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37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确定要这样吗?”

    数分钟后, 蒲晗将用好的记号笔盖上盖子,顺势用力甩了下刘海:“万一这符文没效果……”

    “那我死呗。”徐徒然头也不抬地说着,在地板上画完最后一笔——地板上不适合用记号笔书写, 她这回用的是笔仙之笔。后者骂骂咧咧,只觉自己身为可憎物的尊严受到了严重蔑视,一面画符文一面还气得疯狂吐泡泡。

    泡泡里不堪入目的字不少。小粉花主动从背包里爬出来,拿着杨不弃留给徐徒然的树枝, 一个一个地戳破, 那叫一个认真。

    至于那几个练习生, 在徐徒然画符文的这段时间里, 态度则迅速完成了从惊讶到懵逼再到麻木的转变——仔细一想,猫都可以在肚皮上长眼睛了,相较而言,小花花蹦蹦跳跳,似乎也不是什么很难接受的事。

    这一定程度上,也仰赖于弹幕对他们的开导。或许是想替徐徒然和蒲晗分担压力,弹幕主动包揽了不少解释工作,虽然有些解释相当敷衍且离谱, 但至少足够应付这些练习生了。

    而这会儿,这些练习生正挤挤挨挨地站在一处。倒不是出于畏惧或是排挤,纯粹是为了给徐徒然腾地方——她往地上画得那组符文相当复杂,占地面积也大。即使他们已经努力将自己缩起来, 徐徒然依旧因为面积问题, 画得相当吃力。

    好在虽然艰难,总算还是画完了——徐徒然望着已经开始发光的符文阵, 呼出口气, 直起身子, 看向蒲晗:“我这边已经完成了。你那边呢?”

    蒲晗冲她比了个ok的姿势,举手时袖子滑落,露出手腕上新画上的一组符文。正是徐徒然从上官祈那儿学到的那个。

    同样的符文,现在在座六人,人手一组。徐徒然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面前的冰墙,微微蹙眉。

    它们正在试图进来——作为国土的持有者,她能明显感觉到这点。那些包围在外面的动物,它们正在齐力挑战着她国土的规则,试图强行攻入。

    那条“禁止出入”的铁令,甚至当真因此摇摇欲坠,连带着徐徒然也阵阵不适。知道不能再拖下去,深吸口气,她给出指令:

    “现在,所有人,站到后面去——然后,闭眼!”

    话音落下,她停了两秒,给其他人反应时间。跟着毫不犹豫,一手抬起,在撤去四周冰墙的同时,连带着对国土的制约也一并撤销!

    阻力消失,四周的怪物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了上来,身上黄色的眼珠转动,宛如无数盏摇晃的、正顺着急流而下的鬼灯——

    然而,这些“鬼灯”才往前涌动了几步,便又再次停住了。

    停在徐徒然一步之外的距离,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力量阻拦,再难向前一步。

    两秒前还在狂喜的猫猫们再次陷入狂怒与焦躁,围着徐徒然转来转去,不住发出恼人的嘶叫。一只只黄色的眼珠圆睁,泄愤般地死死盯着徐徒然。

    徐徒然毫不畏惧地回望,感知了片刻后,愉快地得出结论:

    很好,有效。

    上官校长给的全知克制符文很有效。她脚下的符文同样有效。

    “光之囚笼”——没记错的话,正是这组符文阵的名字。这还是她在新生之城的时候学到的,演示者是个游戏昵称叫做“饿饿饭饭”的老头。徐徒然对他当时的描述记忆犹新:

    古老的符文,只有特定倾向高阶才能看到和画出。与普通的防御符文不同,不仅是物理防御,它连全知的阅读和精神的攻击,都能隔绝在外。

    这能叫囚笼吗?

    徐徒然愿称之为碉堡。

    至于特定倾向是什么,那饿饿饭饭没说,徐徒然也不知道。但管它是什么呢,反正现在她画也画了,这东西也起效了,还用想那么多吗。

    “所有人注意!”徐徒然望着面前密如繁星的黄色眼珠,谨慎地给出第二条指令,“就是现在——调整方向!”

