,所以就教了。这是她当时的说法。现在看来,这或许正是这些符文能派上用场的时候。

    徐徒然望着这组符文,大脑飞快旋转。空中的弹幕也有了反应,纷纷请她将符文多露出一些,显然也是对这东西充满兴趣。

    目前看来,这符文能够阻拦全知的直接阅读。至于能不能阻拦其他的效果,这个徐徒然无法确定,但假如有效的话,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极为有利的——那对于练习生的保护就可以直接通过这些符文来进行,她和蒲晗的压力将大大减轻。

    至于猫猫怪的其他技能,则可以通过“绝对王权”来进行制约和防范……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些事情需要确定。

    “小姜总?”她试着对弹幕发问,“之前你说,‘第一次对视后,它能掌握能力者之前使用过的技能’。那是不是说,之后的对视,就没这个效果了?”

    弹幕很快就给出了回答,看上去也是不再顾忌其他练习生的存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不死夜帝〕〔带九胞胎回归莫晓〕〔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