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41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懒得理会系统骤变的口风。徐徒然的视线再次落下了手中的银盒上, 微微垂下了眼眸

    老实说,她面上看着淡定,实际对于那个封印符文是否有效, 心里也没什么底。而现在,虽然看似一切顺利,但很莫名的,她心中仍是漂浮着一层不安。

    “你对这东西, 了解多少?”略一思索, 她对系统发问, “这样算是将它收拾掉了吗?”

    似乎是为了弥补之前的冒犯, 这回系统回应得很快,还带上了几分热切:“其实人家也不是很清楚呢。”

    徐徒然:“……”

    要你何用?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我甚至连它具体身份都还没摸清楚……你得等我先捋一捋。”系统飞快找补,顿了下又道,“不过有一点我看得出来。这碎片不完整吧?”

    ……碎片。

    再次听到这个名词,徐徒然眼神微动。

    星星碎片。星星。总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触摸到某种东西的边界了。

    像是察觉了她的想法,系统再次开口:“我还是那句话。有的信息, 只能在你的域里传达给你。”

    行吧。

    徐徒然定下心神,一边收拾起地上的东西,一边给姗姗来迟的系统三言两语解释起当前情况。她连已经被压榨到干的另一块“脐带”都没有放过,另外腾出个盒子装起, 顺便看了看自己的作死值情况。

    自打系统出现后, 作死值的提示音就不怎么响了。现在一看,才发现数值已又涨到新高度, 刚刚好九万点, 还解锁了另一个奖励——“长夜之钥”。

    她意识里的作死值面板, 系统显然也看得到。徐徒然明显听到它再次倒吸口气,仿佛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冲击。

    她想了想,顺口道:“对了,你当初说要去维修,到底是什么意思?”

    “……”系统噎了一下,过了会儿才道,“就,毕竟我当时的名义是穿书系统么,既然要离开,总要找个合适的理由……”

    “我问的就是你为什么要离开。”徐徒然头也不抬,“别装傻。”

    系统:……

    徐徒然将掉在地上的药瓶放进包里:“又是只能到我的域里才能说的事?”

    “差不多。”系统闷闷道,“说到这个,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句。如非必要,在外人面前,不要提及我的存在。最好连沟通都减少。不管那人你是否信任,除非是在你的域里。”

    徐徒然动作一顿:“什么意思?你在防谁?”

    “我说不清楚。我只能说,我当初离开不是本意,也绝非意外。”系统道,“如果不是你误打误撞遇见了另一根脐带,我未必能在这时候回来。”

    徐徒然:“……”

    “总之,保持警觉。当别人注视你时,透过他眼睛看你的,未必只有一个存在。”系统继续道。

    徐徒然:“…………”

    “……也请不要因为觉得我很谜语人就盘算着献祭掉我。”又过片刻,系统再次开口,语气却弱了下去,“这种想法真的很吓人,谢谢。”

    徐徒然无声眨了眨眼,似是笑了一下。

    “你这也太敏感了。”她无所谓地说着,将正在呆滞吐泡泡的笔仙笔放入包中,想了想,又将那张画着符文的床单掏了出来,撕下一截,对着脑袋比划。

    她之前摸过自己的头顶了。因为服用了过量急救药,那里已经多出了一对细长的东西。手感有些奇怪,像是覆盖着绒毛,摸上去时又会有种被活物蠕动挨蹭的感觉,这让徐徒然有些拿不准它的性质。

    保险起见,她还是用撕下的床单将脑袋包了起来。好在那一对多出的“耳朵”是可以向下垂放的。不然别说是布条了,拿帽子来都没用。

    而就在她致力于将脑袋包成粽子头的同时,系统也总算理清了当前的情况。它还特意和徐徒然确认了下:“这里的碎片是全知倾向的,没错吧?”