    话出口的同时,第二次国土圈定也已在悄无声息中完整。这次圈定的范围更大,直接将目及之处的所有怪猫全部圈了进来——得亏这些猫正聚在一处,正好能一波圈住。

    与其他练习生不同,蒲晗在得到第二条指令后,立刻睁开了眼,迅速观察四周,牵起身后人的胳膊,朝一个方向挪动了几步。

    而其他人,则在维持闭眼的同时,也依次牵起了彼此的手。同一时间,徐徒然颁布条例——

    “我宣布,没有我的允许,任何存在不可擅自进出我的国土!”

    王令出口,空气中似都荡着回响。徘徊在符文阵外的猫怪仿佛受了刺激,发出阵阵怪叫,蒲晗却像是得到了最后的信号,毫不犹豫地拉着身后人就一下蹿了出去——一行人一个拉一个,宛如小火车般顺溜开出,最后一人离开国土范围的瞬间,又有森森寒气蔓开,四面冰墙如屈膝的巨人站立而起,将徐徒然与一大群怪猫,直接围在其中!

    冰墙内传出的猫叫变得更为激烈,引得蒲晗都不由驻足回头。紧跟着,又听徐徒然似是吼了一句什么,所有的声音瞬间归于寂静。

    蒲晗视线迅速扫过冰墙之外的范围,确认没有漏网之鱼存在,方凑到冰墙跟前,提高了音量:“那你加油,我们先去找东西了。”

    “……@#¥%!”冰墙内似是传来徐徒然的回应。然而蒲晗的听力远没她好,只能听到含糊的声音。

    “什么?”他扯着嗓子大叫。

    徐徒然:“……”

    又过两秒,徐徒然声音再次从冰墙内传出。这回的声音那叫一个嘹亮,仿佛开了扩音器:

    “我说!赶紧去!!”

    说到最后,还有点喷麦。蒲晗骇了一跳,忙点了点头,带着其他人,赶紧离开了。

    冰墙内,徐徒然放下用来扩音的唱歌笔,望着面前一群气到炸毛的猫,若无其事地席地一坐,顺手开了个罐酸奶。

    “光之囚笼”作为内圈防护,国土边界加冰墙作为外圈防护。这样一来,这些怪猫就等于被困在了内外圈中间,进不得退不得。因为冰墙的存在,它们无法注视其他人;因为符文的存在,它们也没法对徐徒然展开攻击。

    剩下唯一的问题,就是看着有些恶心。恶心到徐徒然连刷分的心思都没有了,一边喝着酸奶,一边谨慎观察着地上符文的状态,同时暗自祈祷,指望着外面人的行动能快一些。

    没有怪猫的威慑,练习生理论上是可以睁开眼睛行动了。再加上弹幕的开闸放水,要找到必要的线索应该不会太困难——事实上,因为蒲晗的时光回溯,他们可以从零星的日记碎片上直接得知完整的线索。虽说碍于流程,所有的日记碎片必须被找齐,但提前知道答案,也能提高些速度。

    徐徒然唯一担心的,就是外面其他房间内,可能还藏有其他混进来的猫猫。这一部分她是没办法处理了,只能将一根石矛借了出去,让他们自食其力。所幸,事情并没她想得那么糟——外面的搜索流程听着就很顺利。没过多久,就有模糊的音乐声从冰墙外面传来。

    似乎是怕徐徒然遗忘规则,姜思雨还很好心地用弹幕提醒,让她记得跟着音乐跳舞。

    徐徒然:“……”认真的吗你?

    跳舞是不可能跳舞的,最多跟着做做广播体操。徐徒然纠结两秒,望着剩下一根石矛,又看看符文阵外瞪个没完的怪猫,不知为何,突然没有那么抗拒了。

    如何让自己在一个注定社死的场合下,显得不那么丢人?

