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必须赢〕〔我可能是一个假仙〕〔篮坛野兽〕〔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徐徒然向姜思雨请求进入升级空间的权限, 原本只是为了升一下自己的混乱倾向的。

    她身上仍带有混乱倾向导致的副作用,必须时刻用符文来保持清醒。而在接下去的对抗中,全知克制与光之囚笼毫无疑问, 是必须装配的武器。而这两种符文所需的消耗都比较大,如果可以,徐徒然不想再在其他的符文上浪费力量。

    因此,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升到混乱辰级, 彻底摆脱幻觉的困扰。也算是为接下去的战斗减少不必要的风险。

    升级的过程, 也远比徐徒然想象得轻松——她距离混乱辰级, 本就不远。一口气将信仰盒子中积攒的点数全部用掉,刚好够她升到辰级。

    而在完成升级后,徐徒然也没闲着。姜思雨能提供的升级时间一共有二十分钟,本着来都来了的原则,她干脆直接用信仰盒子做了个中转站,升完混乱又转道去了趟天灾墓园。

    去那儿并非是为了升级,而是因为,她手头还握着一份尚未兑现的奖励, 正好趁这个机会用掉。

    和代行步数一样,这个补充包只能在升级空间内使用。徐徒然之前升天灾时没顾上拆, 正好这时候补上。

    然后……

    然后她就发财了。

    暴发户的那种。

    *

    “……姐姐?”空中走廊内, 姜思雨望着徐徒然,有些担忧地开口。

    后者正手脚并用, 顺着之前怪物们砸出来的缺口往上爬, 肩上还挂着背包, 里面塞着那张画着符文的床单,鼓鼓囊囊。

    那支唱歌笔也被徐徒然拿了回来,这会儿正装死般躺在她的口袋里。徐徒然随身携带的琴盒则被放在了走廊中,就留在姜思雨的脚边。

    望着姜思雨忧心的目光,她只淡淡说了声没事,手上继续用力,终于顺利爬到了空中走廊的顶上——属于高处的寒意瞬间扑面而来,头顶的夜空广袤深邃,仿佛沉睡的怪物。

    徐徒然的四周,早已有浓郁的黑雾缭绕,帮她规避着周围鸟雀充满恶意的视线。她维持着半蹲的姿势,打开背包,取出了那张绘有光之囚笼的床单。

    小粉花颤巍巍地探出头,被徐徒然直接按了回去。她将包背回身上,两手扯开床单,用力一抖,两团黑雾立刻飘了过来,帮着扯住床单的四角,将之拉平,压在了走廊顶上。

    徐徒然面色不改,缓缓直起身体,踩进符文阵中。原本只是亮着微光的符文,瞬间光芒大盛。

    可以,第一重准备完成——徐徒然抿了抿唇,挥手撤开旁边缭绕的黑雾。

    随着雾气散去,遥远的地面也好,盘踞于一旁楼顶上的怪物也好,下方中庭内密密麻麻黄色眼珠也好,瞬间都变得清晰起来。

    四栋大楼,像是四个静默的巨人。她站在两栋楼之间,最高的走廊顶上,仿佛站上了巨人的肩膀。

    徐徒然深吸口气,再次拿出那支唱歌笔——《星星点灯》的旋律又一次响起,音质比之前更差,声音比之前更大。

    然而那些生满黄色眼睛的小动物,似乎没有再次送死的打算——它们明显没那么傻,傻到能因为对一首歌的讨厌,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送上人头。

    ……当然,徐徒然怀疑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或许是自己之前下手太狠了?

    她不太确定地想着,略一思索,干脆换了首歌。“跟我走吧”的歌声在夜空中回荡,辰级永昼的力量随着歌声舒展,仿佛一条看不见的巨大丝带,朝着周围的猎物卷去。

    并非所有怪物都立刻中招,但仍有不少不坚定的,不由自主地朝着徐徒然靠了过来。徐徒然只当不见,一面继续哼唱,一面轻轻打着响指,一曲唱罢,世界忽然归于寂静。

    再下一瞬,如梦初醒,靠近的怪物们纷纷回退。无数翅膀拍打着空气,发出扑啦啦的声音——而很快,这种声音,又变成了接二连三的碰撞声。

    一个、两个。撞击声连成一片,很快又化为尖锐的咆哮与嘶鸣。站在空中走廊内部的姜思雨不明所以,探头朝着下方破洞朝下看去,登时愕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她们的下方,走廊下面的庭院内,不知何时,涌现出了一条河。

    一条污浊的、闪烁着隐约红光的河。它无声流淌着,在庭院之中,另外构成了一道符文——另一个光之囚笼。

    双重囚笼。

    姜思雨忽然反应过来。

    徐徒然脚下的是第一重囚笼,用以保护她自己不受怪物攻击。而下方这道用血河构成的巨大符文则是第二重囚笼,用来束缚闯入的怪物,再不给它们逃窜的机会。

    ……问题是,这道符文到底是什么时候画完的?那种诡异的水流又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姐姐新获得的能力吗?

