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天道五千年〕〔玄幻:我的女帝徒〕〔黑雾之下〕〔规则类怪谈游戏〕〔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明明不久前才听到对方在楼下砸门的声音。钟斯嘉现在的态度,却温和得似乎只是来做客。

    “在吗?开开门吧。我知道你们在里面。你们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钟斯嘉啊,我们一起念过书的……”

    众人在黑暗中望着彼此,不约而同地往后退去。心脏随着敲门声狂跳,仿佛随时会跳出嗓子眼。

    就在此时,又听“咔啦”一声响——

    顾晨风几乎是当场跳了起来:“又怎么了?”

    “……没事,我拼手呢。”徐徒然的声音传来,“总算给怼回去了。还好,问题不大。”

    顾晨风:……

    梅开不知道几度。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这会儿居然对徐徒然“在闹鬼的同时还能平心静气给自己接手腕重点是居然还真给接回去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接受良好。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不过这也让他认识到了另一个事实——接下去的冒险,可能真的没大腿可抱了。

    徐徒然都承认自己打不过外面那个钟斯嘉,而且她手腕才刚接上,这种状态肯定不再适合动手——他们必须得想点其他的办法。

    顾晨风心念电转,耳听着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越来越急,过往看过的各种灵异小说走马灯般在他脑海中掠过,电光石火间,居然还真让他觅到一个常规操作——

    “钟斯嘉!”但见他猛地向前一步,鼓足勇气提高音量,“我想和你谈谈!”

    ……?!

    众人惊讶地看向顾晨风。后者喉头滚动一下,紧张调动着大脑中的词句。

    “你……你你去得这么早,我们也很遗憾。我也理解你,英年早逝,心中肯定有怨怼。事情发展成这样,大家也都不想的,但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清醒,我姐说过,光、光发泄情绪是没有用的……”

    顾晨风尽可能平稳地继续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放我们出去,你有什么未尽的心愿,我们替你完成。你也好走得安心一点,怎么样?”

    “……”

    话音落下,房间内外,齐齐陷入静默。

    徐徒然默了片刻,凑近顾筱雅:“他在干嘛?”

    她看不懂。

    顾筱雅其实也挺震惊。不过她还多少看明白了一些:“应该是……谈判吧?”

    还能这样?

    徐徒然大为震撼,抱着学习的心情在旁围观起来。就在此时,却听门外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顾晨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蠢。”

    钟斯嘉嘶哑的声线从门外传来:“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顾晨风;“……”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说着试试而已。不同意就不同意,犯不着骂人嘛。

    不论如何,对方愿意搭腔总是好事。顾晨风再接再厉:“就,总有什么我们能帮上的吧?毕竟你被困在这里……”

    “别拿我和你们相提并论!”钟斯嘉突然提高了音量,吓得顾晨风猛地往后一跳,一下撞在了体委的身上。

    “困住我?就凭这个域?傻话。”钟斯嘉又是一阵低笑,“它只是个工具,和你们一样,都是工具。”

    “什么工具?”徐徒然心中一动,顺势接口,“……治疗你爸爸的工具吗?”

    “你故意带来这盒桌游,又以淘汰玩家身份混在游戏中……你究竟想做什么?这样能救你的父亲?”

    钟斯嘉没声了。

    没有否认。

    难怪。他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去给爸爸备药——他们就是用来救命的药。

    巨大的震撼笼罩了房间。虽然其他人之前也隐隐有所猜测,但真当听见了这种荒谬的真相,仍是不由自主地头皮发麻。

    “a城那起别墅凶杀案也是你做的?”学委思路敏捷,一下就把事情联系在了一起,“那些人也是你害死的?”

    门外的人依旧沉默以对。过了一会儿,才听他嗤笑一声。

    “他们是蠢货。你们也是。”

    “只可惜。不够,还不够。刨去喂‘它’的部分,我拿到的根本就不够……”

    神神叨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同响起的还有窸窸窣窣的抓挠声,像是无数只爪子正在门上抓挠,听得人毛骨悚然。

    “我不明白……”顾筱雅用力抓紧了身边人的手臂,“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门外的钟斯嘉又是一声低笑,“真正的朋友,会三年不管你的死活吗?会在你痛苦无助时,连一点影子都没有吗?”

    “没关系,我理解。你们都是好学生,是天之骄子,都有大好的未来。是我不该来打扰你们。我配不上你们——但现在,不一样了。”

    “你们仍是一群在黑暗中迷惘徘徊的尘埃、弱小卑微的蛾子,那么狭隘,又那么愚蠢。可我已经进化了——我已觅到我的归途。我已窥得世间隐秘。我以自身成光,我已献出我骨。我已有力量,去寻求我所要的。”

    他又开始笑了。笑声中带上了几分傲慢和残忍:“现在,是你们配不上我了。”

    ……

    房间内,学生崽们又是一波面面相觑。

    顾晨风压低声音:“他骂谁儿子呢?这前后逻辑在哪里?”

    学委:“虽然但是,我觉得他说的应该是蛾,飞蛾的蛾。”

    体委搔了搔头:“这逼逼赖赖地,说啥呢?咋还用上排比了?”

    小米:“不懂。怪中二的。”

    “传销!”班长的语气很笃定,“肯定是传销!他在外面进传销了!”

    至于为什么进个传销就能能耐到这种地步,这就远超出这帮学生崽们的认知范围了。而且现在,显然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徐徒然突然往前走了一步。

    “还谈吗?”她问顾晨风。

    顾晨风:“啊?”

    “你和外面那个。”徐徒然耐心道,“你们还谈判吗?”

    顾晨风:……

    还谈啥啊这很明显谈崩了好吧。

    “行,那我建议换个思路。”徐徒然道,“等等我会直接把门打开。”

    ……?!

    其他人顿时惊了。这是要干嘛?!

    “开门,让他进来。”徐徒然低声道,“你们没发现吗?他其实不敢进来。”

    “……对哦。”学委眼睛一转,很快就跟上了徐徒然的思路,“楼下的门,他都是直接打破的!”

    先前他们在研究油画时,时不时就能听到楼下传来的破门声。动静之大,十分吓人,很显然对方是直接暴力砸进去的。

    但现在,他却只是在门口敲门外加说废话,一点暴力进入的意思都没有……

    “只是猜测不一定对。但这或许和女鬼的安静是一个原理。”黑暗中,徐徒然声音稳稳地在众人耳边响起,“他不敢进来。所以只是在门口恐吓。我怀疑他是打算堵门堵到四十分钟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