    徐徒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跟着就听系统在脑袋里叭叭叭地念了好几句。她脸色微变,低头将所有的东西拿上,叫上正坐在旁边默默舔手指的黑裙少女,快步朝着练习生的生活区赶了回去。

    *

    关于那个黑裙少女,徐徒然的心情也有些微妙。

    平心而论,她当然是很喜欢对方的,毕竟这么漂亮。但和其他人的分裂体对比一下,黑裙少女的古怪显而易见,更别提之前铁线虫所说的,“吞了它好多化身”的事……

    怎么说呢。很怪。但奇异的是,徐徒然发现自己对此接受十分良好。除了觉得她吃的东西有点令人作呕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就好像这本来就该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只是出于某些原因,现在的她做不到,反而是被分裂出去的大漂亮,可以无所顾忌。

    嗯……

    所有的猜测,最终还是导向同一个结论。“我果然很牛批”这句话,徐徒然已经有点说累了。

    相比起来,她比较担心的是另一件事——黑裙少女的胸口,是没有编号牌的。而且当初不管是姜思雨还是工作人员,都认为进来的新人只有四个,出于某些原因,她没有分裂。

    这也就意味着,黑裙少女在这儿是个黑户。那么如何向其他人介绍她的存在,就有些令人为难了。

    ……还好,很快徐徒然就发现,她想多了。

    她沿着远处楼顶的彩色灯光,一路步行回去。走到大楼正门时,正好有工作人员在里面巡视。对方见门外空荡荡的,立刻给她开了门,又指引她去了趟工作人员办公室——一进门,就见蒲晗端正地躺在躺椅上,双手交叠在胸前。边上围着一圈可憎物员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献花外加瞻仰遗容。

    而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对跟在她身后的黑裙少女提出任何疑问。仿佛根本看不到她一样。这让徐徒然稍稍松了口气。

    她走到蒲晗跟前,微微挑眉:“你咋在这儿?你不是该和其他人一起在楼顶打怪吗?”

    通过窗户还能听到砰砰砰的枪响与嗷嗷嗷的惨叫,打怪明显还没结束。

    蒲晗有气无力地撩起眼皮,露出自己红肿的手腕:“枪的后坐力太大,骨折了。”

    徐徒然:“……”

    你还真是个人才。

    她倒出一粒急救药喂给蒲晗,又问起现在的状况。蒲晗捧着正在迅速修复的手腕,小心翼翼爬起来,顺便道:“楼上还在打呢。被你困在囚笼里的那些小怪基本没啥还手之力了,只有挨打的份。感觉像是蓝条耗完了。爷爷团们没打过瘾,我伤退的时候他们还在商量该怎么将更多的小怪吸引过来。”

    毕竟之前被徐徒然困在符文阵中的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当时仍隐没在夜色中,虎视眈眈……

    “也就那会儿能虎视一下了。后面跑都来不及跑。”蒲晗咕哝着,托着手腕往外走,“走吧,一起上楼。我对接下去的事还挺感兴趣。”

    徐徒然:“?”

    “他们打算将失去战斗能力的小怪们都分批封印起来。”蒲晗解释,“他们似乎有独特的封印手段。我还蛮好奇的。”

    提到封印,徐徒然心中蓦地一动,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两人前后脚踏上附近的楼梯,徐徒然三言两语,直接将自己封印了铁线虫本体的事和蒲晗说了。

    “本体?”蒲晗明显一怔,“乖乖,你怎么办到的?”

    “正好以前一个好心人教了我两手……”徐徒然说着,就准备去掏包里的银盒,却听蒲晗呻|吟,按住了眼睛。

    徐徒然:“?你又咋了?”

    “眼睛疼。”蒲晗努力眨着眼睛,“刚才想看看你那边什么情况,结果眼睛突然像是进了洗发水……”

    ……也不用描述得这么精确。

    徐徒然想了想,怀疑是因为“育者脐带”那东西的存在。不过这个不是重点——她拉着蒲晗继续往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告知之前系统告诉她的情报。

    星星碎片——也就是他们所知的铁线虫。应该就只有四个,混乱、战争、全知、永昼四个倾向各一。

    对于它们当前的形态与状况,系统也不是完全了解。事实上,对于它们的存在,它还挺惊讶的。用系统的话说,“我以为它们早就被你咬死了”。

    为什么是“咬死”,这个徐徒然不想追究,系统也没多说。它只是告诉徐徒然,既然他们在对付的是全知倾向的碎片,那么这事,大概率还没完。

    “它们四个出自一体。分开之后,应该也各自保有对应倾向的能力。”系统道,“其中全知的话,有一项独有能力,可以保证哪怕是在被封状态下,也能完成意识转移。”

    ——

    全知倾向碎片的能力之一。技能持有者可以分裂出多个化身,用以寄生或单独行动。化身之所见,即本体之所见,化身之所得,即本体之所得。本体可以通过化身来搜集信息,并在一定程度上加以指挥控制。