    很简单,找出比自己更丢人的存在就好了啊。

    徐徒然打定主意,拎起石矛意思意思地舞了个棍花,试着将石矛往前戳了一下,激得离她最近的猫猫猛地往上一弹,背部高高弓起,飞得仿佛脚上装弹簧。

    它那边才起飞,这边徐徒然脑海中就有提示响起:

    徐徒然:“……”

    可以,我已经感受到了舞蹈的快乐。

    徐徒然顺便瞟了眼自己的作死值面板。不知不觉间,作死值又往前涨了一大截,其中有一部分,应该是自己被控住那段时间涨的,只是当时自己意识空白,没听见声音,至于其他的,则一时无法确定来源……

    不过算了,管它呢。

    徐徒然无所谓地想着,关掉了意识中的作死值面板,仿佛原始人一般将手中石矛敷衍地举了两下,又猛地往前一戳——

    ……?

    同一时间,另一头。

    纯由黑雾构成的“耳朵”微微一动,长发掩面的黑裙少女似是感知到了什么,蓦地停下脚步,转头朝着身后的建筑物看去。

    夜色中,庞大的建筑物像是个行将就木的巨人,周围无数野兽盘亘,虎视眈眈。

    黑裙少女视线滑到挂了满树的麻雀身上,略一停留,很快便又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前方——那里,一只大橘猫正在冲她不住叫唤,一边叫唤,一边露出身上密密麻麻的黄色眼珠,看上去既像是炫耀,又像是诱惑。

    黑裙少女却没有反应,而是再次回头看了眼建筑物的方向。她是被那只大橘猫一路引到这里来的,这只“猫”显然比她以前捉到的那些都要棘手,追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得手,反而被越带越远——当时上头了没有注意,但现在,黑裙少女明显有些迟疑了。

    她对建筑物的安全并不在乎。但她也会掂量,就为了这样一只大胖橘,值不值得她放弃整片森林。

    似是看出她的犹豫,橘猫再次软乎乎地叫了一声,作势往前跑了两步,见黑裙少女非但没有追来,反而转身往回走去,又赶紧巴巴地折返回来,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眼睛都在努力眨巴——为了引回黑裙的注意,它甚至自己把脑袋薅了下来,露出黑气弥漫的断颈。又用断颈处的黑气勉强捏出了一对兔耳朵,冲着黑裙不住摇晃。

    黑裙:“……”

    她无声地盯着那只掉头橘猫看了一会儿,反而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橘猫愣了一下,无奈之下,只好将那对粗制滥造的兔耳收回,转而冲着黑裙人立而起。

    肚皮上,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缝隙打开,露出的却不是黄色眼珠,而是一团彩色的,仿佛活物般游动的光。

    黑裙少女气息顿时一变,不自觉地直起身子,黑乌笼罩的脸上探出数根触手,在空气中试探地摇晃。

    下一瞬,其中一根猛地窜了出去,神准地刺向橘猫。橘猫却像是早有所料,敏捷地往旁边跳了一步,深深看了眼身后被团团包围的建筑,又是两声嘶鸣,闪电般往前窜去。

    这一回,黑裙少女没有再犹豫——她紧追着那只橘猫离开,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头也不回。

    *

    考核场景内。

    很难说清现在在跳舞的是猫还是徐徒然,真要说的话,猫比人跳得认真。

    毛绒绒的身体随着音乐不住被逼跳起,带来视觉与作死值的双重愉悦。随着乐曲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徐徒然眼前忽然笼上了一层黑色。

    不过转瞬,黑色褪去。再看四周,冰墙之内,已不见一个猫影。

    脚下的符文还在,地板却已经换了个样子,变成了练舞室那种光洁的木地板。冰墙外传来蒲晗的呼唤声,徐徒然应了一声,撤去冰墙,果见周围已经恢复原状。

    他们已经脱离了考核场景,又回到了练舞室内。所有人都在,一个没少。

    徐徒然刚想松口气,脑海中的危机预警却又响了一声——和之前一样,声音短促,只响了一下,却让人无法忽视。

    几乎是同一时间,u12望着徐徒然的身后,无法自抑地低叫出声。徐徒然心头一紧,循着他的目光回头望去,正对上一双双空洞的眼睛。

    ……是小动物。大批的小动物,正站在窗户外面,无声地注视着它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