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十一章
    什么炸鱼?没有的。

    就是有也粘锅了。

    锅子粘完,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作死值又涨十点,即刻入账,童叟无欺;坏消息是,她确定了一件事。

    妹的。这东西好硬,打不动。哪怕已经加过点了也打不动。

    而且从右手受到的伤害看,徐徒然非常怀疑,这个钟斯嘉,或许和那些卡片一样,身上也存在着某种伤害反弹机制。不同的是卡片能在反弹时免疫伤害,而他却护不住自己的脑袋。

    徐徒然这人比较实际,打不过跑就是,带着一队学生崽,跑路跑得理直气壮。就是不知为啥,身后顾晨风的表情有些怀疑人生。

    所幸那个钟斯嘉移动迟缓,脚印在地板上延伸的动作很慢。又所幸,单飞的学委没多久就又冲了回来,怀里多了个黑色塑料袋,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你这带的啥?”体委眼疾手快地接过塑料袋,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急急道。

    “油漆。”学委上气不接下气,“之前在杂物间看到的……”

    她琢磨着,对付隐身人,最要紧的就是要及时捕捉对方的动向。光靠黑脚印未免太过被动,要是能让对方显形,那最好不过。

    “不过我刚才太急了,别的我也拿不动。只拿了罐夜光漆,不知道有用没……那家伙在干嘛?”

    她的目光掠过一楼大厅。只见钟斯嘉的脚印正以一种很慢的速度在地板上画圈圈,地板上甚至还多出了好几个黑手印,看上去像是正在摸索什么。

    “在找他的头吧。”徐徒然捧着自己脱臼的手腕,语气冷静地催促,“快别看了,都上去。”

    其他人:……

    所以你刚才的那句“头掉了”,居然不是夸张的用法吗?

    众人一时竟不知“钟斯嘉头掉了还能动”和“徐徒然能把钟斯嘉头给打掉”这两件事哪件更惊悚,只能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往楼上跑去。

    几人冲上二楼,楼下钟斯嘉还在那里慢慢找他的脑袋。班长心口稍松,立刻安排其他人去检查二楼房间,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蓝色的物件或标记。徐徒然知道他的想法后,却道:“直接上三楼。三楼第二个房间。”

    这栋民宿的所有房间她都走过,二楼和三楼的卧室她还都看过不止一遍,因此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其他卧室并没有什么蓝色的装饰。只有三楼第二间,挂着一幅带蓝色颜料的画。

    三楼第二间离逃生梯也近,若是被追上也好逃跑……众人当即直朝三楼而去,中途班长又指挥着几人,将每间卧室的钥匙都找出来,将所有卧室门从外面锁上。

    “这样钟斯嘉一间间检查起来,要花费的时间就会更多。”他向其他人解释道。得亏他们入住时老板有告诉钥匙所在,找起来也没费什么工夫。

    徐徒然托着自己红肿的手腕围观,虽觉得这个思路没什么问题,却隐隐预感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然而有预感也没办法——事到如今,总得设法多争取些时间的。

    在他们进入302时,楼下钟斯嘉才刚刚踏上一楼楼梯。时间显得更加宽裕。徐徒然进屋后便独自坐到一边,琢磨着该如何将手腕接回去,一旁的体委则说要布置个陷阱,抱着那油漆罐,又出去了一次,没多久又空手冲了回来,和其他人一起研究起那副画。

    那是一副颜色厚重的水粉画,黄灿灿的向日葵在画布上开得绚烂疯魔,被深蓝色铺满的天空却没有太阳,只有沉沉的夜幕。

    班长本以为这画会带机关什么的,挂在墙上旋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楼下时不时传来钟斯嘉破门而入的巨响,他越听越紧张,一时不慎,动作一顿,竟让油画从墙上掉了下来。

    他慌忙蹲身捡起,正要再挂回去,又听一阵巨响——砰砰砰砰的,竟似近在咫尺!

    这声音来得突兀,几乎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体委几乎是蹦起来,贴到门边去听走廊里的动静,才靠过去,就被徐徒然叫住。

    “那边。”她指向房间的角落,“声音不是从外面传过来的。”

    “……”

    体委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目光落在位于房间角落的铁皮柜。

    正是一开始将他们吓得六魂无主的、里面还封着个女鬼的铁皮柜。

    那柜子外面锁链层层缠绕,正被从内部拍得砰砰作响,贴在柜子和锁链的符纸随之阵阵颤动,仿佛下一秒就要从柜子上掉落。

    这些铁皮柜自打“柜中女”事件结束后,就一直安静待在这栋民宿里,再没闹出过一点动静。学生们一开始还都战战兢兢,之后诡异事件频出,反而无视了这些铁皮柜的存在。万没想到这柜子这会儿居然还能诈尸,当场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好在游戏都推到这儿了,耐受也提高了,再怎么害怕也不至于叫得像只尖叫鸡了。他们缩在一处,防备地看着这拍得直响的柜子,过了好一会儿,见柜门上的大锁始终没掉,这才放下心来。

    体委掩饰地拍拍胸口,心有余悸:“它干嘛啊,这个时候突然诈尸。吓死人了。”

    其他人认同地点头,徐徒然却忽然蹙起了眉,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快步走到门边,将耳朵贴了上去。

    体委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刚听过了,外面没有声……”

    “问题就是外面没有声。”徐徒然喃喃着,脸色微微一变,“让它安静!它是在给钟斯嘉报位置!”

    民宿的隔音一般。而现在,明显外面再无类似的声响,只有他们房间的铁皮柜在闹,还偏偏是在这个时候——除了通风报信,徐徒然想不到别的解释。

    况且,就算这女鬼主观上只想捣乱,这么闹腾的声音,也足够将钟斯嘉引过来了。

    其他人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慌忙去堵那柜门。小米和顾筱雅又慌里慌张地抖开床上的棉被和床单往铁柜上盖,没想盖上去后铁皮柜反而更激动,砰砰咚咚的仿佛在敲架子鼓。

    “怎、怎么办,它停不下来——”顾筱雅都快急死了,却见徐徒然大步地走了过来,提着把水果刀对着柜子上的大锁砍了两下,发现砍不开,又果断转身,冲到墙边,一掌拍下电灯开关——

    “啪”的一声。

    房间顿时陷入黑暗。

    黑暗之中一片寂静——只在灯被关掉的第一时间,有人本能地低呼了一声,很快便警觉地安静下来。

    而在这安静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那个铁皮柜也安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