    姜思雨念头飞转,心脏砰砰跳得极快,整个人又是兴奋又是困惑。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又听“砰砰”巨响,接二连三响起,像是重物从高空坠落,一口气不由又悬了起来。

    “姐姐?”她通过上方的缺口往外看,却只能看到沉沉的夜色,“外面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徐徒然的声音传过来,带着几分随意,“不慌。”

    姜思雨:“……”

    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徐徒然正轻描淡写地动着手指。随着她的动作,一团又一团黑色雾气凭空出现,毫不留情地将空中乱窜的鸟雀一口吞下,包裹着它们,重重往地上落去。

    姜思雨方才听到的,正是这些被黑雾裹住的怪物,砸到地上的声音。

    不过很快,就连这种高空坠物的巨响,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重物落入水中的声响——庭院之中,符文之内,另一条汹涌的浊河凭空出现,仿佛猛兽般席卷着囚笼之中的一切,将那些在地上奔逃的野猫一一吞没,又扬浪如舌,欣然接住所有从空中落下的飞鸟,把它们也纷纷卷入了自己的波涛之中。

    ——秽雾、浊河。

    这正是徐徒然从补充包中解锁出的两个技能。

    事实上,她从补充包中开出的技能共有三个。还有一个叫做“荒芜女皇”,名字最拉风,但效果却最让人一言难尽——

    ……看着似乎也不弱。但就是就让人没什么想用的欲望。

    相比起来,另外技能就好多了——徐徒然默默想着,漫不经心地向下一按,又有两团被黑雾裹住的飞鸟向下堕入河中。

    ——怎么说呢,这个技能说明让人无端有些不爽。但较于“荒芜女皇”而言,整体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而且不得不说,这两个都真的很好用。

    收回思绪,徐徒然再次抬手,将囚笼内最后几只黄瞳鸟雀打包扔到了下方河水里,顺势探头望了望——

    只见庭院内,奔涌的血色河水中正裹挟着无数阴影,哀鸣混着尖叫远远传来。她垂眸思索片刻,手掌再次向下一按,其中一截水流蓦地往下一沉,宛如地龙般钻入地下,连带着裹在河水中的怪物,也一并消失无踪。

    姜思雨透过空中走廊地板上的窟窿,将这一幕完整收入眸中。呼吸不由一窒,她蓦地抬起头来,诧异开口:

    “那些东西,这算是死了吗?它们是不是再也不会出现了?”

    徐徒然没有立刻给出回答。过了片刻,才听她的声音隔着铁皮传了过来:“应该不是。”

    这是实话。徐徒然莫名有种感觉,那些怪物,那些铁线虫的化身,是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即使是被河水带走,它们也不算“死去”,只是被压制在了某个地方……

    但管它呢。

    徐徒然眸光轻转,再次举起了卡拉ok笔。

    杀不死,能压制也是好的。压不住,能削弱也是好的。对于这种令人作呕的东西,想办法打击总是没错的。

    ……话说回来,我现在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徐徒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点。不知何时起,她那种反胃犯恶心的感觉已经完全不见了。

    但说不清为何,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心中甚至还隐约浮着一层不安。

    徐徒然试着去追寻这种感觉的由来,一时也却找不到答案。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她抿了抿唇,再次打开了卡拉ok笔,准备再进行一次大范围诱捕,将方才没引来的那些怪物也一网打尽——然而就在前奏刚刚响起的瞬间,她动作忽然一顿。

    ……疼!

    莫名却尖锐的感觉忽然袭来。徐徒然不由自主地摇晃了一下,下意识地扶住自己的胳膊,转头看向自己完好的右臂,心脏犹在剧烈跳动着,额上瞬间爬满冷汗。

    她说不清是什么回事……在方才那一刹那,她竟忽然感到疼痛。那疼痛真切无比,她甚至还能感觉到手臂上肌肉被人扯下的触感……

    有些不妙。

    徐徒然摸着自己完好的胳膊,又想起之前无端出现的反胃,心中涌起了一些不妙的预感。

    另一头,注意到她摇晃的动静,姜思雨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两步,紧张开口:“姐姐?你没事吧?”

    “……嗯。”徐徒然心不在焉地应了声,抹了下额头的冷汗,正打算打起精神,眼前突然又是一花——

    巨大的阴影。舞动的触手。流动的彩光。

    破碎且令人不解的画面于眼前稍纵即逝。即使如此,徐徒然也从那凌乱的画面的中,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却本能地为此头皮发麻。

    呼吸不由变得急促,她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似是意识到什么,霍然起身,举目朝着四周望去。幽深的夜色之中,建筑外的世界茫然不见边际。徐徒然凝神看了片刻,却忽然从远处的一角,感受到些许不寻常的气息。

    “……姜思雨?”她默了片刻,声音忽然沉了下来,“你说那虫子化为了无数小动物,一直在建筑外面徘徊。那没有化身小动物的部分呢?”

