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一章
    六月末的下午,阳光很好,房间明亮。

    民宿内,几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正聚在一起玩桌游,桌上铺着张一米长的游戏地图,上面摆满了彩色棋子,有人在使劲摇骰。

    “是7!你要往前走7格……来来来,抽事件卡!”

    少年少女们闹腾声充斥房间,显得坐在角落的徐徒然格格不入。

    她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手上拿着包彩虹糖,漫不经心地嚼着。漂亮的脸上完全放空,仿佛与周遭的喧闹完全割裂。

    顾筱雅走完了自己的回合,转头望了徐徒然一眼,蹙了蹙眉,掐了旁边男生一下。

    “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她压低声音对男生道,“谁让你把她叫这里来了?”

    男生正在起哄让人喝刺梨汁,闻言啧了一声:“不是你让我找机会和她聊聊吗?”

    “我是让你私下聊,把话说开再道个歉——谁让你把她拉聚会上来了!”顾筱雅语带埋怨,“拉过来就算了,还不肯好好带人玩。顾晨风,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刚才你们几个是联合起来,故意坑她出局的!我拦的时候还都装听不见!”

    “明明是她自己手气不好。”男生嗤了一声,“再说,有什么好道歉的?被骚扰到的人是我又不是她!”

    徐徒然是他们的初中同学,实际只同班了两年,初三时便转去外地。直到前阵子高考结束,她和他们一帮人都没有再联系过。

    然而一周前,她却出现在了顾晨风他们班的高三散伙饭上,当众向顾晨风告白,用词惊世骇俗,被拒绝后死缠烂打,还信誓旦旦已经和顾晨风异地网恋了三年,场面闹得很不好看。

    “安安当场就被气走了!旁边人还都在起哄。”顾晨风不太高兴地咕哝道,安安是他暗恋的女生,从那天开始就不和他说话了。

    “我因为这事被同学笑话到现在,而你只想着要我道歉。”

    顾筱雅是他双胞胎姐姐,只比他大一分钟,架子却很足。顾晨风被逼得没办法,又实在不想再和徐徒然有什么私下接触,这才借着初中同学聚会的机会,将她叫了过来。

    他们学校是一体化,很多人初高中都是一起念的,和顾晨风的私交也都不错,理所当然地站在他这边,对徐徒然,自然就有些排挤了。

    联合在桌游中暗算只是其中一环,刻意的怠慢与冷落几乎体现在方方面面。纵使顾筱雅一直尽力周全,也难以抵消他们对徐徒然那种毫不掩饰的排斥感。

    “她要是识相,刚才就该走了。我都和你说了,她不正常……”顾晨风咕哝一句,又被顾筱雅掐了一下。她担忧地看了眼远处的徐徒然,放低声音:“没说一定要你道歉,但误会是一定要说清楚的。说了多少遍,有话好好说,不要只发泄情绪……笨的你。”

    她叹口气:“我现在去和她说话,等时候成熟了,你再过来!有点风度,听到没……”

    ……别。

    求你了,千万别。

    另一边,听着姐弟俩的窃窃私语,徐徒然面无表情地想到。

    倒不是她故意偷听,而是她天生听力就比较好。尤其是在别人提到自己名字时,那声音,简直像是被风送过来的。

    而不想让顾筱雅来找自己的原因也很简单,不仅因为她本身就不想说话,更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毕竟她抵达这个世界才不过三天。

    ——准确来说,是她穿越到这个世界,才不过三天。

    *

    现在的“徐徒然”,是个穿越者。

    而她此刻所在的,正是《奇异百日谈》这本小说,所构建出的世界。

    再寻常不过的剧情。她原本活在另一个世界,和书里的徐徒然同名同姓同性别,因为一次事故丧命,再醒来时,人就已经穿到了这本从未听闻的小说里,代替了原身。

    关于本人的死亡记忆,徐徒然所存不多。她唯一记得的就是一种坠落感。一种很漫长、很灼热的坠落感。然后啪叽一下,宛如噩梦惊醒,她就来到了这里。

    至于原身,据系统所说,在她传过来的当晚,就已经停止了呼吸。她在独居时突发心脏病,却没得到及时的治疗。

    嗯,没错,系统——徐徒然原本是有个系统的。

    之所以说是“原本”,是因为就在她穿书后的第一个小时,那系统就惨叫一声,说要返厂进行维护,头也不回地跑路了。

    归期不定,预计挺长。

    跑路也就算了,关键是连有效信息都没留下多少。徐徒然甚至连这小说的内容都没怎么搞清楚。那便宜系统只告诉她这是一部惊悚言情小说,而原身的定位,则是一个炮灰作死女配。

    这也是系统唯一给她的任务要求。

    ——延续精神,努力作死,让自己尽可能融入到故事氛围之中。

    至于“融入”之后该怎么样,系统没说。它信誓旦旦,这只是阶段性任务,等它回来后,就会给徐徒然新的指示,在此之前,她只要认真作死就好了。

    “你知道作死是什么意思的,对吧?”它临走前还和徐徒然确认。

    徐徒然上辈子是个天煞孤星,没钱没爱没家人,只有一颗不知道“死”字咋写的心。她认真回忆了一下自己丰富的作死经历,充满自信地朝它说了句没问题。

    于是系统安心地去了,临走前还给她塞了一个道具盲盒、一些小说相关资料和一个作死值计算软件

    计算软件直接和徐徒然的意识绑定。随着作死值的积攒,可激活不同程度的功能奖励,系统郑重许诺,如果徐徒然在它回来之前将软件里的数值涨满,它到时就额外赠送给徐徒然一个愿望。

    “那如果完不成呢?”徐徒然认真发问。

    “那你就得真死了。”系统也认真回答,“按照规定,我只能将你‘剥离’。”

    剥离,听着就不像好词。

    生生死死的,徐徒然其实无所谓,不过能多一个愿望拿总是好的。

    再说,来都来了,好歹多活一次,不找点刺激,多无趣啊。

    徐徒然端正态度,极富契约精神地在系统走后的第一时间,就琢磨起积攒作死值的事情。她没能继承原主的记忆,所以不得不先花了点时间去获取情报和适应身份,而等她终于得空研究系统给的小说资料时,才终于发现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