    在某些情况下,本体甚至还能将自己的意识和力量,转移到其他的化身之上。继承了意识的化身即为新的本体。同一时间段内,只允许存在一个本体。

    “不过在被封印的情况下,它应该只能转移意识。相当于一部分力量还是被封住了的。”系统最后如此总结。

    等于说,现在银盒里装着的很可能只是一个没有意识的能量团。而铁线虫真正意识的所在,需要再次进行排查。

    当然,在系统的要求下,徐徒然并没有提及它的存在。关于这部分情报的来源,也全都推锅到了全知铁线虫本身——既然全知铁线虫会以灌输庞杂的信息来作为攻击手段,那么一不小心把关于自己的事灌输到徐徒然脑袋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蒲晗对此果然没怎么质疑,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面露沉吟:

    “这个技能,听着似乎和我的也很像啊。”

    徐徒然脚步一顿,而后才想起来,蒲晗也是可以转移意识的——他可以通过旧物创造出自己的历史复刻,并且让自己的意识在本体和复刻体之间跳转。

    不同的是,蒲晗的意识转移次数是有上限的,一旦将意识从复刻体内抽离,复刻体将不复存在。

    “等等。”徐徒然忽然想到一件事,“那如果你现在将自己的意识转移走的话……?”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以直接离开这里,回归本体。”蒲晗耸肩,“就是这样一来,这里的蒲晗一号二号三号,就都没了。”

    毕竟从根本上来说,二号三号,从历史复刻体上分裂出来的,而非本体。

    当然也只是猜测。蒲晗才升到辰级没多久,自己的新技能都没吃透,更别提一上来就遇到这么个古怪环境。

    徐徒然若有所思地点头,忽听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抬头看见迎面过来的蒲晗三号和姜思雨15号,忙扶了下头上包着的床单。

    蒲晗三号胸前口袋里,还装着那朵小粉花。一看见徐徒然就不管不顾地往外爬,差点直接摔下去,还好及时攀住了三号的扣子。

    三号赶紧将它拿了下来,递给徐徒然,后者习惯性地去按小粉花的脑袋,却被气呼呼地躲过,跟着就见小花手脚并用,自己爬到了徐徒然的肩上,紧紧揪着她衣服,再不动弹了。

    徐徒然略有些无奈地收回视线,正对上姜思雨15号担忧的目光:“姐姐是受伤了吗?”

    “没事。不严重。”徐徒然随口说着,望她身后看了看,“现在都什么情况?”

    “在准备布置封印阵了。”姜思雨道,“外面流窜的暂时管不上。但囚笼内的怪物,已经可以封印了。”

    小怪们彼此复活,只能依靠剽来的时空回溯。用不出那个技能,它们只会被打成黑乎乎的一滩——死也不能算是死。只是算是被削弱,如果多给些时间,还是能恢复的。

    但爸爸团和爷爷团会给它们恢复的机会吗?那必然是不能的。

    不抓紧时间打包都对不起他们浪费的子弹。

    “至于外面流窜的那些,我们也打算安排后续的诱捕工作。”姜思雨15号兴致勃勃道,“它们复制到的技能总不可能一直有效。我们打算拖过它们技能持续的时间。然后在符文的掩护下主动出击。想办法将它们削弱之后,再逐个进行封印。”

    相比起他们原本的安排,这种行动路线可以说是激进很多。不过他们现在也确实有了激进的资本——上官祈提供的全知克制符文,能防住对方大部分的手段。即使不小心被复制走了技能,也能依靠光之囚笼进行联防和控场,总体来说,可攻可守,在对抗时的自由度更高。

    唯一的问题就是,姜家三代都缺乏有效的攻击技能。好在姜思雨们可以直接从姜父的梦中提取武器,等于绑定了一个无限军|火库。

    至于练习生方面,他们目前仍是打算按照之前的思路——通过特定的音乐削弱练习生体内的污秽部分,再将其进行剥除。剥除下来的污秽同样会被封印。最后只要再设法处理掉被分批封印的虫子,理论上来说,就可以让姜父与姜老头完全摆脱铁线虫的干扰……

    “还好姐姐来了!”姜思雨15号兴奋得脸色都微微发红,“我本来其实很担心,总觉得这里太危险,这种逐个剥除的法子未必来得及完成……现在可安心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