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三章
    这次的声音来自一个女生——稍纵即逝,没有后续并发现象。

    徐徒然抓紧时间又磕了一把彩虹糖。旁边班长已然紧张地冲了过去:“怎么了?”

    “是小米刚抽的事件卡!”立刻有人回答,语气带着不确定,“她,呃,她好像是被上面的图案吓到了。”

    “什么?”班长忙走到了小米旁边。只见对方正满脸惊恐。而她的面前,则是一张翻开的卡片。

    那卡片上只有一个半开的柜子图案。

    “就这?不可怕吧?”一旁的顾晨风道。

    “不、不是……”小米惊魂未定,“我刚才,翻开来的时候……里面还有个女的。”

    “……哈?”

    “就我刚翻出来的时候,那柜子里面,有个女的!”小米提高了音量,“她手扒在柜门上,手指是灰的,正在探头往外看……谁知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她说这话时,声音还有点抖,看上去不像说谎。然而其他人盯着卡牌看了半天,依旧只能看到个衣柜而已。

    围在桌子周围的学生面面相觑,除了班长外,却没人把这太当回事情:“应该只是看错了吧,我们不是一直在用那个小手电吗?估计晃眼睛了。”

    “对对对,应该是。”

    “说起来,那卡片上是什么内容啊?”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小米手中的事件卡上。

    在她旁边的体委顺手拿起卡牌,打起手电,逐字逐句地念到:

    “事件:你不小心发现了封印着女鬼的衣柜。很快,她将离开衣柜,在接下去的三分钟内,在民宿间游走……并带走你们中的一位……”

    体委念到后面,语气明显地古怪起来:“衣柜出现后,你们将有五分钟的时间进行准备。幸运小孩?倒霉小孩?女鬼最偏爱成绩倒数的小孩。”

    话语落下,一片寂静。

    过了几秒,才听体委尬笑道:“这、这种事件好像还是第一次抽到哦?应该只是要捉迷藏……”

    话未说完,忽听凭空“砰”一声响,房间蓦地陷入彻底的黑暗,再次惊起一片尖叫!

    黑暗中,唯有体委手上的手电筒仍在发亮。众人皆本能地往他的方向靠过去,下一瞬,又听“啪”的一声——房间的电灯自动打开,室内重又恢复明亮。

    然而并没有人为此感到高兴。

    因为窗户外面,依旧是黑的——天知道,这个时候才是下午三点多,天色怎么可能会黑成那个样子?

    另一个原因,就是那个柜子。

    原本空荡荡的房间角落里,忽然就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柜子。

    暗色、铁皮,表面覆满斑斑锈痕,外面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粗锁链,锁链上横七竖八地贴着不少符纸,中间还挂着一把大锁。

    没人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凭空出现的。离得最近的体育委员小心翼翼地凑了上去,又被班长拉了回来。他咽了口唾沫:“这什么东西啊?”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然而几乎所有人,脑子里都想到了同一个答案——

    那个封印着“女鬼”的柜子。

    房间里陷入短暂而诡异的沉默。紧接着,不知是谁起了头,又一下变得骚乱起来:

    “草,所以现在什么情况?真闹鬼了?!”

    “别慌,都别慌!世界是唯物的,都不要怕!不要乱跑!”

    “这是恶作剧吧?你们谁搞的?承认吧,不打他。”

    “民宿老板呢?应该就在附近吧?给他打电话!”

    “快都出去吧,我不想在这儿待着了——”

    有人冲到大门边,转了几下门把,大门却纹丝不动。再看窗户,倒是能开,推开后外面却是黑色的墙壁,像是水泥糊的,坚实无比。

    手机干脆全部死机,变成了没用的电子砖块,打都打不开。

    民宿的其他房间倒还能进入,但全都空无一人,窗户也全都被黑墙堵住了。每个房间里,还都多出了一个同款大铁皮柜。

    事已至此,再怎么不敢相信,也没法再自欺欺人。

    恶作剧可做不到这个份上。

    几个学生又聚回大厅里,额上皆是冷汗涔涔。班长正努力安抚,冷不防那个柜子内传出砰砰声响。房间里登时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所有人都挤到了一起,宛如一堆抱团发抖的小崽子。

    “不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民宿老板计划好的……”

    “什么老板啊,这桌游又不是民宿准备的,是钟仔带过来的!”

    “钟仔?钟斯嘉?真的假的,我记得之前没说他要来啊!”

    “他自己过来的,我还以为是你们谁叫的呢。”顾晨风一边护着顾筱雅,一边急急开口,“他比你们都先到,坐了一会儿说要去医院陪他爸,先走了,就留下这盒桌游!”

    顾晨风也没多想,后来人到齐了,就直接打开玩了,谁能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啊!

    ……等等。

    他猛地转向故作镇定的班长,想起对方先前的“羊癫疯”,似是明白了什么,神情变了几变。

    说起来……他们刚才为什么要继续玩那个桌游来着?明明已经有人出事了啊?这种时候,不该先找医生吗?

    顾晨风脑中一片混沌,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钟斯嘉?谁啊?”

    他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发现徐徒然不知何时已来到自己旁边。

    她看上去倒没多大惊慌,看上大柜子的目光甚至带着几分兴味,边观察还边嚼着彩虹糖。

    注意到顾晨风诧异的目光,她很友好地将糖袋递了过去。

    顾晨风:“……”

    他摇头,平复了几秒才答道:“就,初中那个,成绩很差的。他中考完就去外地打工了。前几天才回来……”

    说完,又感到奇怪。

    他们这一群人,初中都是一个班的,直升高中。唯二比较特别的就是徐徒然和钟斯嘉。徐徒然是初二读完就转学,没一起读初三;钟斯嘉则是初中毕业才走的。

    那徐徒然不该不认识钟仔啊。好歹同班过两年……

    似是看出她的困惑,徐徒然又是一笑:“不好意思,时间隔得太久,我有点忘了。”

    顾晨风:“……”

    他仍是觉得奇怪,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砰砰声不断从柜子中传出,像是有人正在里面猛力冲撞拍打,激得众人心脏再次高高悬起,就在此时,勇敢的体育委员再次挺身而出:

    “不行,不能就这样待着!”

    他四下看了看,拖过两把椅子抵在柜门前,转头道:“我们别都挤在一起!都分开,找地方躲着,躲过三分钟,或许就没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忤逆本能〕〔楚国九公主楚倾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