    “你知道它们在哪儿吗?”

    ……诶?

    姜思雨15号愣了一下,脸色突然白了下去。

    “我……我们不知道。”她轻声说着,有些焦躁地啃咬起指甲,“因为那些小动物很多,体现出的力量很强。所以我们一直认为,这就是它的全部了……”

    “那你们应该搞错了。”徐徒然注视着远处,轻轻吐出口气,“那些小动物,只是它的一部分。它的另一部分——或者说,本体,还潜藏在另一处……”

    必须得想办法将那东西也收拾掉才行。

    徐徒然暗暗咬牙,垂眸看向下方——但保险起见,还是得先将这地方的小怪都清……?

    ??!

    只一眼,徐徒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也不知是不是受她方才精神状态的影响,庭内汹涌如猛兽的浊河,不过转眼工夫,就变成细细瘦瘦的一条——远远看去,比条鞋带子好不到哪儿去。

    好消息是这河尚未干涸断流,以河水构建成的囚笼符文也勉强得以维持。坏消息则是,因为河水的萎缩,原本被拖入水中的不少怪物都见缝插针,趁机从河水中挣脱了出来。

    被血肉浊河浸泡过的怪物,看上去更加触目惊心。黄色的眼珠或干瘪或滚落,有些干脆变成了森森白骨。但即使如此,它们依然坚持在囚笼之内蹦跶,搅得徐徒然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根据“血肉浊河”的技能说明,这些已经从河水中逃出的存在,将无法再次被河水攻击。这等于是又给徐徒然添了层堵。

    真就麻烦——她抿紧嘴唇,抬手正要往下砸冰十八,忽听“砰”一声响,一道火光从眼前闪过。

    紧跟着,一只正顶着白骨脑袋喵喵乱叫的野猫,忽然就没了声息。

    “……”

    徐徒然默了一下,循声望去。借着大楼窗户透出的灯光,她清楚地看见,蒲晗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对面建筑的顶楼,手上端着把狙|击枪,正在装模作样地瞄准。

    ……之所以说他是“装模作样”,是因为这家伙,一个劲将右眼往瞄准镜前凑,却连半边斜刘海都没撩上去……

    “蒲晗?”她将卡拉ok笔举到唇前,直接开了扩音冲他喊:“你那边什么情况?”

    “火力支援!”蒲晗潇洒地甩了下刘海,手舞足蹈地冲着徐徒然炫耀着面前的狙击枪,“看这个,酷不酷?姜老头给我的——”

    哦,姜老头给的啊。

    徐徒然点了点头,忽然拧起眉头——等一下,这地方哪里来的姜老头??

    站在空中走廊内的姜思雨也听到了蒲晗的话。愣了一下后,她很快反应过来:“爷爷团!不会是爷爷团的成员过来了吧!”

    和姜思雨们不同。爸爸团和爷爷团的成员是可以进入这层空间的。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自己暴露在了巨大的危险之中——万一受到铁线虫的伤害,他们之前所有的坚持,很可能就功亏一篑。

    听出姜思雨15号语气中的担忧,徐徒然安慰了一句:“安心。应该只是来送东西吧。总不可能一下来一堆……人。”

    徐徒然望着眼前的场景,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姜思雨听出不对,几乎从地上蹦了起来,要不是担心徐徒然没人接应,她这会儿都恨不得出去自己看了:

    “怎么了?我怎么好像听到不少人交流的声音。”

    “……嗯。”略一停顿,徐徒然语气变得有些微妙,“是来了挺多人……”

    她不知道姜思雨她们的爸爸团和爷爷团现在共有多少人,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总数应该不少——四栋建筑的楼顶天台门全被打开,各式各样的人影鱼贯而出。粗略估计,一处楼顶上至少得有六七个人。

    稍远一些的楼顶,徐徒然看不太清。但仅参考对面的楼顶情况,就可以大致看出,他们不仅人多,带的东西也不少。

    “狙|击枪、手|枪,还有挺多我不认识的……嘶,那是不是火箭筒啊?”徐徒然向姜思雨复述着自己看到的东西,啧啧称奇,“他们还带了收音机,还有……嗯,防雨布?他们正在将防雨布铺在天台上……”

    说话间,徐徒然与对面楼上的一人对上目光。那是一个个头高挑的女性,也不知道是爸爸团还是爷爷团的,见到徐徒然,还很友善地向她挥手打招呼。徐徒然下意识地跟着挥了挥手,脸上显出几分茫然。

    “什么情况?这是你们的安排吗?”她问姜思雨。

    姜思雨15号也很茫然:“我不知道……我当时离开得很急,她们还没商量出解决方案……但理应不会让爸爸团和爷爷团参战的啊?”

    又或者是——他们想来,但其他的自己没拦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穿成顶流女团成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